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手机把我越狱了之贪小利赖七惨遭修整做房东熊猫生财有道

作者:青年的青 来源:飞卢小说网

潘盼抬眼打量数步之遥的青年武生,只见他头系宝蓝武生巾,宝蓝箭袖,月白鸾带,脚蹬一双皂白分明的薄底快靴,眉入天仓,目似朗星,形容英武,正气浩然,紧抿着两片薄唇似笑非笑,清洌的目光在她和铁柱身上盘桓。

潘盼被瞧得有些不自在,再扭头看身边的铁柱,直挺挺地杵那一言不发,还真跟柱子差不离。心道:快班溜号的手脚果然够快,眨眼功夫,就见不着人了。铁柱这模样九成九指望不上……咱和他扯些啥呢?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嗯,电视上警察见到嫌疑人都先问这些。他要不鸟人怎么办?那可是拒捕。真要拒捕跑了又咋办?胡进那死家伙一口咬定咱和他认识,万一落个私纵嫌犯的罪名岂不成了冤大头?

想到这里,潘盼已是冷汗涔涔,无奈之下,干咳了两嗓子,硬着头皮道:“这位兄台……啊不,这位大侠,敢问高姓大名?” 开场白一出,更觉糟透,恨不得自拍两下。

蓝衫青年剑眉微挑,唇角噙着一丝笑意,抱拳朗声答道:“不敢当,在下熊飞见过二位小差哥。”

咦?这位帅哥脾气不错嘛。熊飞?嘿嘿,和咱还是本家……潘盼鼓足勇气继续盘问:“熊飞,你……你打哪儿来?到……到中牟县来做甚么?”

自称熊飞的青年武生不卑不亢应道:“熊某常州府武进人氏,随同主家经商路经此地。”

常州武进人?细算开来都是江苏老乡唉!主家经商?八成是哪家财主的贴身保镖吧……见熊飞神色和煦,有问必答,潘盼登时底气又足了几分,提高声音问:“既是做生意的,和气生财阿懂?你把他折腾成这个死样干啥?”说着,伸手指向被方桌压得动弹不得的赖子七。

“两位差爷救命!两位差爷救命!”赖子七涕泪交流,惨叫出声。

熊飞斜睨一眼赖子七,圈着肘冷笑不语。

潘盼见他神色鄙夷,心下明白了七八分,定是赖子七这地痞哪儿招他了,被整成这副德性。于是拽了铁柱上前,合力挪开方桌,将人弄了出来。

赖子七一骨碌从地上跳起,揉着屁股,指向熊飞,掉过脸冲潘盼和铁柱大嚷:“二位差爷,快抓住他!小的要报官!小的家传宝物被他给弄坏了,还动手打人!二位刚才可瞧见了!”

潘盼听得气闷,恨不能将多嘴多舌的赖子七一脚踹下楼才解气。这泼皮还真是登鼻子上脸了。她又抬眼望向熊飞,此人仍是悠悠然一派气定神闲,目光看似不经意扫过她的肩头。她下意识摸摸肩上负着的绳索,心内愈发抓狂,但觉得熊飞的表情仿佛在说“你倒是来抓我啊?你有本事就用捆绳把我绑起来去见官啊?”

一直闷头不吭声的铁柱冷不防冒出一句:“你们两个一齐跟咱们到衙门走一趟罢。谁是谁非,大人定会给你们一个公断。”

赖子七得了由头连声应允:“这位差大哥说得在理,小的要去衙门验伤!”

话音刚落,熊飞双目精芒暴长,神色凌厉,直刺得赖子七打了个寒噤,倏地眸光一闪,又转了气候,神态自若言道:“熊某有要事在身,不便为此耽搁。”

这熊……也忒牛了吧?公然拒捕?潘盼额际黑线重生……

只听熊飞不紧不慢接道:“验伤之前何不先验下你那家传宝物?招摇撞骗却又该当何罪?”

赖子七撇嘴,兀自强辩着:“那还假得了?这含璋可是我们赖家的传家宝!”

“含璋?百辟宝刀彩似丹霞的那把?”潘盼难以置信,脱口而出。

“就是就是!”赖子七连连点头。

“传家宝不收好了,你拿着到处晃悠干啥?”潘盼又问。

“小的家贫,至今连门亲事也没说上,便琢磨着把刀卖了,置些田地,讨个媳妇好好过活,没想被这挨刀的给弄折了。”赖子七煞有其事编派着。

潘盼冷哼一声道:“既是有心卖刀,为何不去当铺?”

