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御剑揽星河梦醒

作者:陵光君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一章梦醒

风和日丽,昨夜还是骤风暴雨,今个天气那是好晴朗啊。

“秦小郎中??不知小郎中在家吗!?”大门被人拍的咣咣响,这么大的嗓门犹如同在耳边呐喊一般。

从回笼觉中惊醒,还没等朦胧的眼睛睁开,就感觉到大门被人撞开,一双有力的大手拉住自己的衣袖,把自己生生提溜出松暖的被窝。

“我擦你老牟啊,你是谁啊??……?”

费力的挣脱纠缠之后,才看清来人相貌,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穿着动物毛皮做的衣服,露出了一个肩膀,那肩膀头上明显的老茧一片黑红之色,正满头大汗的焦急的看着自己。

少年急声开口说道:“小郎中,快救救我爹吧,他流了好多血……老村长说了再不止血就淌干了,人就没救了……哎呀,快走快跟我走。”

“不是……这是咋了……??”

还在迷糊之中,这虎头虎脑的少年也不由分说就一把把小郎中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顺手抄起了床头一个草药箱子,来到大门口直接一脚把门踢开,就这样飞奔而去。

小郎中可受了罪了,这被人扛在肩膀上,头可朝下,脸就贴在了这个少年的后背。也不知这少年是不是奔来的太急,弄的身上大汗淋漓。

这一顿的尿騒汗臭加上狐臭腋臭还有毛皮衣服上那股子说不明白的血腥臭味,那是扑面而来啊。

小郎中被这味道熏得眼睛都睁不开,眼泪都下来了,扯着喉咙叫到:“来人啊,救命啊……抢人了啊,救命啊……咳咳!来人!”

“咣……当”

“哎呀,虎子来了,小郎中请来了吗?”

闯进农户的来人正是这个扛着小郎中的少年,把小郎中往地上一放就跪在一个老人家面前说道:“老村长,小郎中在睡觉,俺怕耽误了,就给扛来了!”

“扛来了?”老村长看着口吐白沫站在地上转圈圈的小郎中,被吓得叫到:“你这是把小郎中怎么了啊,来人拿水来。”

一群大娘慌手乱脚的把小郎中弄醒,晃了晃头小郎中才算是清醒了许多,伸手抹了一把脸看清面前的人这才长出一口哭到:“哎呀,老村长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刚才……”

“哎呀,我懂!刚才那是虎子着急救人,他一个愣头青莽撞得狠,有啥事咱们过会说,等事完了你要杀要剐都行。”

“眼下啊,等你救命啊,快给看看吧……快啊,你是咱们村唯一的郎中,快救人啊……”

把小郎中急匆匆的推到病床前,这床头一片狼藉。一个缺角的陶盆一大堆的破布,上面血污了一片,就是地上也是很多滩的血渍。

床上躺着一个中年人已经脸色煞白,出气多进气少了。“这是大春叔?咋弄成这样了?”

老村长一声不吭的轻轻把盖在大春叔身上的被子揭开。这才看清楚大春叔肚子上正绑着一个倒扣的大瓷碗,就算身边大春叔的闺女用手不停的按着,那血也是不停的淌出来。

看到这个情景,小郎中深深的倒吸一口冷气问道:“野猪干的?”,大春叔的闺女双眼泪汪汪的点了点头。

默默的把手按在瓷碗上,小郎中低声说道:“一切闲杂人等,到院子外面候着,春花你也出去!”

春花就是大春叔的女儿,这大春叔本身就是村子里有名的猎户,能够上山打猎的人家并不多,主要是因为山上太凶险了。

大多数村民都是规规矩矩在官道两边行走,就算穿山走林子那也是几十年来走前人踏出来的路。但是猎户不同,他们要去深山老林里面那地方一步一生死,每隔一段时间都有猎户人家出现伤亡的事情。

眼看这秋雨一阵阵过去,天是一天凉下去了,到了冬雪时候再不打几套皮子出来,官家的税又要缴不上那可是十条大板子啊。

被打屁股到不怕,皮糙肉厚能扛住。可是这冬终要过去,寻思今年可不能再欠乡亲左邻的粮了。大春叔带着老猎犬就又一次钻了大山里头去。

去年,村里死了一个猎户壮丁,大春叔也是受了伤的。去年猎物没有打多少反而损了一个好手,自家在年关口就断了粮。

那可是周围邻居每家每户都拿出点口粮接济着才让大春叔一家子挺过了冬。今年运气不错,大春叔刚刚进山不久,就发现了猎物踪迹,根据经验轻易就判断出是一窝野猪。

顺着粪便和足印,大春叔就追踪到了一个大母猪带着一群七八个小猪仔。这明显就是一家子在雨后遛弯啊。

这野物啊,特别喜欢雨后遛弯!昨夜就是暴风骤雨下了好大一场秋雨,要不是早早在猎人洞里准备好了避雨,当夜恐怕都不好过。

之所以野物都喜欢雨后出没,就是雨后春笋之说,现在这秋末了肯定没有啥春笋,但是秋笋可是多多。这山上别的没有蘑菇木耳石苔野菜可是多的很,一场雨之后无论植物动物都开始冒头了,那么野猪这种喜欢刨食的野物就会出来溜达。

