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九鼎军师2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折花不语 来源:17K小说网

“对,现在在陪他看车,等会就回去,你跟唐净他奶奶也说一声。”迟悠挂掉和爷爷报备晚点回家的电话,走进了店里。

唐净正和老板说着话,指着门外她的电动车:“就那辆,一模一样的就行。”

迟悠的电动车是黑色的,简简单单,用旧了有些划痕。当时选这个主要看中的是耐脏耐操,不像什么白的粉的蹭掉点漆就很明显。

老板把吃了一半的外卖放回桌上,没理会唐净的话,热情地介绍着店里最打头的那一排车:“这些都是今年的新款,减震的,电池续航很好,后座还是加长的,能靠,坐着特别舒服,平时带带女朋友什么的多好使。”

迟悠听着老板说话,靠在墙上笑了笑。

“……”唐净在店里看了一圈,目光停在后面一排电动车那里,他走过去拍了下坐垫,看着老板问了句:“就这辆,多少钱?”

“三千二。”老板靠回桌子上,重新把饭盒拿了起来。

迟悠在店里转了转,看唐净居然一点砍价的意思都没有,听老板说了价格掏了手机就要去桌子那扫码,赶紧走过去扯了下他的衣服。

小朋友就是小朋友,很有被宰的觉悟。

迟悠问:“我去年买才两千八,当时就不是新款,怎么过一年还涨价了?”

“现在什么东西不涨价啊小姑娘,”老板扒了口饭,抬眼看着迟悠,松口倒也快,“都是熟客,两千八骑走吧骑走吧。”

迟悠说:“两千五。”

老板拿筷子的手摆了摆:“我进价都不止两千五。”

“那算了,”她拉着唐净的胳膊往门口走,“我们家长只给了两千五来买车,贵的钱不够,不行只能再去别家看看了。”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唐净实在没忍住小声问了句:“他要不喊住我们怎么办?”

话刚说完就听到老板在后面深深叹了口气。

唐净扫码付钱的时候看了眼余额,挺多的,转学来原城之前叶叔给他发了一个很大的红包。这点钱对人家不算什么,他一直推脱不要倒显得见外又矫情,也让妈妈尴尬,只好道谢收了。

迟悠帮他把车拉了出去,停在自己那辆旁边,没有任何花纹装饰的黑色,停一起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

她转头对唐净说:“你回去弄个记号,在车把上贴个贴画什么的,这车学校没一百辆也有八十辆,别回头放学拉错了。”

唐净下意识看了眼迟悠的车把,问她:“你弄的什么记号?”

迟悠笑了笑,也问:“你怎么在高二停车区找到我车的?”

唐净目光不自觉转到了迟悠电动车的坐垫上,上面蹭花了一块皮,蹭的很有形状,一个很标准的“7”的样子。

迟悠跨上车,把那个7坐住了,无奈道:“我得为我的车技解释一下,那可不是我摔的啊,是我爷爷有回骑我车去买东西,停路边被别的车给碰倒了蹭的。”

唐净也骑上车,把刚刚老板赠送的一把雨伞放进了车篮里:“蹭的很有个性。”

迟悠带唐净来的是步行街这边的一家店,这条街又称培训班一条街,除了里面几家卖东西的,其它的都是各种才艺班。

学舞蹈的学画画的吹笛子的拉二胡的,街口是一家装修的很好看的小琴行。

骑出步行街的时候,唐净朝琴行里面看了一眼。

墙上挂满了吉他,钢琴前面坐了个男人,低垂着头,像是在打瞌睡。

两人来买车目的明确十分迅速,没耽误到多少时间。回去的路上,迟悠偏头看了眼骑她旁边的唐净,开玩笑说:“小金库还挺充足,人家说多少就多少,一分钱都不带砍的。”

唐净有点不好意思:“我没买过,那个牌子上标了三千二,我还以为不能讲价的。”

迎面来了辆小车,迟悠往旁边让了让,说:“那是老板自己贴上去的价格,他乐意贴个八千二都行。本来也不是什么多好的车,上学能骑就行,专坑你们这些人傻钱多的小朋友。”

“省了七百,”唐净跟着迟悠拐上去西城区的小路,声音里带着笑,“我请小迟姐吃饭。”

“小伙子很上道,”迟悠也笑,按了按喇叭提醒前面路中间打闹的几个小学生,“等你军训结束,带你去找原城的好吃的。”

“好。”唐净答应了一声。

迟悠偏了偏头,发现他笑的时候左边有个梨涡,浅浅的,不明显。

“我高一刚开学那阵子挤了几次公交,后来发现还是骑车上学比较自由,路上看到什么想买的想吃的车一停就行了。”迟悠说着话,小路人少,她骑的速度不慢。

路旁边窄巷子里突然蹿出来一个穿校服的男生,迟悠反应迅速,在一道刺耳的刹车声里朝男生喊了句:“你看路!”

