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看我理你了吗[西幻]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闻声有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直守到凌晨两点,张昕踩着高跟鞋走了一个晚上,脚都快走肿了,**之徒始终没有出现。

向天打着哈欠走过来:“美女,咱们能回去了吗?今天肯定没戏了。”

张昕很想再坚持下去,可是脚疼得厉害,只好嗯了一声,跟向天朝汽车走去。

他们选的这条路比较偏僻,路灯稀少,光线黯淡,路面也是坑坑洼洼,张昕一不小心踩进了一个坑里,只听她‘哎哟’一声,身体就歪歪斜斜地倒了下去。

向天一把捞住她:“怎么了,脚崴了?”

扶着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再一看,她的脚肿得象个馒头。

张昕咬着嘴唇,两只小手死命地抱着脚脖子,疼得额头上全是汗水,却硬是一声也没吭。

向天也崴过脚,知道那种痛苦,心里就有些佩服这妞了。说她坚强也好,倔强也好,她至少不像一般的女孩娇滴滴的只知道麻烦别人。

更何况她还是娇生惯养的官二代,能做到这样,很不容易了。

不容分说,他脱掉了她脚上的高跟鞋,说道:“你忍着点,我帮你推拿一下,会有点疼,不过很快就能好了。”

说完,他单腿跪在她面前,把那只莹白小脚搁在自己另外一只腿上。两只手搓热以后,就给她推拿起来。

“哎哟!”张昕惨叫一声,举起手就朝着向天打了过去。

“这么点疼都忍不住,真是没用。”向天头也没抬地说道。

张昕的手僵在半空,眼前仿佛又出现了父亲那张威严的脸,他似乎也在说:“我就知道你不行。”

手慢慢收了回去,倔强的警花死死咬住嘴唇,忍着一阵阵的剧痛,心里回荡着一个声音:“我一定行的!”

过了一会,向天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张昕一眼,发现这丫头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了,竟然还是一声不吭,还真是不一般啊。

“嘿嘿,你要是疼就喊出来,这里也没别人,不会有人以为我在非礼你的。”

张昕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实话,她刚才真的想喊出来,不过到了现在,痛感已经大为减轻了,她才不要上这个混蛋的当。

“对了,要不要试试我的独门疗伤秘法,很有效的哟!”向天心里一动,嬉笑着说道。暗里却想到,武侠书上都说用内力疗伤有效,我练的这个气不知道跟内力是不是一个东西,用来疗伤不知道效果咋样。

想到就干,他放下张昕的小脚,就在她诧异的目光中跳起了大神。

几分钟后,当他感觉到体内的那一丝气已经涌动到了体表,趁热打铁,他重新捞起她的脚,快速推拿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有不一样的感觉?”向天一边推拿,一边问。

张昕冷冰冰地哼了一声,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大浪。

刚才的推拿过程中,她除了疼就只剩下疼,可是这家伙跳了奇怪的舞蹈以后,他的手上却有一股凉飕飕的气直往她的脚踝里钻,疼痛感一扫而光不说,她整个人就像泡进了凉水里一样,从里到外都变得清清爽爽的,特别舒服。

“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她暗暗想到。

又推拿了一会,向天发现张昕脚踝上的青肿已经散去了,便停了手。眼睛往下一顺,忽然看见五只精致得像是白玉瓷器般的脚趾,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一起,煞是可爱。

向天便直起了腰,问道:“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刚才的心灵悸动转瞬逝去,张昕扶着石头试着站了起来,试着走了两步,脚踝还是疼,不过能忍得住。

向天看她别扭的姿势,摇了摇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上来吧,我好人做到底,背你过去。”

张昕长这么大,还没让人背过,本来有些不好意思,一转念,想到这家伙那么欺负自己,这不是最好的报仇机会吗?

“哼,我压死你!”

然后她就干脆利落地趴在了向天背上。向天没想到这丫头会真的趴上来,一下子没防备,背着她往前踉跄了两步。

“哼,真没用!”

“喂,说谁呢?自己长得猪一样,还怪别人。”

“你才是猪!”

“你是猪!”

