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猫团子圆滚滚第四章

作者:燕倾 来源:晋江文学城

初中没有打好基础,数理化等课程我学得非常吃力。我以为老师们不会提问排在花名册末尾、中考成绩倒数的学生,因而高枕无忧。谁知,代数老师第一次提问就点了我的名字。那一刻我直接傻眼了,下意识地用双手捂住脸,以求饶的语气说道:“别叫我,我不会啊。”

代数老师和同学们皆被逗笑,钟清扬的笑声尤为响亮刺耳。

止住笑后,代数老师看了一下花名册。

“那就让钟清扬来回答这个问题!”

对钟清扬来说,这无疑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从此以后,代数老师总爱向我和钟清扬提问,我答对的次数当然很少,钟清扬当然正好与我相反。不知道代数老师出于什么心理,是拿我来陪衬钟清扬的优秀,还是拿钟清扬来反衬我的差劲。我宁愿相信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意——其实代数老师是为了锻炼我。

已经开学很长时间了,代数老师还是经常将“裴清扬和钟清扬”这两个名字搞混,不是看着我叫“钟清扬”,就是看着钟清扬叫“裴清扬”。仗着代数老师脾气随和,每当他望着我叫“钟清扬”时,如果是会做的题,我就当仁不让的站起来作答;如果不会做,我就采取鸵鸟政策,反正在我装傻充愣的当儿,钟清扬会忙不迭得站起来显摆他的本事。

钟清扬嘴上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其实现在就对我展开了暗战,真是十足的小人一个!我怀疑他一直在监视我,从而伺机进行报复。比如:在卓凯站起来回答老师的提问时,我会习惯性地瞟他一眼,每回都发现钟清扬一脸滑稽表情朝我斜觑;卓凯的侧面跟郭泰尤其相像,我偷眼向他看时,只要被钟清扬察觉定会从中捣乱——带着一脸坏笑用书本将卓凯的脸遮住。

我的座位周围都是男生,加上走读,一直独来独往。看到别的女生一起嬉笑打闹,我很想接近她们,融入其中,却因自卑始终没有迈出一步。她们也没有人向我发出友谊的信号,大概我看上去有些孤僻,一副不合群的样子。

通过观察,我发现卓凯也不合群,因此除了视他为良师益友的最佳人选还生出一份惺惺相惜的感觉;但我不敢贸然接近他,打算相机行事。

开学不久,王一鸣被一位**学冠以“高音喇叭”,此称号有贬义之嫌,王一鸣自然不会接受,另行自封为“高一”一班喉舌。

这天晚上,第一节自习课刚结束,王一鸣跑上讲台宣称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现象,见同学们大都洗耳恭听,兴奋地将嗓门拔得更高。

“提示一下!这个有趣现象与大家入学时的成绩息息相关!”

“别故弄玄虚,赶紧说!”钟清扬发出一声不耐烦地催促。

“急啥,沉住气!——先作个小调查,同学们的座位是老师安排的吗?!”

有人回答“不是!”,有人回答“各人随便坐的!”

“就因为各人随便找座位坐的,此现象才堪称有趣!先声明一下呵,我绝对没有歧视谁的意思!纯粹是觉得有趣才说出来的!”

“不管你说什么,都恕你无罪!”一位叫石强的男生代表同学们表态。

“那我就说了呵!——咱们教室好比一个小王国,那是北方地区,这是中部地区,那是南方地区。坐在北方地区的同学,都是排在入学成绩榜前面的,南方地区那些同学呢,呃……正好相反,而中部地区这些同学,恰好是成绩居中的。以上便是我发现的有趣现象,同学们要是不相信,可以拿点名册来对照一下!”

这简直就是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成语活生生的诠释。“北方”和“中部”同学皆啧啧称奇,我们“南方”这些人则都低头不语。

***

钟清扬、王一鸣和高燕飞、赵淑静都住在镇政府家属院,上学放学一路同行,邮电局是他们必经之地,我经常与他们“狭路”相逢。

赵淑静也不会骑自行车,来回都由高燕飞载着,四人当中只有她会主动跟我打招呼。

我对赵淑静怀有好感,却不妄想与她做朋友;一则因为我发现她无论对谁都这样彬彬有礼,二则作为班上学习最好的女生在我看来有些高不可攀。高燕飞有些看不起我,也有点儿忌惮我,每回与我目光相遇都立马躲闪。王一鸣爱招风惹草,经常拿女生取笑,唯独不敢公开针对我,大概被我开学第一天的表现镇住了。钟清扬这个小人不只在校内与我作对,在上学放学的路上也变着花样试图将我激怒——不是突然猛蹬自行车从我身边疾驶而过把我吓得打个激灵,就是跟小痞子似的阴阳怪气地冲我吹口哨。我不想做无谓的反击,打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将他震慑”,在没有找到好机会之前,我只有加强防备,一忍再忍。

