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洪荒之我在大唐封神第五章

作者:尘封记忆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五章

江顾玥整个身体都靠在林祐的肩上,撑着对方想要站起。

他这一动,林祐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别动。”林祐低低地命令。

江顾玥疑惑了。

“不动怎么起来?你能把我推开吗?”

他看不到林祐的脸和表情,更不知道两个人现在是什么姿势。

他只知道膝盖似乎触碰到了林祐。具体碰在哪里,倒是不清楚。

因为他觉得,自己膝盖处有点湿,浸透了裤子。

应该是刚才撒的水。

江顾玥说:“叫外面的服务人员进来帮我们吧。”

房间的隐私性太好,就算里面发出再大的声音,也没有人听到。

江顾玥向前挪动了一下,想要让自己别扭的姿势再舒服些。

他丝毫意识不到,这微小的动作给林祐带来的煎熬。

在听到林祐的喘息略微变得急促时,江顾玥甚至开口说:

“你怎么了。”

“……”

江顾玥说,“我砸到你了?”

他以为是自己的膝盖压到林祐。于是江顾玥主动想抬起膝盖,缓解一下身下人的压力。

林祐眉间蹙在一起,像是忍耐到了极点。

他低声说:“给我老实点。”

说完,抬起左手,在江顾玥的臀部,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

“……”

江顾玥愣住了。

然后他缩了缩脖子。

……脸有点红。

这个动作,嗯。

比起说是惩罚,更多意味是在示威。

林祐向他示威?

江顾玥果真老实了许多。

林祐双手向上一抬,轻巧地握住江顾玥的腰。他不乱动的情况下,林祐很轻易地控制住他,没怎么用力的就将他托了起来,放到了旁边。

被人轻松地举过头顶的江顾玥:

“……”

他这才注意到,两个人之间无论是身高或是身材,相差的都挺远的。

林祐站起身,整理了衣服上的褶皱,给助理打了电话。

没过几分钟,小助理拿着衣服放到门口,轻敲了几下门。小助理从没遇到过中午被老板打电话,要求带着换洗衣物的情况。

职业素养告诉她,此时上策就是对室内一切不闻不问,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江顾玥打开门的时候,门外已经没有人影了。

“……”

江顾玥觉得这助理不错,很有眼力劲。转身将衣服递给林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顾玥察觉到林祐自从脱离狭窄的座位后,心情变差了许多。

难道他不想让我起来?

江顾玥嘿的笑了一声,早说啊。

林祐看到对面站着的人笑得……难以形容的模样,表情复杂起来。

他从江顾玥手上拿过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江顾玥还以那种难以形容的眼神看着他。

林祐说:“转过去。”

“别。”江顾玥说:“不要害羞啊。”

“……”

“你身材那么好。”江顾玥啪啪拍了两下他的腰,刚要向下挪一些,就被林祐抓住了手。

“不是害羞。”林祐轻微皱眉,“你很奇怪。像换了个人似得。”

“……”

听了这句话,江顾玥没说话,老实地转过身。

林祐换上了新的定制西装,身上的线条十分好看。养尊处优的少爷,对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异常看重,完美的像模特一样。

等他重新恢复了平时冷峻的模样,才叫店员进来摆盘。

店里每一道菜的分量都不大。一盘接着一盘上,吃完了才上下一盘。

林祐本以为这下可以好好吃饭了。

没想到房间内吵闹的声音没有停止。

就在江顾玥第三次把食物掉在桌子上、喝汤洒在衣服上、喝热水差点被烫死后,林祐忍无可忍。

他利落地抽走江顾玥手中的筷子。

“在整我,对吗?”林祐的声音带着浓重威胁的意味。

江顾玥惊慌失措:“绝对没有!”

“……那你在做什么?”林祐耐心地问。

江顾玥蔫了。

过了好久,他才开口。

“我紧张的时候,就有那么一点点、稍许、不影响生活的,”江顾玥吸了口气,“行为不协调。”

“比如?”

