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网王之巅峰王座辗转反侧

作者:会火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和二顺把领导们请进屋,坚持请大家喝肉汤吃羊肉,但他们纷纷推说已经用过晚饭一点也吃不下了。

这些人只是来看二顺家的茅草屋塌掉了没有,看到里面整齐划一,并无漏水的痕迹和墙壁开裂的趋势,客套几句,要准备离开了。

临走让我再次看到了二顺倔强的性格。当时,镇长手握一个牛皮纸信封递向二顺时,他做出了常人不能理解的举动,愣是往后退避几步,坚持不让对方靠近,不管那帮人怎么劝说,他就是不肯接受镇上的一片慰问之情,像面对一颗烫手山芋那样,死活不想接触。

镇长很无奈,只好带人灰溜溜气呼呼离开了二顺家。

等他们走后,我问二顺,为什么不接受镇上的救助,那可是好几百块钱,按他精细的规划,肯定能用三五个月,白白推让损失掉了。

二顺告诉我,他虽住着茅草屋,吃着面糊糊土豆泥,穿着打满补丁的衣裤,踩着露脚趾的鞋子,睡着脏兮兮乱成一团的炕,走在泥泞不堪的稀泥里,但他还有自尊也有脸面,虽然在自己儿子孙子面前没挣到面子,但却不能破罐破摔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这样的生活是他不想奢求的,就算被饿死冻死在这几间茅草屋里,也绝不会再奢求别人的同情甚至可怜。

我又问他,之前为什么要做出那样奇怪的安排,究竟有怎样的苦衷。

他说不能让这些人看到他正接受我的帮助或者同情,如果承认,就没办法拒绝这信封里的钱,也没办法拒绝他们的后续安顿。五年来,镇村甚至县上每逢这样的雨雪灾害天气,都会过来慰问,但他没一次接受过一份现金或者物品,每次都会和对方闹得不欢而散,但这些人竟没长记性,要么当天来,要么次日来,反正都会来一趟劝说争执一番。

我问他要不要过得这样苦,为什么不接受**部门善意的援助和安排呢?

他说他自己有手有脚,生活还能自理,从起初的两只母羊已经慢慢发展成十多只的羊群,照这么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会重新住进新房,会吃饱穿暖,会过得衣食无忧快活自在,如果收了他们的东西听了他们的话,他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甚至要付出失去自由和思考的代价,这就是他不愿意受人左右的深层次原因和不得已苦衷。

听到这里,我才深刻理解了先前他一进屋就发火责怪的真实原因,很受触动,觉着他和其他很多人不太一样,甚至有些逆反,生活过到这种程度还能保持自尊自爱甚至奋发进取的本心,这是很多人甚至我都难以做到坚持的地方,但他的确做到了,在我眼皮底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真正做到了,实在难能可贵。

接着,我们都保持沉默,重新坐下,开始吃肉喝汤了。

在他洗锅时候,我好奇问了句“刚才对镇长说要盖彩钢房是不是真的?”

他停顿一下,淡笑着说:“是真的,但具体什么时候还不能确定,因为我不知能卖几只羊羔,或者能筹集到多少钱,甚至还要问问那些材料的价格,如果开春做不了就等夏秋,或者推到后年再做也不迟,反正我是一定要拆草屋盖彩钢房的!”

我想了下,试探问道:“二顺,既然我们成了知根知底的朋友,你看,现在才进入秋季,离封冻还有几个月时间,如果你真想盖彩钢房,我可以帮你。”

他愣怔一下,随即推辞起来,“谢谢你的好意,刚才你也听到了,我没打算寻求他人的帮助,那些羊是我一天天一年年养大累计起来的,我到了这把岁数,花钱的地方并不多,只要不是大病大灾,我只想凭自己的本事改善生活。我知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但在我看来,影响都差不多,你这样会助长我的懒惰和依赖,帮助越多,损害越大,你一走我也就被彻底毁掉了。”

