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网王]欺诈师的巢穴在线阅读回忆(二)

作者:LouLou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该下去了,他们已经来了,”从贺宇天的身后走出一个男人,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他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物体。

在洁白的月光下,那块物体隐隐约约的发出了闪闪白光,但又转瞬即逝。

“东西拿回来了,你可以去测试他们了,不过你确定吗?”黑暗中男人偏过头看着贺宇天问道,贺宇天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手拿起了桌上东西。

“我以为你不会的,”男人看着他的动作,有些愣神,“没什么不可能的,”贺宇天把黑色的物体放进了自己胸前的口袋中。

楼下的人群已经完全混乱了,“快闪开......”贺璟年开着手上的枪,不断地大声的呼喊着,让人们离开眼前的这个怪物。

就在几分钟之前,原先在他身前的这个男人以一种几乎称之为爆炸的方式,炸开了。从他的体内莫名的伸出了几条粗大的“藤蔓”,就那么一会,触须便迅速地缠上了周围的人类,然后绞杀。士兵很快就冲了进来,贺璟年看着那些冲进来的士兵,愣了愣,为什么这些士兵会这么快,就像是早有准备,一切都仿佛是早就安排好的。但,不容他多想,面前的这个怪物就已经向他冲来。

“砰——”,他抬起手中的枪,就是向他快速移动过来触须射去。

“噗——”,子弹打进了触须里面,就像一颗石子掉进了棉花里面一样,触须吞没了子弹,但又在下一秒,“砰——”,白光从触须内部发出,触须由内而外爆炸了,,绿色的汁液喷向四处,贺璟年伸手挡住了向他飞来的液体,而触须则是整个都向后移动起来。

贺璟年微微松了一口气,手中的枪是人类研制出的激光枪,在子弹内部不仅有着**,还有这可以让“藤蔓”快速死亡的一种药物,毕竟每种新生物进化的时间并不短暂,所以这也是人类目前研制攻击“藤蔓”最好的一种武器之一了。

“少爷”,从他的身后跑了一个军官,贺璟年认出了这个人,他好像是父亲队下的队长,“交给你了”,贺璟年偏头看向军官,示意眼前的怪物由他的队伍来处理,“是”,军官点了点头,他错身向正准备重新攻击贺璟年的触须开了一枪,“砰——”,又是一声爆炸的声音。

贺璟年急忙向门外跑去,他要去找贺璟宸,这里太危险了。

与此同时,在人类守卫的边缘。

贺璟宸心里糟透了,他屈身躲在了一个树洞里,当然这也不是一个可以长时间呆的地方。

“刷——”,“刷——”,那个怪物就在他的周围,他听得见“藤蔓”触须在在周围的树枝上不断的摩擦着,贺璟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他只有一把匕首,根本不可能用来对付怪物,自杀倒是可以。

握紧了手中的刀,他很害怕。

在另一处边缘地带。

“今天你们的任务,我希望你可以记住,必须执行,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以任务为中心,不惜一切代价”,一个身穿黑色防身服的***在同样和他穿着防身服的一群人的面前,他与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一起一伏的胸膛。

命令已下达,他身前的那群人的额前同时都出现了一个红点,那些光亮是从他们的皮肤里渗透出来的。只看见那群人向后整齐的一转,向着他们身后的那一片森林前进。

贺璟年在房屋的周围找了很久都没有看见贺璟宸,他的心脏快速的跳动着,他有些害怕,他怕贺璟宸会出什么意外,最好的结局无非是,等会儿贺璟宸突然跳了出来,说自己也在找他,但,最坏的结局......他不敢想。

房子里不断地发出一阵阵的枪声,人群已经被疏散到了外面,军队已经冲了进去。他向四周四处张望,试图看见贺宇天,但放眼望去,全是军人,场面极度的混乱,虽说那个怪物只有房中的一个。

一个?

一个想法突然从自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为什么这种怪物只有一个,而且还恰巧有着他们的邀请函,不然不可能进的去房屋,进的去这个地方的人必须进行身体检测,“藤蔓”如果早就附身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就一定会被发现,但是没有,男人进去了。

一定是有人有意而为。

贺璟年更加着急了,这群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是贺宇天,还是其他人?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贺宇天,把这一消息告诉他,然后再把贺璟宸找到,想到这儿,贺璟年又急忙的向军队更急密集的地方跑去,他知道,贺宇天应该会在那儿。

