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总有女神想撩我[GL]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筱叶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方的冬天,有一种萧条的美。古初晴拢了拢身上的黑色羽绒服,准备开车回家。关车门时,她目光不经意触到桥下滨江路,见那里一大早就围了一圈大爷大妈。

她明媚灿笑,真是一群有活力的老人,这么冷的天,居然还起这么早。

古初晴驱车离开,浑然不知在她离开后,桥下滨江路上,一阵诡异江风突然吹起,一团浓郁阴煞在江面上打了一个旋,激起一波诡异浪花。

*

下了一夜的雨,路面上积起了许多水洼。回到镇上,古初晴先把小货轮开回家,停到院子里。

这院子是大伯还在世时建的,后来大伯去世,大伯母改嫁,就把房产证名字改成了她的,说不管如何,总归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古初晴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她爸妈虽早逝,但家里的亲戚对她都很不错。

爸妈过世后,大伯就把她接了过来,日子虽谈不上多好,家里气氛却很温馨,她没有一丝寄人篱下的感觉。

她在大伯家住了两年,大伯也生病走了,大伯母带着她和堂兄生活。等她十六岁能自己照顾自己,大伯母就改嫁去了外省。

好多人都说大伯母心狠,丢下她一个人。

古初晴却不这么认为,大伯过逝时,大伯母才四十多一点。后半辈子还长着,总不可能为了她这个夫家侄女,就耽搁自己幸福吧,能把她照顾到十六岁,已经是仁至义尽。

大伯母改嫁,大舅倒是回来接过她,她因自身原因不能离古宇镇太远,又因舅妈与表妹似乎不大喜欢她,就拒绝了。但大舅对她也很好,高中三年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大舅给她出的。

因为这事,舅妈没少和大舅闹。

拿到大学通知书那天,古初晴打电话给大舅,让他以后不要给她打钱过来。她担心再这么下去,舅妈会和大舅离婚。反正大学空闲时间多,她有时间上班挣钱。

大舅因为这,对她生了愧疚。他回了一趟古宇镇,和表舅谈了一下,就让她去学驾照。她拿到驾驶证后,一有假,就去表舅屠宰场送货。

大舅那年暑假是红着眼睛离开古宇镇的。

古初晴知道他疼她,她更不愿看他为难。

这样...是最好的安排。

古初晴跳下车,从水槽边接了一根水管,把货箱里沾的猪血洗干净。

洗好车,她脱下羽绒服,上楼洗了个澡。穿戴整齐后,从零钱盒里摸出几块钱硬币,踩着拖鞋去了隔壁早餐店。

古宇镇只是一个小镇,镇上的人几乎都认识。现在社会发展快,镇子虽小,但五脏六腑却齐全,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

“初晴下工了,今儿早上想吃点什么。”早餐店老板娘看见初晴进来,热呼地喊了她一声。

“一碗稀饭,两根油条。”古初晴朝老板娘笑了笑。

老板娘应了一声好,麻利地把古初晴点的早餐端上桌,完了,还给古初晴打了一小碟下饭的咸菜。

古初晴嘴巴甜,长得又漂亮,明眸皓齿,一双大大的眸子里,总是含着真诚的笑。那笑没有一丝虚意奉承,讨好的感觉,而是发自内心的笑,让人一看,就觉得身心舒旷。这附近邻居,就没一个不喜欢她的。

最主要的,是这小姑娘虽然孤苦伶仃,但性子却不懦弱,她自信,张扬,通身都带着青春朝气。

早餐店老板娘就很喜欢古初晴,每次古初晴过来吃早饭,她都会或多或少多打点给她。

“初晴,你早上出车,有没有看见江上的打捞船?”老板娘一边忙着手上的事,一边和古初睛闲聊。

古初晴喝了一口稀饭,疑惑地问:“没看见,什么打捞船?”

