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一个人的公会之第六章(6)

作者:失控云 来源:纵横中文网

焕娘立刻就听出是裴宜乐的声音,她倒也不奇怪能在这里碰见他,裴宜乐与宋之镜好到能让宋之镜枉顾律法杀了她,宋之镜爱子的满月宴上有裴宜乐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巧,她差一点就进马车了。

焕娘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却很快就恢复以往的笑容,回过头去看他。裴宜乐既然要下狠手杀她,她才不会轻易饶过他。

裴宜乐看着面前的女子姣好的面容,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但是他从没有见过这样打扮的她,过去的她总是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姝丽娇柔,素色的衣裳向来看都不看一眼,隔三差五就向他撒娇撒痴要买首饰戴。

裴宜乐瞥见她米粒大的珍珠耳坠,差点笑出来,幸好这会儿没多少人知道他与金焕娘的关系,不然这个大小的珍珠戴出来,她金焕娘是想埋汰谁?

焕娘见裴宜乐打量她,心里很是恼火,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掩在宽袖下的拳头却紧紧握住了,如果可以,她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狠狠抡裴宜乐的头了。

她一个柔弱的女子,打别人她是没信心的,但是打裴宜乐,她有。

裴宜乐又咳了几声,焕娘温顺地站在一旁等他咳完,才听他说道:“我们也有一阵子没见了,这样吧,这几日有空我过来看看。”

焕娘在心里“哼”了一声,两人这可不是什么没事聚一聚,她是才生了孩子的,上辈子裴宜乐还装一装常来看他们母子,这辈子借着生病这个借口,她重生回来就没见过他的人影,也没听说病得要死。她倒希望他病得要死了。

焕娘当然不希望他来,可是孩子总要分一分,他来正好抱给他,省得她自己跑一趟,平时韦氏看孩子看得紧,也不会让她抱远。

焕娘在韦氏的悉心培养之下精通御男之道,她既不过分热情,也不对裴宜乐太冷淡,只是咬了咬唇,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人,又很快垂下眼帘,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以往裴宜乐是很吃她这幅样子的,特别是她今日一声素服,和往日完全不一样,做出这个样子来更平添一丝从来没有过的清丽动人。他的心软了软,但是很快又将这种情绪压了下来,这个女人惯会在他面前装样子的,他不信。

他又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李赤鸾是再善良不过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遵从他的遗愿把焕娘的儿子处理掉。

他实在也是不太愿意再与焕娘有来往了,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做一个了断的。

焕娘不知道裴宜乐的心思,她在这人面前努力压制怒火已经很不容易了,根本没那个心情再去揣测他在想什么。远远地,焕娘看见那边金晖来了,松了一大口气,赶紧向裴宜乐略一欠身福了一福,道:“妾的弟弟来接妾了,来日再叙。”一边说着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裴宜乐,欲语还休。

裴宜乐其实也很不想看见她,比她还快了一步,上了马车走了。

焕娘撇撇嘴,眼神若能射刀子,那裴宜乐远去的马车已经四分五裂了。

金晖看见姐姐已经等在了马车旁,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他才跑到面前,焕娘就看出他脸上的神情不对,先还以为他是看见了自己与裴宜乐在一起说话,于是随口问了句:“金晖,你这是怎么了?”

说完随手拿了块帕子出来扔给金晖擦汗,金晖接了帕子只捏在手上,像是有什么很开不了口的话,焕娘这下疑惑了,继续问:“你想说什么?”

“姐,快回家看看吧,娘快顶不住了!”

