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正天道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沧色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五天。

凌晨三点。

吴能,男,三十七岁,样貌普通,身型微胖,属于那种扔进人堆里就很难再找出来的中年男人。此刻他坐在刑警队一间审讯室的审讯椅上,对面是两个审讯员。

陈鸣声站在审讯室外的单向玻璃前,看着里面的吴能。

陈鸣声刚从城南郊外一处近乎孤立的平房回来。吴能就是把那几个孩子囚禁在那里。现在学生们已经获救了,但是陈鸣声的心里却一点也不轻松,因为这一系列事情看起来……

怎么说呢?

十分不符合常理,简直是匪夷所思。

昨天晚上九点多,吴能来自首了,交待了绑架那六个学生的犯罪事实,并且说出了藏匿那几个学生的地点。

陈鸣声没有丝毫怠慢,立即召集专案组全部成员,押着吴能驱车呼啸着赶往他说的藏人地点。

为什么说匪夷所思?

因为营救行动不仅出奇的顺利,而且实际情况比预料的要好太多了——六个被绑架的学生全部被救,而且其中除了刘斌状态欠佳,其余五个学生看上去毫无异常。

专案组赶到现场的时候,在那个平房的其中一间房间里,六个学生全部被铁链锁住了手脚,手上的铁链与水泥地面上事先钉下的铁环相连,铁环和铁链连接处还用厚布包裹,活动范围非常有限,只能勉强坐和躺,站不起来。嘴巴被塞了布团,用宽胶布缠得严严实实,眼睛也被蒙起来了。

这种情况下,要呼救或者弄出什么大的动静根本不可能,要自救更是想都不用想,而这个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户也被深色的纸板封住了。

解救过程中,从绑住六个学生的铁链上取下七十八把挂锁,虽说令人乍舌,但也并不太麻烦,因为所有的挂锁和钥匙都被编了号,而钥匙就放在这间小房子门外一个柜子的抽屉里。

这个过程中,指路,说明学生的位置,包括挂锁的钥匙在哪,等等,吴能十分配合警察的询问,回答问题非常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话,甚至神情十分镇定,仿佛此案跟他没什么关系一样。

整个营救过程耗时不到三个小时,在回来的路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陈鸣声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吴能——他手上戴着手铐,被林志伟和另一个年轻的刑警像夹心饼干一样夹在中间。

此时的吴能神情泰然自若,时不时看向窗外,一次通过后视镜与陈鸣声的眼神对接上,竟然还微微笑了笑。

这一切太非同寻常了。

回刑警队的时候,六个学生的父母已经在队里等候,面对失而复得的爱子,这些父母们喜极而泣。交接的程序一直到刚刚才结束,虽然这些孩子的父母要求见吴能,但陈鸣声还是婉拒了,告诉他们法律会给他们一个公道——让他们见面,太容易爆发不必要的麻烦了。

专案组的成员虽然都没怎么休息好,但案件的告破一扫连日来大家伙心中的阴霾,让大家的情绪非常高昂,甚至有人提前恭喜陈鸣声高升。

陈鸣声表面上附和着笑笑,心里却高兴不起来,现在的感觉是,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向正常的方向发展,多年的办案经验让陈鸣声切身明白一个道理:事出反常必有妖!

归队后,陈鸣声安排了两个审讯员对吴能进行临时审讯,但到现在吴能都没有说一句话,审讯员用尽了审讯的常规手段,吴能仍旧缄口不言。

陈鸣声在屋外的单向玻璃前看着吴能,心里的疑团却是一个紧接着一个。

六个被解救的学生中,刘斌的状态差些,被解救的时候神行萎靡,双眼无神,口齿不清,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从头到尾被控制监禁了七十多个小时,横跨四天,别说一个学生,就是一个成年人,现在的状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另外五个学生的情况就好多了,从他们前天被绑架,到昨天晚上被解救,时间虽说不短,但除了被限制自由,其他没什么异常,从精神状态上看也很不错。

据他们的口供描述,吴能是用电击棍之类的东西把他们击晕,然后带走的。这一点得到了吴能的确认,他确实是用电击棍将他们击晕的。不得不说,这一点很聪明,一个成年人要同时制服四个十四五岁的男学生,又要使他们不喊叫,不逃跑,很难找到更好的武器了。

被绑架期间吴能跟他们之间没什么交流,也没有折磨他们,期间吴能还分别于昨天早上和中午给他们吃了饭。

这算什么?

