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开局百万亿选项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公子小寒 来源:飞卢小说网

烟雨江南,大通钱庄惊现数张编号为人字九百二十八号的银票,此番造假造得极为真实,涉案金额颇为庞大,对社会影响意义重大。

何况,这大通钱庄身后站着的可不仅是江南花家,还有站在花家身后的天家朝廷!

于是乎,户部就职正三品侍郎的花家二郎在头顶上司皇帝大人的暗示下,给同窗好友现任扬州知府致了一封私信,嘱其尽快破案。

经调查,大通钱庄发行的银票是专门请了妙手老板朱停做了印版,号称天下无人可以伪造。现在,居然有胆大包天的贼人造了假银票,而且居然还让他给成功了!!

简直耻辱!!

可这个亏,他们只能吞下。无论是花家还是朝廷都不能泄露,否则一旦暴露事情原委,引发民众挤兑狂潮,那便是导致国库空虚甚至会殃及全国的大祸事!

作为热血爱国愤青的扬州知府对此损国利己之事简直恨得不仅牙痒痒简直浑身都痒痒了,奈何他身为高官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一不能亲身上阵跑去调查,二不能丢下整个扬州府所有的公务只处理这一件事。

于是,知府大人将此事交给了素有江南名捕之称外号‘飞龙铁马’的蒋龙洛马处理,并要求其二人限时破案。

蒋龙洛马根据前驱资料,主张将银票印版的制作人妙手老板朱停抓捕归案,再进行后续调查。

效率十分高的江南名捕很快就将妙手老板朱停抓捕,并在其要求下前往百花楼去寻找朱停坚持要见的陆小凤。

因为担心好朋友的处境,陆小凤在蒋龙洛马来找他的时候几乎是一点没耽搁,立刻就拉着花满楼跟着他们去了衙役监牢。

这里的重犯监牢是由朱停自己监造的,现在却用来关了他自己,即便是陆小凤也不由得说一句造化弄人。

一路上,他们看到的监狱环境极差,昏暗的室内终日不见阳光,案犯们一个个面黄肌瘦形容枯槁如同鬼怪,看得陆小凤不住皱眉,而一众案犯见到官差和外人的哀怨的□□与申冤声,也让花满楼叹息不已。

这样的所见所闻不由得让陆小凤更加担心起他的朋友朱停的处境了。

穿过环境极差的普通案犯监牢,陆小凤和花满楼被蒋龙洛马带到关押朱停的重案监牢,这里的环境较比普通案犯监牢要好得多,而守卫也比之前的普通监牢要森严得多。

经过蒋龙洛马的介绍,陆小凤和花满楼得知,之前的普通监牢关押的都是已经定罪但罪不至死的犯人,而眼前这些戒备森严环境宽敞而且单人单间的监牢,则是关押着死刑待执行的重型案犯和有待审讯案犯的地方。

被关押在重邢监牢的朱停说是待遇不好吧,也没什么不好。他也没受什么邢,这里戒备森严特别的安全,单人单间还宽敞,一日三餐也从没落下过。

可要说朱停待遇好吧,也并不其然。虽没受什么邢,可他依旧被绑在铁索上吊在半空中,配合着他的体型,简直像一只待宰的猪一样。顿顿不落的一日三餐虽说不至于是残羹剩饭,也是冷饭冷菜不见一丝热气。

终于见到好友的陆小凤仔细端详了一下吊在锁链上的好友,发现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之后暗暗的松了口气。

与松了口气的陆小凤不同的是,陪着他一起来到监牢探监的花满楼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为目盲而听觉嗅觉都甚是敏感的花满楼在这间监牢里隐约的嗅到一丝不该存在于此的味道。一种仿佛夜中幽谷开出雪莲的冷香,这香气很淡很淡,就像要消失了一样,所以花满楼也不太确定这是上一位关押在此间的女囚身上的还是在场有第六个人。

于是,他偏过头仔细倾听这个监牢里的声音。

守在门口的蒋龙捕头脚下踏着稻草细碎的声音、靠得略近一点的洛马捕头腰间钥匙随着动作响起的叮当声、陆小凤和朱停说话的声音、朱停跟他打招呼的声音。

花满楼脸上挂着常规的微笑漫不经心的与朱停打了招呼,而后继续不动声色的倾听。

“!!!”

