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妖怪公寓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醉饮长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里果然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化。净诗舒了口气,还是像上次那样,黑白无常没有经过鬼门关,直接领着净诗与白起直接来到地府门前。

“诶,今天怎么没有鬼魂排队呢?”

地府门前,那本该出现一条长长的队伍,可今天没有出现,没有一只鬼来排队等待阎王的审批,倒是有些鬼差在打扫地府。

白无常憨憨一笑,回答净诗的话道:“净诗大人有所不知呐,地界也有休息天的嘛,每月四号,十四号,二十四号,地界都会停歇审批鬼魂。毕竟就算是阎王大人一直办公的话也会累的哦。”

净诗撅嘴想了想,四号十四号,二十四号,阴气极其阴重,所以给地界的鬼差们放假啊,正好今天是十四号,所以才没有鬼排队。

不过这样正好,少了许多麻烦。净诗嘻嘻一笑,便叫白起低下身,与他细说两句后,白起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净诗抱起让他放在肩上,旋即又命他把之前一直玩的纸风车拿出来把玩。

净诗怎么说现在也是小孩,玩意甚重,所以经常让白起这样托着自己。

“没想到净诗大人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黑无常放下了一脸凶相,看着净诗的样子淡淡一笑。

“哈哈哈哈……”可是一旁的白无常就不是这样了,当场忍不住笑出了声,当年可没见过净诗这般样子,与印象中的他形成了反差后才忍不住笑出声的,要知道,当年的他板起脸来,那模样可比黑无常还要可怕。

“喂喂喂,想笑就笑,不过别太过分啊。”净诗哼了声,谁叫自己现在是小儿身,自己前生小时候可没玩过多少,因为热衷了修炼法术了,难得有机会玩上一玩,得把之前的补回来。

“好的好的大人。”白无常硬是憋了回去,看了看旁边的黑无常,像是有事要说又不好意思开口,他想起了黑无常还有任务在身,便对净诗握拳行礼道:“大人,黑无常他还有小鬼要抓,能否让他继续完成任务,这里有白无常一人照应便可。”

黑无常愣了一下,果然好兄弟,懂我。

“哦哦哦,本来也是麻烦各位的,能带我来地府已经感激不尽精益求精了,怎能打扰到你们工作?去吧去吧。”

精益求精?黑白两无常同时一愣,不过随即都明白了,没想到他即便投胎转世了,那喜爱用莫名其妙的成语喜好还在。

净诗才是不好意思,黑无常虽然一脸凶相,但是不擅长开口说话,在召唤时他就已经说了正在抓鬼,亏净诗自己还没发现,惭愧惭愧。

“没有,能帮助大人的事没有什么麻烦的。”黑无常也抱拳,惭愧地低头道:“那黑无常先去将那厮抓回了,在下告辞。”

净诗立马点头,黑无常嗯了声后便化作一股黑烟消失在了地府中。

黑无常也离开了,那么现在也该进地府了,有好多事情净诗一直搞不明白,今天得问个清楚。

“白无常,走了。”

净诗拉了拉他的舌头,坐在白起的肩膀上就要进地府。

“白无常大人好。”

白无常领着净诗他们一同踏入地府,路过鬼差们先是打招呼,毕竟黑白无常在地界身份也是不可小视的。

当看到白起后脸色大变,等他们走过后才敢悄悄说道:“那不是白起吗,他不是被打入无间地狱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旁边的鬼差也纷纷点头,白起来到时可谓是实力强悍的恶鬼,所以才被打入无间地狱。那地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有鬼差把手,根本不能轻易逃出,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里?