策划了这么久且最终执行的犯罪决定,只是为了吓唬吓唬他们?当然这也并不是说不通,可是绑架案的量刑是极重的,吴能一下绑架了六个人,还是未成年学生,社会危害性不言而喻,犯罪情节肯定是往重了判定。

这样的话,量刑不会低于十年。

还有,回来的时候,刘斌的父亲刘振海是和局长鲁达耀同处的,得知营救消息的刘振海迅速带着老婆秦岚赶到市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陈鸣声见到他的时候,他脸上已然不见上次见面时的颓然和失落,恢复了往日精英阶层的那份自信,和与普通人相处的那种距离感。

本来,程序上刘斌是要录口供的,但那孩子口齿不清,口供难以成功录取。刘振海便提出明天会委托律师前来处理相关事宜,加之那孩子状态确实不太好,陈鸣声便让刘斌先回去了。

因为刘振海的公司是市里唯一的上市公司,所以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他基本都相熟,毕竟是纳税大户,加之他本身就能算得上是公众人物,再加上他还有阵容强大的律师团……

接触此案的人已经开始猜测,吴能的刑期不会低于十五年!

如果吴能真的只是为了吓唬吓唬这六个家庭,这个成本可不算低。他是没想到这后果吗?应该就不会,因为从营救过程的一些细节上看,吴能绝不像大意粗心之人。

六个学生身上共取下七十八把挂锁,平均每个人十三把挂锁,实际情况并非每人十三把挂锁,根据个体体型的不同有些许差异。这些挂锁用以连接他们身上的铁链。

乍一看这样做是为了把他们更结实的控制,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样做反而是为了让他们的身上的铁链相对宽松。此外,根据昨天被绑架的那五个学生的口供,吃饭和上厕所的时候会解开他们的一只手,这样不仅只需要开一个挂锁就行,还大大降低了这些学生反抗的可能。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学生对于一个成年男子来说,武力威胁是可以忽略不计,但毕竟还有五个十四五岁的男学生,哪怕被部分控制,这些男学生潜在反抗的威胁也不会小。

并且,六个学生一餐饭还被吴能分了三批进食,每次只有两人同时进食。

还有,那七十八把挂锁和钥匙都编了号,其实吴能完全没必要废这个力气,只需要标注需要解开的那几把而已。而他做的这些,似乎……似乎是为了方便警察营救。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也让陈鸣声不知道怎么去评价吴能这个人。

因为顾欣婻是一个女学生,长得也很漂亮,而且在吴倩倩的案件里,吴倩倩是受到了一定的猥亵的,所以专案组这边担心她有没有受到吴能的强奸。

不过顾欣婻与吴能对此都予以了否认,不仅如此,顾欣婻还提到一个细节,在她上厕所的时候,吴能会到厕所外面等待,而其他的男生上厕所时吴能则在厕所里面看守着。

这个细节也得到了其他几个男学生的确认。而且如果发生强奸事件,就算塞着嘴蒙着眼,但耳朵还能听到,这个平房并不算大,有什么动静这几个男学生不可能一点觉察也没有。

这件事让林志伟忍不住调侃吴能“想做正人君子,就别犯法啊”,面对林志伟不怀好意的调侃,吴能也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其他任何响应。

所有的细节都说明吴能是一个心思极为缜密的人,但他又不像一个穷凶恶极的人,可这个案子确实是他策划和执行的,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吴能没有跟任何一个被绑架的家庭联系,更谈不上索要赎金,自首的时候也只是表示这一切都是他独自策划和实行的,理由倒是不意外,是因为他女儿吴倩倩一年前被欺凌导致自杀的事件。

难不成吴能废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最后把自己送进监狱?还把自己从一个令人惋惜的对象变为一个众人唾弃的犯罪?

