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偏执占有[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肆妄 来源:晋江文学城

寒冬腊月滴雪成冰的天气,一想到早晨起来就要听婆婆烦人的唠叨罗锦棠便懒得起床,很想在这暖和和的被窝里多赖一会儿。

陈淮安是个打小儿的少爷性子,不会闷炉子,每天早晨起来,别人房里的炉子不过添点儿炭就能暖起来,他们俩却天天都得大烟小火的生炉子。

生炉子就得费柴禾,还得去隔壁屋子里借燃炭,陈淮安自己又不肯去,回回都是罗锦棠边听着婆婆乔氏那老妈子何妈的唠叨,边拿火钳子夹炭火,回来便要和陈淮安置两句气。

今儿她非但不觉得脚冷,反而觉得房子格外的暖活,一股子煤炭气。

睁开眼睛,望着房顶的橼梁,前尘后事如水涌来,从她一次次的小产,再到陈淮安的外室和儿子,以及一回回上门臊皮的无赖们,再到陈淮安最后死在幽州那间打铁房里,她想起来了,自己这是在幽州。

摸了把软软和和的被子,罗锦棠又觉得不对劲了,既是在幽州,她最后闭眼时是在风雪连天的打铁场里,那来这么软和的被子?

忽而地上哐的一声响,罗锦棠猛得坐起来,便见地上一个穿着鸭卵青棉直裰的年青人,正在拿煤钳子捣弄炉子。

这人眉刚目毅鼻梁挺挺,唇紧抿成条线,低头拿钳子捣得几捣,炉糠里的火呼啦啦蹿了起来,瞬时之间,整间屋子立刻就热活起来了。

锦棠想起来了,这还是年青时候的陈淮安,难道说,她做梦了?

一把撩开被子,身上除了个肚兜儿再没别的东西。锦棠立刻就捂上了被子,冷冷问道:“你是谁?你在此做甚?”

陈淮安抬起头来,幽幽的眸子盯着锦棠看了半晌,将火钳子挂到了煤烟筒上:“你先穿衣服,我出去给爹娘请安去。”

他转身就出门了。

锦棠立刻勾手,从床旁边的妆台上够了面铜镜过来,镜子里一张瓜子脸儿,两只水杏儿似的眼睛,一点樱桃红唇,眨巴下眼睛便是勾人的媚气,这正是年青时候的自己啊。

她狠命掐了把白生生的脸,疼的哎哟一声,心说我这是活过来了,还是前世都是一场梦?

急匆匆穿上裤子,她立刻就起床了。一把拉开门,面前一张同样年青娇嫩的脸,正从房廊下走过,这是她的大嫂刘翠娥,她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怎的不多睡会儿?”

锦棠也跟到了厨房,见刘翠娥磕着鸡蛋,便坐到灶下燃起了火,问道:“大嫂,今儿初几来着?”

“十月初一,寒衣节。”刘翠娥打好了鸡蛋,再往大锅里倒点子油,刺啦一声,一锅软嫩金黄的摊鸡蛋便出锅了。

其实是干惯了的活儿,只要在陈家,每个人像那织机上的梭子一般,下意识的就要转起来。虽说只是古早的记忆,可锦棠知道此时该做什么。

婆婆齐梅有个老妈子,但那老妈子尊贵着了,在家只服侍齐梅和陈淮安两个,做饭洗碗,向来都是儿媳妇的活儿。

所以罗锦棠见粥锅子刺啦啦往外冒着泡子,连忙揭开盖子搅了几搅,再捡了两张早晨新出的豆腐皮出来切成丝儿,跟泡好的粉丝豆芽儿一起拌了,热油葱花一淋,还刺啦啦的冒着油香气,两个菜并一锅子粥,端着就进正房了。

正房里,陈家三父子都已经坐到了桌子边儿上。

陈家在这渭河县有田有地,还经营着点子走口外的小生意,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个书香人家,陈杭是陈家老二,上头还有个叫陈进的哥哥,另有一个叫陈全的弟弟,一大家子,住在一条街上连着的三道院子里。

陈杭亲生的儿子有两个,老大陈嘉利今年二十四,前年考过一回举人,没能考得上,如今还在攻读。老二就是陈淮安,老三叫陈嘉雨,十五岁就中了秀才,在整个秦州都算得上是个神童,《三字经》、《千字文》早已背的滚瓜烂书,如今已经在学四书五经和论语。

于四书五经上,他经常出言独到,于书院里连夫子们都赞不绝口的。

锦棠把饭摆在桌子上,便听婆婆齐梅说道:“好了,吃罢了饭他们兄弟还要去学堂,大清早的考什么考,你要真有学问,早考上进士当官儿了,那还需要在县衙坐硬板凳。”