一路紧赶慢赶,焕娘才进了家门,就看见家里乱糟糟的。她本来今日见着了裴宜乐那个混蛋就一肚子怒火,回家还有这么些破事等着她,焕娘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金晖在路上都把事情与她说了,简而言之就是他那亲生母亲岑氏和妹妹又来家里打秋风了。

这事也是常有,上辈子他们也常常过来,但是焕娘的主要仇人是裴宜乐父子和李赤鸾,一时还真没想起她们娘俩来。

谁知这娘俩还非要主动来她面前晃悠,大概是看她连人带孩子被始乱终弃了,虽然到了焕娘家没当着面嘲讽,但做出来的样子非常不好看。

韦氏又是个外强中干的,对着儿女是挺硬气,对外却好拿捏得很,被人蹬鼻子上脸了也找不出话回怼。

焕娘努力回忆了一下岑氏母女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有些微微恶心。

上辈子这个时候这母女俩倒不敢这么嚣张,毕竟眼色还是有的,焕娘才生了个儿子,裴宜乐对焕娘也还很不错,焕娘进了康国公府对她们来说肯定是天大的好事。

岑氏母女之前很是捧着韦氏和焕娘的,打秋风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想通过焕娘给岑氏的女儿金琴娘说一门好婚事。

焕娘自己哪有什么合适的人能说给琴娘,最后当然还是她托了裴宜乐的。这对焕娘和裴宜乐来说其实也是小事一桩,两人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琴娘家穷得要砸锅卖铁,不然也不至于把弟弟过继给不知道堂了几堂的远房堂婶韦氏,这样一来两家亲戚反而有了来往,“借”点钱更方便了。

然而秋风打得再多,琴娘家也不过是从入不敷出堪堪到了收支齐平,穷还是依旧穷。后来是裴宜乐随手把琴娘说给了手下铺子里的一个小掌柜,虽不很富,但对于琴娘来说却一跃到了衣食不愁还有富余,就像老鼠掉到了米缸。

焕娘那个时候不知道岑氏母女后来的嘴脸,为了不给裴宜乐丢脸,还特意给琴娘陪了很多压箱底的嫁妆,琴娘家没钱置那么多物件,都是焕娘从自己的私房里出的。

如今想起这事来,焕娘就想狠狠抽自己两个耳光,打肿脸充什么胖子,就她是个冤大头。

琴娘嫁了小掌柜没多久,焕娘和裴宜乐之间就不好了,后来彻底老死不相往来。琴娘却与小掌柜过得好好地,两相对比之下,竟是琴娘的日子比焕娘要好得多。

焕娘是无所谓别人的日子过得怎么样的,她担心自己的日子还来不及呢,奈何这母女俩不来家里打秋风了,也要来焕娘面前耀武扬威炫耀一番。话里话外都是琴娘能干福气好,嫁了人不仅自己吃穿不愁还能帮扶娘家,不像焕娘不知好歹惹得男人厌弃,到头来什么都没捞到。

说起来那会儿也是苦了韦氏,焕娘没心思对付她们,嘴上骂几句就关了房门不理人,韦氏不好直接将人往外面赶,毕竟是金晖的亲生母亲,还要顾忌着金晖的想法,于是只能硬生生忍着气听她们话里话外的羞辱,这母女俩要等说够了才肯走,韦氏每每刚送走人关上门就忍不住哭起来。

焕娘掐指一算,这会儿小掌柜已经和琴娘家下了聘礼了,母女俩觉得事情已经稳了,焕娘又被人始乱终弃了,提前就飘了起来。

屋子里吵得连焕娘进来了都没人注意,闹哄哄的不知道在干什么,韦氏手上的孩子不知怎么的在哭,她一边要哄一边又腾不出手去阻止。

这间是焕娘的屋子。

焕娘两步上前就冲到了韦氏身前,对着看见突然出现的她愣了一愣的岑氏和琴娘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这母女俩看见她来了到底还是有几分顾忌的,毕竟焕娘和裴宜乐的事还不好说,岑氏拉了一拉身旁的女儿,答道:“焕娘你回来了,我们这不是有些日子没来了,就想着来看看你,亲戚之间就是要多走动的。听说你生了个大胖儿子,你娘抱着孩子给我们看呐!”

