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玄幻之天罚仙道调查事故

作者:我本咸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修真界呆了一百年,晏瑾对星际的印象越来越淡,特别是对于亲人的印象。

没有人知道,晏瑾在修炼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心魔就是家人,只是他也清楚知道修真界与星际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甚至没有相似之处,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渡过心魔。

“小瑾,看什么呢,快进屋啊。”晏轩笑着说道,手里大包小包拎着晏瑾的行李。

晏瑾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房子,这时候的房子不像修真界,大部分都是独栋,反而是以高楼大厦为主,但是宴家兄弟俩却拥有独栋别墅。

是的,兄弟俩,宴家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哥,家里好像没什么变化。”晏瑾说道。

“你才走一个月,想要有什么变化?”晏轩调侃道。

“这样就好了。”晏瑾认真道,记忆渐渐回笼,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遥远的记忆,关于这个家的记忆。

跟在晏轩身后进屋,晏瑾又看到了熟悉的客厅,一颗心终于渐渐安定下来。

“我把你的东西放房间里去。”晏轩说着,就拎着晏瑾的东西径直往二楼走去,显然他对这样的事已经很熟练了。

再次下楼时,晏轩双手空空,勾着晏瑾的脖子:“晚上想吃什么,哥哥去定位子。”

说到定位子,自然是去外面吃,兄弟俩都不擅长厨艺,又不喜欢机器人做出来千篇一律的食物,再加上晏父晏母留下来的遗产,足够他们每天都吃外面的食物。

晏瑾记得自己在这个时候,也很喜欢去外面吃,只是这一次,他却不想出去。

“哥,不如我们在家里吃吧。”

“家里?”晏轩神情古怪,“如果你待会儿吃着不吐出来,那就在家里吃。”

“今天就不出门了,我想留在家里。”晏瑾认真看着晏轩。

“也行。”晏轩点头。

星际时代,机器人劳作代替了大部分人工劳作,大大降低了人类的工作力度,虽然因为各种原因,智能机器人的发展受到限制,但几乎每户人家都会有不少机器人。

做菜机器人就是其中一种。

使用做菜机器人的时候,只需要将需要的菜扔进去,选择需要做的菜,机器人就会打包洗菜、切菜、炒菜/炖菜等一切程序,只是因为机器的严苛设定,每一道菜加的油盐酱醋都会按照菜单制作,这就导致最后的成品味道每一次都一模一样。

这也是兄弟俩不喜欢在家里吃饭的原因。

晏瑾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家里的饭菜了,所以在饭菜上桌之后,即使觉得味道不怎么样,还是将面前的饭菜全部吃完。

“小瑾,你怎么就不挑了呢?”晏轩下意识问道。

“还是挑的,只是今天例外。”晏瑾认真道,看着晏轩微微一笑。

“真乖,我们家小瑾就应该挑剔些,不然要哥哥有什么用?”晏轩下意识揉了揉晏瑾的头发,柔软的触感让他很是享受。

“哥——”晏瑾无奈。

“咳咳,哥去洗碗。”晏轩起身,正要端盘子进厨房,手里的通讯器却响了起来。

“茗泽?”晏轩下意识接通,不远处出现了秦茗泽的半身影像。

秦茗泽却看着晏瑾:“小瑾,你怎么样?”

“我没事。”晏瑾摇头。

“小瑾会有什么事?我亲自去接的人。”晏轩一头雾水,不知道好友突如其来的问题是为了什么。

“我收到了消息,”秦茗泽神情严肃,“小瑾回来的这一趟客用飞船遇到了星际海盗。”

“星际海盗?”晏轩连忙看着晏瑾,上下扫视一圈,见他确实正常之后,又将双手放在晏瑾肩上,“小瑾别怕,不管遇到什么事,哥一定会护着你。”

“我真的没事。”晏瑾再次摇头,出事的记忆已经成为过去式,如今既然已经扭转,他不希望晏轩为他担心。

“听说那艘海盗船不知道为什么自爆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意外,小瑾所在的飞船肯定会出事。”秦茗泽严肃道。