“你才是,猪猪猪……”

……

一连几天,天一黑张昕就开了车过来,载着向天四处“诱捕”**之徒,可是春江市的蚊子都快被他们喂饱了,**之徒的影子都没看到半点。

唯一的收获,就是两个人的关系最近融洽了不少。

这天上午,向天在家里补觉,门铃响了。他揉着眼睛打开门,发现是谢欣彤站在门口。

小丫头穿着一条花裙子,头发用花头巾扎了个马尾辫,小巧的鼻尖上还沁着几粒小汗珠,看着很可爱。

“哦,是小彤啊,这么早,有事吗?”

“向天哥,你还在睡觉啊。”看着就穿了条大裤衩的向天,小姑娘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嗯,昨晚睡得晚。来,进来再说。”向天牵住谢欣彤的手,把她拉进屋,顺手关上了门。

进了屋里,谢欣彤胆子就大了一些,不过看到向天肌肉结实的身体,脸上还是露出一些红晕。

她把手里的纸盒递给向天:“向天哥,这是我自己做的点心,你尝尝。”

向天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六块小蛋糕,很精致很漂亮,看上去味道很好的样子。

“嘿,正好饿了,我尝尝。”说完,向天就拿起了一块,大口吃了起来。

“好吃吗?”谢欣彤期待地看着向天。

“唔……很好吃,小彤,你也吃。”

谢欣彤脸上绽放出高兴的笑容,连忙说:“我吃过了,这都是给你的。”

这几天晚上向天总是跟那个女警察出去,也不去找她,谢欣彤心里就空落落的。今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做了这些点心,自己一块都还没舍得吃。看着向天吃得那么高兴,她心里也甜滋滋的。

向天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她的那点小心思哪能不清楚,半哄半劝地跟她一起分享了这些美味的蛋糕,然后又说了几个小笑话,哄得小姑娘咯咯笑个不停。

吃完蛋糕,向天去冲了个凉,换上衣服后,刚握住谢欣彤的手,准备跟她交流阴阳之道,他的手机响了。

“向天,那个**之徒又作案了,你要不要来看看。”张昕的声音很大,也很激动,向天赶紧答应了一声,问清楚地点后就挂断了电话。

“向天哥哥,你又要出去啊!”谢欣彤瘪着嘴望着向天,很不高兴的样子。

“嗯,有点事,小彤,等过几天,我带你去云台山玩,好不好?”向天在她脸上轻轻掐了一下。

云台山在春江市南郊,暂时没有经过开发,处于原始状态,青山绿水,风景很美。

“真的?”小丫头一听就乐了,赶紧站了起来,抱着向天的胳膊高兴得蹦蹦跳跳。

这一下抱得紧,向天小腹下立刻窜起了一股火气。

谢欣彤毫不知觉,高兴得忘乎所以,忽然踮起脚在向天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象只快乐的小蝴蝶一样飞出了门,隔了老远还能听见她银铃似的笑声。

“这丫头。”向天摸着被她亲到的地方,似乎还在回味刚才那番滋味。

张昕说的地方是一个人工湖,今天一大早,到湖边锻炼的人发现在旁边的小树林里躺了一个人,走过去一看,人已经死了,一动不动,吓得那人赶紧报了警。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经过比对,这次的案子跟前几次的**之徒案很相似,基本可以推定是同一个人所为。张昕知道消息以后,立刻就给向天打了电话。

向天匆匆赶到现场,很多老百姓在外面围观,里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情绪,警方对外宣传的并不是系列案件,只说是一起普通的凶杀案。

张昕看见了向天,带他进入了警戒线内,向天走到受害者旁边瞧了一眼,顿时大吃一惊。

受害者据说是个年轻的女性,但是向天看到的,死者脸上皮肤干瘪,晦暗乌青,露在外面的手臂更是变成皮包骨一样,哪里象个人,简直比骷髅强不了多少。

“这跟阴阳诀里面说的脱阴而亡倒是有几分相似。”向天回忆着那本线装古书里对脱阴的描述,心里隐隐浮上几分阴霾。

他现在几乎能够确定,那个**之徒之所以不断犯案,为的就是吸取女人的元阴。

阴阳诀是一门正宗玄功,讲究阴阳调和,互通有无,但是里面也提到过一些邪门之法。比如有人为了速成,不断吸取女人元阴,最残忍的就是把对方的精气神全部夺取过来,伤人害命,走上了邪道。

张昕看见向天凝神思索,问道:“能看出什么问题吗?”