陈杭是个屡考进士不中的举人,在当今朝廷,举人若是考不上进士,除了等着三年一考之外,还可以到县衙去坐班,帮县太爷处理政务,职务就叫朝奉郎。

说是处理政务,其实就是坐硬板凳而已,一坐一整天也没人会搭理他。

但在这个家里,公公还是极具权威的。三个儿子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也就唯有妻子齐梅敢说他两句。

听到这儿,锦棠也就出了屋子。她记得自己和陈淮安成亲一年后,陈家发生变故,败了家业,俩人就搬出去单过,做生意了。

她是六月间成的亲,掐指一算的话,这是她成亲之后第五个月。

这时候陈淮安的亲爹被贬谪,还没有起复,不知道在那个地方挖煤球了。

陈淮安也不知道自己有个有权有位的爹,只当这闲散朝奉郎家是自己的家,不知道像陈嘉利和陈嘉雨一样攻读学业,好好读书考科举,整天跟着帮子闲散子弟四处吃酒填词,舞刀弄剑,做个纨绔二少爷。

锦棠上辈子叫陈淮安的生母和这养母折磨到褪了一层皮,也恨透了陈淮安永远冷冰冰的看着,从不肯帮自己一把的冷漠劲儿,当然就不肯再过下去,她也不去厨房吃饭,转而四处找着陈淮安。

上辈子这会儿,俩人应当正沤着气了。

是为着什么沤气锦棠忘了,但她记得就在寒食节的当日,俩人大吵一架,若非齐梅劝着,差点就和离了。

趁着这个节骨眼子,锦棠想跟他说说和离的事儿。他应当在气头上,她也想合离,一拍两散,她想立刻就离开这个家。

这辈子宁死,她也不肯再受前世的气了。

她先找到书房。

这是陈淮安在外吃了酒,回来之后怕她要吵要闹,最爱躲的地方。那时候他跟些官宦子弟们整天在外吃酒吟诗,一身臭熏熏的回来,怕她要踢他下床,在书房里一和就是一宿。

书房里炉子没生着,也没有人。于是锦棠又折回来,寻进了卧室,还未进门,便见陈淮安拿着本子《论语》,正在她的妆台前慢慢儿的翻着。

他边翻着书本儿,边一根火钳子透下去,炉子里的火呼啦啦的燃了起来。

冬日,在北方冷似冰窖的屋子里,一个暖和炉子就是人的命,但陈淮安从来不会管炉子的,熄了他便抱着她取暖,令可冻死,也不会添一只煤球进去。

锦棠银牙一咬,指着陈淮安的鼻子道:“好啊,是你,你居然也回来了?”

这不是上辈子的那个陈淮安,那个陈淮安在陈家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动过火钳子。

而上辈子临死时候,他在个铁坊里打铁,一看如今那手势就很会侍弄炉子。

而且,上辈子的他只喜欢读《淳化阁帖》、《百贤名家集》那类风雅类的书,于《论语》、《大学》、《四书》、《五经》这类书是碰都不碰的,若有闲时间,他宁可翻一本《天工开物》过时间,也绝不肯去碰八股来的书,用他的话说,那些书透着一股子的酸劲儿,读了只会死脑筋。

既捧上了《论语》,那就决对是死过一回的陈淮安。

锦棠一巴掌还未搧上去,陈淮安一把抓住了她纤白细腻,还泛着少女光泽的手腕:“你最后不是拿走了我所有的积蓄在京城开当铺开书斋,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吗,怎的最后连一件好衣裳都没有,连双棉鞋都是破的?”

要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锦棠就来气。

“还不是你整日使着些泼皮无赖去砸我的店面,你还……”一语未尽,陈淮安还年青的脸上立刻蒙起一股子冷漠来。

那么多的伤心和愤恨,绝望,骂了一辈子的锦棠上辈子临死都未能消解愤怒,居然在陈淮安冷漠的神情中忽而就平静了:“这辈子我不想多看见你那怕一刻钟,也不想再和你多说一句,和离,咱们立刻就和离。”

陈淮安啪的一把合上了书,棉袍子轻落落,眉宇间是成年为权臣之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阴戾:“我一个内阁辅政大臣,一天/朝事都办不完,还要随时应付皇上的宣召,有什么闲时间去砸你的铺子?”

锦棠是打他还是个无赖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自来就没怕过他,一咬银牙道:“呸,你还不是气我打烂了你的狗头,当着皇帝的面拿脚踩过你的狗脸。明明白白多少回,我见好几个臊我摊子的都是你们相府的狗腿子。”

陈淮安觉得锦棠这就是一种心疑症,因为她自己出身卑微,随着他渐渐位高权重,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觉得是在笑话自己,无论别人做个什么事儿,她都觉得人是要害自己。

出门做客,她回来便抱怨别家的贵妇们笑她是个村妇,给她穿小鞋,到相府去请个安,她回来便要说他生母给她甩脸子。整天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他是回来了,可经过上辈子的一生,他也看穿了她娇美皮囊下那浅薄,无知的空洞,就像她娘葛牙妹一样,全然无可救药。

上辈子成亲十年吵了十年,他也已经受够了,啪一把合上书。

“和离就和离。”

蓦地,他又折身回来:“那你又是怎么死的?你不是总疑心有人害你,连别人的一杯水都不敢喝吗,怎么我才回来半个时辰,你也跟着回来了?”