……

月考结束,我的成绩排名在意料之中——又是垫底。

为了让后进生转化,晚自习时班主任开了一堂班会,要求优秀生和后进生开展结对帮扶,成立帮扶小组。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卓凯了,我兴奋得不行,忍不住回头看他,却瞥见钟清扬面带鄙夷朝我歪嘴斜眼地做鬼脸。

下课后,除了我暂时按兵不动,“南方”的后进生们纷纷去“巴结”“北方”的优秀生,大家自然是男生找男生,女生找女生。钟清扬、赵淑静及副班长冯青峰最受欢迎,卓凯却无人问津,而这正合我意。

见钟清扬离开座位,我立马朝卓凯走去。

“我、我可以和你一组吗?”虽然一直把他视作老朋友,我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正在看书的卓凯抬眼瞧了我一下,随即垂下目光。

“我学习也好不到哪里,找别的同学吧。”

这样的答复出乎我的预料,一时不知所措;呆愣片刻,又说道:“排名第六,这还不算好吗?”

“隔得太远了,交流不方便。”

“那我和你做同桌行吗?你要是愿意,我跟老师请——”

“不愿意!我不喜欢跟女生一桌或一组!”

我的自尊心被打击得支离破碎,仓皇逃离,撞到一位同学身上并踩到其脚;从旋即响起的□□听出是钟清扬的声音,我更加难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羞臊的火焰在心中烘烘灼烧,同学们的说笑声在我听来都成了对我的嘲笑,室内无处隐身,只有向室外的黑暗中循逃。

“喂,裴清扬!”

我刚跑出教学楼,听到钟清扬的叫声,想到我与卓凯的对话被他听了去,就跑得更快了。

“我想和你做同桌!”钟清扬追到操场将我拦住。

“我不想!”

“记起仇来没完没了,你这人真可怕!”

“知道就赶紧闪开!”

“不要意气用事!如果让我帮你,保证——”

“保证超过你吗?!”

“超过我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够聪明,我能帮你进前十,如果你很笨,最起码也会让你——”

“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能帮我超过你自己,我也不用你来帮!”

“甭在这里死犟!这样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高一’要是打不好基础,以后的成绩会更难看!”

“难看就难看!”

“你脸皮厚当然无所谓,可我没法向清莹姐交代!”

“我都说过六百遍了!我会跟我姐姐解释的!”

“你打算自暴自弃?”

“你才打算自暴自弃!”

“那就让赵淑静帮你。”

“我谁都不用!”

“就想用卓凯?!可人家根本就不愿意帮你!”

这句话让我再次感到无地自容,气急之下朝他踢了一脚。

“要不是因为我哥和你姐,我绝不轻饶你!”钟清扬抚摸着左腿冲我发狠,“活该你一厢情愿!活该人家不喜欢你!”

我又朝他的右腿猛踢一脚——再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啊哟……”

“你要是跟别人乱说,我就……我就天天踢你!”

“你这个臭丫头……太狠了……啊哟……疼死我了……”上课铃随着钟清扬的哀叫声响起。

“你这叫罪有应得!”

“一次次给你机会还恩将仇报,真是个白眼狼!明告诉你!以后谁的面子我也不顾了!你要再这么放肆,我就加倍还你,决不手软!”

我不理他的叫嚣,转身朝教学楼跑去。

……

“我坠在浓雾里,不辨方向;谁来帮帮我呀?请来帮帮我!我对外面的世界大声呼喊;然而,将喉咙喊破了也没得到一点回声。就这样,我一次次在孤独绝望里昏迷,又一次次挣扎着醒来。如此这般循环了无数次后,我的心境渐渐变平和,天地也渐渐恢复了光明……噢,原来再浓的雾也有散去的时候,太阳总会升起。”

以上是当天夜里我所做的一个梦。因为这个梦,本来打算逃学一天的我又照常去了学校。在打消谎称生病逃学的念头时,我蓦然意识到,自从回到父母身边还没生过一次病。看来如奶奶说的那样,我已还完病债,从此以后就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了。

爸爸不是跟他未来的亲家说过我比姐姐、弟弟更聪明吗?我行的,我一定行!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指望任何人,我要自己帮助自己!