“还有他肩上的小鬼,法力好像很强悍啊,光是灵气……说不定吃了能让自己法力大增。”另一名鬼差倒是流下了三尺口水。

“白无常?”虽然他们说的小声,但是都被净诗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他不怀好意地看着白无常道。

手下不听话可是你这个高职的失责哦。

白无常也是无语,不知道他什么身份吗,竟然还敢背后说话?便点了点头,头也没回,舌头却突然伸得巨长,拐到了后面,啪啪啪地打到了那些说笑话的鬼差脸上。

被扇了个大红脸,那些鬼差只得捂嘴,不敢在讨论。

又来到了审判庭,可是阎罗王的椅子上空无一人,倒是有许多鬼差在打理卫生。

这地府公堂重地,乍一看两排梁柱盘着八条大蛇,呲牙咧嘴,好不可怕,但细一看却只是雕刻上去的。

阎王专坐的王椅后的墙壁中更有一个突出的石刻鬼脸,两眼能发出血光,嘴巴里更是布满锋利鬼牙,一条舌头伸出,煞是可怕,就连净诗也是起了鸡皮疙瘩,直道“这东西真的是石头刻出来的吗?”

桌子的一边堆满后书,生死簿等,另外一边放着密如林的毛笔青墨。

“净诗大人,麻烦你在这稍等一下,我去报告阎罗王大人。”

“我们直接去不好吗?”

听到白无常的话后,净诗转了转手中的纸风车,疑惑道。反正也是休息天,不用那么正式。

“你会明白的……”

白无常叹了口气,神秘兮兮地跟净诗他们交代后便走上了审判庭,原来椅子身后的墙壁中还有一个门,阎罗王休息的地方就在那里。他深吸了口气,好像鼓起勇气,下定了决心似的,悄悄咪咪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我在呢,不用怕。”

越是进来,净诗就发现白起的神情越发畏惧,甚至冒出冷汗。他眼神中流露的杀气也迅速减少,坐在他的肩膀上,净诗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时不时颤动。

“是,多谢大人关心。”

白起点了点头,对净诗淡淡一笑,虽然这样说,但是内心还是对阎王有一份无法抹掉的畏惧的。

因为就是她把自己打入第十八层地狱——无间地狱的。

无间地狱,最为可怕的地狱,是第十八层地狱,这里的层不是指楼层,是指时间与受苦受劫的程度,每下一层,时间与劫难都会增加十倍,第十八层最低受苦年限是一百八十年,这里的一年是人间的百年。

白起在无间受的苦有火山地狱的火刑,冰山地狱的冰刑,刀山刑,铁锯等等,受苦期间可以说没有一刻停歇的机会,感受被火生烤,被分尸的痛感。在净诗还没找到他时,他已经受刑30年了,所以对这个地方有很大的阴影。

而且那里由十殿阎王其中一位管辖,一旦被打入,天大的本领也难以脱身。

“我错了!别打了。”

就在净诗他们等候阎罗王期间白无常突然从房中飞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脸上多了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

“我靠,白无常,你咋了?”

看着狼狈不堪的白无常,净诗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我刚刚去叫醒阎罗大人的,可是她一醒就将我打了一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白无常倒是一脸无辜地搓着脸,明明只是轻轻推了一下阎罗王而以,谁知道她猛一睁眼,什么也没说就动手了。

“白无常!给老娘死过来!”就在净诗嘲笑白无常的时候,房间中冲出一位怒气冲天的女子,光着玉足跑出,单薄的睡衣还没来得及换,头发更是乱糟糟没来得及梳理便跑了出来,一身怒气地叫道:“你特么的,本王好不容易有时间睡觉,你竟敢打扰本王休息,是不是胆子大了!”

她面容有些因为工作而憔悴不少,被白无常一打扰,那长长的睫毛下的眼眸中,除了怒气还是怒气。阎王发怒,底下正在清洁的鬼差们都吓得不敢吱声,一看不是找自己的,便也松了口气,偷偷踮脚逃了出去。

可恨的是,今天乃十四,难得的休息天就这么被人叫醒哪能不气?再说,白无常那长长的舌头,加上房间灯光昏暗,他的脸凑过来说上那么一句“醒醒……”就算是阎王也有被吓到啊……

“阎王息怒!我只是帮忙净诗大人叫你起来而以啊,打扰到你真不好意思!”