“已经过去了。”晏瑾点头,认真看着秦茗泽,这个人似乎还是跟记忆中一样,严肃认真,也充满了魅力。

秦茗泽跟晏轩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小的时候宴家父母太忙,晏轩一手将晏瑾带大,连带着秦茗泽也跟着照顾晏瑾,直到两人高中毕业,一个从商,一个从军,才渐渐远离。

秦茗泽上了大学之后,一直都很忙碌,但每隔三天就一定会跟晏瑾联系。

那时晏瑾还小,一直把秦茗泽当成哥哥,哥哥突然外出,多少有些不习惯,也想不通为什么秦茗泽这么忙,直到秦茗泽大学毕业,直接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进入军队,因为战绩显赫,如今已经是少将。

晏轩比晏瑾大八岁,秦茗泽也比晏瑾大八岁,只是这是曾经的年龄差。

真要严格算起来,晏瑾如今一百二十岁,两人也才二十八岁,反倒是他比两人大九十二岁。

只是修真无岁月,在修真界的时间并没有给晏瑾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面对心理年龄比他还要小的哥哥,他也能迅速接受。

“茗泽,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晏轩问道,唤回了秦茗泽一直留在晏瑾身上的眼神。

“我调查过,那艘海盗船不应该出现在那里,所以恐怕当时海盗船就是冲着小瑾所在的飞船而去。”秦茗泽认真说道,如果不是已经调查过,他不会找上晏轩。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因为海盗船发生了意外,小瑾可能凶多吉少?”晏轩咬着牙,他一直呵护着的弟弟,要是出了意外,他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清楚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除了当时在海盗船上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秦茗泽严肃说道,目光又飘向晏瑾。

晏瑾与秦茗泽的目光对上,眨了眨眼睛。

秦茗泽不会这么敏感,觉得这件事跟他有关吧?

“小瑾没事就好,要是小瑾出事,就算是毁了这个宇宙,都没办法挽回。”秦茗泽松了口气,嘴里却说着怼天怼地的话。

晏瑾无辜地看着他,心想难不成是军队能够正三观么?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暴力了?

晏轩皱眉:“不管是意外还是人为,我们都要查清楚这次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瑾你放心吧,有哥在,没有人能伤到你。”

“我知道了,哥。”晏瑾微笑,他体内虽然没有了灵气,好歹神识还在,对付这些小计谋,简直是分分钟的事,不过对于晏轩的照顾,他还是坦然接受。

“好了,你也累了,先上去休息吧,这件事哥跟你茗泽哥会处理。”晏轩说道。

“好。”晏瑾点头。

晏瑾上楼的时候,听到两人继续聊天,说到可以从海盗船的意外查起,还说海盗船会自爆,肯定是因为起了什么内讧之类的。

下意识摸了摸下巴,啊,真是寂寞,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还不能跟人分享的感觉真不好受。

从海盗船的意外查起?恐怕这件事连海盗那边也很困惑。

大概就是——什么鬼?好好的飞船怎么就自爆了呢?

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晏瑾自动屏蔽楼下的声音,既然两人想要承担哥哥的责任,他也没必要抢着出头,反正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能临时抱佛脚。

再说,两人能调查出来的东西,他们一定也能处理好,不需要晏瑾再费心,重点是那些连两人都没有调查出来的东西。

楼下。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晏轩瞪着好友,冷声道:“你的眼神可以再明显一点!”