锦棠想了想,道:“馍,那块馍。”

这就对了,她是吃了他吃过的馍才死的。陈淮安毒发太快,没有吃完那块馍,没想到馍居然就把她给害死了。

刚回来的那一刻,他才从她的身上下来,刚成亲的男女没有节制,他每每夜里折腾她两三回,早晨起来雷打不动还要来一回,很多时候那东西都是在她肚子里过夜的。

就在她还沉睡的那一刻,他望着她娇媚媚的脸蛋儿,心说既然回来了,她还是当年天真无知的少女,干脆就顺着她的燥脾气,顺着她的犟性过下去,他只要多忍一忍,不要叫她整日在外疯,带她离开这个家,躲开上辈子那些纷杂事扰,或者这辈子俩人能有个善终。

可谁知那个恨他的,怀疑他的,怨了他一辈子的她只过了半个时辰,就跟着回来了。这么说,除了和离,也没别的路可走。

一甩帘子,他转身出了门。

锦棠知道的。他无论对生母还是养母上辈子都格外孝敬,可他的孝敬只挂在嘴上说说,两个婆婆,无论那一个病了,皆是她跪在榻前侍疾,亲尝药汤,待这个稍好一点,那个心里不满,待那个好一点,这个心里又不痛快。

重活一世,她可不要再受那等闲气。

出门不过片刻,陈淮安端着一碗粥,两碟子小菜,并腾好的热馍进来了。

“便要和离,也先吃了早饭好不好?”把饭放在桌子上,他又走了。

锦棠端起那碗粥,软糯糯的糜谷粥,再配上呛着葱花茱萸的豆腐皮儿,和虚蓬蓬的摊鸡蛋,自己做的,格外的好吃。

上辈子她临死的时候,已经穷到连吃一碗粥都是奢侈的地步了。

往幽州走的时候,半途上盘缠没了,她一路都是边讨吃,边打听路边往前走的。

因为半块脏馍而丧了命,确实够憋屈的。这辈子别的不说,打死也要先吃饱了饭,就着两样清淡小菜,锦棠狠狠咬了一口热馍,像要把两辈子的饿都补上似的。

延伸阅读

[香蜜同人]重来润玉*穗禾睡衣  http://www.ywdnz.cn/p5q7.shtml
第七章戚蓓蓓是学校里公认好看的姑娘,白晳的小脸像个精致的洋娃娃,喜怒哀乐都写在水汪汪

万界血脉系统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ywdnz.cn/bpjw.shtml
傍晚,太阳渐渐的落下。在太阳的余晖之中,菲奥雷王国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为什么从空间

我有金手指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ywdnz.cn/psdw.shtml
最后在向炀的坚持下,白卿卿还是同意了他换睡衣的要求。只不过全程都在白卿卿的监督下,但

[我英]个性为阴阳师之第四章  http://www.ywdnz.cn/guci.shtml
紫月堂地处邺城湖岭山,近几年虽然没落,但凭借前任堂主在沿途设的杀阵和两侧悬崖天险,从

情起何处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ywdnz.cn/gw4o.shtml
外边有四个大丫鬟和若干小厮来请。赵腾回头招呼宋清俞要有心理准备。谁知她已经缓缓出了轿

护短就变强没落宗门  http://www.ywdnz.cn/p7uq.shtml
“二长老,你去查一下古剑门有哪几位掌门有逍字令牌。”大长老回头对二长老说道,他口中继

都市之惊天魔盗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ywdnz.cn/uyni.shtml
“娘,今天大队长说了,好好休息两天,三天后就分钱,你说今年我们家能分多少钱啊?”高明

赛尔号之精灵王传奇奏起凌乱的乐章  http://www.ywdnz.cn/aoez.shtml
那一瞬间,刀柄上的瑰红十字架闪出红光,转眼间又消散殆尽,像是刚刚提着刀的线突然断了,

我是绝种Omega[ABO]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ywdnz.cn/pdsp.shtml
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忘记了是几世纪,忘了是几几年。更忘了经过了几个并不

巅峰魂武之嘉古利拍卖行(7)  http://www.ywdnz.cn/xwj7.shtml
物品:翻天印(损坏)品阶:黄阶上品介绍:在某场大战后损坏的翻天印,已经丢失器灵,但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老婆方一勺在线阅读官兵?强盗?