白无常见阎王如此生气,便连忙哭着脸求饶,磕头如捣蒜,地板都快被他磕坏了。

“这也……噗!”看着白无常伸着长长的舌头,虽然他说的很惨,但是净诗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立马又捂起了嘴。

白起身体在听到阎罗王声音的那一刻便抖得厉害了,眉头紧皱着,以向后退去半步。

“什么……净诗?”

阎王突然愣住了,听到这名字便立马冷静了。没看到就能感到净诗的灵气气息,突然脸蛋一红,呼的就冲回了房中,索性关门,哼地骂道:“那你不早说!”

“我想说啊……”

白无常更加委屈了,不争气地捶着地板,明明自己想说的,可是还没说便被乱打一通了,再看着那生气的模样谁还敢多说啊。

这般样子被净诗看到的话,可是被笑话的,所以他立马换上了平时的精致袍子,上面绣着许多骇人,足以威慑鬼怪的符咒与图案。

迅速换上衣服后又立马来到梳妆台前熟练地打扮着,带上耳环,梳理头发,发饰,妆容就不必画了,毕竟自己天生丽质,加上那前凸后翘的妖娆身段,可谓迷倒众生。

看见白无常哭得如此伤心,净诗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过立马就憋住了,让白起带到他身边,拍着白无常的肩膀叹气道:“别哭了别哭了,你也不容易啊。”

白无常哭着脸,擦着舌头上的泪水,可怜巴巴,委屈道:“你看吧……”这自己去叫是有原因的。

“了解了解。”净诗装模作样地点着头,不过最后实在忍不住,还是噗的一声笑了。

“净诗大人,你太过分了吧。”

白无常更加委屈了心道,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被打了一巴掌的,还被骂了一顿,对方知道错了也没道歉,这就罢了,还怪我,自己还不敢说,都到这步了你还这样,实在过分。

“好了好了。”的确有些难,净诗只能拍拍他的肩膀,道歉。

“净诗在哪,在哪呢?”

等打扮一番后,阎王兴奋地跑了出来,四处看着,但是只看到了一只鬼和一个小孩,在来就是讨人厌的白无常了。

经过一番打扮,这阎王大人便摇身一变,朱唇小嘴,水灵的双目,雪白细嫩的肌肤。两条纤细的手抱在胸前,高挺着胸脯而出。

“死白无常,净诗呢?”见不到净诗的身影,阎王不满的哼了声,直勾勾地看着他,坐到了大堂的椅子上。

“他……”

净诗在阎王出来前便躲在了白起身后,嘻嘻地笑着,白无常看着也不知道从哪开口,只能,在阎王和净诗的视线中切换。

发现鬼将是白起后笑了笑道:“哦,你不是白起吗?怎么又在这了?是不是还想去无间地狱?”

“这……”

白起脸上出现了少有的汗珠,小声回答道:“并不是。”

那阎王虽然是个女子,可职位的威严所在,每一句话都让白起毛骨悚然。

“我看你就是!”

阎王像是找不到净诗拿出现的白起出气,重重地拍下醒目,怒喝道:“牛头马面何在!来啊,将这擅自闯进地府的白起拿下,扔进无间地狱地狱!”

“牛头马面在!”

那牛头马面也不知道从哪出现的,应声后抱拳出现在审判庭门口。

她说的一字一句好像并没有开玩笑,这一刻白起以被她的声音震慑到了。

白无常见净诗还笑得开心,也不知道他想玩什么,但是牛头马面以来,只好帮硬着头皮抱拳站出替白起求情道:“阎罗大人且慢……”

“对了!还有这个死白无常,也带去拔舌地狱!竟然说谎,这舌头也忒长,拔掉拔掉,通通拔掉!”

白无常还没说完,刚站出来就被阎王喝住了,不站出来还没注意到呢。

诶,我也要?

白无常一愣,听到醒木一敲,整个人都石化了,算了你们还是带白起走吧,不关我事。

“喂喂喂,别难为我的小弟了。”

就在牛头马面要奉命行事之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住了他们。

是净诗说的话,白无常和白起紧绷的神经终于是松了,要是在玩两下,真的就要受劫了!