现在所里没有人肯配合她调查**之徒案,她干脆就拉上了向天,反正这家伙闲着也是闲着,又能打能抗,遇到事起码有个照应。

另外,这几天跟向天相处下来,她发现这家伙虽然混蛋了一些,但是确实有些真本事,而且是稀奇古怪的本事。比如她的脚,经过他那样按摩之后,第二天竟然就完全好了。

向天摇了摇头。他可不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如果他现在说死者是被人榨取了所有的元阴才死的,别说其他人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也未免太为惊世骇俗了一些。

“以前的几个受害人是不是也都是这样?”向天问。

“有些区别,前几个死者没有这么吓人,起码还能看出人形的。”张昕答道。

向天心里暗暗点头,那就对了,修炼邪功的人,随着体内的气感越强,对阴气的需求也就越大,榨取的元阴越来越多,直到把女方的所有元阴榨干为止。

“这家伙的肯定会继续作案,而且时间间隔也会缩短,”向天抬头看向张昕,“如果你相信我,就跟上面说一下,这段时间务必严加防范。”

这是张昕第一次见到向天这么郑重地跟自己说话,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相信了他,觉得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

点了点头,她拿出手机走到了僻静的角落。

过了一会,她回到向天身边,眼睛里晶莹流动,眼角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脸色也不怎么好。

向天有些好奇,打个电话而已,能哭成这样?

该看的都看完了,向天坐着张昕的车离开了现场。在车上,美女警花一声不吭,面色冷峻,弄得向天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车内空气都快凝固了,向天特别不适应这种气氛,伸手点开了车载CD。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三鲜馅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

从音箱里飘出来的不是年轻女孩们最喜欢的流行歌曲,而是阎维文深情演绎的一首《母亲》。

向天微感诧异,扭头一看,却发现张昕眼中泪光闪烁,很快就有晶莹的泪花淌了出来,在她漂亮的脸蛋上流成了一条泪河……

延伸阅读

[家教+史莱姆]纲吉的史莱姆亲友团之我以尔血证本戟(10)  http://www.exam-edu.cn/u04z.shtml
拦住上官秋去路的三个人,原本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被羞辱的好戏,他们认定了上官秋是虚张声

hp围观之你的钱呢? 为北国之鸟的玉佩加更(9)  http://www.exam-edu.cn/ptlb.shtml
竟然,一拳就被他打倒了吗............?当蟒蛇的身体重重飞出去时,他的眼神

穿越之表妹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exam-edu.cn/u7dr.shtml
梅尔菲德坐在看台上,他棕金色的眉毛此时已经纠结成了一团。海布里球场是英超球队阿森纳的

末世上行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exam-edu.cn/px50.shtml
楚佳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不代表许笑笑知道这件事情后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所以楚佳明立刻

寡妇如此多娇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exam-edu.cn/gd7z.shtml
小龙浅浅地望了一眼依蕾难得的正经道:“其实依蕾从小就酷爱武学!尤其是三国名将,关羽,

快穿之失忆老攻有点糟之无形装逼最为致命(求鲜花)(10)  http://www.exam-edu.cn/6nlr.shtml
叶天说完转身把腿就跑,那双脚犹如风火轮一般,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无踪,那求婚失败的胖

纵横唐宋时空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exam-edu.cn/alay.shtml
安全绳开始收缩,苏钊被拉着回到了出舱口,在进舱前他看着星空,找到了银河系的方位,生生

我有一张金色传说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exam-edu.cn/drub.shtml
看着打着转儿想攻击我的魔鳄,我不由冷笑起来。“想攻击到我,做梦!”“畜生!”我暗骂一

青虹记之要走了  http://www.exam-edu.cn/ach0.shtml
“啊!”熟悉的声音,带着浓烈的痛苦和难受。蓝儿一惊,连忙望向声音的方向,眼眸瞬间睁大

你的前方有糖!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exam-edu.cn/6010.shtml
“咦!这是……幸运!”在劫突然注意到,就在他旁边不远处,正有一个泛着七彩华光的巨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反派大佬网恋群[快穿]第六章在线阅读

    “你拉的什么曲子?”一个考官问,他姓方,名建,隶属歌星艺能班负责人,虽然教导着大家流行歌曲的演绎,但私下却是个戏曲、民乐的极度爱好者,并且只爱听那些古典曲目,谭爽这一曲他从未听过,风格也微微有些异域风情,却莫名让他找到了以往在古典曲目中才特有韵味,越品越是喜爱。谭爽考虑了一下答道:“海市蜃楼。”“我

