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竹马哥哥今天也很乖第四章

作者:忘记呼吸的猫 来源:小说阅读网

薛简大晚上跑了好几条街,累得不行,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曾葭留了张字条,说她已经去了学校。薛简换好衣服追到小区门口,炎阳烤炙大地,马路上车来车往堵得水泄不通,只有寥寥几个被酷暑压垮的背影。

居委会的赵奶奶拎着两个西瓜路过,“小薛,小曾开学了吧?你今天没送他出门呀?”

薛简说:“我睡蒙了,您见着她了?”

“她走了有一会儿了。”

薛简从赵奶奶手里接过西瓜,将她送回了家。

他对曾葭有些埋怨,在他的计划中,今天本应该有一场颇具仪式感的道别,她却一言不发地走了,两人之间仿佛断了联系。

这时,他收到一条短信:今天是干爹的生日,别让他不开心,你回来一趟好不好?

发信人是冉夕,他父亲和继母的养女,他的干妹妹。

薛简打开储物柜,十几年来他每次打算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完完整整地摆在里面,却一次都没有送出手。

父母离婚之后,他一夜之间成熟许多,用攒了一年的零用钱为父亲挑了一条领带,蓝色的,很符合他的气质。他准备对父亲说:“爸,以后我们父子俩相依为命。”结果,父亲手里牵着一个比他高的男孩,怀里抱着一个扎羊角的女孩,用下巴点着身后的女人对他说:“薛简,以后你要尊重冉阿姨和哥哥妹妹。”

彼时的林隽比他高半个头,手中捏着崭新的结婚证,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他的眼神像刀子,割裂了薛简心中全部的温情。

从那以后,他给父亲的生日礼物再也没有拿出手。

薛简赶到林家时已经过了下午两点。

开门的林乔大吃一惊:“你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过来了?”

她没有等薛简的回答,她并不需要回答,只是单纯地在表达不欢迎。家里的欢笑声戛然而止,连保姆都转身进了厨房。

这就是薛简不愿意回到林家的原因,他总是轻易地破坏一个完整家庭的温馨。

林母欣慰地笑:“没想到你还愿意给你爸过生日。还是冉夕说话管用。”

薛简说:“阿姨,每年爸的生日我都回来。”

林母笑容一僵。

林父瞪着薛简:“你如果回来就为了给大家添堵,不如不来。”

冉夕忙打圆场:“薛简,快把你的礼物拿出来呀。”

薛简拿出一个包装简素的礼盒,说:“爸,我给您挑了件礼物,希望您喜欢。祝您生日快乐。”

他的礼物是一块手表。

林父打开盒子,脸沉了下来。

林母说:“你爸堂堂一个董事长,怎么能戴这种几千块钱的表?薛简,你太不懂事了。”

林父说:“既然不用心,你不必做这个面子功夫。我也不稀罕你的礼物。”

薛简解释道:“我还没工作,这是我能买到最好的……”

冉夕拽了拽他的袖子,说:“你和我们说说学校的事呗。”

于是话题岔开,从林隽的外教说到冉夕的创作,从林乔感冒说到林父上个月肝疼。

此时,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MV,似乎在演绎一段快意江湖的儿女情缘。瑞雪纷扬里白衣姑娘胸前中了一箭,年轻的侠客抱着她诀别,场景凄美动人。

薛简的脑子里闪过许多古怪的画面,忍不住笑了。

这几年他但凡出现在林家,基本都是吊着一张冷脸。此时他莫名其妙一笑,给林家造成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

“不久前我和一个朋友一起看过这个MV。她说,乱箭齐发为什么偏偏射到姑娘胸前?万一射到她脸呢?万一戳中眼珠子呢?男女主的诀别还能这么浪漫吗?”

“……”

林父说:“这样的话很像我一个朋友的风格。”

林隽问:“哪位叔叔?”

林父没答,反而问薛简:“你妈没有和你提过他吗?”

薛简说:“我妈不太喜欢跟我说陈年往事。爸,您别想这些旧事,活在当下最重要。”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林隽不满:“薛简,你总是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惹爸不高兴。”

“你……”

薛简话到嘴边,转念想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何况吵起来他从来不会占便宜,便放弃争论了。

这时,林乔突然说:“二哥,阿姨前些天在菜市场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子,你说的朋友是她吗?”

