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山河恋之公子白衣之小白脸

作者:心若雨汐 来源:17K小说网

傍晚,突如其来一场大雨,将空气中的暑气冲刷了大半。天空干净的发透,太阳悄咪咪的落了山,心里的那股燥热,也随之消了几分。

天色将暗未暗,沈孜孜趴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正好听见外头有人在敲门。

她朦朦糊糊地仰起身揉了揉眼,声音还带着刚起床后的沙哑:“进来。”

舒迟拧开门把,将小脑袋探进来,细声细语地道了句:“姐,吃饭了哟。”

沈孜孜默半会儿:“哦。”起身进洗手间。

舒迟是沈孜孜舅舅的女儿,15岁,下学期升初三,就读R市一中。性子率真活泼,和沈孜孜从小关系就铁。

冲了把脸,沈孜孜拉开房门下楼。

舅舅和外婆都在,舒迟拿了碗筷从厨房出来,听见脚步声抬头望一眼,视线在落到沈孜孜那无法让人忽略的刘海上后,惊了一瞬:“姐?你头发怎么了???”

提到这岔,沈孜孜再次沉重地闭了闭眼,咬牙切齿:“别提了。”

舒迟顿时想到什么,僵着嘴角问她:“你不会是在楼下那家‘美丽发廊’剪的头发吧?”

沈孜孜瞥她一眼,默认。

“我天我没和你说过千万别去那家店吗?”舒迟说,“那儿的杰米老师太可怕了,去年给我剪了个西瓜太郎同款,害我在学校被嘲了整半个月!”

沈孜孜:“……”

你没说过:)

外婆这时看过去,笑笑:“这不挺好的,清清秀秀一姑娘,留什么头发都好看。”

舅舅瞧了瞧,也道:“别听你妹瞎说,太长了一中也不允许,就这样挺好。”

刘君这会儿端着刚出锅的青菜走出来,听见大家讨论的话题,也瞅了眼沈孜孜。

后者侧目对上刘君那一言难尽的目光,抬手示意她不要说了,抢先道一句:“好了舅妈我知道了,您别说了。”

闻言,刘君忍不住笑了:“我说你下午回来的时候怎么一声不吭的,原来是头发剪坏了不高兴啊?”

沈孜孜默不作声拉了椅子坐下。

舒迟给她递上筷子,改口安慰:“没关系的姐,你长得漂亮,这头发影响不到你美丽的小脸蛋!”她扒了口饭,“而且,还有一周才开学,你多洗洗,到时候头发长了,转校第一天就能碾压一中校花!”

话落,众人都笑出了声,连沈孜孜都被她逗乐了,伸筷子夹了根鸡腿到她碗里:“过誉了迟迟。”

刘君解了围裙在沈孜孜对面坐下,吃了两口菜忽然才想起来:“对了孜孜。”

沈孜孜抬眸。

“你妈下午回来了一趟,收拾了一些行李,说要去巴黎出差。”大概怕她不高兴,刘君又擅自补了句,“你开学那天她就会回来的。”

其实舒娴那天会不会回来,她不清楚,因为下午舒娴走的时候除了那句‘要去巴黎出差一趟’外,什么话都没给沈孜孜留。

都是当母亲的,若不是亲眼所见,刘君实在难以相信,舒娴对孩子能做到这般漠不关心。俩夫妻才离婚一周,兄妹分离就罢了,就这么把女儿一人撇下,未免也太无情了些。

舒迟下意识侧目看向沈孜孜。

后者面不改色地嚼着饭菜,顿了片刻,道:“哦。”

外婆皱了皱眉,一向温和的面容上添了几分愠怒之色:“我就没见过几个像她这样当妈的!成日就知道捣腾她那音乐会,俩孩子都不顾,现在连婚都离了,还只想着出差出差!”外婆将手里的碗筷往桌上轻一摔,难得地端出副一家之主的架子,严肃道,“舒渊,马上给舒娴打电话,让她给我回来,什么出不出差的,都让她给我推了!”