就在陆小凤问到了自己想要的,准备带着花满楼和两位捕头离开的时候,花满楼听到了第六个人的心跳声,那是一个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会消失的心跳声。

那细微的心跳声只出现了一瞬,仿佛幻觉似得,这让花满楼不由得有些惊讶和疑惑。

吊在锁链上的朱停瞥见花满楼带着些小惊讶的疑惑表情,在陆小凤和两位捕头不明所以的目光中了然的笑了笑。

“你在笑什么?”陆小凤看见朱停的笑意,出声问道。

“陆小凤已经来了,你还要在那上边呆多久?”朱停没有回答陆小凤的问话,抬起头冲着黑漆漆的房梁处高声说道:“再不下来他可就要走了啊!”

“什么人?!!”蒋龙洛马立刻对朱停抬头的方向拔出半截刀示威。

“哼,这就是所谓的江南名捕?连本座在哪都发现不了,也不过尔尔罢了!”幼嫩清脆的童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语气中带着深深的鄙视。

“别废话,你不是要找陆小凤吗?人我给你找来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朱停晃了晃锁链,对那童音的主人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陆小凤也没发现我在哪呀!你是不是在框我呀死胖纸!”童音毫不犹豫的怼回朱停,顺便还鄙视了一下陆小凤。

“阁下是何人?找我可是有什么事?”陆小凤的好奇心被童音的主人勾了起来,他环顾上下四周仔细的观察着,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阁下不是要见陆小凤么?陆小凤在这,阁下怎的不出来见上一见?”

“你连本座在哪都找不到,见了又有何用?”

“阁下可知擅闯官府大牢是什么罪过?!赶紧速速现身!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洛马皱着眉头怒呵道。

“哎呦喂你可省省吧~就你那三流的武功水平还想跟本座不客气?!”童音嚣张的叫嚣着说:“你有本事不客气,你倒是有本事先找到本座吖~”

“你!”洛马捕头感到耳边传来嗖嗖的凉风,猛然回首却什么都没有,这让做贼心虚的他不禁在童音咯咯的清脆笑声中惊出一身的冷汗。

就是童音的主人一时调皮,在洛马捕头身后扇动的这一股凉气,让感官敏锐的花满楼捕捉到了她的活动轨迹。

只见花满楼对着身后处的房梁拱了拱手,说道:“见过前辈。”

天下的武功千奇百怪,花满楼听她语气老练,还以为是哪个老怪物练了奇功返老还童罢了。

“她才不是什么前辈呢!臭丫头一个!”听到花满楼的话,朱停笑着说道。

“死胖纸你又拆我台!!还能不能愉快的做盆友了?!!”房梁响起的童音带着些咬牙切齿。

随即,房梁上空无一人的地方忽然显现出女童的身影,约摸十岁左右,正是唐小婉。

小婉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还要从她气走贾琏送走紫鹃的那日说起了。

那日小婉拜别众多前来吊唁的客人后,将后续工作托付给林氏族长,她那位年过而立之年的侄子之后,就回到林海在姑苏林氏的宅邸,以闭门守孝的名义准备闭关修炼,以便尽快打通经脉通路、拓宽经脉,恢复武学修为。

而这时,系统菌突然冒了粗来,问小婉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先去一个世界做任务,根据系统给的提示,赶时间的小婉兑换了替身人偶,并嘱托系统菌好好扮演林妹妹的角色之后,在系统的庇护下,踏入了这个世界。

而她智能的系统菌,因为要留在那个世界操纵人偶扮演着小婉还在的林黛玉,所以只留下了基础系统给小婉,也就是说,系统菌要足足掉线到她回归林黛玉所在的那个世界。

“那我的任务谁发布?”小婉这样问系统菌。

“不是说了给你留下基础系统了吗?只是没有这么智能,不能陪你聊天了而已。”╮(╯▽╰)╭系统菌回答。

“那背包地图或者奖励呢?要是没有外挂我现在的经脉可承受不了四种心法。”小婉还是有点担心,毕竟她现在这具身体的经脉辣么弱小,一旦有点什么意外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你可以只使用其中一种嘛╮(╯▽╰)╭。”系统菌有点无奈的说:“况且那个世界的武力值也就那样,哪怕是离经你都能用公主的□□抽死大部分人了。”

“那要是遇到抽不死的那小部分了呢?”小婉不服气。

“你去那个世界是去郊游的吗?-_-||先找到一个小伙伴组队刷呗。”系统适可而止的吐槽小婉,继续劝她:“你不是着急回大唐吗?这三年浪费了多可惜吖,况且那个世界的支线任务奖励是九阳洗髓丹,没错就是直升丸子,等你回来直接吃掉也好在此间方便行事。”

“嗯…也好,就这么办!”