“是你!”

“是我!”

听到这声音,阎王兴奋地站起,虽然声音有些稚嫩,但是凭感觉的话,的确是净诗啊,还有那灵气,阎王一下便能感受到。

“净诗。”

“小芽。”

阎王兴奋地叫了声,叫的是他的名字,而净诗也立马回应了声,叫的也是阎王的名字。

“你叫那名字做什么,本王可不叫这个!”听到这名字,阎王愣了一愣,旋即脸色一红,有些羞涩地哼了声道:“还不快出来!”

“稍等。”

阎罗王,生前是位女官,名曰龙月月,小名月芽,生前大公无私,为人正直,惩恶扬善,死后被封为十殿阎罗的五殿阎罗王,在以前曾与净诗结识,相处过一段时间,情同知己,同一起在夕阳下奔跑过。

就在此时,阎王期盼着净诗的出现,他们生前可算是红颜知己了,她有些耐不住的激动,突然站起。净诗会不会投胎后又回到以前样貌,一身凌然风袍,身后背着几帆令将旗,手里在拿上一道灵符,撩着迷人的头发风流倜傥地向自己走来呢。

不同的画面在阎王脑海拂过。过了一会儿,净诗算是废了点力气在爬回了白起肩上,手里拿着纸风车,大汗淋漓地呼了口气,看到阎王后笑着抬了太手,打招呼道:“嘿。”

这,与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阎王不敢相信地走了下去,白起见状本能地向后退去。

“你是净诗?真的?”

阎王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净诗怎么是个小孩啊,她左看看又看看,捏着净诗的脸,问道:“你真是净诗吗?欺骗本阎王,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净诗拿她没哲,拍开她的手,双手交叉在胸前生气道:“我就是净诗,净诗就是我,无微不至!”

“阎王大人,他的确是净诗大人啊。”

白无常只好出来证实道。

“那……那还真是太可爱了,净诗没想到你小时候这么可爱!”

阎王突然捂嘴一笑,一只手捏着他的脸,敢拍开她的手,而且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还有那不知道什么鬼的成语,气息也不会错的,他不是净诗谁是呢。

“你弄疼我了。”这女人……净诗有些无语,又拍开,从白起肩膀上跳下:“废话不多说,我有事要问你等会儿我爹他们就回来了,找不到我会担心的,而且……”

“唉呀,什么而且,小净诗,捏一下怎么了嘛。”阎王可不依他,继续蹲下来捏着他的脸蛋。

他爱不释手地捏着净诗,在以前,能碰一下净诗可是很难的。

“阎王大人,净诗大人真的有事。”

白无常笑了笑,见他们这么融洽便也想融进去,插话道。

“滚开。”阎王一变脸,面无表情地怒道:“死无常啊死无常,本王让你说话了吗?给我滚出去!”

白无常无辜地捂住嘴,为毛又是我,实在憋屈啊。

“还有你们!”

说着又看向了一直懵懵站在一旁的牛头马面,别的鬼差以识相地出去了,你们怎还在?

无奈之下白无常和牛头马面只能出去了,因为还要送净诗回人间,他便带着碎碎念在府外等候。

白无常的碎碎念阎王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想到,等会儿在收拾你。

“别捏了。”净诗被捏得脸都红了,实在没办法,向后跳去,指着阎王喝道:“白起,上!”

说完,白起与阎王对视了一下,便立马扭过头……他不敢。

阎王哈哈一笑,又继续捏着净诗的脸

“我真赶时间啊,我有事问你。”净诗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说道。

阎王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继续捏着净诗的脸蛋,笑道:“新的人家管得那么严啊,你干脆别回去了,住本王这得了。”

可不,阎王一直对净诗“图谋不轨”的,可那他木头……唉。

“开什么玩笑,我在外边有事呢。”净诗哼了一声摆脱她的魔爪,说道:“我只是有个问你,问完我就走了,时间不够,待会儿回去晚了可要被骂,不然我也想入木三分的在这呆久点。”