冉夕不信:“阿姨看错了吧?薛简哪里认识什么女孩子。”

林隽说:“肇源说前几天看见你骑摩托车载一个女人兜风,他想打个招呼,结果你递了个头盔给人家戴上了。据说,那个女生气质真好,远远看着就让他浮想联翩。”

薛简黑了脸:“你让他少乱浮想。”

冉夕问:“薛简,这么说你真的交了新朋友?怎么不介绍给我们认识?”

“她不爱凑热闹。”

林乔激动地问:“阿姨可说呢,她比冉夕还漂亮,真的吗?”

林母瞪了林乔一眼:“你会不会说话?”

薛简对长相美丑判断力不那么强。他第一次见到曾葭时,她浑身狼狈像只落汤鸡,他很难产生她有多漂亮的感觉。

“我比较看重她的心灵美。”

林隽说:“我太好奇了,这女人是何方神圣?”

薛简似笑非笑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昨天石头打电话给他。据说整个圈子里都在传说林隽被一个黄毛丫头用两块钱包了一夜。林隽在暮色扫荡了两个小时,那神情恨不得把曾葭吃拆入腹。

这时,薛简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他直觉知道这是谁,一整天颓败的心情终于好转了。

“算你有良心!”

曾葭委婉地说:“我骑自行车把人撞了,你方便来一趟我们学校的附属医院吗?毕竟我还未成年。”

薛简嘴角一抽。

他赶到医院,门口一圈人围着曾葭和一对憔悴的父女。他跑到曾葭身边,正色道:“你真没一天消停。”曾葭连连道歉,妥妥的一副单纯小白兔形象,看得薛简浑身发毛。

薛简对受伤的父女表示歉意,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朋友的电话:“刚子,我遇上了点儿事。我朋友把人撞了,我在给人道歉……什么?不能吧?好的,我知道了。”他放下电话,面色凝重地对曾葭说:“你真摊上大事儿了。”他转向父女二人,说:“对不起,恐怕得耽误您点时间。”

“什么?”

“麻烦二位和我们去一趟交警大队,没事,就录个证词。”

“这个……”

薛简严肃地说:“您放心,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诈骗、敲诈勒索或者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

“抱歉,我背错了。这条翻译过来叫碰瓷,跟您没有关系。我想说的是根据《道路安全交通法》第七十六条第……”

憔悴的父女俩在哄笑声中落荒而逃。

薛简看着曾葭,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像个二愣子似的?”

“我是想找个理由见你啊。”

“……”

“我先回宿舍了,你回家路上小心点。”

“你不能卸磨杀驴啊。你好歹请我吃顿饭吧。”

这顿饭吃得十分憋屈。

曾葭眼睁睁看着薛简把面前的铁板烧鱼戳得稀巴烂,觉得一阵肉疼。

“你怎么啦?”

薛简撂下筷子,说:“刚才我在林家,我说有个朋友遇到点麻烦,林隽冷不防扯出了暮色之都的事情,林乔在一边帮腔。我顶了几句嘴,我爸就把我赶走了。”

曾葭抱歉地说:“我想帮你,但我没有这样的经历,我理解不了你。”

曾葭和傅海一起长大,从小相亲相爱,她想不通薛简和亲兄弟为什么会闹得像仇人一样。她还记得在暮色林隽看薛简的眼神,强烈的憎恶和敌意令人胆寒。

但薛简误会了她的意思。

“你理解不了?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读大学居然要自费,就算是孤儿院也能开出教育基金吧?”

曾葭说:“这是两码事。你别阴阳怪气的。”

薛简脾气上来了:“我是心疼你!”

这话让曾葭有点吃惊。

她的生活中有许多爱她的人,生身之恩的母亲,慈爱的继父,活泼的弟弟,以心相交的挚友,他们谁都没有对她说过心疼。和他们比起来,薛简只是个外人。

薛简吼完她就后悔了:“对不起啊。”

曾葭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是很多事情你不知道。”

“那你告诉我呀。”

“告诉你什么?”