就像他所想一样,他果不其然在这儿看见了贺宇天的背影。

“父亲”,他大声的喊了一声。贺宇天听见了声音,转过了身,他冷着脸看着贺璟年。“璟宸他不见了”,贺璟年开口道,“我在哪儿都没有看见他”。

“我知道”,贺宇天缓缓开口说道,他眯了眯眼,偏过头向着一旁的部下说了一句什么,只见那名部下点了点头,随后便跑向了别处。

“那父亲知道他在哪吗?这太危险了”贺璟年感觉到父亲有些不对劲,但没有多想,而是又问道。

“他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贺宇天再次看向说道,“可......”贺璟年还想说什么,但贺宇天挥手止住了他的讲话。贺璟年的眼睛暗了暗。

“他不会出什么事”,似乎看出了他的不放心,贺宇天又说道。

“恩......”贺璟年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了”,贺璟年急忙说到,“这里应该还有另一批人,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等他说完这句话,面前的贺宇天抬起了头看着他,贺璟年愣住了,他似乎从贺宇天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机,但那种感觉一瞬即逝。

“嗯”,贺宇天应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我会让他们去查的”,他道。

—————————————————————————————————分界线————————————————————————————————————————

那个怪物好像已经走了,周围的声音只剩下了风吹树叶的声音,贺璟宸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微微弯了弯腿,身体向前移了移,他从树洞里钻了出去。

外面什么都没有,放眼望去只有树,贺璟宸谨慎的向四周望了望,当他转向自己身后的树洞时,他愣住了,只看见树洞的边缘仿佛是被什么腐蚀了一半,被腐蚀的那一部分散发着一股恶臭,向上望去,这一整棵大树都被腐蚀掉了一大部分,他向刚刚来时的路望去,那里的树不是被拦腰斩断就是被腐蚀殆尽。。。。。。

一股恶寒从脚而上,贺璟宸的浑身抖了抖,那个怪物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他要赶紧回去,贺璟宸握紧了手中的刀,想到这儿,他急忙向刚刚来时的路跑去。

一路上伴随他的只有那些液体的恶臭,贺璟宸摇了摇头,这种气味让他感觉越来越恍惚,和困意。。。。。。疲惫和饥饿就像潮水一样向自己袭来,他伸手扶住了一棵树木,踉跄了几步,这才成功地稳住自己的身体,但围绕在自己周围的气味好像具有一种**的成分,他的大脑浑浑噩噩的,根本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贺璟宸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他喘着粗气,只是轻微的动作都会使他感到疲倦。贺璟宸眨了眨双眼,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即将会发生什么,双手无力的垂下,他的脸微微的侧向一方,重重的喘着气,自己将会昏睡过去,他似乎中计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来自正前方的一个声音,“呼——呼——”,一个像人一样的呼吸,只不过却不同于常人,它异常的粗重,贺璟宸艰难的摆正了头,模糊的双眼只能看见一个像人的身影正在慢慢的靠近自己,但是那个轮廓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影,在它的周身,还有这莫名的触须在摆动着,伴随它的到来,是更加恶劣的臭味,刚刚的那只怪物找到了他。。。。。。

他昏了过去。

——————————-—————————————分界线————————————————————————————

贺璟宸感觉自己正处在一个冷热交替的环境中,他无法分辨出这是在哪儿,自己好像在液体里,很奇怪,他无法睁开自己的双眼,无论他是多么用力的去想要睁开,但结果都是一样。他的身体忽冷忽热,热的让他抓狂,就像是被烈火焚烧一样,但突然的寒冷又让他忍不住的想要自己蜷缩起来,恢复成婴儿一样姿态,可他居然连身体也动不了。

他听见了很多声音。

“找到他了,他在这儿,快,需要杀了他吗?带他下去”

“已经注入——-会成功吗?”,“他会死吗?”

“百分之六十已经融合——”,“这可是他第一次这么做。。。。。。”

“百分之八十——”,“不行,他开始流血了,快,急救药”

“快——他的心脉已经开始减弱了”

有那么一瞬间,贺璟宸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双手紧紧地握在手中,然后重重的按压着,“唔——”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鼻腔里贺嘴中流了出来,温温热热的。

心脏被捏住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疼的浑身发抖,跟可怕的是,他的四肢从末尾到顶端,突然像是被刀片一点一点的削去一般,都说十指连心,果然心脏疼痛的感觉越发强烈,他快死了。

“杀了我——杀了我——”他的嘴中喃喃道,真的快死了,快点解决他吧。贺璟宸是真的疼,真的疼的受不了了。

“快,把他按住,打开他的嘴巴,别让他咬伤自己——快——”