他没有想到后果?

或许一般人会这么认为,但在有着多年刑侦经验的陈鸣声看来,太牵强了!不顾及后果的犯罪通常是冲动型犯罪,但现在距离吴能的女儿自杀已经快一年了,能算冲动型犯罪吗?而且,经手此案的陈鸣声不得不承认,吴能在细节把稳、时间掌控和逻辑判断上都显得十分的深谋远虑。

局里倒是有一个猜测,就是吴能本来是打算折磨这些被绑架的学生们的,但最终起了恻隐之心,放弃了。这种说法倒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这所有的事,但即使是这样,也并不能多大程度上影响吴能最终的判决,要知道,他面对的还有刘振海的律师团。

陈鸣声一看时间,凌晨三点半了,又看了看审讯椅上一言不发的吴能,想了想,便安排属下暂时将吴能收押了,陈鸣声自己也回宿舍了。

今天白天肯定是忙碌的一天,怎么说现在人也救了,犯罪嫌疑人也在手上了,既然吴能想耗,那耗耗也无妨,反正接下来的程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回到宿舍,陈鸣声简单洗漱了下,设了闹钟,还特地把手机设了个勿扰模式——这个模式下,只有他老婆儿子和一些同事上级能打进来了。他太需要一个完整的睡眠了,哪怕只有不到四个小时了。

躺在床上,陈鸣声想了好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心里竟渐渐不安起来。不过他这几天实在太累了,即使在这样的心境下,也很快进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 ※ ※ ※ ※

第五天。

中午,十二点。

一上午,陈鸣声都是昏昏沉沉的,毕竟把昨天一个多小时加起来也只睡了不到五个小时,而且之前还有那么大的睡眠空缺。昏昏沉沉的开会,昏昏沉沉的跟领导谈话,昏昏沉沉的给下属安排工作,大部分的内容都是集中在吴能这个案子上,不过相对于昨天,氛围已经轻松得多了。

期间,陈鸣声安排下属提审了一次吴能,不过和之前一样,他依旧没有开口。

此外,陈鸣声还头疼脑涨的应付了一些消息灵通的记者。吴能的这个案子本身就属于大案了,再加上还有刘振海的儿子在里头,在那些记者眼里,太有新闻价值了。

这其中,陈鸣声最烦的就是那些自媒体记者——他们自称是记者,但谁能保证他们的受过正规的记者培训?跟他们说话,还得特别小心,因为他们听到的任何一句话都能被曲解成方向完全不同的意思,你说烦不烦?

一上午的时间一下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中午的饭点,陈鸣声往食堂走着,心里琢磨着吃完饭补个觉,下午亲自提审吴能。

“陈队!”

陈鸣声一回头——是林志伟。

“陈队,您手机是不是没电了?”

还没等陈鸣声开口,林志伟便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问道。

陈鸣声心里一怔——勿扰模式忘关了,难怪上午手机这么安静。

“嗯……最近手机是有点问题,什么时候得空拿去看看。”陈鸣声含糊着找了个借口,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机,“有什么事吗?”

“李建松医生的电话打到我这来了,说有要紧的事找您。”林志伟说道。

林志伟说话的时候,陈鸣声打开了手机的屏幕——十来个未接电话,有五个是李建松打来的,其他几个不认识的号码说不定也是他打的。

李建松是陈鸣声从小玩到老的伙伴,以前同班一直同到高中毕业,随着年龄的增长,聚在一起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但每年总会聚上两三次。李建松本来对心理学感兴趣,不过他父母觉得那个专业不好找工作,硬生生让他学医了,现在是市第一医院的内科医生,工龄十几年了。

陈鸣声回拨了李建松的电话,往旁边走了几步,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电话接通后,赶紧打着招呼:“怎么了?老同学,这么想我?”

“鸣声,客套话不说了。”李建松在电话那头语气焦急的说道,“顾欣婻,廖振志,这两个学生,你知道吧?”