老板娘一听,话闸子打开,和古初晴说了起来:“刚才本地早间新闻报道,说昨天傍晚有辆小车,从富江大桥下的滨江路冲进江里去了。据说,里面坐着三个人,三个人都死了。其中还有一对昨天才结婚的小夫妻,傍晚时说是送喝多的朋友回家,结果路上出事了。”

古初晴端碗动作一顿,眼角微垂。

新婚当天就死......昨晚大桥上遇见的那对厉鬼,该不会就是那对新婚夫妻吧?

卧槽,难怪她觉得昨晚那俩只厉鬼有些奇怪,敢情是结婚当天就死了……

“我听人说,那开车的新郎中午好像喝过酒。”老板说到这里,唏嘘一声:“真是造孽,好好的大喜日子,就因为两杯马尿,喜事变丧事,他们家大人不知道有多伤心。”

古初晴笑了笑,没接话。她轻阖眼帘,眼里带起慎重。

麻烦了!

新婚就死的人,因没经过洞房花烛夜,十之八九都会一死就成厉鬼。

如果戾气够重,又沾过血,不出百年,就能修成一方鬼王。

昨天遇上的那对鬼沾没沾血她暂时看不出来,但却知道,他们不同于一般厉鬼。水属阴,火属阳,又是死在极阴之地... 成厉鬼后,只会更加凶残。

如果恰巧他们落水的地方是个煞地,那不用等头七过完,怕就要出大事。

昨儿那两鬼被她打伤,镇桥兽也出现,暂时应该是不会再在桥上闹事,至于会不会去别的地方闹...她暂时管不了。

一切,都得等她过了这三天再说。

古初晴吃完早饭,付了账,就往屠宰场走了去。

屠宰场都是晚上开工,白天场里没什么人,古初晴去的时候只有两个扫打卫生的人,在牵着水管子冲洗地上血迹。

她在三楼办公室找到马经国,给他说了一下,今天过后,她就不来上工了。

破命格前,她必须回古家老宅先把自己的气融入老宅之中,且还需在老宅结阵,以防有鬼在这几天前来搞破坏,寻她麻烦。

真正起坛做法时,古初晴倒是不担心,那时是白天,鬼怪不敢出没。

马经国挥挥手,也不在意,他顺势问了一句:“是有什么事吗?”

古初晴笑笑:“我回老宅一趟,顺便打扫一下。”

马经国:“是该回去看看,记得替我给你爸妈上柱香。”

古初晴笑着点了点头。

离开时屠宰场时,马经国硬是塞了古初晴一盒饺子,让她拿回去,自己煮。

从屠宰场出来,古初晴回了家,把饺子放进冰箱,然后收拾了一套换洗衣服,又往工具箱里放了一刀黄纸和一些起坛所需物品。

收拾差不多了,她走到大伯以前住的房间,从里面翻出一个古旧藤箱,找出大伯在世时给她做的法衣,然后把被她丢在院子里的大公鸡放到车上。

起坛需要鸡冠血引阳气,潭叔送的这只鸡刚好能派上用场。

做好这些,古初晴小心翼翼地把点在堂兄房间的七星阳灵灯取出来,双指一并,在阳灵灯上设下结界,让它不被风吹灭,就开着车出了古宇镇。

一辆黑色小车也此时从镇上开了出来,那车不紧不慢尾随在古初晴身后。

“纪哥,我们跟着前头那辆破子做什么?”

驾驶坐上,田昊扭眉哈了口气。妈的,南方的冬天简直太特么冷了,车暖打到最大,他都还感觉冷飕飕的。

“哪来那么多废话,跟着她就对。”纪弘修收回视线,淡淡斜了眼田昊。

他五官俊美突出,就连斜睨人的眼神,都带着股说不出的韵味。

田昊:“纪哥,你跑到这穷山恶水的地方,不会就是为了那车里的小妞吧?”