外公外婆以前都在市政厅工作,自打外公去世后,外婆也就提前退了休。她受过高等教育,加上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有想法有威信,小辈们对她敬重有加,在家说话一向有分量。

舒渊是个孝顺儿子,老婆子发话,他不敢不从,放了碗筷站起身就要去打电话。

沈孜孜却喊住他:“舅舅,不用打。”

她又冲外婆微一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语气淡然,“外婆,我真的没事,妈妈工作忙,从来都是如此,我理解,也已经习惯了,您不用叫她回来,到时候影响了工作应该也要负不少责任,我待会儿吃完饭给她回个电话就好。”

对于舒娴的来无影去无踪,沈孜孜确实早就习惯了。从她记事起,舒娴就不常在身边。这周问父亲,父亲说她去意大利,下周再问哥哥,哥哥说她去了伦敦。

所以也真不是沈孜孜懂事阻止外婆别影响她工作,而是因为早就适应了这疏淡的母女关系,若突然要她们亲近起来,反而更让沈孜孜觉得不自在。

外婆也是个明眼人,自己女儿什么脾性自己比谁都要清楚,听完沈孜孜这番话,她也能感觉到这外孙女似乎不太爱把这些事儿摆台面上说。既然如此,外婆话也不多说,低低叹口气,道:“行,随你们吧,开学前让舒迟带你去一中熟悉熟悉。”

沈孜孜:“嗯。”

……

饭后,沈孜孜和舒迟直接回了卧房。昨天才刚搬来,另一间卧房还没收拾干净,这两晚沈孜孜都和舒迟睡一块儿。

舒迟拿了衣服去洗澡,沈孜孜坐在书桌前翻了下舒迟昨天给她找出来的R市一中校本,最后百无聊赖的打开了手机。

收件箱里躺着两条未读消息,一条是睡前发给陶桃消息来的回复:[火气很大啊?刚到R市第一天就这么不顺心啊?]

沈孜孜:[剪了个傻逼头发,气得我想剃光。]

另一条是沈钧抒十分钟前发来的回信:[??要不要这么小气?不就是个球拍]

沈孜孜长腿一屈,一脚踩在椅面上,一脚漫不经心地晃悠着,打字:[你先把那三个整烂了的羽毛球赔给我先再说。]

傻子哥:[切,不就仨球么?当我赔不起啊?]

傻子哥:[等你回来就赔你。]

沈孜孜:[那球拍就等我回去了再借你。]

信息发过去后,沈钧抒也没耐心跟她打字回信了,一个电话轰过来,开口就吼道:“沈孜孜!你还有没有人性!十几块钱的几个球你也要跟我计较?是谁成天接送你上下学?是谁偷偷给你买冰淇淋?是谁资助你买飞轮海海报?是谁整天给你背黑锅?你这才走一天就把你哥的好都忘了是吧!合着过年回延川你是不是连你哥叫啥都不记得了?啊?”

咆哮声振聋发聩,沈孜孜几乎都能想像电话那头的沈钧抒扯着嗓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她揉揉被他吼的有些发麻的耳朵,一语道破:“沈钧抒,你现在是想跟我强调一下你的存在么?”

电话那头的沈钧抒一愣。

沈孜孜握着手机,垂头默默地翘了下唇,语气很是平静:“哥,我没忘,我国庆就回去。”

被她戳破心思,沈钧抒莫名有点心虚,搓了下鼻子,口是心非:“回来干屁!挂了。”

嘴里这么说着,沈钧抒却没真的挂断,沈孜孜便继续道:“爸胃不好,你少让他喝酒。你也别老玩**了,马上高三了,多读点书,别到时候考不上大学找我哭。”

沈钧抒轻哂:“老子万年第一,还要你操心?”

沈孜孜一顿,难得地没跟他呛回去,见舒迟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也不多废话了,只道:“挂了,洗澡了。羽毛球拍在我房间的门后头挂着。”

说完,她直接按断了通话。

舒迟边擦头发边走过来拉抽屉,试探一问:“姐,你跟姑姑打电话呢?”

沈孜孜起身去翻睡衣:“和我哥。”

舒迟:“哦。”

无所事事一周过去,开学前一天下午,沈孜孜接到舒娴的电话。

“孜孜,妈临时要去趟伦敦,你明天开学,妈赶不回去了。我待会打个电话交代你舅妈,让她陪你去办理转学手续。”她大概在赶路,说话语速很快,些微带点喘,隐约间还能听到她那头机场播报的背景声。

沈孜孜眼眸低垂,“哦”了声。

“到新学校和新同学好好相处,妈过几天就回来。”

“知道了。”

接着,舒娴便挂了通话。

沈孜孜盯着那屏幕上的联系人备注,静了良久,最后很轻的笑了声。

透着几分嘲讽之意,眼里看不出任何笑意的那种笑。

她是真想不通,既然这么忙,为什么又要带着她一块儿离开沈家,都扔给她爸不是更省事儿么?