于是就这样被系统菌忽悠了的小婉,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完成任务的道路。为了尽早赶回大唐,无论是主线寻找小伙伴的任务还是支线不知道具体内容的任务,哪一个都不能放弃。

这真是苦逼却又让人甘之如饴吖。

虽然这样就被忽悠了看起来有点儿戏,但不要忘了,唐小婉声称体弱多病在大唐并没有游走江湖,可她曾以万花天工弟子微雨姑娘的身份游走于江湖间。行走江湖该备下的必须品,她的背包里都有备下。即使是去一个陌生的世界,也不会觉得慌。

作为感动大唐好基友、商务投资小能手叶凡叶五少合作伙伴的小婉,自然是不差钱的那种人,如今小吃小药腰挂背挂面挂肩挂外观披风可谓是样样俱全。

而今,系统给她开了个外挂,将她自己的私人仓库跟她的背包相连,可携带的东西瞬间上升一倍还多。像小婉这样,光帐篷就带了六个、小吃小药带了满满一仓库、金银几乎达到上限的人去其他世界自然不用怂。

“墨家子弟唐微雨,见过各位。”在这个世界,为了保险选择使用惊羽决心法的小婉利落的从梁上翻身而下,落在花满楼和陆小凤面前抱拳行礼。

呃…墨家子弟啊…

陆小凤心道:难怪朱停对着小姑娘说话这么不客气,毕竟朱停出身鲁班神斧门,而鲁班…跟墨子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陆小凤看着面前只有他腰高的小姑娘睁着一双初显狭型的凤眼一本正经的说着话,语气老气横秋的,丝毫没有尚未及笄的幼年女童应该有的天真烂漫,倒是显得有些邪气。

小婉身穿夜斩白.黯然,黑色的长发在脑后用发绳束成一丛蓬蓬的马尾,隐约闪着银光黑色发绳的两个尾端各装点着带有银制小花的两丛流苏,背后背着千机闸,她盯着陆小凤身后不远处的花满楼,忍不住想上前去翻开他的眼皮仔细瞧瞧。

啧!明明她不是学医的,却也有医者的职业病!!

都怪裴元大西轰!

“你发现我了。”小婉漆黑的瞳孔看着白衣的花满楼,语气平静的说。

她背过手向花满楼走过去而在场的几个人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在阴影中挂在半空中做壁挂的朱停气急,吼着陆小凤让他有点警觉性。

“死胖纸你紧张什么?”我不是杀人狂,不会随便杀人,小婉扭头瞥了朱停一眼,眼中的意思很明显,不理会朱停紧张兮兮的反应又仔细看了看花满楼的脸,说:“你既是个瞎子,又是怎么发现我的?”

“大概是气味…”

因为小婉的靠近,花满楼再次嗅到那股及淡的冷香,因为靠得近了,他还在那股冷香中闻到了一丝中药的味道。

身为一个唐家堡嫡系子弟、身为一个在逆斩堂进修惊羽决的优秀刺客,小婉通常是不用熏香这种看不见摸不着持久度强又轻易去不掉的东西的。即使她披着万花谷微雨姑娘的马甲也是如此。

可林黛玉用啊!!

林黛玉她不仅用熏香,她还有很多种不同的香型呢!

所以当她成了林黛玉,以守孝的名义停了所有的熏香,还借着重孝的机会将身上带着熏香的旧衣被褥全部处理掉,在赶回姑苏的路上才发现这具身体居然自带体香!还特么不是那种女孩子家身上都带着的那种女儿香或孩童身上的果香奶香,而特么是一种幽幽淡淡的冷香。

这就卧了个大糟了!!

mmp的自带这种辨识度极高的体香还让她怎么做刺客?!!怎么光明正大的赖在逆战堂?!!怎么理直气壮的赖在他的身边?!!

小婉感到了一份来自世界的森森的恶意。

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泡汉子了T^T?!!