“就是,可能会摔跤、擦伤、粗心等……”

林祐了然道:

“你是说你是笨蛋?”

“不是啦!”江顾玥抓狂:“是行为不协调。”

林祐嗯了一声。缺根筋还故意用委婉的语言代替。

林祐手里还拿着江顾玥的筷子,不想放手的样子。

“只有紧张的时候会这样。”江顾玥强调若干次,“这样吧,我坐到旁边的桌子吃饭。不看着你我就不紧张了。”

林祐:“不用。”

江顾玥疑惑地看着他。

林先生的神情淡淡的。

“我喂你吃。”

“……”

受过专业服务训练的店员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不会大惊小怪,除非忍不住了。

当店员进来,就看到林祐从容地用纤细的手指拿起筷子,另一只手托起小碟,像是给婴儿喂食一样,放进江顾玥嘴里。

无论是他的动作,抑或是神情,都自然而优雅。

可是这副场景还是怪异。

店员介绍菜名的语速快了很多,很快跪坐出去,关上了房间的门。

江顾玥也觉得不自在。

那可是林祐,前世连见他的机会都屈指可数,现在居然在喂他吃饭。

只不过,他实在是太饿了,顾不得那么多,张大了嘴,乞食一样。

唯有一点,林祐不管看到他什么表情,都固定地只夹少量的食物。

很快,江顾玥就嗷嗷抱怨:“喂鸟呢?我要吃肉。”

他指了指桌上一看就很高级的盘子。

林祐淡然道:“你又忘了?你不喜欢吃肉。”

“……”

“你最喜欢吃这些。”

说完,林祐的筷子伸向腌豆、苦苣、紫甘蓝等,用来装饰盘子的小东西,江顾玥的脸色垮了。

林祐:“以前你每天三顿都吃这些。”

“……”江顾玥委婉道:“但还是可以稍微吃点蛋白质,保持身材。”

“你还说,动物太可怜了怎么可以吃动物,”林祐面不改色,“并立志成为素食主义。”

“……没错。”

江顾玥嚼着蜡烛一样口感的菜,说:“我最讨厌吃肉,最喜欢吃烂豆子了。”

林祐喂了他起码二、三十口,才终于大发慈悲:“总吃这些没营养,比我矮这么多。吃点肉。”

江顾玥眼睛发光地看着他,鳄鱼一样吞下去好几块牛肉。

不知怎么的,他隐约觉得,林祐的心情复又晴朗起来。

江顾玥听说过,有人似乎会通过投喂的方式,产生愉悦的心情。

看来这条准则,对于林祐来说也是可行的。

菜量不大。江顾玥没觉得吃多少,林祐就收起筷子。

“别吃了。该回去了。”

江顾玥啊了一声,十分遗憾。他问:“这顿饭多少钱?”

林祐在他耳边说了个数字。

江顾玥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抢钱啊,根本都吃不饱。”

怪不得原本壳子的主人说了七八次,林祐都不肯跟他过来。

江顾玥阴测测地想,这么贵的黑店,一辈子来一次也就够了。

林祐嗤笑一声,并未作答。在他站起身的时候,听到身后的江顾玥小声嘟囔着说:

“还敢说是果盘。踏马的只有一片瓜。”

感觉事情不大妙的林先生一回头,额角几乎绽起青筋。

“……江顾玥!”

向来彬彬有礼的林先生,此时说话的声音,让江顾玥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不许给我啃瓜皮,脏死了!”

林祐开车到进口水果超市,一个人走了进去。

江顾玥坐在车上。

没过一会儿,就看到林祐走了回来。他身后跟着一位店员,抱着一箱蜜瓜放到了林祐的车子里。

江顾玥声音很弱:“我不是真的想吃,太破费了,还是退回去吧。”

林祐专心地开着车:“别说话。”

江顾玥:“为什么?”