房门响了两声,舒迟推门进来,笑嘻嘻的:“姐,我练完琴啦,咱们去邻街的奶茶店坐坐不?我想吃彩虹蛋糕了。”

沈孜孜没什么兴致,不过转而一想在家闷了好多天了,出去走走也可以,加上这个时间点没有很热,她最终应下来:“行,我换身衣服。”

……

步行到奶茶店,大约十分钟。

舒迟和沈孜孜都怕晒,哪怕天气炎热,也阻止不了她俩外套一件衬衫来防晒。

以至于到奶茶店的时候,两人都溢了满头的汗。

推开大门,冷气迎面吹来,凉意灌遍全身,顿时让沈孜孜恹恹的情绪舒畅惬意了不少。

她合起伞,见门前有个沙发座位,径直走过去坐下。

舒迟立在前台扫了眼菜单,扭头问她:“姐,你要喝什么?”

沈孜孜坐下喘口气,应她:“都可以,冰的就行。”

舒迟点点头,看着给她点。

父母离婚之前,沈孜孜没少来过R市,但这家奶茶店,沈孜孜倒是头一次来。

装修挺别致,环境也很舒适干净,右侧的墙面上还挂着台电视,此刻正播着这两年当红偶像团体飞轮海的歌曲MV。

沈孜孜抬手撑在桌面上托着脑袋,看着电视里头的画面,心头的阴霾扫去几分,欣喜地弯了下嘴角。

她对这家店的好感度,正在不断上升。

店里一共有两层,楼上还有包间,一楼除了她们外,还坐着一桌其他客人。

挨着她们的沙发位,视线被高厚的沙发椅背挡着,沈孜孜只瞧见一头清爽的短发,和座位下伸出来的一截腿。

穿着白色男款的Nike airforce 1,小腿偏白,很是结实,就这么来看,好像是个大长腿。

“卧槽,这李太婆也太狠了,作业布置这么多,一下午怎么写的完啊?”林承庭骂了句,手里的笔没停,作业纸上的字写的跟鬼画符似的。

夏一栩笑了声,坐姿悠闲地抄着最后一篇日记,不紧不慢:“这是暑假作业,又不是午后作业,谁让你早不写。”

“滚。”林承庭啐他一声,冲对座的方遇抬了抬下巴,嬉皮笑脸地拜托他,“哎方遇,帮我写一块儿抄几页呗?”

……

方遇?

舒迟买过单回到座位,屁股刚着沙发,就听后头传来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她眉头微一皱,好奇地往后扭头,朝后背的座位看去。

方遇懒散地靠在沙发上,两手按着PSP,眼皮都没抬,冷冷应了声:“没空。”

林承庭:“……”

舒迟无声地张了张口,一脸讶然。

沈孜孜瞧见她表情,莫名:“干嘛?”

舒迟把目光收回来,圆睁着大眼,说话都突然磕绊:“方方方方……”

沈孜孜:“?”

她干脆趴低身子,摆手示意沈孜孜靠近。

后者凑过去。

“那个,咱们后边儿那个。”舒迟压低声量,说得小心翼翼,“玩PSP的那个帅哥,是我们一中的,有点凶!”

闻言,沈孜孜歪了下身子,不着痕迹地瞥了眼。

而后,愣了愣。

由于印象太过深刻,他记不记得自己她不清楚,但沈孜孜几乎瞬间就想起——

这男的,就是上次笑她月牙铲的那个直男。

视线停留的有点久,那头的方遇似有所感知般,毫无预兆地把头抬了起来。

正好,和沈孜孜的目光对上。

仅一秒,沈孜孜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神色淡然,若无其事。

方遇那头倒没多注意,恍惚一下,他除了那头短发,什么都没瞧见。活动活动颈脖,又垂头打**。

“怎么样,看到没有?”舒迟小声问她,眼里透着满满的紧张感。

沈孜孜一点头:“嗯。”

“听说我们学校校长是他亲姑父。还有,他好像还会功夫,我有一次放学的时候亲眼看见他在小巷子里和人打架。”舒迟怯弱地皱起鼻子,这时候想想还有些后怕,“那戾气十足的狠劲儿,吓得我做了连续两晚的噩梦。”

沈孜孜眉峰稍动,没说话。

“不过他真的长得好帅呜呜呜……”说着说着,她又花痴起来,“R市一中有俩校草,都在他们级,而且成绩还好,经常榜上有名。”

话说到一半,店员刚好来上饮料甜点,两人各自接过自己那杯,莞尔道了声谢。

舒迟又接着说:“还有,他跟你同级,下学期高二,虽然他长的很帅是没错,但是姐……”她握住沈孜孜的手,面色凝重,“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希望学校别把你安排进他那个班。”