这次大春叔算是彻底栽了,为了能够把这一家子野猪来个一锅端,使出了浑身解数终于翻到了大母猪。

用猎刀一刀**大母猪的心脏,一刀毙命绝不留情。那些小猪根本不具备攻击力,周边规划好的路线上都是陷阱和套子。只要把这个大母猪干掉一切都好办了。

一刀下去,凭借几十年的猎户经验,大春叔心中非常满意,自己这一刀一点没有偏差,从刀柄传来的震动就可以感觉到,这一刀非常准确的**了野猪的心脏。

果不其然啊,大母猪别看好几百斤的体格,即使身上被下了三个大套的情况下还是扑腾的厉害,这一刀下去,大母猪就彻底老实了。

虽然大母猪已经一动不动,但是大春叔可不敢起身,这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手上死死的按住刀柄。

这大母猪身上除了这会心一击之外,一点伤口都没有,就是为了一张完整的野猪皮。这么大一个野猪的皮,如果用弓箭打那么就废了,越是经验老道的猎户在动物身上留下的伤口也越少,只有这样皮毛的价格才会更高。

眼前这张皮子就一个刀眼,绝对可以顶这一季的税了,剩下的收获都将会是自己的,加上平日的存货,说不得来年就托村西口的王媒婆给说和一下,问问周围哪个村有合适的小伙,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了寻摸一个好人家。这都是穷苦人家,不说给弄点啥显眼的嫁妆,至少这酒宴之上的酒肉怎么也要咱家出吧,怎么也要给自己宝贝闺女带上一套狐狸裘皮嫁妆。

河西那边有个老猎户当初嫁闺女,人家那个相公是举人爷。那么厉害人物可算是高攀了,这老猎户硬是钻山里六个月之后给送了一条蓝狐裘做嫁妆。就凭这条蓝狐裘他家闺女到现在人人说了都要竖大拇指。据说当今皇后娘娘都没有这样的蓝狐裘。

脑海中还在幻想着,自己闺女将来如何风光大嫁,还在遥想这一片山林之中最风光的猎户家嫁女儿的情景,这身后腥风大作也没有在意。

等缓过神来惊醒,翻身躲闪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这大母猪一家遭了殃,那凄惨嚎叫声在清晨的山上那是传的格外远。就在大春叔满脑子浮想联翩时候,那个大公猪可就像是一台推土机一样横冲直闯过来。

原本为了防止还有公猪在场,大春叔可是在周围侦查了好久,一连跟踪了半个多时辰都没有发现周围有公猪,这才敢一个人火拼一下这个母猪和几个小猪仔。

要是当初就发现这个大公猪在场,那么大春叔肯定直接回村纠集一群猎户来帮忙才行,这家伙没有三五成群的猎户帮手,想要自己弄肯定是玩命的事。

现在,大春叔微微睁开眼,气若游丝的说道:“秦小郎中来了啊!”

“哎呀哦,我说大春叔你这次可啄瞎了吧?跟您说了,终日里打雀,终被啄瞎!你瞧瞧让我说着了吧?……”

“又让您受累了……我……”

“大叔啊,你省省吧!,又说那些有的没的是吧?放心吧,刚才老村长放话了,说你的药钱诊钱都村子出了,让我一定把你拉回来。你就别操心这个了,我现在愁的是你的诊费恐怕要给村东头的棺材张了……还说,忍着啊,我要绞了你的衣服了……”

“不……不用了……让我把话说完,秦小郎中啊,求求你让我把话说完行不?”

抬眼看了看大春叔的脸色,又看了看他的伤口,从箱子里面取出一个药丸塞到他嘴中之点头后说道:“行,你有啥要交代的就直说吧,我给你说实话,就你这伤……我一点把握都没有,真的不骗你!”