“我怕我忍不住把你放到路旁,让你自己回家。”

江顾玥闭上了嘴。

当江顾玥不说话时,林祐像是调整好了心态,很快恢复成为平时冷峻的面孔。

终于到了住宅区。

林祐没有下车,说自己之后还有工作。

江顾玥解开安全带的时候,问他:“你几点回家?”

林祐微微皱了皱眉。

他不习惯从江顾玥口中说出如此……亲昵的话。

但他只是思考了片刻,就将大概的时间告诉了江顾玥。

江顾玥:“我会做好饭在家等你。”

林祐拒绝:“家里有阿姨。”

江顾玥想到被一天三顿菜叶支配的恐惧,连忙说:“那你告诉阿姨,今天不用过来做饭了。我想做饭。”

林祐看了看他的眼神。

过了好一会儿,林祐轻轻点了点头。

“好。”

江顾玥心满意足地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他站在道路的旁边,一直看着林祐的车开走。直到车子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他才转身,轻哼着歌走进了小区。

路口红灯处。

林祐的手机微微震动一下。

他打开一看。

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上方。

——“有可能是自杀后的应激反应。我需要尽快回国与他相见,才能确诊。”

林祐没有回复。

他将手机放回原处。信号灯恰好转换为绿色,他复又向前行驶而去。

延伸阅读

DD粉智能便利店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o7t.shtml
科技发展为大众生活带来更多便利与贴心服务,真正融入到每个人身边,带领大家去感受科技生

珂兰钻石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b6bf.shtml
珂兰,正致力于把世界上优质的钻石带给每一个追求幸福生活的人。在别的地方,钻石只是一个

浪木净水器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gkpc.shtml
水中金流水,共同来挖掘浪木集团是国内早致力于水家电、水处理设备的研发、制造与服务的企

广品仪器设备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na7z.shtml
广品仪器设备坐落于国内外经济中心,各省市科技前沿——上海市青浦区高科技园区,是一家集

伊尔萨洗衣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gwfo.shtml
源于意大利,遍布全球的世界先进洗衣品牌“伊尔萨”于1996年,率先采用了连锁经营发展

怀素堂花草茶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6xse.shtml
怀素堂花草茶品牌源自于我们对前人崇尚的自然、绿色、健康、素美、纯净生活理念的理解和对

依思浓内衣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6cyw.shtml
杭州依思浓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女士内衣系列产品的公司,创办至今十余年,承蒙各界

卫龙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pzec.shtml
沈阳卫龙商贸有限公司,是辽宁一家集生产营销消杀产品的定点生产公司。“卫龙”注册商标在

炭博士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dmht.shtml
炭博士tanbsok品牌炭博士是中竹股份旗下的重要品牌,品牌成功之初以经营竹炭产品、

角直大越加盟  http://www.chartreusedecor.com/ago3.shtml
我公司制造各种自动化机器设备现主要的有磁力抛光机打点机电脑切割机抛光材料等.角直大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谲之卵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0007章杀!林成的低喃并没有被桃红跟梨花听到,桃红跟梨花却是依然在那边跪着没有起身。林成闭着的眼睛留下了泪水,手中紧握着拳头的拳头慢慢的松开,眼睛也是慢慢的张开了。擦去了泪水以后,林成的身体却是一震。“滴,恭喜宿主了却原身情感。”高冷的杀神系统在这个时候却是出来,而后便是杀神系统再次颁布了任务。

  • [综英美]成为全场最佳的可行性计划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纪初霖的劝慰下,春和倒也慢慢冷静下来,也不再纠结。不过是嫁鸡随鸡。春和婚前失贞的事情却在闲人的口中发酵成另一番模样,在好事人的口中,春和几乎成了“淫】乱”的代名词。也很自然,此事也传到了闻克己耳中。“这种有辱家风的事自然不是我闻家女儿做下的。”闻克己在外强撑。不是为了女儿的名节,而是因为姐姐的声誉

  • 菜鸟刑警大爆!