……

我对卓凯所抱的希望已彻底打碎,对他的好感从一百分降到了负分,生怕因为他而影响郭泰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就再也不朝他看一眼。

我的同桌叫吴江,是一个内向安静的男生,我和他是内向对了内向,同桌一个多月了,还没说过一句话。这天上午第二节课课间,他突然主动与我搭讪,问我跟谁一个学习小组。

我说我学习这么差,没人会接纳我。

“你可以加入我们那组。冯青峰非常好说话,我替你问问他吧?”

副班长冯青峰气质沉稳,长得也有点“老相”,给人一种老大哥的感觉,我当然希望加入他领导的那一组。

望着吴江朝冯青峰走去,我的心不由提起来,生怕再次遭到拒绝。

吴江与冯青峰交谈了几句就往回走,我忙撤回目光。

“冯青峰同意了,有什么难题你尽管向他请教。”

我暗暗松一口气,向吴江道谢。吴江腼腆地回了声“不用谢。”

冯青峰坐在“北方”倒数第四桌外侧位置,同桌也是一位男生。又一个课间,发现“北方”只剩下冯青峰一个人了,我便鼓起勇气去向他请教一道物理题。果然如吴江所言,冯青峰待人又和气又有耐心。

这样一来我没了顾虑,隔日一个课间再次走向冯青峰。留在教室里的人照样不多,钟清扬也在,在我开口向冯青峰请教时,那个可恶的小人吹了一声口哨。我知道他这是在嘲笑我,心里有些上火但竭力不怒形于色。正忙着赶作业的冯青峰立即停下来给我悉心讲解。——他才是与郭泰相像的人!才是真正的良师益友!

为了让钟清扬知道我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嘲笑,往回走时故意从后面经过他的身边。

“不是谁都不用吗?我还以为多么有骨气呢!”这个小人不放过任何一个嘲笑我的机会。

后几排只他一个人在,我无需担心脸面问题,所以不屑理会。

岂料他竟尾随着我肆意挑衅,“专门向男生请教,真是与众不同啊!”

怒火攻心,我实在是难以控制,猛地抬腿往后一踢,正中目标。

“属马的?!动不动就尥蹶子!”钟清扬忿忿地咕哝——明显的怕跌面子不敢声张。

终于出了口恶气,我心里着实爽快,不禁哼起《木鱼石的传说》(学校每天早晨播放的歌曲之一)。

延伸阅读

卡赞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dpys.shtml
卡赞派对装饰总部经销批发的铝膜气球、乳胶气球、气球配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御贝国际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088.shtml
御贝项目:婴儿SPA婴儿温泉SPA时代正在到来婴儿游泳很旺?因为婴儿游泳可以增强免疫

万山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abpa.shtml
万山渔具总部是渔具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高碑店市张六

浴蒸王养生能量房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g2oj.shtml
节能养生能量房中药熏蒸治疗法又叫蒸汽治疗法、汽浴治疗法、中药雾化治疗法,利用药物煎煮

颠覆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xg8b.shtml
颠覆油画总部是一家从事手绘无框画,装饰画,油画、画框、制作,销售、服务于一体的艺术类

乐卡氏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pjoj.shtml
乐卡氏港台品质生活店四大品牌——诗乐氏、海绵宝宝、英诺迪、希慧娜姿,来自港台、美、加

正大福珠宝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b7ad.shtml
正大福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正大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是一家由香港正大福国际珠宝集团有

德米亚尼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6ob7.shtml
德米亚尼首饰的历史就是和金银加工艺术的传统、激情紧密相关的意大利家族史。在这个家族中

格瑞祥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psfn.shtml
格瑞祥激光设备加盟总店座落于各地信息产业大城市———深圳,依托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

萌萌乐加盟  http://www.racheloriginals.com/py12.shtml
萌萌乐玩具是扬州萌萌乐玩具商贸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以玩具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毛绒玩具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球跑后我生下了史前恐龙之第六章(6)

    牡丹词恳意切地一番话,竟没有因为漠视了规矩而受到惩罚,反而直击到金宰相夫妇的柔软心底。他们单就只这一个独生的女儿,自然爱若珍宝,从小娇养着长大。此刻虽然话说的有点直白,但是她饱含的深情却是金相爷和夫人最珍而重之的。短短几句话,就打动了他们的心弦,一想到女儿马上就要嫁人了,离家之期仿佛就在眼前,金相爷