“好吧。”阎王看他好像真的有急事,只能摸了摸他的头道:“那你先答应我下个休息天来找我玩。”

阎王虽然权利重大,可是也相当孤独辛苦的,没人能陪他说话,而且还要每天没日夜的工作,批改各种小鬼,空闲时只能欺负下白无常……

净诗可不跟她耗时间,当场便答应了,反正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糊弄一下便好了。

阎王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先问吧。”

谈到正事,净诗脸蛋渐渐严肃了起来,看来他们说的是同一个问题,最后便开口道:“我们是同一个问题,好像。”

阎王没有出声,只是淡淡点了点头。

净诗呼了口气,最终还是问道:“我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疼痛,最算没碰到东西,手臂就会突然发出强烈的痛感。”

喝水时身体也会毫无征兆地剧烈疼痛,就连睡觉,有时也会生生疼醒。最让他记忆犹新的便是肩膀疼痛那次了,手臂像是从肩膀上被生生扯下的感觉,虽然之后疼感会消失,但发生之时可要命啊。

阎王轻笑一声点了点头,虽然说不上一样,但其中的关系怕是一样的。所以便直接说道:“这是另外的你正在被袭击,或者摔倒什么导致的。”

说到这,净诗脸色更加凝重了,白起倒是没有出声,他明白,这种情况,他不能多嘴的。

“讲。”

净诗示意她说完。

阎王点了点头道:“你说你被用过了驱魂符,可是你的法力太强大,所以,灵魂并没有被摧毁,而是被分裂了,而现在的你是主体灵魂,所以灵性比其他的大。”

“嗯?”净诗看着阎王,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于我那不明疼痛有什么关系?”

阎王笑了笑,捏着净诗的脸,回答道:“我这可是地界,当然知道了。”

说着,他走到工作台,拿起翻了许多本书后,拿出了最后的一本出来,书名叫《投胎录》

净诗静静地看着他翻着书,一会儿便在书中翻到叶藏净诗的四个大字,其他的名字写的潦潦草草,唯独净诗的名字是认真书写的。

后边还写着,制棺家,这说明净诗投胎的人家。

净诗还是不理解,阎王没有说话,又翻了许多业给净诗观看,一共又找到了五页,投胎的人还是写着叶藏净诗,只是投胎地点都没有。

“为什么呢?”净诗第一次感到有种不安。

阎王合上了书,回想道:“这些都是你分裂的灵魂,他们也来投胎了,刚见到时我也是吓了一跳,不过慢慢的也就发现了弊端。”

“请讲。”

“嗯。”难得净诗这么正经,阎王羞涩地轻咳了两声,继续道:“在你投胎不久后,便陆续有你的灵魂来投胎,不过他们可不像你这样有和你一样的神智,要么目光呆滞,问什么都不知道,说话吞吞吐吐,要么怎么都不说,就连别人打他他也不还手,只是知道投胎。”

“这样的话,我的痛感……”净诗摸着手,按照阎王最前面的话,我的痛感就是因为另外的我遭遇到什么了,可是痛感是传给我的啊,扑街。

“好了明白了,反正之后我也会收回灵魂的。”

净诗搞清楚了,便又爬回了白起间上,看样子是要离开了。

这个灵魂必须得回收回来,不然净诗永远算不上人,只算一个披着人皮的残魂。

只不过,这投胎本上也没记着他们投胎到什么地方,这就难办了。

看着他们要走了,阎王有些不舍,说道:“我知道你的一个灵魂在哪哦。”

“哦?”