“当铺开的价钱低,宝刀配英雄,小的也是想找个识货的出手。”

潘盼绿眼珠子一转,心内有了主张,拍桌嚷道:“少废话!把刀拿出来瞅瞅!”

“小的这家传宝刀,切金断玉、吹毛断发……差爷不信,尽管试试……”赖子七一面絮叨,一面从邻桌座下取出两截子断刀来。

眼前这柄刀居中裂开,拼合在一起约三尺来长,乌背金环,刀刃青白,刀身泛紫,刀脊纯黑,颇有些朝云暮彩的味道。奇的还有裂隙,齐整得很,倒像是为更锐利的刀锋所折。

潘盼从袖中摸出枚制钱,持断刀轻劈,毫不费力制钱竟分成两半。紧接着两指拧住断刃朝赖子七比划过去,手起刀落,一绺断发絮絮飘散。身旁的铁柱目瞪口呆;赖子七惊悸过后更是面露得色;熊飞仍是不语,神情却若有所思。

细细端详这两片断刃,潘盼面上表情愈发丰富,时而惊叹,时而懊恼,眼底又隐隐闪过一抹狡黠……叹的是这老祖宗的冶炼水平果真了得,高碳钢啊,够锋利!懊恼的是念大学时曾挂过一门专业课,其中有道判断题就是高碳灌钢法的高级发展阶段是否出现在明朝,当时信手叉掉,结果以一分之差光荣挂科,破了熊猫在班上零补考的不败金身。而眼前这把刀,很高超的灌钢工艺嘛,真该让那出卷子的老头穿来见识一下……乐的是有了对付赖子七的招数,不怕唬他不死……

“咣啷”两声脆响,断刀被潘盼掷于桌上,她拍了拍手,盯着赖子七,一脸不屑道:“这刀,假的。”

赖子七大急,不服气道:“差爷有何凭据说小的刀假?”

潘盼徐徐答道:“当年魏文帝命人用玄铁锻制三刀一剑,含璋排名第二,仅在灵宝之后。你可知魏晋时期如何制刀?制一把刀又需要多久?”

赖子七兀自嘴硬:“小的又不会制刀,要知道这些做甚?”

潘盼也不理会于他,接道:“先将生铁精炼成熟铁,再反复加热锻打,一锻一称一轻,直至斤两无差,费时费力,所谓百炼钢便是如此。因而三把百辟宝刀历时五年才得以制成。可从北齐的綦毋怀文开始,世人多以‘灌钢法’制刀,生铁熟铁合炼,是为宿铁。之间的差别在于前者是千锤百炼而成,表里如一,锋利且具韧性,易弯不易折。后者虽能切金断玉,可是质脆易折。观这柄断刀,断口齐整如切,却不见丝毫弯曲。饶是锋利无比,也只能称做锐器罢了,哪能与百炼的神兵相比?”

一番言语说得铁柱啧舌不已,熊飞也面露赞赏之意,只把个赖子七弄得倍儿急,直嚷嚷:“这真假不能你一人说了算!”

潘盼心道:小样,猴急了啊?不给点颜色瞧瞧,还真搞不掂……随即气势汹汹冲到赖子七跟前猛拍桌子,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发话:“这刀假的算你小子运气!含璋是什么刀?魏文帝曹丕的配刀,天皇贵胄才够资格配的!你小子居然藏着掖着不觐献当朝,还敢私相授卖!你小子到底有何居心?我看你小子是活腻歪了!”她大喇喇说着,一只手还不停戳赖子七肩头,一步一搡,直把人给逼扶栏趴着了。

“差爷您就饶了小的这回罢,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赖子七被唬得脸都白了,一迭声讨饶。

“快滚!快滚!”潘盼正盼着他这句,赶紧借坡下驴。

“是是是!这就滚,这就滚……”赖子七跌跌爬爬下楼,仿若慢一步便要被追了去似的。

“盼子,你可真行!”铁柱走过来,笑得憨厚。

“嘿嘿,没啥!蒙的,蒙的……”潘盼乐呵呵转身,却发现那道蓝影已然不见,“咦?那熊……”

“那人刚才打窗户出去了。”铁柱忙为她释疑。

“这熊还真是会飞的……”潘盼扒在窗边观察了下落差,得出个结论。

就在潘盼客串片儿警,唾沫飞溅之际,有颗肥硕的脑袋始终在楼梯口忽隐忽现。随着楼上人声渐止,原本心肝儿乱颤的胖掌柜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囫囵吞到了肚里。瞧见拎棍扛绳的这俩下楼,立马满脸堆笑迎上前去:“两位小差哥辛苦了。来来来,赏个脸,坐下喝杯茶再走。”

潘盼笑着推辞,和胖掌柜鱼水情深了一番,猛然想起一事不解,便试着打探:“马掌柜可知赖子七那刀……是如何被折的?”