    “不必这么客气,这只是误会而已!”洛天对着智庆轲摆了摆手说道。顿了顿,洛天继续说道:“叫我洛天就好,看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吧,真的不必这么客气的。”智庆轲愣了下,哈哈说道:“那我就叫你小天吧,看样子老话说的没错,越强大的人越收敛。”智庆轲说着,扭头看了一眼小灰。洛天倒没有解释什么,随后那白发苍苍的老人走

  • 恶魔种族在线阅读第5章

    毕竟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严超总算淡定的度过之前的时期,看到卢佳荫站起来朝他走去,张开双臂,笑着说:“抱一下吧,谢谢你这几年的包容和陪伴。”话是这么说,要是真的这样就好了。严超看着她的笑容,她的笑容一直这般甜美,只可惜了,几步上前紧紧的搂住她,明显感觉到,几日不见,她比以往瘦了许多,“怎么瘦了?工作的

  • 都市之超凡警探之就是这么不讲理(2)

    潜伏在豪宅四周保护司翊炎的保镖咻咻跳出,将人保护起来,其中一个指着缓缓从地上爬起身的苏糖厉声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司公馆门前行凶,活腻了吗?”苏糖跟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转头满目含着泪意,两手举成小拳头抵在自己胸前,张口就是嘤嘤嘤:“司先生,人家是来为您化劫的。”旁人视角里,苏糖就是一个灰头土

  • 未来写文记之这一家人(2)

    叶木青带着复杂的心情跟着两个姐姐进了家门。她的家跟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村民住得差不多,普通的泥屋,普通的泥墙,一个大院落住了好几户人。鸡鸭鹅也没圈起来,满院子地跑,猪在猪圈子里胡乱哼哼,一进院门,就有一种不太好闻的气味扑面而来。脚底下一不小心就踩到一脚鸡屎鸭粪。院子里人不少,闹哄哄的一片,她们回来就回来

  • 都市:从拆台开始发家致富在线阅读第六节

    当水无月终于回到酒吧时,黑雾已经等待多时了。黑雾稍微有点疑惑,这次任务——按理说应该不怎么棘手才对。“这次的任务很麻烦吗?”黑雾问道。水无月坐在吧台面前,接过黑雾递过来的面包和果汁。“很快就解决了。就是回来的路上花了点时间。”嗯,吃了文化的亏。水无月心里暗自决定什么时候要学学这边的文字。在敌联盟里,

  • 盗墓:从双鱼玉佩开始在线阅读圣小虎

    暂停过后,比赛继续进行。由于门将意外受伤,七一班的的球员有些心气不足,注意力不够集中。席二娃带球几步,遭到对方两名队员围堵,好不容易把球向前直塞给中锋廖光必。廖光必有些愣神,等球过来之时,被涂强从身后冲出来截走。看见好不容易接近对方禁区,球权却被夺走,张老师气的咬牙切齿却是无计可施。涂强一个大脚,力

  • 无敌之最强狂爆系统三年之约: 一年后!

    千手神一想起了宇智波斑将来的那个“月之眼计划”心中便一阵索然,也没有心情和角都扯皮,竟直道:“角都前辈,名人面前不说暗话,你的身体硬化术……”“你想学身体硬化?你也想变成我这个样子么?”角都的神情没什么变化,依旧沉声问道。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流千手神一已经习惯了角都的这种语气,闻言摇了摇头,淡淡道:“

  • 大千冒险在线阅读第六节

    听到喊声,余小跳身子一顿,叹了口气:“原来真的是在叫我,唉,我本来是不想搭理你的,省得你太过自卑,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聊几句吧。”想着,余小跳转过身子向着喊他的那人看去,见到那人道士装扮不由得大大好奇。而那道士见余小跳转过脸身子连忙摆出笑脸,小跑到余小跳旁边:“咳咳,小帅哥,老道

  • 天界逃兵第9章在线阅读

    沈苡的视线定格在拿着矿泉水的那只手上。瘦削的手背上是掌骨撑起的棱角,手指白净修长,虚握着透明瓶身,暧昧的光影下看着格外漂亮。那只手很快缩了回去,拧松了瓶盖又把水递回了她面前。沈苡低了低头,视线顺着他的黑白拼色运动鞋一点点往上攀,男人的腿很长,穿着一条黑色运动裤,弯着腰,简约的白T下露出松松系上的一小

  • 都市之魔帝归来奇怪的小镇

    “我,你说要送我出山,可我对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了解,我害怕,所以想问问那个蓝泽怎么办!”刘烟也豁出去了!总不能不明不白被掐死吧!自己起码还能活几个月呢!或许还能到处看看这个不同的世界。“为什么问他?而不能问我?”齐山自己都不知道语气中竟渗出些不一样的酸酸味道!“哼!整天一张冰山脸,谁敢问啊!”刘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