焕娘难得看了眼韦氏手上哇哇大哭的儿子,要知道韦氏抱他时他是很少哭的,只有她被韦氏逼着抱一抱孩子时,这小子才会因为她抱得不舒服而嘤嘤嘤。

见她不说话,一旁的琴娘又道:“姐姐,你回来了,一路上累着了吧,赶紧歇歇。”

琴娘的个子不高,身材却玲珑有致,脸圆团团的,很是讨喜,她说话又软又糯,平日里对着焕娘也总是笑得和气。焕娘自问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却被这个堂妹骗过,不仅为了她的婚事托了裴宜乐,还白给了她那么多钱。

焕娘扫了一眼四周,她的东西都有被动过的痕迹。她这屋里是放着不少好东西的,至少首饰几乎都价值不菲,那都是她还和裴宜乐好时他送给她的。

“看孩子怎么还看得乱哄哄的,”焕娘不去理会琴娘,却对着岑氏说,“我养的猫是很乖的,今日不知怎么的把我屋子都弄乱了。”

这下岑氏脸上挂不住了,可到底还巴着焕娘,只得干笑着道:“你妹妹马上就要出嫁了,我们乡下人也不知道时兴什么首饰,就来你这儿看看,也好长长见识。”

韦氏拦了她们没拦住,这才让她们跑了进来,方才岑氏进了屋就拉着女儿直奔焕娘的妆奁,打开来好一番挑拣。

若不是焕娘回来得及时,等她们挑完了再拿着东西找焕娘,焕娘肯定不好意思回绝。

从前琴娘也拿过焕娘不少东西,不过是岑氏替她开口说少了什么,让焕娘拿出来给她开开眼界。

金晖是她们的血亲,这母女俩这才有恃无恐,焕娘母女也只得对她们以礼相待。

焕娘刚要说话,却听见喵喵的叫声,她连忙循着声音去寻,果然看见喵喵从床底下探了半只脑袋,焕娘顺手一捞,正要摸一把,结果当场愣住。

她的猫,秃了。

延伸阅读

川睿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yb3a.shtml
川睿渔具是渔具配件、鱼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郑州川睿

心贝儿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d8ty.shtml
心贝儿母婴用品十年孕婴童用品连锁经营经验,拥有多个直营连锁商场!心贝儿母婴用品关注妈

欧美诺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uu9a.shtml
欧美诺是集设计、制造、销售为一体的符合新时代女性审美的钻饰品牌,来自英伦的传统手工制

新空间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xpe3.shtml
拥有木材烘干设施、全套测试检测设备、德国产“威力”素板生产线、重型砂光机、全封闭UV

聽玉坊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nsq3.shtml
南阳泓琳玉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玉文化研究、设计、雕刻、批发、品牌加盟管理服务为一体的企

德威毕加索地板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6897.shtml
上海德威毕加索木业有限公司是国内少数几家专注于研发和生产高端木地板加盟的大型企业之一

梦美佳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p6p8.shtml
梦美佳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君嘉服饰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u5uf.shtml
君嘉服饰是国内Zui早从事网络服装批发的网站之一,现已发展成为华南地区比较大的网络服

二胖擀面皮小吃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blck.shtml
擀面皮—起源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陕西省的歧山县,八十年代初在宝鸡市得到蓬勃发展。其后,

磁博士加盟  http://www.alaskaimt.com/gdc2.shtml
电磁加热技术以其效果、节能、安全等特点,已被广泛认可。2006年我公司自主研发生产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完美风暴在线阅读第4章

    黑色能量球出现的一刻,水城内的所有人和李世武都感觉自己非常的渺小,非常的脆弱,仿佛被那黑色能量一碰就会粉身碎骨似的!原本逃跑的人,也不再跑了,心里有了一种逃不掉的绝望感,就那样站在原地,盯着天上的黑色圆球最后化为一束光消失在空中!直到黑色能量球消失,所有的人才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就连泰山崩于前而不变

  • 我在冷宫当米虫的日子在线阅读穿越成了李建成

    “贼老天,老子好不容易狠心花几千大洋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大宝剑,你就让我穿越!”一个空阔的院子中,一名身着华袍的男子指天怒骂。他满脸的愤愤不平。容易吗?为了带朋友们去装一波比,用辛辛苦苦码字赚来的稿费去大宝剑,谁料到刚刚开始,便莫名其妙的眼前一黑,穿越了!而且穿越就穿越吧,竟然还穿越到了隋唐时期。最重