“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田昊觉得自己真相了。他扭头,不可思议地看向纪弘修:“你该不会是被那小妞甩了,所以追过来吧...哎哟喂,这小妞可真够胆色,连你都敢甩。”

“开你的车。”

纪弘修拍了一下田昊脑袋,抬眸注视前方小四轮,他心底激动,同时又有些忐忑。

找了三个月,总算找对了人。

他方才在镇上打听过,那小丫头姓古,与周大师口中古家人对得上号。

但打听来的消息,却让纪弘修心里很没底,古家现在就剩下那小丫头和她堂兄,而她堂兄还在外地,也不知道这她能不能解他身上的事。

不过,在大桥上,她画两笔就能把怪兽打退,手上功夫肯定不差。

死马当活医,行不行都得试一下。

妈的,他都快被自己这双眼睛,搞得神经错乱,再这么下去他早晚会变成神经病。

被送进精神病院前,无论如何也得抢救一把。

——

古家老宅在乡下,从古宇镇走路大概要两多小时,开车过去,也不过十来分钟的事。

老宅位于大口村后山,是整个大口村人眼里的隐晦所在。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轩少有人敢靠进。房子是民清时的琉璃瓦房,分正堂与东西厢房。这里已经好些年没人住,整个老宅都空荡荡,没有一丝人气,只有大堂中央的先人牌位,还依旧如故。

古初晴把车停靠到老宅外的土坝上,推开厚实大门,把带来的东西搬进屋。

放好东西,古初晴给古家先人点了一柱香,然后从堆杂物的房间里搬出一张八仙桌,把七星阳灵灯请了进来。

“有人在家吗?”七阳星灵灯刚落位,院外就传来了一阵响动。

“谁啊?”古初晴应了一声,还以为是大口村叔伯见她回来,过来询问。

她问话刚落,就见两个穿着时髦的年轻男人出现在了大门处。

“你们是....”

古初晴看向两人,有些疑惑。

她没在大口村生活过,老一辈的人她倒是认识几个,年轻点的,她一个都没见过。见到两年青人,她下意识就以为他们是大口村的人。

等看清楚两人长相与穿着后,古初晴就把这种想法抛弃了。

延伸阅读

亚历山大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pv20.shtml
亚历山大酒业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健康营养酒为一体的大型企业,代表了中国健康酒的品

百果心享生鲜超市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bs4a.shtml
百果心享是深圳百果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全新打造的独立生鲜平台,经过几年的发展,以及总部

剑牌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nync.shtml
剑牌卫浴总部是浴室柜、欧式浴室柜、简欧、仿古浴室柜、欧式水、美式浴室柜、来图定做、花

欣达双金属材料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n446.shtml
苏州市南方欣达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座落在美丽的太湖南岸,地处我国经济发达的长三角经济圈

参太郎海参便当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zsn.shtml
参太郎海参便当隶属于烟台曾记海珍品有限公司,海参配以牛排,鳗鱼,大虾,鸡排,肥牛,牛

赛诺地板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sn83.shtml
赛诺地板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苏州赛诺木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木制品

阳光丽人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63sz.shtml
2007特色套餐项目好赚钱=免加盟费+免费技术培训+优惠价格+售后服务加盟理念让平凡

贝林干洗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6s90.shtml
贝林干洗是来自法国巴黎的干洗品牌,贝林干洗体现了世界时装之都的时尚、典雅与高贵的意味

爱丽港斯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66hh.shtml
法国“爱丽港斯高质洗衣”,坚持新理念,新工艺,新设备,新模式讲求服务差异化。几十年的

迪朗镜业加盟  http://www.miniofficemaker.com/xtqq.shtml
迪朗镜业是华南地区生产装饰镜制造商~专注生产重量级装饰镜、欧式镜、木框镜、试衣镜、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战曲在线阅读第十章

    云景拿到佛像后,转头看向小摊老板:“五万。”小摊老板看着云景,怀疑自己听错了,价值一千多万的东西,云景给他砍价到一千万他还能接受,怎么一瞬间还变成五万了?!小摊老板立刻生气了,指着陈松道:“刚才这位兄弟可是说了,这是明代的鎏金度母像,这是古董,是宝贝!拍卖会上甚至卖出了几亿的高价,你现在给我开五万,

  • 错入君怀第七章在线阅读

    苏牧见此,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这个妹妹,还真是……不过,他也配合着妹妹得演出。“真的假的,你可别吓唬我!你知道的,你哥的胆子最小了!”说着,他就慌不择路的朝着外面跑去,甚至还用上了他那为数不多的修为。后面的苏嫦见到这一幕,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哥你是不是傻?要是真的有追兵追我们的话,你觉得我现在还能

  • 权少的专属宝贝在线阅读开局一个天才妹妹!