陈鸣声心里一讶,有些不安的回答道:“知道。”

“都中毒了!”

“什么?”

听到李建松的话,陈鸣声叫了出来。

“你听我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学生的家长已经跟我说了,这两个学生应该是被下毒了。”李建松说道。

“怎么可能?什么时候下的毒?”

陈鸣声话一出口,便想到一个细节——吃饭,吴能给那些学生们吃了两顿饭,而刘斌,更是在那待了三四天。

“听学生们说,吃饭的过程中喝了饮料,应该是掺在饮料里了。”李建松说道。

陈鸣声有些绝望的问道:“是什么毒?有救吗?”

李建松说道:“我打电话你就是为这件事,请你务必尽快问出吴能下的是什么毒!”

陈鸣声边往回跑边问道:“以你的经验,你觉得这是什么毒?”

电话那边李建松稍微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不想猜。”

挂了电话,陈鸣声飞一般冲向了关押吴能的地方,劈头吼问道:“吴能,你对那些学生做了什么?”

吴能淡淡的看着陈鸣声,脸上泛起微笑,但却不开口说话。

陈鸣声喘着气,定了定神——这个时候强来没有任何意义,然后尽量放低音量的说道:“吴能,两个学生已经进了医院,我们已经知道是中了毒。算我求你了,你告诉我,是什么毒?”

吴能看着陈鸣声,半晌,从口中说出令陈鸣声体温骤降的三个字。

“百草枯。”

延伸阅读

依莱尔干洗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39g.shtml
在洗衣业众多开展连锁加盟的企业中,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依莱尔欧式隔离洗衣连锁”

奥美印务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g3uh.shtml
奥美印务(股权代码367290)创始于1998年,印刷服务20年,是一家集广告设计图

易莱捷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pf8x.shtml
是否支持红外是使用环境室外安装方式侧装电压12V/4A功率50W镜头f=3.9~10

季诺咖啡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xzse.shtml
已在上海、杭州各繁华商业街、重量级写字楼与住宅区域成功开设了二十二家门店。季诺意式休

魔鲸智能英语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g9t8.shtml
“墨鲸智能英语”是明德启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智能英语学习系统,旨在借助强大的

如慕化妆品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99p.shtml
Bloom死海产品是世界唯一七星级酒店指定使用产品,埃及艳后的美容之道和数千年阿拉伯

迈巴客披萨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6vz8.shtml
一个品牌,一份荣耀,一份事业,一种传奇。迈巴客披萨,10多个系列100多个品种,真正

中诺尔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pabf.shtml
中诺尔从事生物制药,生物化工领域内实验室仪器和中试设备的研发制造。公司主导产品低温冷

正中硅胶制品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adpl.shtml
正中硅胶制品,拥有现代化厂6000平方、技术人才百余人。是生产销售食品级硅胶产品如:

蓝枚饰品加盟  http://www.goodcatholicgirls.com/n26l.shtml
我们的经营理念是:用户至上服务,公司的主要市场是广州,公司的企业性质是私营企业,我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今天枝夕看靓仔了吗在线阅读第一节

    琼州市,琼州大学,早上9点,同学们陆续进教室。喂~韩静于发什么呆?上课啦!秦雯雯一脸茫然看着我,没事走吧!我们进教室坐下后,咦~静于有新老师唉!我低眉垂眼看了下,还是个帅哥。同时也听到其他同学在讨论这个刚刚转过来的老师,身高1米75左右,一头卷发在配上皙白的皮肤,秀目龙眉,生躯伟岸,圆直如柱,用美男

  • 夙仙在线阅读第10节

    ****看着给他们送行的众刀剑,审神者将灵力送进了刻着“姬”字的木牌里。那一刻,随着灵力从身体里缓缓流出,金色的光芒和蓝色的流纹交相呼应,撕破时空的力量搅动着虚空。这股力量是审神者曾经最熟悉的东西,她所在的军队有些特殊,穿越时空这种事她不敢说熟,但是也不生。被这力量刺激着感官,在这传送的当口审神者恍