“我好像没听你提过你爸。”

“我爸在我出生那天车祸去世了。”

“那你弟弟……”

“小海是我继父的儿子,我俩感情很好。”

“你这么平静?”

“你不要把我想得太苦情。我一直生活在有爱的环境里,你看,我也没被逼着上山放羊啊。”

“……”

“我本来有一个哥哥。我们是双胞胎,他还没出产房就夭折了,而我健健康康地活了下来。和他相比,我很幸运了。”

“既然这样,你妈应该很疼你才是。为什么……”

“我妈对我挺好的。”

“那你的要求够低啊。”

“我妈很爱我爸。听奶奶说,我爸走后,她用针管划破了颈动脉,差点没抢救过来。大家都说是我克死了我爸和我哥。我知道这是无稽之谈,但是这是我妈唯一的慰藉了,恨我才能转移她思念我爸的痛苦。”

曾葭说着轻轻摸了摸脖子。她想象不出母亲自杀时的疼痛,也无法理解这种生死相随的爱情。

“那你怨她吗?”

很多人问过曾葭这个问题,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们不是一般的母女啊,我妈把我当仇人,她恨不得我死,却供我吃,供我穿,供我上学。我没什么可怨的。”

薛简皱着眉,说:“我听过你母亲和你通电话,她那样的态度不像是恨你,倒像是……”

“像什么?”

“我觉得她似乎在害怕什么。”

曾葭觉得他想多了。她朝窗外看了看,另起了一个话题:“你为什么想当警察?”

“为了惩恶扬善,弘扬公道正义。”

“为什么?”

“嗯?”

“为什么要正义和公道?”

两人目光对接的瞬间,薛简的心被猛地击中了。

很多人问过他:你为什么当警察?

他认真地回答:为了公道。

他回答的不假,也不全,他很希望有人能继续问下去。直到这个熙熙攘攘的夏暮,食堂昏晦的光线下,面前的女孩子穿着一件干净利落的白衬衫,鼻子上假模假式地架着一副大眼镜,盖住了半张脸。

她疑惑地问他:你为什么要正义和公道?

“小时候,我觉得阿姨,就是我继母,她是个很好的人。每次我和我哥吵完架,她都维护我。”

曾葭了然:“你觉得世界上充满爱,于是想把爱的种子洒满人间?”

“……你有病吧?”

薛简的热忱源自他的怨念,他的怨念来自很多年前无意中撞破的一句——你和一个野种较什么真?

“那天,我拿着最宝贝的机器人去找我哥和好,无意中听见阿姨对他说,妈妈不是真的想骂你,你忍一忍,只有这么做才能把薛简赶走。她还说,你不该自降身价和薛简那个野种一般见识。我把机器人放在门口,就走了。”

他还小,有些事情当时不明白,但野种两个字却长在了肉里,他心目中善良慈爱的继母从此面部全非。

“第二天早上,我在饭桌上被我爸骂了一顿,他问我怎么能把阿姨送给我的机器人摔碎了。我说我没有,阿姨说小孩子嘛,别跟他计较了。”

“是你摔的吗?”

“不是。”

他的声音坚定得不带有一丝情绪。

“我明白了,我真有点儿佩服你了,少爷。每个人都会经历不好的事情,有人想要摆脱它,有人想要把别人拉进漩涡。你却希望其他人都不要重蹈覆辙。”

薛简被她说的怪不好意思:“我没你说的这么好。我小时候第一次产生做警察的念头是希望大家都知道林隽的真面目。事过境迁,我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了,才有点你说的那个意思。”

“你愿意和我说一说之后的事情吗?”

薛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曾葭见状,去给他买了碗粥。

“我不肯认错,我爸气得扣了一碗面条在我身上,让我滚出去跪着。”

“跪?”

那天天气很热,薛简跪在院子里看着林隽坐在摇椅上吃冰淇淋。在他觉得快热死过去时,突然下起了暴雨,但是林父没有让他回屋。晚上钟点工回家,才在院子里看见小少爷,她急得大喊大叫。林父这时下楼了,薛简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但记得他惊讶的眼神。

“你知道吗?我跪在太阳下、跪在风雨里,身体冷热交替,但我的心没有冷。我以为我爸是生气惩罚我,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他压根就把我忘了。”

“那他让你起来了吗?”