    “叮!”“开始绑定反派系统。”方远从一张檀木古床上醒来,神色十分复杂。作为一名资深网文爱好者,他当然知道系统是穿越者的标配。只要有了系统,什么扮猪吃虎、装逼打脸、走上人生巅峰都不在话下。但是。脑海中蜂拥而至的记忆告诉他,事情并不简单。“我穿书了?”是的,方远穿到了一本网络玄幻小说的世界里。还是一本在

  • 这个女配惹不起第6章在线阅读

    南城昨天夜里着火了,那火烧的叫一个添福添寿,火光冲天,直入苍穹,要不是大内总管魏道德醒夜起来小解,恐怕就要烧到皇宫里面去了,说来也奇怪,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立案侦查。魏道德这老阉狗,当时吓的连裤子都忘记提了,冲着火光喊了一句,兔崽子,谁让你放的火,反正烧的也是有钱人的势,别看魏道德平日里在皇帝陛下面

  • 网游之时空轮回在线阅读第2章

    “装逼,那就看你有没这本事!现在你只不过是个灵境三阶的修炼者而已,你还当自己是当初那个天才么!”段曜柏内心争斗过后,终于决定下来。“这邀战,我段曜柏接下了!”“很豪气嘛,三年前,你是灵境五阶。三年后,还是灵境五阶。这样的你,还真有自信。”轻蔑的目光扫过段曜柏,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师傅,这次的事情放心

  • (兄战+网王)重来之风光如画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010章绝崖修行漫长的黑夜,还没有过去。扶道山人知道,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他靠着旁边一棵老树坐了下来,将还在沉睡的大白鹅抱在了怀里,看着沉入修炼之中的见愁,人还在恍惚之中。传闻之中,世上有人被称为“道之子”,乃是修行一途可遇而不可求的天才。这一类人,因其心无杂念,所以亲近自然,融合于天地。不踏入

  • 官途在线阅读第2章

    不过随即,他又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如果是梦,他怎么会觉得这么真实。可如果不是梦的话?那么现实之中不可能会有这种生物,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没被人发现。而且,我不是在家睡觉么?怎么一瞬间就来到了这里,嗯!肯定是在做梦,因为现在是白天。而他睡着的时候是深夜,这里看着像是沙漠戈壁摊子,但是谁吃饱了没事干,将他

  • 外长的网红人生在线阅读第五节

    于府。“少爷!他们来了。”于飞坐在大堂闭目养神,听到于地的声音睁开了眼睛。“属下锦衣卫镇抚使毛骧见过少爷!”“说说你们现在的情况。”于飞看着两人说道。“少爷!锦衣卫遍布大唐虽然有令牌传讯,但人数众多时间太短还没有稳定下来。”毛骧拱手道。“给你们一个月,办不到就换人。明白吗?”于飞盯着两人说道。“是!

  • 都市再起风云在线阅读第9章

    “白府!”,仆人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呵呵。龙少爷,噢,不,是龙公子,近来可好。”,领队人中一个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李卿!没想到你居然投靠了白家。”,龙玄宸看到那个人,有些愤怒。“不不不。”,李卿伸出手,摇了摇手指,“此言差矣。若我还在你们龙家,不被你折磨死,也要自杀了。至于我入白府,也是正当途径,

  • 父母之言 命中注定[婚恋]在线阅读男人,皆薄幸(二)

    轩辕冷的身子一震,瞬间摔倒在地。他的后背片刻间青黑一片,而手里还攥着什么东西努力的想要递给不远处的夜阑。夜阑咬唇,心底忽然有种很别扭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是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她可以杀所有人,所有与她不相干,或者对她不怀好意的人。却下不去手杀一个对自己好的傻子。“哎!也罢。反正也要走了,你死了,我也会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