我见识到了他的倔强和固执,但却越来越敬佩和尊重这个人了。之前我在机关工作那段时间,听说过许多关于上访户稀奇古怪的做法,有些人明明在无理取闹故意耍赖,但当每次去省城一闹,被地方接去,一顿好酒好肉招呼,临走还会给他们一些钱物,借此能使他们安稳一些时日,等到他们把东西吃掉把钱花完,就会故技重施四处走动缠闹,直到重新得到“安慰”,他们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破罐破摔混吃等死。

二顺的生活状况比那些缠访户闹访户好不了多少,有时候甚至比他们都要惨上几倍,儿子不认,孙子不来,住茅草屋,吃土豆泥,穿脏衣裤,受人嘲笑……但他有一点比很多人都要好,那就是不等不靠,凭一双手自己刨食吃,五年来没被饿死冻死砸死,这可能是上天对他的眷顾和怜悯,甚至说是种考验。

经过刚才深入的交谈,我对二顺的兴趣提高了几分,甚至忘了自己是个摄影爱好者,此行目的就是拍摄几组有意义有质量的自然风景,可现在和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攀上了关系结成了友谊,来小岭村已经有两天时间,却没有去过山沟小溪,只是在这里过上了乡村最艰苦的日常生活,这种错位和变化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另一种深层的无形压力。

这一晚,二顺睡得很早,洗完锅,一上炕就呼呼入睡,而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闭眼。

我在想二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这么倔强和固执,年轻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五年前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当时怎么会落得父子反目被驱赶回村的下场?他儿子一家人现在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这样一位老父亲老公公老爷爷?难道是这么强烈的自尊和要强的性格使他慢慢走到这一步的……

疑问充斥我的大脑,思绪万千,一时理不出头绪,心里充满矛盾和疑惑,直到天快亮时才渐渐进入梦乡。

延伸阅读

迷藏真人密室逃脱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gpta.shtml
迷藏真人密室欢迎各省市各地的朋友真诚合作。我们团队成员经验丰富,让客户满意就是我们的

米扬净水机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68j2.shtml
米扬(上海)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专注净水16年,是一家研发、生产和销售净水器的现代化企业

成都市金银岛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n6az.shtml
我给您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是做同城交友网站连锁加盟的,加盟我们28交友,我们在您的当地

汉梅苗蒸堂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67ys.shtml
汉梅苗蒸堂隶属于贵州苗珍堂健康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苗珍堂健康科技”,苗珍堂健康科

贝优美产后修复中心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behn.shtml
专业产后恢复机构,关注产妇美丽身材!女人只有生过孩子才算是完美的,可生过孩子的女人,

明帅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n0k2.shtml
明帅女装经销批发的时尚女装、女装、连衣裙、休闲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水晶坊饰品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sjt8.shtml
水晶坊作为中国珠宝品牌,已累积了相当丰富的开店经验,形成了非常成熟的经营模式。为支持

深蓝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drp0.shtml
无锡深蓝装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室内外设计装修及整体家居配套为主体的一站式公司。公

玉蓉翡翠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bupk.shtml
深圳市玉蓉翡翠珠宝有限公司是专业生产、研发,设计、批发销售缅甸天然A货翡翠、挂件、手

仙缘加盟  http://www.paposautoclinic.com/n6j6.shtml
仙缘祈福车饰是佛珠、紫檀佛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仙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蒸汽:凯恩.林登实验室灭落阳宗】

    此时那无尽的杀气包围整个落阳宗,在中间最高的山峰之上,一名中年男子瞬间睁开了眼睛,感受到如此强大的杀气,另中年男子也是一震恐惧,而这一切,不仅是中年男子,最高的七座山峰,下方的七座高峰,直到白夜所在的地方,不管是长老还是真传弟子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滔天杀气,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降临。如果这一切

  • 我!愿望成真在线阅读第1章

    “哒,哒……”水滴不断落下……细密的声音传入耳中。再次睁开眼时,橘红色的光焰映入眼帘,照耀着小部分地区,蔓延…到有水滴落的地方闪着光。扎在木柴上的火焰低低烧着,细微噼里啪啦的响着,有一股香味穿到他的鼻孔里。这…是哪?和尚摸摸头,有些疑惑的环望着。“火好小啊……”一声轻柔似水的轻吟传入耳中。他一愣,这