净诗一愣,那就好办了啊,可是等等,她一定不会这么好心直接说的,所以净诗便又问道:“把话说完。”

阎王哼了一声:“反正你答应我要来只是到时候想找个理由忽悠的对吧。”

看净诗平时的作风就知道了。

真拿他没办法,净诗灵魂势在必得,而且在地界也呆久了,他得马上回去,无奈之下走到了阎王面前,把风车交给了她,无奈道:“我来就是了,这个风车是我法力所做,到时候二十四号,我就来取,我保证,可以了吧?我可是赶时间的。”

看着也不像假的,阎王哼了声勉为其难地接过纸风车,告诉他道:“你有一个灵魂,我派人跟踪过,他们去到人间不但没投胎,过了十天后竟然也没事。”

“直接说。”

净诗懒得听她废话了,说重点,今天十四号,阴气极重,会有妖怪出来闹事,他要回去帮忙铲除呢。

“急什么,他在风雨湖,我跟你说,千万别去,就这样。”阎王哼了一声,这可是你要我直接说的,到时候可怪我没提醒你。

“知道了。”

净诗点了点头,不去还让你说个什么。说完便让白起跟着自己出去,最后再让站在地府门口欺负牛头马面的白无常将自己带回人间。

进去时是中午出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你这孩子!又拿着个破旗乱跑,这么晚才回来,快点洗手吃饭。”

当然回到家免不了一顿批评了。

等到了晚上,家人睡着后净诗爬上了自家的房顶中唤出了白起,看着夜晚满天繁星下的村子,净诗嘿嘿一笑,对白起道:“今晚的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了,来的可是妖兽,瞿如……”

白起听后脸色不变,没有恐惧的意思,握拳说道:“吾将誓死追随。”

不管净诗做什么,他都不会多说,无论错对都会服从。

净诗淡淡一笑,坐在白起身上慢慢等待瞿如的到来。

现在他最担心的是阎王所说的自己分裂的灵魂,他所在的风雨湖中,听闻栖息之妖兽……精卫

延伸阅读

水磨坊化妆品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uyo9.shtml
水磨坊,法语SpaLeau”,原意为温泉和水,倡导天然、有机、安全、健康的美容理念。

贝琳达智能王电动轨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uepx.shtml
成都贝琳达智能家居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智能家居研发和生产的企业。座落于经济技术

星烨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dsz0.shtml
质量方针:好优良优越客户(您)的需要本公司1999年8月成立到今。始终坚持“好,优良

未来智能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gyss.shtml
项目简介:未来智能配电箱在科技的前沿,基于移动互联技术和数字断路技术的家用智能配电箱

百面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puxg.shtml
百面化妆品始终以抗衰老为优先目标,每一件产品都含有宝贵的“细胞精华”,可以有效减缓、

惠尔邦橱柜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6dzv.shtml
惠尔邦厨柜创立于1997年,是一家专业生产厨柜的知名企业,是中国成立的专业整体厨柜生

克洛斯威五金门窗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snlp.shtml
德国克洛斯威国际集团于2008年进入中国市场,并在北京成立了总部。经过几年的努力,在

汇龙川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ajca.shtml
汇龙川手机壳总部创立于2003年,由原来单一的塑胶、硅橡胶、纺织、礼品、赠品的生产加

兰蕊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ywfx.shtml
兰蕊化妆品长期关注美容市场变革,注重科技进步及人才建设,在市场管理中导入出众的市场营

恒耀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ybek.shtml
恒耀手提袋总部是一家集设计开发、制作、销售于一体的企业。企业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和高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枪炮的大秦在线阅读第七章

    萧凡在山林中奔走,如一只猎豹在林中穿梭。一路上发现接连有人踏着树梢赶到这片后山,以他的智商不难猜到那些人的目的。“看来应该是被我体内的邪魂爆发与圣心出世的气息引来的,切不可让他们看出端倪,否则有大麻烦。”萧凡自语,快速向着村子所在的方向奔去。当他达到村口时,看到洪大海在那里张望,心中一暖。“小凡!”