努力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点了点头大春叔惨笑的说道:“俺懂,当猎户都懂,这种事见的多了,俺命贱不怕死。……”

“可是,俺还有一个闺女,就是春花。人也长得周正,在这周围村里那是数得着的,也就是俺穷没本事。

都怪俺,小时候吧不听老人言,家里的手艺没学好就想着舞刀弄枪,这就成了木作营的猎户了。原本靠山上野货,凭借年轻力壮我可以说吃喝不愁啊。每年弄个几十两那还是行的啊。可是前几年上面大老爷放了话封了林子了,让我们这些年一年是不如一年了。

我这闺女就是被我给耽误的,当初多少人来我家求亲,我就是瞧不上。现在想要嫁她了吧还嫁妆都出不起了。怪我……怪我……咳咳……”

在腹部几个位置下了银针之后,小郎中不耐烦的说道:“捡重要的说吧,别到最后来不及说重点!”

“要是这一次,这一次我挺不过去了,小郎中啊,看在你爹和我的往日情分上,你就收了春花吧,就当帮帮我,可怜可怜我好吧……啊!?”

“啥事?咋扯我身上了,要我照顾春花是吧,行!没问题,我和她一起长大的,那个我把她当妹妹,邻里照应是应该的。放心好了。说完了吧,我要给你下麻药了啊。这麻药还是用您抓的蛇毒配的哦。”

说是麻药,其实就是蛇毒而已,这毒蛇的毒分为神经毒素和血液毒素当然还有混合蛇毒。从中筛选出神经毒素的毒蛇,然后找出可以麻痹神经的蛇毒就行了。这就是麻药,当然要配合下解毒的药材来用,不然会中毒死。

这种麻药撑死也就是进行小规模麻痹,的确是让人感觉痛感降低,其实就是中毒了呗。但是今天大春叔肚子上的这个创口来看,这些用毒药做的麻药恐怕止痛的效果并不会多么有用。

这肠子都已经出来了,整个用衣服兜着,肠子上面沾满了泥土和树叶渣滓。其实这都不是重点,最为严重的就是失血。其他都还好搞定,这一路上的不停流血已经让大春叔到了人生边缘。刚才的人参丸也就是吊一口气,让他有力气交代遗言。剩下的只能交给老天爷了。

延伸阅读

漫威:我是大魔王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hlddlr.cn/nvw.shtml
这时其他人也都恢复过来了,在那露着感激笑容的看着我说道:“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

穿书之七零奋斗史之回国  http://www.hlddlr.cn/g73o.shtml
外面一辆红色的豪车停下,车窗落下去,出现一张俏丽精致的面孔,叶浅浅摘下眼镜,紧珉的红

聆听雨落之声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hlddlr.cn/g2kn.shtml
王氏这胎怀相不稳,大夫叮嘱要静心调养,她本是个极好强的性子,往日府中的内务都要自己亲

三生无明之入职(2)  http://www.hlddlr.cn/ahfj.shtml
马讯带头拍掌唱起来,会议室的人也都跟着唱起生日歌。一曲完了,秦总没什么表情,摆手道,

血焰神座先天灵根梧桐树(求鲜花)  http://www.hlddlr.cn/sbum.shtml
失去妖丹的蛟龙,从天空中直直的掉下,狠狠地砸在下方的地面中。天空中,那巨大的孔雀,慢

武器专家在线阅读朱雀帝国  http://www.hlddlr.cn/stpv.shtml
白虎帝国和朱雀帝国国土相连,在边界交界处常年会发生战争,因为两国的交界处有一座巨大无

重生无敌小僵尸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hlddlr.cn/d1cp.shtml
第三章王熙凤被蝴蝶了因是前往吊唁,所带之物便于之前有所不同,好在众人早也料得这一出,

异界卡牌大师朴刀  http://www.hlddlr.cn/6o9r.shtml
大雨滂沱,道路泥泞不堪,店小二披着蓑衣殷勤地上前牵马,笑眯眯地说道:“客官是打尖儿还

都市之大预言系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hlddlr.cn/bjgp.shtml
天启岛,岛中心,一片开阔的地带。伽尔、艾妮、汉库克、克洛克达尔等人安然抵达,自从遇到

穿越之表妹之第五章(5)  http://www.hlddlr.cn/u4og.shtml
马尔科姆抖了抖自己手上的报纸,男人的神情非常凝重,他棕金色的眉毛一皱一放,钢蓝色的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镇魂之我只是个过客第二章在线阅读

    神之岛地动山摇的激战之下。卡普,罗杰与洛克斯的站姿角度呈三角之态。浑身浴血的三人怒目看向对方。噗呲!终于,如关不住的水龙头一般,狂涌而出的鲜血从洛克斯月匈长达一米多的伤口中迸发破出。下一刻,洛克斯咬牙单膝跪倒在地。显然,他已濒临极限!“好!!”“卡普中将赢了!”“罗杰船长!干的漂亮!”“洛克斯马上就