  • 我竟是王爷的白月光第七章

    “谢老师,下午好啊。”站在门外的青年笑得明朗灿烂。谢忱黑眸一闪。沉默了两秒,他开口:“你是哪位?”宋思年:“…………”我可能是你祖宗。心里腹诽,面上宋思年的笑只僵了一秒就恢复原样,“谢老师玩笑了,前两天我不还上过您在甘城理工大学教授的犯罪信息学专业课吗?”“……”男人的剑眉微挑了下。宋思年没从他的表

  • [综影视]闲的无聊的穿越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际关系中最低等的关系是陌生人。换言之,就连讨厌的等级都高过陌生这个等级。但是对于赤司征十郎而言,他和自己同桌的关系绝对算不上陌生人。如果要描述一下的话,应该是在挚友的程度。赤司征十郎的同桌是个连和可爱这个形容词都扯不上干系,貌不惊人的大众脸。比起胡扯到愚蠢地步的英俊间谍,赤司觉得自己的同桌更适合那

  • 商女倾城:公主撩夫种田忙第7章在线阅读

    手套都磨破了。白檀深:“乘乘,怎么不走了啊?”这人听到声音,蓦地转头看来,看到了赵乘乘。赵乘乘看李除一眼,抿了抿嘴角。随即笑着道:“唉,这路不好走,今天穿的鞋子底儿薄,刚才硌脚了……”李除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赵乘乘。他在这里搬砖讨生活。其他地方不是不能去做工,而是他奶(奶)的医药费催的急,他只能干这种

  • 三国之不朽龙帝第五章在线阅读

    程余然已经好几天没去过医院了。一来是她工作也很忙,而且谢蔺不像一开始到医院,还有各种隐患检查没有做,现在他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需要修养而已。伤筋动骨一百天,养伤这种事也是急不来的。还有另外的原因就是,那天在医院,两人把“分手”这件事摊开来讲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陷入了一种很迷、很尴尬的境地。程余然

  • 穿越之艾克斯奥特曼在线阅读第三章

    言薇是个五官精致的女人,皮肤晶莹水嫩,像是刚剥壳的鲜荔枝。虽然她也四十多岁了,但非常注重保养,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今天她穿着条豆沙粉的连衣裙,眉目间是遮掩不住的兴奋。言欢从卧室出来,言薇见她两眼通红,显然是哭过的样子,手里一松,刚买的苹果落得满地都是。“怎么,是不是没成功?”“姑姑,对不起……”,言

  • 我家王妃是首富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回到宿舍后,凉西林随便洗漱了一下就爬上床,任凭谁喊都不理,自己躲在被子里笑了好一会。说实在的她向来渴望谈恋爱,可是总是遇不上心动的人,现在难得遇上一个,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她都要把她拿下。但是看情况,她感觉,她拿下那个女的,难啊。凉西林掏出手机决定向广大的网友求解,咦,她好像把她的手机号给了我,凉西

  • 我,龙雅,性别女第5章在线阅读

    机关北静王水溶一番肝胆表白,使得黛玉和紫鹃疑窦顿开。看他光明磊落地道出自己的身世感情,也觉得不忍拂逆他。听他说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一架落地屏风之后,还有一高大红木壁橱,已显破旧,但看去还很结实。黛玉紫鹃不解。北静王开了橱门在里面摸索了一下,听得一声机关轻叩,那大橱在墙壁处悄然开了个缝隙,可容一人猫

  • 队里来了个精分在线阅读第4章

    “是谁,出来!”我看向周围却空无一人。“哎呀呀,客人可真是焦急呢。”那妖艳的女子声音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鬼鬼祟祟,给我出来!”从空间抽出那把漆黑的刀,现在我已经知道了它的名字叫修罗刀。“哟,还拿刀啊!”满地的彼岸花突然飘起,开始集聚在一起,渐渐形成了一道人形。“轰”成群的彼岸花随着一阵声音散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