“噢,是这样。”跑堂的刚来耳语,楼上的桌椅器皿俱是完好无损,胖子的心情益发舒畅,满意地搓着手答话:“今大早,赖子七上我这吃茶,还带了几位江湖人打扮的客官。听他们嚷嚷,我便跑去瞧了。原来这小子不知从哪弄了把张……张什么刀……”

“含璋。”潘盼在一旁提醒。

“对对对,就叫这名!看我这记性!”马掌柜拍了拍脑门继续说道,“那几人都想买,正在谈价钱,隔壁桌起来一高个儿,你们刚见着的……他转过去看了会,便说是假的。赖子七当然急了,质问他可有凭证?那高个儿也不作声,把剑这么一拔……”胖子绘声绘色比划着,“就见寒光一闪,‘叮’的一声,桌上那刀就被劈两截了。”

“啊?他为啥要斫人家的刀?”铁柱大吃一惊。

“他说‘倘是含璋宝刀,这一斫,折的必定是剑,我的剑丝毫未损,你还敢说刀是真的?’旁边那些人一听说,就全都跑喽。赖子七被他这么一搅和,落了个鸡飞蛋打。俩人便在小店折腾起来了。”

“这样啊。”潘盼点头,又问,“掌柜可还记得他那剑叫作什么?”

马掌柜想了想,茫然摇头。

*****

中原的初冬,连降两场寒霜,气温急转直下。昼长日短,才不过酉时,暗蓝的天边已挂上一轮灰白的弯月。

潘盼今儿心情不错,一路走还一路哼着小曲。赶早在春风楼瞎猫碰上死耗子,三言两语把个棘手的局子给结了。晌午回到衙门,经铁柱添油加醋这么一宣扬,不仅让她在班头张喜跟前一雪前耻,到了傍晚,英勇事迹已是传遍中牟三班,愣是过了把火速蹿红的瘾。

她每天的习惯是回家路过市集买些菜带回去。虽然现在的她一穷二白,举目无亲,但人到哪儿都不能委屈自己,这是神经粗壮的熊猫一贯准则。所以她学会了生炉子,学会了烧大灶、担水劈柴……更学会了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

“张伯,给我称一斤青萝卜。”潘盼从兜里摸出三文钱搁筐边上,等不及地挑了个大个儿的,用衣袖擦擦,便塞到嘴里大嚼起来。

“潘盼爱吃萝卜哇,天天都买。”卖菜的张伯笑眯眯道。

“嗯嗯。萝卜好东西。‘吃着萝卜喝着茶,气得大夫满街爬’。”潘盼振振有词,把周围的人都给逗乐了。其实,以前的熊猫从不生吃萝卜,她的爱好是水果。可穿到这里,水果稀罕得很,大冬天的更是见不着,想吃只好用萝卜山芋来凑和了。就这样,原本一天一斤水果的她如今变成了一天一斤萝卜。

话说女扮男装也有女扮男装的好处,就是根本不用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潘盼一路“咔嚓”着穿街过巷,没觉着丝毫别扭。谁让她一直都是男生堆里打滚的人物呢?

从高中文理分班开始,一直到念大学分数不够被调剂到冷门专业,熊猫就是班上的稀有物种。七年,她也习惯成自然了,那些男生大多把她当哥们待。熊猫当年干得最剽悍的一件事发生在大三……《固体物理》临考前一天,艺术系的MM在寝室吊嗓子,咿咿呀呀那叫一个婉转,熊猫听得不乐意了,跑到楼上去砸门,当时四个MM正在练《卡门》里的一段――《爱情就像一只不驯服的鸟》。熊猫大吼:“别抽了!姑奶奶明天要考试!咱要是挂科,看我不拧断你们的小脖子!”吓得几个MM噤若寒蝉了好些天。考试成绩公布那会,教“固物”的老师还特地把她叫了去,问她为什么不自己来打听分数,老是托几个艺术系的女生来问……此事一经捅出,熊猫在J大更是小有名气……

遥想当年熊猫名扬材料工程系的峥嵘岁月,此刻的潘盼不禁有点心潮澎湃。一个不留神,竟和对面的人迎头撞上。她手中刚啃了半片的青萝卜被撞掉在地,菜篮子里剩下的几个也滚得到处都是。

“哎呀呀,对不住了!这位小哥,区区不慎,多有得罪……”