  • 墨夜星辉(墨言同人)在线阅读第5章

    方明月坐在KTV里喝着啤酒,来了他老婆的一条短信。上面说,她哥要离婚,这件事对整个家庭打击很大,他们的离婚计划可能要延迟,她不想一家人同时出现两兄妹离婚的情况。明月很郁闷,严格来说,他哥离婚是他一手所赐,最后报应在自己身上了,看来两人的假婚姻又得维持一段时间。今天,他和研究小组的6个同事,组织了这场

  • 召合帝国之流言蜚语(6)

    林暮云拉了一下高远,笑着说道:“这款我不喜欢,看看别的吧!”高远知道不是林暮云不喜欢,而是林暮云不让自己难堪,一时汗颜。林暮云也并非买不起,结婚戒指,高远买给她才有意义。“麻烦你拿一下这个。”林暮云指着另外一枚钻戒对售货员说道,这一枚明显要比那一枚档次低了很多,钻石也小了许多。“八万八,买不起就别看

  • 家教同人——永恒之约之黄毛小屁孩(7)

    陈明瑞和孔谦之定于下下月订婚,5月12日,好数字。因为陈明瑞年纪尚小还有学业,两家暂定订婚,先给地儿给占了。现在家里都忙着订婚的事,倒是没人在意陈宝了。陈宝乐的清净不用动气,他这名义上的弟弟做成了一件那么痛快又得意的事,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来呲他了,但也不排除到他面前炫耀,毕竟陈明瑞的乐趣之一就是看陈

  • 逆行第三章在线阅读

    林清沐浴回来,就看到屋里正在坐着的母亲李氏,他的大嫂小李氏和他的胞妹林淑。他母亲姓李,他嫂子姓李,他大哥去世的亲妈也姓李,这当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三者本来就有关系,更确切的说,他们三个出自一家。他大哥的亲妈,是他父亲的原配,也是他妈的嫡姐,而他妈也是他大哥亲妈的庶妹,也是他大哥的姨妈,更是他爹的继室

  • 进化从黑铁兽开始在线阅读神明

    山青水绿,鸟过雁飞,时间如流水般过去,不知不觉季云帆来到鬼谷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这半年里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向鬼谷子请教,每当他遇到什么难事,或有什么问题时,季云帆都会去请教鬼谷子,而鬼谷先生必要的时候也会提点一下他,这种提点并不是单纯的讲道理,而是以事实,用行为让他明白。在这半年之中,他也更加深切的

  • 戮天屠第6章在线阅读

    离开魔界之后,飞蓬又带着他回到了神界。在神树之灵,女神夕瑶的宫殿里,赵灵儿被安放在一张柔软的梦床上。丝丝缕缕的仙被好像朵朵纤云轻轻覆在赵灵儿身上。她很安静的躺着,除了脸色比往常苍白,其余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她睡着了一样。她的身体微微起伏着,轻缓的呼吸着。飞蓬和夕瑶离开了,留李逍遥单独陪伴她。李逍遥坐在床

  • 星途璀璨:她比总裁霸道之第一章(1)

    ——转眼间,整个世界都变了。mmp文艺个屁!顾顷然暴风哭泣jpg.拜托!她是真的真心无法理解为什么她应个聘都能穿越?而且还是最最最最见鬼的婴儿穿!无论加多少个最字都无法清楚的描述出她内心的操蛋!!感叹号也没办法!!!!世界上如此多的穿越天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婴儿穿了!想想又要重新当个学生狗又要重新面对

  • 无尽之海在线阅读第六节

    鉴于早上练剑那会得罪的太惨,下午谢云初直接撂担子不干。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季升还没有引气入体,根本无法学习法术。洋洋得意公布这个消息后,谢云初拎着长剑无情离去,背影决绝,毫无挽留的可能。“明明之前也教过四师妹的。”谢云行无奈叹气。谢云初就是在闹脾气,任性用事,记恨早上季升和他作对。都这么大的人了。谢

  • 侯夫人揣着辞职信在线阅读第六节

    尸蹩是走了,不过粽子来了!而且,多亏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魂淡死胖子一个屁,让赶着跑路的他们跟刚碰上的闷油瓶又走散。不过,还是得谢谢那个胖子没有忘记把潘子也一起背走,毕竟就算他背得动潘子,也没胖子走得那么轻快,如果,那个死胖子没有背着潘子一起掉坑里去的话!还好那个坑别有洞天,让一路又尸蹩又粽子的他们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