不过这冷香倒是及淡的,若不是那种嗅觉天生灵敏或是靠得很近的,基本都是闻不到的。

“…和心跳。”花满楼并不知道小婉心里的卧糟,微笑着将他发现的破绽说了出来。

“……”听到后面的这个回答,小婉的表情有一漂移的停顿,而后带上了甜软软的微笑。

emmmm…

心跳这个问题的确是小婉自己的毛病,因为看戏看得太过畅快又有些轻敌,所以才忘记控制心跳频率的这件事你以为她会说出来吗?!

太高看她的节操了吧!

看着小婉甜软的笑脸,在场有些僵硬的气氛松软下来,几个成年人也随即将戒备着的身体放松下来。当然,放松下来的并不包括朱.壁挂.停。

亲眼见过小婉挂着这样甜软的笑脸没有一丝杀气就将一个试图拐卖她的拐子轻描淡写的杀死并毁尸灭迹的朱停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了,他奋力给陆小凤使眼色,让他快去将花满楼带离那个危险的臭丫头的身边。

“我以为你们是朋友……”所以为什么要这么戒备她??陆小凤蹭到一个劲给他使眼神的朱停身边说。

你知道什么…→_→朱停瞅了一眼陆小凤,眼里的意思相当明显。

朱停认识小婉也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知道出身墨家的小婉是类似于阴晴不定有些邪气的那种性子,虽然知道小婉不会随便杀人,但初次见面时的那活人瞬间被毒成枯骨的骇人场景,让他始终都放心不下。

万一这丫头凶性大发了怎么办?!

“我说朱停,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那只是个小姑娘。”陆小凤摸了摸鼻子,不太明白朱停那种恍若关爱智障的眼神。

“你离我远点。”朱停绝望的发现,陆小凤那不分情况怜香惜玉的毛病又犯了。

这时,被朱停提防嫌弃的小婉也不愿意了。

小姑娘嘟起嘴,伐开森的瞅了朱停一眼,吐槽:“我说要放你下来你还不愿意,像条腊肉一样还好意思嫌弃我。→_→”

“私放朝廷要犯可是重罪!!”围观又被嘲讽的洛马终于找到插话的用武之地,他可还记着之前小婉讥讽他水平也就那样的话,找到有几率扳回一局的缝隙,不插上一脚都对不起自己。

“不过小姑娘你年纪还小,这次就算了,下次记得千万不要再闯大牢了。”深知洛马高傲的蒋龙看到小婉眼中闪烁的冷光,赶忙为他打圆场。

“死胖纸还没定罪呢。→_→”小婉看了蒋龙一眼又阴测测的看了洛马一眼,撇了撇嘴,在心里默默记了他一笔后就不再搭理他了。

“真的假的?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明知道朱停不能随意从链子上下来的陆小凤很乐意逗他,于是顺着小婉的话用手指捅了捅朱停。

朱停没理他,紧盯着不再搭理洛马的小婉,当他看到小婉将手伸向花满楼的时候,他没忍住出声了:“花满楼是江南首富花家的七公子,他二哥是朝廷的户部侍郎。”

言下之意是,让小婉别对花满楼出手。

“我真的很好奇我在你眼里是个什么形象。”听到朱停的话,小婉抽了抽嘴角,放下了伸向花满楼的手。

明明她不会无故杀人的好伐┑( ̄Д  ̄)┍!!

她明明这么善良╮(╯▽╰)╭!!!!

“你蹲下,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小婉警告的瞥了朱停一眼,伸手拽了拽他的袖角。

花满楼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蹲下。

褪下手上黑色的手套,毫不客气的伸手翻开花满楼的眼皮,粗略的看了一下他眼球状况的小婉,对周遭环境很是嫌弃的撇了撇嘴。

因为环境原因,火把昏暗的火光无法让小婉仔细看清花满楼眼睛的状况,于是她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个成年女子三分之二个手掌大小的墨玉竹筒。她将带有扣盖的那端打开,刹那间,柔和的白色光芒出现在昏暗的囚室里。港真,她也不知道这种夜明珠具体是什么构造,居然能发出类似现代柔光白灯一样的光。

那是一个镶锲着小颗夜明珠的墨玉竹型光筒,也就是手电筒的古代版。

小婉用光筒照了照花满楼的双眼、号了他的脉,又小心的用她切内力前留下备用的那点离经内力探了探他眼部的经络,然后有些遗憾的说道:“能治,要是大师兄在就能治。”

言下之意就是她治不了但是她大师兄可以。

听到小婉的话,陆小凤猛的跳了过来,惊喜的问道:“真的能治?”