贺璟宸想起了贺宇天曾对他说过,军队一般对付逃犯,都会采取一种极为痛苦的刑罚,让逃犯们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感觉,大多数的逃犯们因为是军人,所以军队都会教他们自杀的方式,以减少自己受折磨的时间,而在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禁锢的时候,咬舌是最好的自杀的方式,当然军队绝不会让他们死的那么轻松。

而现在的自己就像那些逃犯一样,一样被折磨得想死,却不可以死去。

他的嘴中被强行的打开了,在这之后,又被塞进了一样东西,隔绝了他的牙齿,让他无法合闭自己嘴巴,那东西坚硬无比,他根本咬不坏。

脑中从刚开始钝钝的疼痛,突然有转变成了就像被一根较粗的针一样扎着一般,像是被数万只蚂蚁啃食一样。

贺璟宸想要昏睡过去,只有这样,他才能减少这种疼痛,但是那是不可能的,疼痛已经淹没了他的睡意,他根本不可能昏过去。绝望占据了他整个大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庆幸在这种时候他还能保持住一丝的清明,他在想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他周围的人群又是哪些人?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

自己了?究竟是什么?

是试验品吗?

但还未想通这些,新一阵的更加疼痛的折磨又开始了。。。。。。贺璟宸紧闭着双眼,他是真的很疼,他怕疼,怕得很。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种折磨下呆了有多久了,他只能轻微的意识到自己正在一种液体里,他的手指比其他地方都更为的敏感,他的意识总是时断时有,而每当他有自己一丝的意识时,他的手指恢复的也最快,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液体里微微的抽动着。那群人似乎也发现了这点,每当他的疼痛减小时,他就可以感觉到他周围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虽然看不见他们在做什么。

贺璟宸听过一个传闻,传闻每当一个人将要死去时,他的脑海中会出现他此生最重要的一个人。

贺璟年。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贺璟年。

他想起了贺璟年为他系领带时的样子;想起了在阳光下贺璟年喊到“阿宸”的样子。

他想起了很多,那些片段都在自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贺璟宸的意识也逐渐消散……

他刚刚在想什么?

脑海中的那个人是谁?

为什么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他是谁?

………

我又是谁?

延伸阅读

傲然天下懒得杀你们 (求追书)  http://www.keiba5.cn/suwz.shtml
很快,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表情僵硬了。秦全,没有把老爸带过来。这可怎么办啊?“你是他哥

成为斑爷的白月光[综]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keiba5.cn/p5y7.shtml
群山环绕的偏僻小村,此时却是浓烟滚滚一片狼籍……哭喊声,惨叫声,还有肆无忌惮的嚣张大

大梁天子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keiba5.cn/63me.shtml
冀州刺史部,简称冀州。位于中国东北部,西汉时治邯郸(今河北邯郸),为战国赵国首都。东

火影之死亡系统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keiba5.cn/7si.shtml
君真赶早起床,因为担心吵醒和她同房睡的跳跳,她去衣橱取衣服的时候刻意放轻了动作,然而

吾好梦中修仙豪宅  http://www.keiba5.cn/gqp0.shtml
苏黎回头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嘴角微微上扬,走向到了马路对面,窜进了一条小道不见了踪影

我太想氪出黑贞德了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keiba5.cn/pcd6.shtml
苏辰东看着那刺眼的阳光,任由其温暖的铺洒在身上,身旁站着一众高官,无一例外,皆是死死

春风拂征辔在线阅读有钱是大爷(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http://www.keiba5.cn/ai2d.shtml
当林峰伸-出那黑漆漆的小手接钱的时候,对面那名男子显然微蹙了一下眉头,不过随后就笑了

超神学院我为烈阳之神之圣渊秘辛  http://www.keiba5.cn/gdwg.shtml
易尘此话一次,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易尘,是真的吗?你真的可以救我爸爸?”一旁的秘书

宁王令丢弃的玻璃瓶  http://www.keiba5.cn/pagm.shtml
一大早,一脸红润气色不错的刘梅早早起来,给丈夫女儿准备早餐,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做为

甜女无敌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keiba5.cn/adlu.shtml
一路上美狄亚都显得急匆匆的,等来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并没有听从埃厄忒斯的话换了衣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早安,老公大人在线阅读出院

    看着流云离开的背影、张三疯捋了一下的自己的思路、这个充满神奇来历的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救了我们、难道真的是因为刚好碰见嘛?算了不多想了、不管怎样人家毕竟救了我们、若是以后遇见在好好谢谢他、当张三疯吃完饭回到病房、发现卷毛他们都已经醒了、叔叔阿姨们也都不在、卷毛见到张三疯回来开口向他问:疯子、你去哪