“对不起!”男生语速超快地道了个歉,头也没回地顺着小路跑掉了。

擦肩过去的时候,迟悠看见他校服白色袖子上印了个清晰的脚印。她目光追过去,发现男生背上也有好几个脚印,肩膀靠后的地方划破了一块。

男生没跑出去几步路的功夫,窄巷子里追出来了两个人,边跑边大声骂着:“你他妈的还敢还手?你有种再去告一次!嘴欠的怂逼!我操.你……迟悠?”

“是我,真巧。”迟悠把伸出去拦人的腿收了回来,脸上带着笑,挺热情地打了声招呼:“茂哥,又干坏事儿呢?”

迟悠盯着的那人往后退了一步,眉宇里透着不痛快:“你别这么喊我。”

这两人一个头发有点长,半遮着眼睛,没够上杀马特那个级别,但也半杀不杀的,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上学就是在浪费人生”的气质。剩下那个是个寸头,穿了件无袖背心,看着倒是有那么点老子不是很好惹的意思。

这个小姐姐很不怕事。唐净想着,一只手松松搭在车把上看着迟悠。

她敛了笑意,双眼皮细窄,抬着眼看人的时候透着冷漠。

带一丝狠劲。

“你们两个,”迟悠从车把上抬起一根手指,弯向刚才那个校服男生跑开的反方向,低声说,“从那边滚。”

两人杵那儿没说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唐净隔着半杀马特遮眼的刘海都能看见他眼神里的不爽和尴尬。

迟悠和他们认识,关系似乎很不好,他一个才和迟悠当了两天邻居开学第一天的人,什么来龙去脉也不知道,不好说什么。

剑拔弩张的。

唐净腿撑着地,脚尖靠外,是个万一动了手能及时下车冲过去的姿势。

可迟悠没准备给他这个下车的机会。

“扶着。”

她没朝唐净这边看,松开车把往外迈了一步,车子没人撑着立刻歪了下去,唐净连忙伸手扶住。

迟悠刚往前走了一步,寸头往半杀背上拍了一下,干脆道:“走。”

这场对峙前后加一起也没超过三分钟,回去的时候迟悠一直没说话,唐净偏头看了她好几次,她像是在出神想着什么,眉头轻皱着,车倒是骑得很稳。

唐净只好找话说:“快到了吧?”

隔了两秒迟悠才回他一句:“前面右转。”

唐净顿了顿又问:“刚那两人也是原中的?”

“不是,三中的。”迟悠回过神了,这下倒是答得很快,刚那一出估计搞得小学弟莫名其妙,她解释说:“那俩人小学时候和我一个班的,初中也在一层楼,之前打过一架。长那么高个儿唬人还行,动手就是弱鸡。”

唐净倒是没怀疑这个动手的真实性,迟悠刚才那股不服就干的劲儿一看就不是装出来的,真的能打才能这么有底气。

他好奇问道:“练过?”

“练过,”迟悠像是心情好了一点,说话又带上笑,神秘莫测地说了句,“名师指点,阴招很多,包你体验一次不想来第二次。”

唐净笑着摇了摇头,停了会儿又说:“方便问你和刚才那俩寸头杀马特有什么过节吗?”

迟悠被这称呼逗笑了,想了想说:“过节算不上吧,就是他们那伙从小到大不干好事,我从小到大爱管闲事。”

她说完沉默片刻,又低声说:“反正都是垃圾。”

唐净看她一眼,听不出她语气里是自嘲还是奚落。

两人一前一后拐进桥头巷,唐净转移话题,开玩笑说:“有时间教我几招啊。”

“我上课是要收费的,”迟悠接了一句。她在自家门口停了,转头跟唐净说:“下午上课一起,我再带你骑一遍熟悉学校路线,你们军训早上要求到很早,明天你就自己去了。”

“行,你下午走的时候喊我一声,”唐净看迟悠往院子里拉车,他手在车把上点了下,喊住迟悠问了句,“小迟姐,你有贴纸吗?”

迟悠愣了下,想起自己说的给车做记号:“应该有吧,我等会上楼找找,找着了下午走的时候给你。”

饭菜都端上桌了,今天回家比平时迟了有快半个小时。

迟建军老同志端着盆汤从厨房出来,乐呵呵地招呼迟悠:“小迟,今天的肉丸放了很多粉,很嫩。”

“那我要多喝一碗。”迟悠把钥匙和书包一起扔沙发上,洗了把手坐到饭桌上,看着青椒炒肉笑出了声:“这是奶奶炒的吧?”