“没有。”

“为什么?”

“那天晚上冉夕被接到了我们家,她看到我以为看到了鬼,吓哭了。”

“冉夕?”

“冉冉物华休的冉,夕阳无限好的夕。”

“她就是你喜欢的人?”

薛简默认。

“我跪到天亮,半夜我饿得不行,冉夕偷偷跑过来塞给我一块糖。”

气氛一时静默。

薛简先缓过劲来:“我说这些不是为了……”

“我知道。”

薛简收拾了餐盘和碗筷,拖着曾葭在徐徐晚风中散步。

“我上网搜了你的名字,你是高考状元啊。那你应该读建筑、设计或者管理之类的专业,你应该不是被调剂到文学系吧?大家都说这个专业就业前景不好。”

“……我是历史系的。”

“有区别吗?”

“你是不是看了网上那些无聊的帖子?”

“呃,看了一点点。”

“外部因素不足以影响我的前程,我即便扫大街,也能够独领风骚,改变世界。”

薛简打趣道:“没看出来,你理想很远大呀。”

曾葭叹了口气:“在来到璋海之前,我全部的努力就是为了替自己拼一个光明的前程。直到那天……我才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我看不到的龌龊。我遇到了你,这是我的幸运,但很多人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享受社会的优待,接受良好的教育,如果不做一点事情让世界变得好些,那挺没意思的。”

“文学怎么能改变世界?”

“历史!我学的是历史!”

他们天南海北地聊天。直到天光黯淡,月色将明,薛简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曾葭把他送到地铁站,薛简刷了公交卡,走到自动扶梯旁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身回望,隔着重重光晕,他们都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丫头,不如咱俩搭个伙,一起改变世界吧。”

延伸阅读

米乐迪氧吧KTV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gk5y.shtml
青岛啤酒/斟情干红:总有一些感情是要抒发的,总有一些压力需要释放,尽情的歌唱是一种享

广利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axmk.shtml
广利玉雕饰品生产各种规格档次玉石配件、玉石杂件、玉石挂件、玉石摆件等。如玉佩、吊坠、

绿宝石涂料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6g4d.shtml
绿宝石涂料隶属于佛山市顺德区绿宝石涂料有限公司。绿宝石漆营销遍布全国、高品质产品得到

东西快运App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ub4c.shtml
东西快运业务方向定位为同城即时整车货运,意在整合社会运力资源,搭建快速、平价、安心、

康米索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nm5a.shtml
康米索其主要产品包括:蓝牙音箱、喇叭、便携式数字音箱等,康米索产品销往很过40个和地

南盛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x84g.shtml
南盛懒人用品一直坚持走中重量级产品线。吸取国内外出众技术之精华,引进国内外出众生产设

老友记黄焖鸡米饭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skt0.shtml
豪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国内较有影响力的餐饮品牌推广商,一直站在国内的餐饮前沿,洞悉

早餐部落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y2da.shtml
早餐部落美容保健已经在70个和地区设有分公司,每天有6000多万的满意使用者,是孕妇

牧雅洗衣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glr.shtml
牧雅洗衣连锁是包头市牧雅洗衣连锁服务有限公司致力打造的品牌,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优质干

和美汗蒸加盟  http://www.findtemeculahomes.com/aqx.shtml
汗蒸是养生的一种,作为养生方式之一,汗蒸通过排行的方式为人们消除疲劳,放松心情。在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君与卿心第6章在线阅读

    “哟原来还漏掉了两个小家伙。”黑衣人屠杀完后发现已经没有活人时,看着满地的狼藉准备离开后突然发现天玄府下有灵气波动,嘴角扬起了邪恶的笑容。密室中冯天天已经开始恐惧起来,“已经十二个时辰,父亲和娘亲到底干什么去了。”冯天天不安的问到。“小天三叔那么强不会有事的,而且就算有什么麻烦三姨不也赶过去了吗。”