  •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第十章

    秦嶂又怔了一下,燥热的心底慢慢地冷静下来。“心愿?”楚越溪垂了垂眼睛,低低地嗯了一声。“无论是什么心愿都可以,你若说给我听,我一定帮你完成它。”这样他就不再欠秦嶂因果了,等秦嶂心愿达成的那一天,就是他离开的时候。这一个月相处下来,楚越溪还真的挺喜欢秦嶂的,不过他也没忘记自己的身份,更没忘记自己为什么

  • 狂婿当道在线阅读第一章

    刺眼的阳光射进屋内,躺在华丽帷幔卧床上的古堡主人,用厚重的被子遮住了双眼。“闹钟还没响?”半梦半醒的艾伦伸出了手臂摸索一阵,可惜只摸到了带有流苏的美丽烛台。缩在被子里面的人,大骂了两声“靠!”“二少爷,二少爷快点起床啊!”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从门外传了进来。艾伦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耳朵。“咣”的一声,

  • 重生之幻影盗贼在线阅读第十节

    跟对方笑着告别后,花央觉得自己有点胃痛。她吊着眼梢,用相当学术的口吻说:“我现在好像稍微有点明白了……所谓可恶大人的想法!我好污。”她想到这里曾是她读书的地方。记忆里流着鼻涕捉毛虫的矮个子男生,长得居然比她还要高。索性地铁站台是没什么变化的,她便按照记忆的路线前往附近的商业街。此时接近正午,车厢里站

  • 月子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二天,莫羽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醒来。看到自己如此模样,莫羽只得给自己扑了扑粉,遮了遮红肿的眼睛。等到几乎看不出哭过的痕迹,莫羽才收拾好自己出门。由于莫羽跳到宫殇的公司只接了几次代言,因此并没有很高的人气,但也有了几十名忠实的粉丝。再加上解约之前就粉上他的粉丝,人数也不少。到了节目录制的现场,莫羽和其

  • 策天谋不时的调情

    终于,龙吟采够了药材,几个腾挪之后顺着藤蔓从上面下来。她白衣翻飞,宛如仙女下凡。秦钰锒看得呆住,整个人仿佛灵魂瞬间出鞘一般。“阿锒,回神喽!”朝花给了他一肘子:“想什么呐?让宫主知道了你会倒大霉的!”她善意提醒:“只要宫主伸出两根手指头,你就别想活着走出万秀宫。”秦钰锒微微叹息,先迎了上去:“上面危

  • 我脑海中那些鲜活的记忆在线阅读攻其不备

    冷云也是东星镇的人,家里不愁吃穿,很早就暗恋叶家大小姐,只是没机会接近。云海宗三年前在镇上招收弟子,冷云资质不错,与叶梅一起被云海宗选入外门弟子。进入云海宗,冷云被罗云选中上了西岭,叶梅则去了翠云峰。从那时起,冷云便有意接近叶梅,渐渐的两人熟络起来。冷云常去翠云峰看望叶梅,毕竟都是一个地方来的,打小

  • 逝镜在线阅读第2章

    他还是面无表情的放开了她。腰上的力道忽然松了,她趁机忙抓住了浴缸边缘,强撑着爬起来。重新再浴缸边上站好,她大脑也清醒了,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羞愧又愤慨。那是她的初吻,是留给她最心爱男人的宝贵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他怎么可以这么随意?他是亿万总裁又怎样?就可以随便的亲吻她?她只是女佣人,又没卖身!她喷着怒火

  • LOL之辅助也是爹人性当铺系统

    “我怎么就没钱,我要是有钱我会是这个样子。”许城看着江边,不由得想起刚毕业时的意气风发。曾经他以为,就算是公主死去了,屠龙的少年仍然要燃烧。但现在,公主没有死,屠龙少年那团火焰却已经被熄灭了。现在的他,没车没房没工作,在这个偌大的城市,竟没有一丝立足之处。这个城市,没钱没背景,就是放一个屁,还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