“抱歉,”秦茗泽苦笑,“只是一想到小瑾差一点出事,心跳一直没有下来过,只有真正看到小瑾安全,我才放心。”

“我跟你说过了,你要追求小瑾我答应你,但是不能过头,也不能在小瑾对你有感情之前主动告白,他喜欢什么人由他自己选择,你的身份不适合让他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晏轩冷冷道,这会儿已经完全不顾跟秦茗泽一起长大的情谊。

在弟弟面前,其他东西都是浮云,包括从小到大的兄弟感情。

“放心吧,我不会让小瑾知道我对他的感情,”秦茗泽的眼神飘向楼梯口,从一开始的纠结到慢慢坚定感情,“既然两年前我发现自己对小瑾的感情后第一时间告诉你,我就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不会让小瑾为难。”

“你明白就好,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的性格我了解,既然承诺过的事就不会反悔,而且我相信你的人品,所以才会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是这样,我不会让你接近小瑾。”晏轩认真说道。

俗话说长兄如父,晏轩把晏瑾带大,对晏瑾的感情绝不是普通兄弟的感情,他绝不希望晏瑾以后的日子过的不好。

“谢谢你给我机会。”秦茗泽微笑,语气十分真诚,他很清楚,如果不是晏轩认可,他确实不可能有接近晏瑾的机会。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们先来说说看这次海盗的事,你觉得这些海盗是冲着小瑾来的,还是冲着飞船上其他人来的?”晏轩问道。

“我去调查一下飞船上的所有乘客,如果是冲着小瑾来的……”秦茗泽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麻烦你了。”晏轩立即道,有秦茗泽插手,确实更容易查出事情真相。

他看着好友的模样,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友对谁动心过,所以两年前听到秦茗泽说喜欢晏瑾的时候,他虽然不太高兴,却还是容许了秦茗泽接近晏瑾。

如今看来,或者秦茗泽真的是不错的人选。

延伸阅读

艺铭斋斑铜龙九子印章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urk3.shtml
斑铜工艺品是早已被市场认可的工艺品、纪念品、收藏品,但是由于工艺限制,传统的斑铜制品

晶度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xn8e.shtml
晶度手机壳有苹果手机保护壳、水钻手机壳、苹果手机壳、智能手机壳、DIY水钻壳、手机配

海达尔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au1d.shtml
海达尔汽车用品座落在中国汽车用品生产基地.河南郑州.本公司‘信用至上服务”.创建于2

棠河白酒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hr9.shtml
河南棠河酒业有限公司始建于1984年,位于山清水秀的棠溪河畔—西平县出山镇。公司秉承

恒创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aib4.shtml
银饰的制作成本较低,因此销售价格相对黄金和钻石饰也要低很多,是大众都能消费的起的饰品

和同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y8jg.shtml
和同竹炭净化用品依据经科技部门鉴定的“复方本草”为基础,开创研发出各类系列复方本草用

妲密思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yup4.shtml
妲密思牛仔裤是中山市大涌镇伊露琦制衣厂经销服饰,总部批发的牛仔裤、女式牛仔裤、牛仔外

瑞华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boo2.shtml
瑞华加盟详情福建省安溪瑞华茶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世代相传种茶、制茶的私营企业。公司自身有

雅艺床上用品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sgu9.shtml
海宁市雅艺纺织有限公司位于全国家纺生产基地海宁市-许村镇。其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到杭州

韩依道加盟  http://www.173dairborne.com/p38v.shtml
韩依道化妆品是从事研究成果转化的企业,全封闭无菌生产车间,高科技术配方、工艺,拥有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立夏安内

    林然醒来的时候,发现剑圣正在他身边冥想,他有点懵,难道自己在客户端买的英雄,竟然真的能来到这个世界。他大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无极剑圣易大师有点奇怪,自己这个主公一醒来就笑的这么狂野,不会是疯了吧,他赶紧旁边挪了挪。林然笑了半天才清醒过来,自己的小弟还在旁边呢,得注意一下形象。于是他开口说道:“你

  • 修死人一语击碎少年郎

    卧冬楼大厅空旷,围观之人堵在门前,轻声细语,不敢踏入半步。而那些楼中的书生侠客倚着栏杆,面面相觑。盛气凌人的幽云派在此主仆二人的眼下,竟如此狼狈不堪,无半点还手之力。幽云派在九州中堪称有三千学徒、十大武道巅峰长老及法宝“凌霄剑”作为镇派利器,可谓是如日中天,风头正盛。作为庇护的后台,不计其数的江湖侠