潘盼本有些不悦,可此人自责的口气,又忙不迭地帮她捡拾滚落的瓜菜,也不便再说些什么。“么得事。”她摆摆手道。

“小哥,这还有一个。”

潘盼愣了愣,这个声音和刚才温润亲切的那道明显属于两个人,隐约透着一股子威严之意。

“谢了。”她直起身用篮子接住眼前之人递来的一根萝卜。

此时,方看清二人的相貌。不慎撞到她的是位中年秀士,白面微须,神色谦和。旁边一人年纪略长,头戴席帽,身着绸衫,一副商人装束。脸庞黝黑,唯有一双眸子精光闪亮,仿佛能将人洞穿一般,

潘盼正要打个招呼走人,却听到那年长些的问秀士道:“束竹,可曾寻到落脚之处?”言下之意,俩人本是同伴。

“城东两家都去看过,一家客满,另一家歇了不少江湖人士,江湖人多的地方怕是非也多,束竹担心……”中年秀士皱眉,没有再说下去。

“时候不早,我们快去城西看看。”年长些的忙道。

“呃,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去了。”潘盼忍不住插嘴。

“小哥此话怎讲?”中年秀士面露讶异之色。

“中牟地儿小,就城东两家客栈,城西么得。”

“那该如何是好?!”中年秀士跺脚,愈发焦急。

“这……我也帮不了你们了。”潘盼无奈摇头,拔脚欲从二人身边绕过,不料却被唤做束竹的秀士拦住。

“你想干嘛?”潘盼不满兼不耐烦。

“小哥别误会……”束竹陪着笑道,“你看我等打外地来的,要在中牟耽搁几天。这人生地不熟的,一下又寻不到住处。小哥,你看能不能行个方便,帮我等找个民居暂歇。”

“这可说不好,我又不知道哪家街坊愿意让你们住,总不能挨家挨户去问吧?”

“这位小哥家可有空屋子?能否让我等叨扰些时日,租金定会如数奉上。”年长些的黑脸开口问道。

一听有银子赚,潘盼来了精神,绿眼珠转了转,随即警惕答道:“空屋倒是有的,不过这样有点……有点不合适罢?”

束竹恳切道:“小哥勿须多虑。我等一行三人,从开封来,是正经生意人。这位便是我家郑员外。”说着从袖中摸出一锭碎银递上。

潘盼心底仍在思想斗争,迟疑着没有去接。一旁的郑员外早向束竹使了个眼色,束竹心领神会,又摸出一锭银子,不等她答话,合着两锭一并塞到她手中。笑着道:“有劳了,小哥。”

潘盼掂掂手中的碎银,足有二三两之多!自己当仵作的年俸不过可怜兮兮的六两银子,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看这两人也不像是坏人……算了!豁出去了!咱就甘冒生命危险当回房东了!

延伸阅读

龙巍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d8tk.shtml
香港龙巍国内外集团公司响应国内外资本投资中国热潮,适时抓住中国大陆经济高速增长的难逢

VCOOL时尚女生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6zi4.shtml
1998年时尚女生直营店在长沙试点营业。一个强势品牌的诞生由此拉开帷幕。2002年时

广汽汇理汽车金融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uebx.shtml
广汽汇理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广州,是由广州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川酷麻辣香锅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9r3.shtml
川酷麻辣香锅未来几年里,致力于开创连锁经营之路,目前在全国直营店多家分店,公司以拓展

藏地传奇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gsh4.shtml
成都胜成达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批发直销销食品、蔬果及建材为主体,融合商超营销、网络营

懒得喜干洗店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67dc.shtml
懒得喜干洗店隶属于懒得喜(山东)洗衣服务有限公司,现已成为一个集干洗直营与特许经营、

凯博融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gkel.shtml
加盟费:无产品与设备:价值5万元产品及设备(含一人培训费)培训费:1.15万元/人建

御金祥珠宝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60wr.shtml
御金祥珠宝是河南御金祥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凭着高级的品质,以及专业的认证,御金祥带

美家美味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62ze.shtml
品牌介绍中山美家美味品牌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专业连锁加盟营运世界各地休闲食品、日

现代炭业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y8aa.shtml
现代炭业利用竹碳良好的吸附分解、吸湿、导电、远红外线和负离子作用,成功开发了销量节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神级二维码之第九章

    徐牧秋去找了戚家的几个人。原本是徐牧秋听了齐闵的,想多考校一下他们。只是戚云松的性子在家里被惯坏了,徐牧秋再次找到他时,戚云松又惹了麻烦。这次是在一个湖边。两边的人对峙着,戚家的几个人左右围着戚云松,怕他出了事不好交待。而他们的对面站在几个少年人,围成了一个圈,徐牧秋闻到了沉重的血腥味。其中一个骂道