“真的能治,骗你干嘛?”小婉收起墨玉光筒,回首看了一眼蹦过来的陆小凤,并没有错过那位洛马捕头看向她收起来的墨玉光筒时,那意义不明的目光。

“敢问小唐姑娘的大师兄现在何处?”

突然听说失明了近二十年的眼睛能治的花满楼有些恍然,他还没反正过来的时候,陆小凤就追着小婉问她口中那位大师兄的去向。

“若小唐姑娘能带我们寻到你的师兄,治好花满楼的眼睛,我什么都答应你!!”心急的陆小凤没等小婉说话就急急忙忙的说道:“小唐姑娘来这里找我一定是为了什么事的吧?”

“大师兄不在这个世界。”小婉回答陆小凤的话,而后看向脸上还带着不知是茫然还是失望微表情的花满楼,说:“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等我找到小师兄。”

小婉的目光往虚空中的系统界面不懂声色的一扫,主线任务下亮起的万花图标后,原本为零的进度条果然有所前进。

“小师兄医术虽尚不及大师兄,但有我辅助的话,也不是不能治。”心情大好的小婉看向花满楼的目光不禁变得柔和起来,她仔细打量了花满楼,简直越看越满意。

这个人不入万花真的是可惜了!!

“不知道小唐姑娘的小师兄身在何处?”

“我不知道他在哪。”小婉将眸子落在陆小凤的脸上,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将头扭过去看向壁挂朱停,问:“这家伙真的靠谱吗?”

“不太靠谱。”朱停回答道:“不过你只是要找人而已,这种小事他还是挺靠谱的。”

“唐姑娘想要寻找什么人吗?是姑娘的小师兄吗?”花满楼说道:“若是姑娘有什么线索可以告诉花某,花某定尽力帮姑娘寻找!”

“我并没有小师兄的线索,但是有一个人肯定有。”小婉将挂在腰间的手套慢条斯理的套回手上,说道:“我要找的就是那个人。”

“画影女冠,百里雁归。”

延伸阅读

鱼蛙大咖炭火蛙锅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bylx.shtml
广州众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于2009年08月08日,众诚餐饮总部设在餐饮之都——广

蜀八怪香汁焖锅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ukad.shtml
蜀八怪香汁焖锅加强传承、研发和市场推广力度,致力于加盟事业。学习国际先进的特许加盟连

宏泰国际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xwxi.shtml
宏泰国内外纸品,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礼品盒生产厂家,主要产品有月饼盒、喜

卓人幼教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gxcx.shtml
卓人幼教创建于2004年,是集幼儿智力潜能开发课程及学校、家庭教育产品、早幼教服务于

家诚地板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uz3v.shtml
家诚地板公司秉持“国际一流品质”标准,对生产设备进行更新换级。公司生产设备均来自德国

cytyqc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game.shtml
暂无

品凡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p774.shtml
品凡化妆品2010年,在国内外化妆品领域,VANCL化妆品以其的运营模式异军突起,打

嘀咕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pk4o.shtml
嘀咕表经销批发的表、钟表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

韩国爱茉莉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y6mp.shtml
韩国爱茉莉家纺项目介绍手工绘制重量级的家纺产品,韩国爱茉莉家纺不仅拥有上好的品质,而

睿励思维英语加盟  http://www.fostiniscruises.com/bdri.shtml
睿励成立于2009年,前身为爱学堂少儿英语,是通州区成立最早的英语培训机构之一。睿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荒野之生存专家茶摊

    江南,姑苏人人都道江南好,江南却是苏州最妙。苏州城素来烟笼繁华,商家大贾往来不绝。且不说城内店肆林立,歌舞难罢,便是十里外的城郊也是行商络绎。苏州城南门外有一茶摊,做的便是这往来人头钱。茶摊不大,外棚内屋,棚下摆四张方木桌子,由于经年雨水渗透已刻上数道纹路。此时正值晌午时分,桌前坐满了人。但见一桌客