“我就让她盯了一会火,结果给我加了这么多酱油,”爷爷摇着头,“郝主任真是手欠的。”

“迟建军。”郝世兰同志连名带姓喊了一句,端碗瞪着他。

爷爷立刻夹了一筷子青椒炒肉塞嘴里,扒了两口饭:“味道真不错。”

迟悠跟着也夹了一筷子,中肯夸了句:“一点点咸无伤大雅,还是很下饭的。”

迟悠吃完饭上楼,她看了眼时间,不够睡个舒服的觉。

对面窗帘拉着,唐净应该在休息。

桌上笔筒里两枝纸花都已经泛着黄,迟悠在书桌前面坐下,把花拿出来在手上转了两圈。

花瓣上画着的小爱心笔迹也变淡了,隔了好些年东西都旧了,可迟悠还是能清晰想起送她这朵花的小女孩。

想起她失望又无助的表情和蓄满泪水的眼睛。

迟悠拉开抽屉,里面乱七八糟放了很多东西。她记得之前在网上买文具的时候,卖家送了一张印了卡通猫咪的贴纸,当时觉得很可爱就放进抽屉了。

她找了好一会儿,才在用了一半的笔记本里翻了出来。

一个黑白的,一个橘白的。

爷爷奶奶都有午睡的习惯,迟悠轻手轻脚关门出去,把书包放车篮里,她怕周奶奶也在午睡,想了想还是没喊,把车在院子外面停好,过去轻轻敲了敲门。

刚敲第一下,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唐净从屋里出来把门带上了。

他换上了军训服,上衣收进了裤子里,皮带在腰上扣紧。

是独属于少年的纤细和挺拔。

深色显白,唐净把帽子扣上,往下压了压,对迟悠说:“加个微信。”

迟悠愣了下,她收回目光扬了扬嘴角,笑着说:“小学弟穿这身帅的我无法拒绝。”

“不是,”唐净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突然来这么一句太突兀了,解释着说,“上门喊来喊去的不方便。”

迟悠懂他什么意思,拿了手机点开微信给他扫:“周奶奶也在睡觉吧?”

唐净回答说:“是,以前没这个习惯,这两年精神不好,睡得越来越多了。”

“多休息休息也不是坏事,我奶奶今天中午吃饭还说晚上要拉着周奶奶去跳广场舞。”加完好友迟悠把手机收了回去,想了想又说:“电话也存一下,万一之后用得上。”

唐净报了串号码,迟悠拨了过去。

手机铃响了起来,迟悠提醒他:“调静音,原中抓手机还是很严的。”

两人骑上车的时候迟悠才想起来贴纸,她从书包小口袋里把那两只小猫咪拿了出来递给唐净:“都给你,自己挑,一边贴一个也行。”

唐净看了下,把橘白的那只小心撕了下来,贴在了左边车把上。

卡通的小猫,举着一只白色小爪子。

“谢谢,”唐净手指在贴纸上点了一下,“我很喜欢猫。”

迟悠说:“我也挺喜欢的。”

“那就别浪费了。”唐净笑了笑,低头把那只黑白的也撕了下来,伸手贴在了迟悠的右边车把上。

他贴完也没说话,只看着迟悠,像是在等一句什么评价,嘴角朝上扬着,睫毛上盛着午后的阳光,军训帽没压实的一点头发朝外翘着。

迟悠突然就想到了四年级的那个寒假,雪花落在了精灵的小鹿角上。

她弯了弯嘴角,手指在小猫的爪子上碰了一下,点评道:“可爱。”

延伸阅读

何来石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pege.shtml
何来石水晶饰品经过几年的努力,已形成了一定的规模,质量,信誉,口碑都得到业界人仕的认

锐盛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dzsn.shtml
锐盛汽车用品产品以汽车DVD、VCD、GPS和彩色液晶显示器为主。目前所生产的汽车G

英伦丝纺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p7oo.shtml
英伦丝纺床上用品总部所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蝶一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axhp.shtml
蝶一电动阀门公司的产品有:DZW/DQW系列电动装置,DY系列精小型电动执行器,LQ

贵庭布艺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dsvu.shtml
贵庭布艺床上用品总部是钻石绒面料、钻石绒夏被面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美涤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gdq0.shtml
石家庄美涤洗涤设备有限公司为您提供小本连锁加盟。我们会对您提供小本的专职培训,丰富的

大汉松骨足疗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6tax.shtml
大汉(中国)总部全称为大汉松骨足疗(中国)连锁加盟总部,注册名称为:安徽大汉足疗管理

好帮手洗衣干洗连锁店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sddm.shtml
好帮手干洗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好帮手(goodhelp),一直秉承的经营理念是让

凯德利安防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x2ei.shtml
加盟信息介绍:凯德利安防始终将产品质量视为企业生命,已率先通过ISO9001国内外质

a家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lauraparadise.com/srrb.shtml
“a家连锁酒店”是阅江(厦门)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创建的一家以“同品位、低价位”全新经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fgo+柯南]魔术师的忧郁第七章在线阅读