  • 清穿之渣龙日常在线阅读第5章

    我虽有点惊讶,但也不觉得奇怪。秦开的面相就不是什么好人:耳后有痣,喜欢背后揭短;奸门露骨,只重利益;嘴小唇薄,花言巧语。这种人根本没有人情味,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十足的虚伪。当然了,我也不是随意任人捏的软柿子,听到这个,冷笑道,“有他哭的时候。”王二与我相识多年,也晓得我睚眦必报的性格,问道:“

  • 皇帝教我去宅斗在线阅读第7节

    “什么?!你是被一个叫306980的骷髅带过来的?”少年焦急地问道。“嗯。”异子点了点头,“他说要我和翼团聚,就把我给弄过来了。”“他还说了啥?”少年紧紧追问。这可能是他们窥视秘密的唯一路径了。“说什么……他是……系统的bug,还说什么我本来不该来的,可是他看系统那帮FFF团不爽,就把我拖过来了。”

  • 我成了小说里的配角皇帝在线阅读第十节

    在罗兹瓦德圣家族城堡里一处阴暗的角落,西索猴急地打开凉子带来的纸袋,在看到纸袋里的东西,他的脸一垮,“今天就这么点?“凉子听到他的话,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他还有脸抱怨?这段日子忙着举办世界会议,天龙人们找到新的乐子,在奴隶身上花的精力少得多。奴隶们的日子比起以往,可以说算得上是天堂了。而她

  • 医妃惊华在线阅读 mafia式的下马威

    这个下午是新学期班干部的选举,这个学校虽然是第二学期开学,但是新的学期依然会重新进行班干部选举。绫野百无聊赖地坐在座位上,神游天外,直到一句,“班长——赤染绫野!”她才回过神来。她瞥了一眼黑板,她的名字就在上面,下面写满了好多‘正’字,搞什么?她什么都没做,干什么让她当班长。“我不当班长”绫野皱眉开

  • 在异世界拥有两个人格的我之应聘,音沐师(7)

    这个世界和前世相差无几,高考之后,紧接着的是漫长的暑假。云涛因为勤工俭学没有回家,每天一条的短信和客厅上挂着的全家福,成了云澜对自己哥哥所剩不多的了解。为了凑足云澜的学费,云母每天起早贪黑,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工作,每当云澜要求同行的时候都会被驳回,而且态度极其强硬,以至于反对多次均无效。所以,她所能

  • 倾盆盛世在线阅读第1章

    琉璃街是北京城有名的文化古玩街,除却著名的老店荣宝斋,萃文阁,古今馆等等,沿街小摊小贩更是数不胜数,整日蝇营狗苟,挣扎求存。这一日,临近晌午,从天蒙蒙亮就开始人满为患的琉璃街因着饭点到来,渐渐的热闹褪去,小商小贩们头顶着烈日,神色倦倦的招揽为数不多的客人。倏忽间自街头走来一队人,为首的乃是一锦衣华服

  • 橘子凉了在线阅读第7节

    田雷先开的口:“关林,我家就住在C市的易林县,你去D市正好路过我们那,我可以跟你一块,也好有个照应”。我点点头。“你们呢?”。刘璐开口道:“我和小静都是京城人,C市离京城太远了,我俩一时半会肯定是回不去了。索性先跟着你们吧。”我望向陈斌说:“你俩呢?”。“关学长,现在玲玲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我也需要你

  • 最后的天师[古穿今]之怪谈餐厅

    “东河市怎么还有这么破的餐厅?这都快倒闭了吧!”“谁说不是呢?听说这家餐厅的老板老板娘几年前都莫名其妙出了事,现在就剩儿子在经营。”“这家破餐厅有什么好看的?我请你们去吃麦当劳,走起!”东河市郊区的一间破旧餐厅外,几对情侣经过,看了一眼餐厅破旧的模样,满脸嫌弃的离开。坐在餐厅门口的唐风看到这一幕,有

  • 穿越之无限畅游在线阅读第七节

    伊芙将龙珠放进口袋之后,三两下就爬到了洛基怀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他们等下或许会有新动作。紧接着两人听到的一声惨叫,洛基连忙抱着伊芙冲了过去,这一下都不用猜,一定是托尔他们出事了。伊芙窝在洛基怀里,时不时的给他指路,两人动作也迅速,没多久就赶到了之前发出声音的地方。“托尔!!!”找不到了人的时候,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