  • 山海录之人魔殊途第2章在线阅读

    12点阴阳交接点。也是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间。此时窗外狂风呼啸,吹打做树枝啪啪的响。爷爷起床在窗口看了看。转身拿起一个黄布包,再到堂屋三清画像前,点了三炷香,拜了三拜。把八卦镜铜钱剑放包里。手拿桃木剑来到李天房门前。打开看了看。转身关上门,嘴里念叨着什么,顺手在房门上贴了一张符。这才来到院子里。“璨璨

  • 无上女仙君之陈琳的心思

    吃完饭,陈阿姨和老爹两个人便一起出门去值夜班去了,而秦昊和陈琳休息的差不多,便准备开始写作业了。开学第一天,老师压根就没布置多少作业,对于秦昊和陈琳这样的学霸来说,更是小菜一碟,不多时就做完了。秦昊写完作业之后,又重新抽出一本崭新的作业本,开始沉思起来。“昊哥,你要开始写发表在意林上的文章了吗?是什

  • 不良人之星空传说血迹的价值

    白把窗帘拉上,将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点。君麻吕在里面依也感受到了气温的变化,连忙洗漱完,换上了白拿来的衣服走了出去。“要来了吗?”君麻吕轻声说着。白点了点头,警惕的看着窗户,不敢用一丝松懈,“你先把雪奈抱到一边。”君麻吕飞快的走到床边拽起一条毯子将熟睡的雪奈裹的严严实实。“这样就行了。”君麻吕说着把雪

  • 神级潜行者第5章在线阅读

    安然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成了顾盼的班长,心里还是止不住的讨厌顾盼,总觉得他吊儿郎当的不像好人。整天还故作高冷。不过还好平时白天也不太能碰见,就晚上上课烦一烦。连上两天美术课,安然心里已经是烦顾盼到极点,不过还好,周三上晚自习,一天都不用碰见那个烦人的家伙。虽然眼不见心不烦,但安然还是能从各种地方听到顾盼

  • 剑起血晶白纻绿腰

    此后,便是百花争春晖,众妍献艺。“左丞相第三代千金戚采儿小姐。笛曲《春思》。”一个十一二岁的豆蔻少女婷立于高台之上。梳流苏高髻,琳琅百花簪,迎柳荷叶钿。露出光洁的额头,点了细细的花钿。眉眼间流露着少女明媚的气息。眼角微吊,透着一点娇色。皮肤如水,吹弹即破。面颊上浮着淡淡的红润,像是映了天明时的第一抹

  • 不小心撩到个龙神大人在线阅读第三节

    再看眼前的这位……肤色煞白~眼睛可能因为充血而变得血红血红的,那张嘴角还挂有碎肉满嘴是血的嘴巴还在不停的慢慢蠕动着~“哇~呀呀~”言一阵乱叫,恐惧占据了言整个身体,忽然言竟然发现它比自己想象中行动还迟缓。趁此机会言转身拔腿就往巷口跑,眼看就要到了~但言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在这条必经之路上也出现了一个

  • 都市:开局氪金当神豪第六章

    “妈,妈!”这个方子王明月是第一次用,也不知道效果咋样,她擦擦手,在门外叫了好几声,见里头没有声响,这才推门进去。只见何爱玲软软的瘫倒在床边上,碎花衬衫将将穿了半只袖子,露着半边身子人事不知呢!“看来药效不错。”王明月冲着何爱玲踢了一脚,看她半点反应都没有,满意的点点头。“藏在哪里呢?”人既然已经晕

  • 神祇记去婴儿房带孩子

    乔瑾冷永远都忘不了肖聿之最后离开时看她的眼神——充斥震惊和哀伤,同时又有着浓浓的绝望,最后绝望变成了滔天的怨恨。乔瑾冷不是不想解释,而是这样就能让肖聿之死心。但她没想到肖聿之在离开前,还试图挽回。他说:“瑾瑾,我能不计较你和他的事,孩子我也可以接受,我只要你一句话,一个我可以坚持下去的理由!”乔瑾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