    看到那条短信,我吓了一大跳,站起来走到窗边,心惊胆战地贴在玻璃上往下看。我屋里台灯的光线从我的视线范围内淡去,我很快看清夜色里的楼下真的有那个人在冲我招手。那个我怕了一晚上也盼了一晚上的人……然而当期待成真,所有的盼也就都化成了怕。我气急败坏地赶紧打他手机,压着声音:“大半夜的你干嘛?!”他解释:“

  • 穿书后我成了爱豆的隐婚妻子在线阅读第6章

    醒来之后,我发现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不过……“玛琪,那是我老爸,不要对他出手。”我有些骇然地说道。玛琪根本不会是思考特的对手的,若是冒冒然出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在前面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正对峙着,一个许久不见的思考特,一个是玛琪。听到我的叫喊,两人转过来看着我狼狈地挣扎着起身。“不要动,好不容易

  • 综英美人才引进计划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大家族“过去看看!”王浩思索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过去看一下。系统任务是一个原因,好奇心也是一个原因。“少爷!还是不要了吧!那边的战斗波动明显是是金丹左右,就咋们几个过去……”好吧,作为从众多人中杀出来陪伴他的玩伴,智商上自然也是不会差多少。“就过去看一眼,而且我还有青龙呢!”王浩笑着从手中的

  • 全职高手幸好与你相遇之任代巡钦差(9)

    第九章会试在即,这日朝会,文相敦促顾缜定下主考官员,审议后,就要让他们尽快出发了。顾缜一抬手,露出右腕上的赤红舍利,众臣都下意识低眉敛目,像是已经被训练出了习惯。顾缜缓缓开口,道:“众位卿家商议出的主考官员,并无什么不妥之处,朕同意文相定下的人选。只是”这个“只是”一出,群臣都竖起了耳朵。“只是,朕

  • 魔海御歌第6章在线阅读

    “公子原是来听书的吧,与其站在这里还不如里边请,里边雅座。”守在门旁的便衣看守看到了门外的古云,于情于理向前询问了起来。“正是,这里乃是景龙说书阁?”古云说道“正是本处,敢问公子是哪家富家子弟爷,拿出记名牌,好让小的登记登记,也让我们省了被穷叫花子捣乱的心,也让公子爷少见了不雅之人。”只见这说书楼门

  • 废材逆天召唤师第5章在线阅读

    第4章圣魔再遇4绮罗生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抓住最光阴的衣袖,泪水滑落脸颊,滚烫得叫人无所适从。最后一滴鲜血入口,刺激着味蕾的甘甜叫他极不愿意放口。但最光阴心知,如若过火地吸食鲜血,将会对眼前人的生命造成威胁。最光阴强迫自己松口起身,袖处传来沉坠的感觉,他不免低下头,注视着这个被自己引诱过来的猎物。圣洁、

  •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在线阅读第1节

    又是一年校招结束,财务部分配来五位知名财经大学的应届生,不是大家心心念念的帅小伙,全是娇滴滴的小姑娘。整个部门气氛瞬间萎靡不振。部门老大霍樊到集团总部出差一周,命吴悠给新来的安排师父。吴悠翻阅过几人的简历,分两人进核算组,两人到税务组,把看起来最老实巴交的那个塞给出纳当小学徒。下午茶时间,核算组长李

  • 撷香番外在线阅读第2章

    “住手!“忽然,一声如洪钟般的怒吼在街道上炸裂开来,声浪滚滚,这股声浪来得突兀,瞬时便传播开来。周遭顿时人仰马翻,众人被这股声浪推得向后倒去,他们都是些普通人,没什么武学功底。那几个砍向李小飞的士兵尤为甚重,好像声浪长了眼似的,被撞得纷纷飞了出去,嘣的一声砸在了街边的建筑墙壁上,吐出几口血后晕死了过

  • 我爱上了我在线阅读第8节

    “上半场比赛,葡萄牙延续了对于法国队一贯的颓势。”距离下半场比赛开始还有五分钟,球员们也即将离开更衣室回到球场。无论是现场解说、电视台解说、抑或是转播了这场友谊赛的其它国家解说,都开始有意识地把中场时较为松散的闲聊气氛收紧,转而开始简明扼要地分析上半场的局势,以便新涌进来的观众了解情况。西班牙电视台

  • 凉凉薄荷糖在线阅读第2节

    简宁收回目光,跟着前方的姜岚迈进礼堂。越往前走,越能感到眼泪的冰冷。简宁向程磊导演的遗体献上花之后,转身要往右走,却看见向来坚强到坚硬的姜岚,仍痴痴地站在遗像前,双手扶在棺边,目光中露出罕见的哀伤。简宁觉得那不是在葬礼上礼貌性的难过,而是压抑久了,实在压抑不住的情绪。看来姜岚对程磊的感情,要比外界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