  • 全后宫都爱我在线阅读第五节

    距离苏炎一百多丈外,月见站在一棵巨大的古树上,古树茂盛的枝叶把月见遮掩的严严实实,自身的实力堪比高阶灵皇,月见自信即便是那个人类少年走到古树下抬起头来看,也难以发现她。可是这份自信很快就被那个人类小子给无情的击碎了,月见发现自己已经暴露了,那个人类少年此时正盯着她藏身的位置,并且做出戒备的姿态,他是

  • 不听在线阅读第8章

    “居然打赢了!”“面对境界高于自己的对手,居然是碾压式的胜利。”“乔少牛X啊!”“......”乔雪依他们被韩勇带走之后,周围的吃瓜群众顿时炸开锅了。虽然在场众人大部分境界都比乔雪依他们高,但耐不住广大人民群众都有一颗爱看热闹的心,尤其是这种以弱胜强的就更加有意思了。很快,这消息就在浩然书院传开了,

  • 天白之语第九章

    当逆卷昴把浑身湿透的沈悦澜从水池里捞起来后,他才气急败坏地对她吼道:“你是傻瓜吗?!就不知道站起来吗?!”沈悦澜浑身都湿哒哒的,好不狼狈,她冷得瑟瑟发抖,但仍然对逆卷昴微笑:“是奏人少爷把我推进去的,你也知道,如果我马上就站起来,他也会更加失控。”听到少女平淡的回答,逆卷昴火气更旺:“你是把他当神供

  • 相爷,你府里有鬼在线阅读第二节

    林海心里很纠结,你杀了我前妻还有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真的无所谓,可是汪雪敏这个女人自己欠她的感情债真的太多了,一个女人从18追求自己到现在哪怕自己结婚有小孩也没有过嫁人的想法,本想着过段时间跟汪雪敏求婚,想不到竟然被孙亚龙拿来威胁自己,这个孙亚龙比起孙少龙心狠手辣不少,将来也绝对是个厉害人物。“我妥

  • 只爱我的病娇男友在线阅读第10章

    第二天,大会正式开始了,屋子里面乱糟糟的一片,现在太平道的头头基本都是当年一开始的那些人,所以大部分人也都是认识。“大贤良师到。”屋外面的一句话传了过来,屋子里面的人迅速安静了下来。“大贤良师好。”看着张角和李克用,石勒,四大部督进来了,他们争先恐后的打招呼。生怕落后下一步。“好好好。”张角热情的回

  • 爱的极致是疼惜在线阅读第5节

    “怎么了?”陈帆对着同桌王芳问到,王芳犹豫的把这次考试的试卷推了过来,语文3分,数学5分,“没事的,下次努力就是了,过去了,就别想那么多了,”陈帆安慰道,“谢谢班长,我家人知道会打我的”王芳哭丧着脸说到,“这样啊!别急,我来帮你想想办法吧,”真的吗?谢谢你班长!”王芳一脸感激的说道,“嗯…咦,有了!

  • 早婚晚爱之第三章

    廊下之风呼啸而过,胡玉林进退维谷。他本欲见识此等器物到底作何用处,却未料,器物主人竟是容氏大郎。数日前,自己还曾无礼待之,如今贸然登门造访,实在叫人惭愧无颜,他几欲抬袖遮面,落荒而逃。姜卫平不知其忧,正色将粗长木匣置于地面,不卑不亢道:“容郎君请开匣一验。”容奚素来豁达,对日前胡玉林的态度,未曾放于

  • 网游:我有十倍增伤第八章

    阮姝看着日程表,觉得自己此刻像是戏台上的老将军,背后插满了flag。说好的不会跟许清川提什么愿望呢?啪啪打脸。她的毕业汇演,偏偏安排在了,家里所有人都有事的日子。委屈唧唧。都是商量好的吧?!阮姝气的头晕,她辛辛苦苦学了四年,就等着毕业汇演的时候,告诉家里人,她选择进入**圈,选择表演系,没选错。“许

  • 百倍回收系统之顾宅(5)

    为首男子上身白衬衫,黑色裤,长款外套,整体十分霸气外漏,就是全身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看着他那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叶曦晨想起他是谁,这不是上次他撞到的那个男的吗,世界这么小。顾督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跟上次那个少年相遇了,原来他就是叶氏董事长的独子叶曦晨,看着少年有点微愣的表情,嗯,有点可爱,看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