  • 月有圆时花会开在线阅读第四节

    一位下等侍女被皇子怀疑下毒,不管真假,她都可能被处死,林芸不敢不慌。“奴婢对公子忠心耿耿,请八皇子明察。”林芸跪在浴池中,磕头的时候,连整个脑袋都沉入了水里。夜殇淡淡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情,他希望在林芸的身上看出破绽,看看是不是她对自己下毒。从林芸的肢体动作,面目表情来看,下毒之人并不是她,如果是她,

  • 无法阻挡的high kick后传不是人

    “孽女就孽女咯,你生的,那所谓的弟弟就是孽子吧。”风茜耸肩,陈夫人现在不过是看她长得漂亮,这才想利用她。陈夫人以为她当年能勾搭到陈长风,自己就能勾搭到陈尹凡么。真是可笑,这两个人压根就不是一类人,陈尹凡非常痛恨亲生父亲的所作所为,却又只能隐忍,他正等着在适当的时候让他们一无所有。风茜自认为干不过陈尹

  • [综]白骑士与女暴君在线阅读第十章

    “若是别的谋士出此策,吾非得将他骂的狗血喷头,斩首不可!!”说罢,李儒拂袖哀声摇头道。“这?”李儒这番表现到是让王凡一众人不明所以,明明打了胜仗,差点烧死那慕容复,应该高兴不是吗?怎么...王凡顷想片刻,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符,可他又明了李儒的智谋,必定是自己有失策之处,想完,拱手对李

  • 都市修真天王深山快乐

    罗阳村世代深于周罗山脉深处一个四周由百丈悬崖托举孤岛之上,终年与世隔绝,进出村寨只能凭靠盘龙而上的千阶悬空栈道到达村口第一道山门的小平台,再经过村头悬崖上瀑布的百尺吊篮进村。周罗山周围凶兽横行,经过千百年来血与泪的挣扎,白骨累累堆砌的进村之路,世代修整到如今的模样。从低到高依次经过寨门,第一层为武器

  • 行者琴圣在线阅读怕什么来什么

    “什么?我还要去?沙沙姐,我真的不能去了呀,明天我要去见客户的。”“乖西西,刚才马导员给我打电话了,说学生们很喜欢和你聊天,让你给大三的学生也聊聊,咱们不能只看大四的孩子对不对,也要为公司储备人才做铺垫,再说了,刘总那边我都打过招呼了,他安排你们部门其他人去见客户,你就全心全意的陪我好不好~”没想到

  • 王者荣耀之药不能停(新)矛盾

    宁荣荣有些奇怪,看了一眼夜阑,问到:“但是夜阑哥也是辅助系魂师啊,为什么他不需要跑圈呢。”这个问题,也问出了唐三心中的疑惑。不等弗兰德回答,夜阑便接过了问题,他微笑着对宁荣荣道:“那是因为我不需要训练啊。”夜阑身后有系统加持,自己这个身体又是**中的人物,跑步这么一件简单的事,自然不在话下。他对弗兰

  • [主犯罪心理]当特勤局遇上FBI在线阅读第4节

    听到叶浩这么说,小女孩再次谨慎的停下脚步,顿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道:“大哥哥你将手掌心摊开吧,我这距离可以看到的……”“骗人吧?这么黑,还这么远,你都能看见?”叶浩看似很意外的说道。小女孩微微一笑,眼睛细眯起来道:“大哥哥,我劝你别虚张声势了,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了……因为,你若是在藏的话,

  • 撩她上瘾之第五章

    寒义的师父是朝月城鼎鼎有名的庄夫子,庄父子痴迷琴声,传闻有次庄夫子所住茅舍着火,还在授课的庄夫子听到消息后往家大跑,嗖的钻进火海,不多时灰头土脸的从火海中逃出,怀中抱着一张古琴,坐在地上放声大笑:“幸好无恙!”庄夫子胳膊腿多处烧伤,背上也被燎去一大块皮肉,唯独怀中古琴完好无损。庄夫子爱琴如命,琴技出

  • 佛说我什么都管不了之比试

    系统:恭喜主人击杀余世坤获得8000灵力,恭喜主人晋升炼灵小成三阶获得技能点三点“两点根骨一点悟性”系统,加点完毕。余天把刀收了起来换了身衣服然后向大厅走去,“父亲,我回来了”此时余浩霖正处理事情,看着此时的余天“嗯?,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必须回来好好好,王管家把大少爷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