  • 我的主人公在线阅读第7章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敢与咏微说的,只在心里瞎想罢了,否则咏微肯定会怀疑她为何会知晓后世之事,穿越这个秘密还是烂在心底为好。但看咏微提及傅恒很是顺口,东珊不觉好奇,“你认识傅恒?”“与他并无交集,只是先前曾随阿玛一起到富察家赴宴,远远见过而已,他和鄂容安是发小,感情甚笃,这两位可都是咱们京城闺阁千金的梦中

  • 民国胭脂店[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我说,我说!一共有上百个鬼物,都跟着一个叫坂田一郎的鬼!”老者在魂火直刺灵魂的痛苦之下,立马交代出了真相。“坂田一郎?还他娘的是个日本人,做鬼都能当汉奸,生前怕也不是个好玩意吧?”苏靖闻言大感奇怪。“嘿嘿嘿,这也怪不得小的,当年人家打过来了,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也没法跟人家拼命不是?”老鬼服帖的答道

  • 陆先生的小妖精明月何皎皎

    下午,张龙接到一通电话,来自于何皎皎。“小龙人,晚上我会回去吃饭,我会叫上桃子一起,你准备一下吧。”这要是在他知道曾经那件事情的经过之前,听到她对自己这样的称呼,张龙并不开心,但也会碍于熊桃桃装作欣然接受的样子。而现在他却是真实的欣然接受。“好。”张龙温柔地说。“对了,我想吃那个,你做的鱼香茄子。”

  • 曾经年少不轻狂第3章在线阅读

    吴岳目瞪口呆,自己从小长大的吴山镇人口已经将近百万。而这样的镇子在整个西南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个,更别说西南域那几个比较大的城了,那些巨城容纳的人口都是以千万计。而西南域这么广阔的一片地界,在墨国也只不过是处于并不富饶的中下的位置。墨国的疆土一共有五大域:西南、西北、东南、东北、中域。小的如西南域纵横

  • 赫尔墨斯的城池在线阅读第2章

    我不认识她。好一个我不认识她。陆尔心里一阵疼痛,闭上了眼睛,垂下脑袋,整个脸都贴在冰凉的地板上。有些事情,陆尔不敢去想,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这样。不管心中有多少的恨,可陆尔都想不通,自己是他的老婆啊,难道他就这样对待自己吗?“那既然如此,这女人我就带走了,她可是弄伤了我,我可要好好的跟她算个帐。”说

  • 漫威之我是巫妖王之第七章

    第七章接下来是英雄方埼玉与敌人方欧尔麦特的对决。英雄方击败敌人或回收核武器即英雄方获胜,反之即是敌人方获胜。欧尔麦特在存放核武器的三楼等待着埼玉的到来。埼玉直奔三楼,【来一场淋漓尽致的战斗吧】。忽然,欧尔麦特感受到后背传来危险的气息,欧尔麦特微一侧身,与埼玉的拳头擦肩而过。欧尔麦特虽是躲过埼玉的拳头

  • 辰煦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上午休息了几个小时后,再次醒来时苏叶打量了下自己的卧室:水银色墙壁、宛如古代盔甲一样的自动清洁系统、一个八抓鱼似的个人装扮台、角落里的登录仓……还有身下的可以浮在半空…可以360度翻转、随着折叠的云朵床垫……最后是在体内缓缓流动着的巫力……这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着苏叶……昨天经历的那些并不是梦,

  • 重生之香火灵仙在线阅读走错门

    Chapter.4-走错门打死舒义都不愿搭霍东的车回家,一下班趁霍东不注意他就一溜烟跑没影了。正好舒义等的那班公车正在路口等红绿灯,舒义眼尖地瞟到,加快速度冲上人行天桥,往对面的车站冲去。不枉费舒义长期在跑步机上的锻炼,公车到站时,舒义不急不慢稳稳上了车。车上很挤,舒义尽量往女生堆扎,身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