  • 最佳拍档在线阅读第三章

    怎么会偏偏这个时候,温暖有些手忙脚乱,收拾了下自己将杂乱的头发塞到耳后,一切准备就绪后,才用食指点下了接听。手机画面切换到了一张极为精致的小脸上,里面的人开口说话,“在做什么。”镜头动了动,能见到沈知薇穿着卡通睡衣坐在床上拿着手机。温暖一手装作自然地捂在鼻子上,一手拿着手机冲她笑,双眼笑成弯月牙,“

  • 西游记之我是刘洪在线阅读第4章

    茉莉掏出的不是别的,正是C菌和他自己所拥有的百万证明卡。之前也说过,百万证明卡除了能够证明自己身份以外,还是一张银行卡与选手证明卡多用的万能卡片,本该是稀有无比的东西,怎么随便来一个人就是百万级的?还有没有公德心啊?还是个漂亮妹子!?老E急忙喝了一口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说真的一下子又来了一个土豪让老

  • 游走三千世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李可可一听到单位上的同事把她叫成“李哥”时就想改名,都怪单位上那块民警公示牌,把民警的名字拿来竖着写,两个“可”字一重起来,就变成“哥”了。还好单位上的同事还没说一句“李哥纯爷们”,不然李可可死的心都有了。每次下决心着手写更名申请时,李可可就会想到父母对这名字所付予的“深刻”内涵,就只有作罢。从小父

  • 我出狱后的那些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林奕将小丫头背在了背上走在小镇的石板路上。希曼小镇真的非常的小。因此这里的人全都是相识的,一路上林奕和林燕这个伯伯,那个婶婶的叫着,惹来一阵笑声。“哥哥,我要去舒梦姐姐家玩!”正在好奇的东张西望的林奕听到背后小丫头话,想就没想就道:“哪儿有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去卡片哥哥家玩。”边说边还朝着好友张卡家的

  • 毁灭同创造第7章在线阅读

    山风,迎面拂来,清冷侵肌,顿时让他清爽了不少,心中只嘀咕道:“他妈的,真是条怪蛇,什么送老子出去,将老子弄到这么高的地方,让老子怎么下去……”他担心那条大蛇再度戏耍自己,一时奔得太急,一稍留神,一脚踩进了荆刺丛,钻心刺骨的疼痛,差点没让他嚎叫出声。抱着满是荆刺的左手,他一屁股坐倒在地,正欲伸手拔刺,

  • 道魔缘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夏洛,自从我一出生,我的父亲就下落不明,所以我叫夏洛。我呸!自从《夏洛特烦恼》上映,我的朋友都这么取笑我,因为我的名字就是叫夏洛。”因为跟男主角重名重姓,夏洛对这部电影是又恨又爱,这天下载了这部影片连续看了三遍,然后想:如果我能够跟电影里的夏洛一样重生回到十几年前,那该多好啊!如果能重生...

  • 千载应弦歌在线阅读第九章

    狗仔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对侠哥说:“侠哥请跟我来。”狗仔带着侠哥到一偏僻树荫下说:“侠哥,救救我们地府吧!”狗仔焦急说。侠哥哈哈哈笑道:“狗仔啊!阳界与冥界各有不同统治,何况地府是阎罗王统管,这‘救’字又从何说起嘛。”狗仔急跪道:“侠哥,地府出了大事,阎罗王、蓝衣罗刹还有地府一众各部鬼头都被地魔软禁起来

  • 绿茶原地翻车GL之前言(二)兵对兵、将对将、王配王(1)

    天之后,天魔崖上——整个天魔崖都混乱成一片,正道各大门派和魔道门派都混斗在一起,战况激烈,天空地面都化作了修士们的战场,各种灵气法术神通在战场上乱飞爆炸,如果不是天魔崖属于天生灵山,坚固无比,可能早就被移平了。“可恶,魔道贼人受死,六品法术:孔雀火雨。”“混蛋!六品法术:水蛟龙。”彭!彭!战场上都是

  • 假面骑士:骑士创造者第3章在线阅读

    “如果让你挑一段时间,去过一会乡间的田园生活,你会去吗?”BJ市,华艺公司给陈庆租下的住所里,第一次闯进了这么多外人,其中还有两个手里捧着摄像机,拍摄着看上去还没有睡醒,一脸迷糊的陈庆。“嗯,当然会去了,因为我老家就在农村,在上学的时候,每年的暑假和寒假都会回去,说实话,我蛮怀念那种生活的。”早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