  • 洪荒:氪金剑圣李太白在线阅读第三节

    恍惚间,柳如梦仿佛看见黑白无常勾起自己,正被他们牵着走向地府.果然,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自己已成了孤魂.父母仇还未报,自己却惨遭陷害.“大哥,现在是要去地府吗?柳如梦小心翼翼的问.“当然,黄泉路上,别废话,跟着走就是了.黑无常不耐烦的回答.柳如梦只好闭上嘴巴,乖乖的走进鬼门关.“判官!黑白无常齐齐

  • 伫立武侠万界在线阅读第七章

    神墩村,位于中南地区西南方向的一个山区里,说是山区但那块儿的最高峰也不过八百多米,余下的大部分是两三百米的低山丘陵。神墩村则是处于这两个区值之间,一个五百多米山头下的村子。神墩村这个名字的来由就是他背靠的那座被村子里的人称为神墩的山头,神墩这个名字从何时起源村子里已经没有人知道,只记得一个相关的神话

  • 修仙证书之李玉婷

    见李长安如此淡然,陈立信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便问道:“你准备怎么做?”李长安想了想,突然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这么好玩的事情,当然要好好玩一下。”陈立信心里突然毛毛的,迟疑道:“你要干嘛?”李长安给李玉婷回着消息:“不如在平安路吧,那里很不错。”李玉婷顿时沉默了,许久没有回消息,仿佛想到了不好的回

  • 请神决在线阅读第4节

    苏夫人听说包裹里装的是十盒天香锦,连忙打开,一看果然是天香锦,眼睛都亮了。她逐一打开盒子闻了闻,肯定地点头,“真的是天香锦,因此茶入口唇齿留香,如锦缎般丝柔,故名天香锦。一盒千金呢,你打劫什么人的?”“有茶喝还问那么多做什么?”苏风暖解下剑,递给苏夫人看,“娘,您看,我这柄剑好不好?”苏夫人抬眼看来

  • 辰影之歌I消逝晨曦她很倒霉

    李莞尔今天一点也不莞尔,用她室友木秦的话来说,她今天简直就是一只产于20年前的炮仗,一点就着,逮谁炸谁的那种。今天是周日,李莞尔的计划是去图书馆上一整天自习。然而早上睁开眼就不顺心,“哗啦”一声拉开窗帘,窗户一片白茫茫,一瞬间她几不曾以为自己瞎了,good,PM2.5又爆表了。刷牙的时候迷迷糊糊把洗

  • 宇宙皮皮侠第九章在线阅读

    回三房的路上,陆明玉没有理由再躲,不太情愿地握住父亲的手,当小拐杖。陆嵘眼盲多年,步伐较缓,如此一来这条路好像更长了。陆明玉真的很想问问父亲为何还不打发墨竹,但母亲在场,她冒然说出来容易引起夫妻尴尬,陆明玉就憋住了,转而拐弯抹角打听祖母与祖父的事情,仰着脑袋问道:“爹爹,祖父不喜欢祖母,为什么还要娶

  • 堕落神使之**开始了

    电话那头传来冷冽的声音,让她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那张冰冷的脸,“我只是在履行协议,你父亲的治疗费用,慕家会全权承担,至于罗家别墅,抱歉,协议书没写。”罗伊感觉到一种被愚弄的愤怒和难过,他在戏弄她,在玩她。她自嘲一笑:“慕先生,这样很好玩吗?”“我说过了,我这里不是做慈善生意的,我帮了罗氏还了整整十个亿

  • 七月释梦九月忘在线阅读第八章

    当天晚上,黎心意发了一条微博:要是现在说,我想回去打职业,还来得及吗?这条消息一出,没到一小时就炸出了一片粉丝,评价瞬间涨到了一千条。最热门的是说:“星星放心大胆的去吧,拿出你当年毒遍天下的魄力!”黎心意回了她,“乖,叫星爷。”底下又是一片叫她星爷,求抱抱求亲亲之类的。前几条回复都是期待黎心意回归中

  • 异世空梦在线阅读第七章

    独孤这个姓,连江渔这个历史盲都如雷贯耳,独孤家族身为关陇集团的代表,出过开国皇后这样的人物,这得是什么地位?想到这里,江渔在街上愣了许久,自己拒绝了一位超级权贵?算了,不管独孤姑娘是什么身份,她都不会后悔刚才的选择。“莳萝子、豆蔻、胡椒、茴香、艟皮……”果然胡商所在处,各种香料应有尽有,光是各种香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