    夜鸠眼中充满了冷意和恨意,然后转化为杀意,每一刀都没有丝毫留手,仿佛誓要把肖风击杀于此地。这让肖风纳闷,不知道哪里得罪的他,刚刚合作不是挺愉快的嘛。“你是不是想抢我装备?这可是你先动的手啊。”一味挨打不是肖风的习惯,警告无效之后,肖风便不再躲闪,抡起木杖迎向夜鸠。“梆!”“-40!暴击!”两人错身而

  • 万界:从抓鬼天师到混元圣人之一桩大买卖(10)

    卡特从店里的隔间出来,看见法提斯他们瞬间满脸笑容:“哈哈哈,终于又见到你了,那次的菜籽油卖得可真好!克海的贵族争先恐后的来买,还没到两天的时间就全部卖了个一干二净。”“那是当然,斯亚的菜籽油可是好得很!你上次不是说过我下次来的时候你会收购我的菜籽油吗,我如约而至。”他露出灿然的笑容。“那是当然,你带

  • [综]论辞职的可能性报告暮云韩挑衅(上)

    暮颜看着低着头掰着手指絮絮叨叨计算的沉施,呆了。她爹离开前,塞给她一百两,原来这一百两就是个黑暗前的黎明。她以为怎么着自己也算个衣食无忧的富二代加官二代,岂料,重活一世,她还是个负二代。还是说,这个时代的官家小姐,其实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有钱?于是她又悄悄问道,“那,将军府其他小姐月例呢?”“大小姐我

  • 我,皮遍初见

    凌乱的一条街,蔬菜和鸡鸭齐飞,后面一群人在追着前面的人,不停的叫喊着…..站着,别跑,站着别跑…..商摊不停的翻到,追随的人物队伍也不停的壮大。小安你拉着小萱快从这个路口跑,我从这个路口跑,森林大柳树下见,说完甩着披散着长发朝着另外一个路口跑去。甚至没有听见小安小心两个字之见前面三个路口,小萱和小安

  • 万道古圣之大婚啦

    今日便是公主大婚的日子了,天还未亮,慕颜就被叫了起来,穿上鲜红的婚服,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便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皇宫走去。当然,慕颜并不会骑马,连上马都是被扶上去的,然后由随从牵着马,慕颜只需保持平衡便好,这对她来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车队进入宫城,路两旁冲出来一帮女子手持棍棒乱舞一通,慕颜虽已知此

  • 一切从黑魂开始在线阅读第八节

    使用「飞雷神之术」回到忍者学校,巨木已经全部消失,除了土地有些松动外几乎看不出刚刚的大战。一名暗部忍者正恭敬的等待着创。“大人,火影大人已经为您准备好房子,我带您去,如果您有什么不满意的话请告诉我。”无论是出于对于火影的命令,还是出于对于强者的尊敬,这位暗部忍者都保持了足够的谦卑态度。而在创的双眼中

  • 我!咸鱼包租公之采花贼(4)

    休养了几天之后,赵凡感觉自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于是就收拾好东西,拿出剑,对青一说:“我们走吧。”“嗯。”青一也收拾好了东西,答应了一声说罢,赵凡跳上了剑,可是剑太小,不够两个人的空。“我抱着你吧。”赵凡看了看在旁边尴尬到啃指甲的青一说。“啊?好吧……”然后赵凡一个公主抱,把青一抱起来,就跳上了剑。

  • 举鼎而行在线阅读第3节

    “等等···等等···”紫衫少女连忙追赶上去。本不欲理她,可那紫衫少女却一直不停的跟着他,少年终于忍不住停下,转过身来,看向那追着他的紫衫少女,皱着眉问道:“你跟着我作甚?”紫衫少女巧笑道:“这路又不是你的,我走我的路,你如何知道是我跟着你,而不是你跟着我呢?”少年见这紫衫少女如此的强词夺理,倒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