  • 穿越废柴之召唤师第九章

    白慕航一言难尽的念着土豪ID:“2503711……感谢2503711赠送的一百个鲨鱼……”这怎么这么像注册账号时候的起始ID呢?开头竟然是250!?土豪一般不应该有一个炫酷的ID名称吗?比如隔壁才艺区的某某某少,某某大少,**区某总之类的。让人一听就知道不差钱的主!哪有人随手甩二十万的礼物,连名称都

  • 超凡战尊在线阅读第3章

    此刻正值深秋时分,尤其现在已是戍时。外面的冷风穿过那破旧的屋子直达站在窗边的沐染,羸弱的身影看起来似乎风一吹就倒的样子,而沐染却仿佛没有意识到天气寒冷一直沉静在浙江的思绪中。她想起在21世纪的沐染和兰月,二人从小就一直是好姐妹好搭档,而她也一直以为她们会像亲姐妹一样生活。却没想到最后她这个在21世纪

  • 骑砍不如种田在线阅读第九节

    小恶根面临杀人,他爹宁商却面临被人杀。上埠镇,宁家门前,风声鹤唳,杀气腾腾。一大早,便来了几个奇形怪状的江湖人,独眼、无耳、缺鼻、单臂、断腿.......没有一个长得齐全的,全是残疾人。虽然残疾,却个个面目狰狞,带刀携棒,凶神恶煞一般。带头的一个是个老僧,也是唯一一个长得有些面善的,肥头大耳,肚大腰

  • 金牌编剧的世界改造计划[快穿]之第二章

    这口子一开,引得大伙争先恐后都慷慨解囊赏了起来,还免不了一阵打趣。“萧二小姐风流不减当年啊!”“诶,该是说霍二少还是这般知情识趣。”廖季生拍着霍锦宁的肩膀佩服道:“霍二,没想到几年不见,你俩还是这样,天生一对,我是服了!”萧瑜自小是跟着霍锦宁和廖季生混大的,骑马打枪拳脚功夫,该学的学了个遍,逛青楼喝

  • 别害怕,是小狐狸呀!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战火无情的席卷着一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实力才是王道,强者才是规则。天空不同寻常,尽然出现天地异象,天空云开始积卷这,天空云朵出现一道旋涡,地面水流尽然也同时出现旋涡,不断旋转着,随着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天空中出现一道光,划破天空转眼即逝。一道光线最终停留在一处院子上空。“距离

  • 萃英阁在线阅读第六章

    早在开微博之初,沈茜就想过接广告的问题:一条软文10万起会不会太贵?没格调的18线小牌子开了个超级高的价,接不接?商家排着队送试用样品,自己用不过来怎么处理?整天被请去做活动没时间上班了,要不要辞职?半年后的现在,她已经醒了。也许就像那个自作聪明的实习生说的,“百发百中”戾气太重,没人会找一个专业吵

  • 从城邦国王到始皇帝在线阅读第六章

    咚咚,“谁啊?这大早上的还让不让我睡觉了。”秋寻嘟囔着,不情愿的起床了,打开了门。“啊,你个死变态,臭流氓,怎么不穿衣服啊。”梦冉赶紧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不过还是悄悄地从手指的缝隙里看了一下,可别说,秋寻瘦是瘦了些,可是有腹肌啊,不过梦冉倒是没有流口水。秋寻看着门口的梦冉,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穿上衣,只

  • 玄幻:无敌从圣子开始之辞职买车(1)

    人们常说,一花一世界,一粒尘埃也许也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拥有许许多多的位面。每个位面都有一群人,进化达到某种要求,就可以随意穿梭到相近的另一个位面。这是一本较为冷血的爽文,如果不喜,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各位看官好!我叫南影,是个无拘无束的无业游民家里有两套房子,都是父母继承给我的。说来也奇怪,父母

  • 第二银河之起源在线阅读帝师归何处

    “周太傅仙逝七日有余,然陛下教诲不可中断,臣以为,应早早为陛下择一良师,悉心教导之。”朝堂之上,有位大臣,将小皇帝空缺的太傅位置拿了出来,摆明了,便是想要安插自己人进去。谢玄穿着一身青袍官服,似一颗笔挺青松立于朝堂之上。见着有人抛出了话头,谢玄自然不会认怂。“赵大人以为,朝中何人才学出众品行高洁,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