沈孜孜轻笑一声,倒不在意,刮了下舒迟的鼻梁,把蛋糕往她面前一推:“快吃吧。”

舒迟笑嘻嘻地挤了挤眼,握叉挖了块蛋糕进嘴。

……

**打久了,方遇两眼发酸,过了最后一关,他关了PSP,随手往桌上一扔,手指笃着桌面看他们埋头苦抄。

林承庭被他叩桌子的声响笃得心烦,抬头停笔“啧”了一声,目光幽怨:“遇哥,您要是闲,就帮我抄一本,手指头敲得跟木鱼似的,脑袋都大了。”

方遇手托着下巴,另一叩桌面的手没停,很是欠揍地看向电视,气定神闲:“看电视,忙。”

林承庭:“……”

夏一栩不厚道的大笑出声:“指望他给你抄作业,一千年以后吧。”

“操。”

“话说。”林承庭又问,“温时卿这几天怎这么忙?喊他都不出来。”

夏一栩继续奋笔疾书:“他报了个补习班,忙着上课。”

“靠,年段第一了还补习?”林承庭一指方遇,调侃,“瞧瞧人方大爷,一放假不是网吧就是PSP,成绩不照样好。”

夏一栩不咸不淡接一句:“所以人方大爷万年老二。”

话落,方遇在桌底下踹他一脚,笑骂:“去你妈的。”

林承庭笑到拍桌。

盯着电视良久,方遇的思绪才飘到那画面上。

他眯了下眼,瞧着里头又唱又跳的四个男人,挑眉问了句:“这谁啊?”

闻声,夏一栩侧目看了眼,答:“飞轮海,当红偶像男团,我妹迷他们迷的要死。”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名字或声音在你的脑子里永远都是最敏感的东西。所以,原本盯着电视在嚼珍珠的沈孜孜,一听隔壁桌传来“飞轮海”三个字,耳朵瞬间不自觉地拉尖了,兴致勃勃地咬着吸管,听他们讨论。

“我姐也喜欢,那么大一女的,成天在房里犯花痴。”听见夏一栩的话,林承庭也插了一嘴,“我姐喜欢那个吴尊,房间里贴了满墙的海报。”

“我妹喜欢炎亚纶。”夏一栩再看一眼电视屏幕,夸了句,“确实长得还不错。”

方遇沉默半晌,忽然嗤笑一声,语带嫌弃:“娘儿们唧唧的,一群小白脸。”

满心欢喜捧着下巴在听他们讨论的沈孜孜,心里正想夸一句这男人还蛮有眼光。紧接着就因那声意料之外的嘲讽,顿时嘴角一僵。

延伸阅读

宏海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pu7s.shtml
宏海渔具总部体验绿色、健康、环保、休闲的时尚主流,感受临水一方,悠然垂钓的闲暇之乐,

童心圆作文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gcx8.shtml

誉煌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yvpv.shtml
誉煌手机壳主要经营手机保护套、各种数码产品保护套、以及其它手机配件。誉煌手机壳从成立

infuna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d22o.shtml
infuna宠物用品总部是一家的从事服装设计,开发,销售和生产的供应商。我们有3个主

奇峰地毯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y8xw.shtml
奇峰地毯是美国坦德斯地材集团(TANDUSGROUP)安徽地区授权合作伙伴,销售TA

碧彩诗洗衣液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sh2k.shtml
随着中国消费者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使用洗衣液洗涤日常衣物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成都开诚共

希望英语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bcpb.shtml
希望英语加盟公司简介希望英语是北京中视希望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用10年时间打造的中国

京辉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d3g7.shtml
京辉包装盒总部主要从事纸质品印刷包装、礼品包装、笔记本印刷、红包利是封、贺卡礼品册、

趣味教育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sjgr.shtml
《三字经外传》趣味教育项目简介通过《三字经外传》国学文化趣味教学进课堂促进学生全面发

阿依迪优服饰加盟  http://www.1800myparty.com/anqd.shtml
特邀台湾偶像明星唐禹哲为品牌形象代言人,其帅气的外表和活力的造型贴合具有相同诉求和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水国风云之暗夜黎明跑路

    第二天铁丝特火冒三丈冲出山,四处找寻李风是下落,可李风已经走远,气的9阶铸造大师仰天嘶吼“李风你个小犊子,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他悔恨送了李风一枚价值百万的空间戒指,否则,他视为宝贝的矿石也不会被洗劫。唉,自作孽呀!而犯了大错的李风却浑然不知,在他的印象里,老师是个大人物,随便吼一声,那些贩卖矿石的商