  • 大明: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五章

    “别来无恙啊!谢城主,你还是那么嚣张跋扈”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谢长江看到了一道让他不敢置信的身影,那道身影脚下躺了一地侍卫。“叶辰竟然是你,你不是快要死掉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谢长江表面上做出骇然的模样,但是大脑的思维却急速的运转着,要知道谢文斌可是当着他的面废掉叶辰的丹田的,之后叶辰更是

  • 狐妖:世间万物皆可合成第1章在线阅读

    叶隐透是个透明人。不过这么说或许会产生歧义——毕竟她的存在感也算不上特别低。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不同,她生活在一位漫画家创作出来的异世界里。我们提到“透明人”的时候,脑子里通常会勾勒出一个沉默寡言、独来独往酷到没朋友的形象。而叶隐透不同。她很喜欢说话。既喜欢跟人说,也喜欢跟花花草草、猫猫狗狗说,甚至

  • 久重锦之开头篇命运主宰(上)

    在一片茫茫的宇宙中,有无数的、奇形怪状的陨石在空中漂浮着,突然,一道光划过,坠向一个漂浮在宇宙间不起眼的星球上,这个星球叫作(古蓝星)一颗如同陨石一样的物体闪闪发光直线砸在古蓝星球上,“轰———”的一声巨响四周出现了七彩的光居住在古蓝星球上的人们、此时此刻没有心情去研究这声巨响是怎么来得!因为此时他

  • 龙魂入赘之初上青山

    在离开龙岗镇的一路上欧阳靖一直对梁宏仁阴沉着脸,而刘闯也似乎认为二哥杨雄的死是梁宏仁造成的……由于袁州府地界已经十分不太平,到处是帮派和绿林山寨,所以他们在天微微亮之前赶至新昌县境内的一个叫芳塘镇的镇上,进入一个饭馆休息。这个饭馆是陆志雄这个组织分设的一个联络点。然后再到黑夜出发穿过五刀会双芳分舵及

  • 我的师傅是吕洞宾在线阅读第9章

    这样的代云是短短几个月的接触中莫离不曾看到过的。那一刻,莫离深刻感受到,这个女子,其实就如同那只鹰,只臣服于王者,不甘束缚。莫离收起思绪,叫人把自己放下马车然后一个人慢慢转动轮椅驶向代云。林间的路有点崎岖不平,轮椅压着树枝东倒西歪,有点颠簸。代云听见了动静连忙起身去推莫离,防止他摔倒。莫离看着火堆上

  • 涅槃祭之合理利用

    ~三~清晨。一夜好眠,洗漱完毕的周成琬心情愉悦地下楼准备用早点。餐桌主位,今儿却是稀奇地只有她爸一人坐着看报纸。其余座位,全数空位,没有一丝一毫有人入座过的痕迹,整齐划一地就如此时餐厅内诡异的气氛以及听到她脚步声抬头一脸兴师问罪的周父。“爸。”第六感迫使一向随性而来的周成琬忐忑开口,一双察言观色的眼

  • 穿成阴鸷废太子的喵第1章在线阅读

    伸手不见五指的午夜总会滋生出不知名的波涛暗涌。干枯的枝桠上落着一只乌鸦,殷红的眼眸死死盯着下方只能看清模糊轮廓的破旧房子。突然,乌鸦拍了拍翅膀飞了起来,一声悠长的怪叫在天空扩散开。“嘎——”突如其来的诡叫震得房檐的水滴颤颤巍巍地顺着房檐落了下来,砸在了下方的小小水洼上,溅起一声轻响。阴暗寂静的走廊突

  • 灵异:开局给三个老婆办葬礼文学版

    现在是崇德九年六月二十四,报纸上京城和北方的消息大约是十天前左右,也就是六月上旬。看来朝廷到福建路的驿站一般是八天到九天时间赶过来,然后各报社会在一天之后选登最新的北方军政要闻。对一份成功的晚报来说,这些军政大事登了未必能叫百姓感兴趣,比如以前的徐子先对这些直接翻过去不看。但这些东西又是必须要有,否

  • 火影:妙木山走出的漩涡遗孤你不是废物

    天空中下着雨,在距离北川城无比遥远的一处枯木林中,一个少年双眼怔怔地看着湍急的小溪,眼中不断有眼泪流淌而出,此人便是昆天,从今往后昆界的昆氏一族便只是剩下他一人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娘亲跟毅叔那么强,怎么会这样……还有我体内的五行灵气为什么都没了……”昆天痛苦的哀嚎着,双手不断捶打着地面,任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