  • [综]孤僻式粘着在线阅读第八章

    1986年初夏的一天清晨,华夏国大西北边陲。天色灰蒙,大地沉寂。当天际线一缕鱼肚白露出,辽阔无垠的兵团农场上,一辆红色重型履带式拖拉机拖着沉重的爬犁慢悠悠的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开垦着,就见大地被划出一道道黑色沟痕,像空白的乐谱上的黑色线条,一段史诗般的交响曲似乎就要拉开。天色渐亮,成片,成片新的农垦作

  • 超级大文豪在线阅读第一节

    云飞穿越了,穿越的原因是连看几本很长的小说,到床上睡下以后就没能在睁开眼睛,这一年云飞刚好30岁。因为父母在其高中毕业以后离异,上大学时由极致的紧绷,突然变为极致的放松,大学可以说是混过去的。一个普通的人,上着普通的班。女朋友有什么的,没有。没钱哪来的女朋友,阿飞心里一直记着一句话,“不以结婚为目的

  • 极限挑战之我来了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游乐场玩了一天的齐飞跟熊真两人一起去八一广场吃过了晚饭,晚饭吃的还是尊品牛排,在洪都来说,这个牌子不算小了。吃过晚饭后,两人又去看了一部电影,等到看完电影都快十点了。“接下来你是要回家还是怎么着?”从万达出来后,齐飞问道。“哎呀,都怪你,说了不看电影不看电影,这么晚了怎么办啊?”熊真突然有点不开心

  • 位面之反派崛起在线阅读第五章

    李沐是一个小时之后回来的,下午客人多,记静忙得像只停不下来的陀螺,也就没空去问他有没有生气的事。晚上下班回到酒店,记静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给李沐去了一条微信。“在吗?我是记静,你店铺对面的打工小妹。”很快就有了回复,简直秒回,“在的,有什么事吗?”记静心跳如鼓,赶紧抠了一条信息,“那个,今天下午,我

  • 综漫:直死魔眼!在线阅读第3节

    “刚刚走过去的那个人看着有些眼熟,我刚回国来,对现在公司的状况也不是很清楚,可以麻烦你告诉我她的名字吗?”看着女人的笑容好一会儿男人才回过神来,他无比尴尬地低下头,随后回答:“二小姐,她就是我们公司的艺人,叫做向亦文。”“向亦文……哦我想起来了,我哥可喜欢看她演的电影电视剧,天天都在我耳边念叨着呢。

  • 老人与人鱼在线阅读第10节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卢蔓蔓在楼下找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咪咪,急得都要哭了。咪咪跟着她真是没少受罪。先是不远万里跨越一整座城市来找她。好不容易找到她了,在她身边还没有好好过上哪怕一天的好日子,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她心里对这个小家伙无比内疚,只想快点找到它。这个时间,女生宿舍楼下的花园里有不少谈

  • [择天记]目标,扑倒长生果!在线阅读第3节

    *约成功一半,老实说无论是全兆妍还是狄露颜心里的石头,都近乎降落一半儿。可是降落了一半儿可不代表落地啊,更何况与一直有在学习作曲的兆妍不同,狄露颜这边纵然大学上的是设计类的专业,但是她学的可是室内设计啊,而且就算她因为设计师母亲的关系,对于时尚这方面一直都很了解,可即便如此,要她设计一个女团的形象概

  • [综英美]我只想做个废柴啊在线阅读第五章

    “怎么,你不服吗?老子做什么需要你小子管吗?”这名男子冷冷笑道。身后三名男子也是围了上来,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啧啧,没想到啊,上宁现在居然成了这个鸟样子,大白天都有小痞子上街调戏姑娘了,老子没在这几年,看来没人来管管你们了。”夏洛一脸惊讶的表情,自言自语道。这几名小地痞握着拳头,想要狠揍夏洛这个多

  • 系统让我改剧情第五章

    茗香慌慌张张闯入房内,却只来得及瞧见那条蜥蜴尸身的最后一面。房内,安澜就站在床榻旁,心不慌气不喘地一把业火烧光了那条硕大的蜥蜴。前后不过瞬间!呆愣着的茗香在许久之后,终于抽光了全身的力气跌倒在地。“你!你!你赔我漠哥!”不知过了多久,茗香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她猛地扑到安澜身上又踢又咬。言行举止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