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古今奇闻录第一章

作者:一介说书人 来源:17K小说网

初夏时节,西南山区晨雾缭绕,太阳升起来之前正是趁着凉快干活的好时候。

莲花坝大队的农民们赶紧出工往山上驮粪,除了老弱病残和偷奸耍滑的以外,能上山的都上山了,不过知青院里倒是还有人,海市来的老知青钱芳华正咬着绳子打草鞋呢。

“钱同志,新来的小知青咋样了?”

安安静静的知青院被一道喘着粗气的男声打破,心里想着事情的钱芳华被这扬高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抬头就瞧见孙驰右手提着一篮子野菜,急匆匆的赶回来。

原本见满满一篮子的野菜全是这个季节难寻的鲜嫩货,钱芳华是高兴的,但想着他的话又沉了脸色,草鞋也不打了,张口就抱怨开来。

“还能什么样啊,那烧一直退不下来,我才将用温水给她擦过身,掐着人中都喊不答应,我也没法了。”

再烧下去大罗金仙都救不了!

后一句钱芳华没敢说出来,说起屋子里躺着的人,她心里就愁得慌,一肚子气不知道该和谁发。

明明就病重成这样了,赤脚大夫都给吓着了喊着连忙送医院,他那里连快速退烧的西药都没有,偏偏就送不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更气人的还在后头呢!

没有西药,当地就能采的中药总是能开一副出来的,只是中药嘛,熬出来又黑又苦,这姑娘娇气得要命,灌进去没两秒钟就全给吐出来了,试了几次都不行。

“咱真不送卫生院啊?其实,大家凑……”

孙驰话没说完就叫钱芳华打断。

“老孙你这话说的,咱俩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我是啥人你不知道?

要真有法子,哪能看着人死了,虽然把咱俩兜搜刮干净了也没两块钱,但咱们厚着脸皮找大队长预支他也不会不管,可这是钱能解决的事么?

解决不了的是她那堆亲戚,你没听那赵家的泼妇怎么说吗?只要出了这个村,人要是死了,谁送的就是谁弄死的,杀、人这么大个罪名,是你敢担下还是我敢担下?”

别看钱芳华嘴上说得刚强,心里也是难受得很,这是条人命呐,哪怕不相识,可大家都是知青,谁也不愿意看着人没了。

只是这里头的事情复杂,新来的这小姑娘跟她们不一样,人家爸就是这个村走出去的,在村里有一堆亲戚,还是那种人没死就等着吃绝户的要命亲戚!

以前钱芳华还觉得她们来插队孤苦无依的不好,现在倒是庆幸自己在乡下是个孤家寡人了,不然摊上这么一群又狠又毒的亲戚可怎么过活呦。

“唉,这浑人不讲理起来,真是,这陈同志也是个命苦的。”孙驰是恨极了赵家那群人的嘴脸,只是对方颇有些势力,他得罪不起。

“浑人算什么,老孙,这也没外人,我跟你说句实在话,你别看一队长平时乐呵呵的,这事他没出头,但是最害怕的就是他这样的笑面虎了,你信不信,这小姑娘的事情就是他在后头捣鼓的!”

“就是知道他是啥人才觉得这姑娘命苦。”

难怪人家说世事难料呢,刚到公社接着人的时候,看着陈同志浑身没有一个补丁的新衣裳和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起的谁不羡慕嫉妒。

可没想到还没到大队上,这人就病得直接迷糊了。他们想送去看,又被赵家人给拦下。

“咱们这里,谁不是命苦的,不过她确实倒霉了些,烧了一整夜,草药熬了几碗都灌不下去,咱们这个知青点,怕是又要少一个了。”钱芳华看了一眼右厢房悄无声息的门户,也没心情继续打草鞋了。

她有些伤感,既是为别人,也是为自己,一个强制名额,兄妹三人都是能下乡年纪,她是中间那个,父母问都不问一声就报了她的名字,下乡以后也有差点熬不过去的时候,命不苦么?

“这话不好瞎说,要让哪个不省事的听去了,还要说咱们咒她呢。”

“这哪里是咒她,虽然咱们都是城里长大的,可在城里就算不下地,平日里也是要做家务的。

来了这里,苦是苦,但慢慢的也能适应过来,可她和小板桥那个虞知青一样,细皮嫩肉,以前不定多享福呢。这样啥都做不了的小姑娘,哪里是山卡卡活得下来的,更别说还有这样丧良心的亲人,要不是你昨天强硬,他们定然咬着不准小姑娘请赤脚医生,摆明了是想叫人死嘛。

瞧瞧这一早上那黑娃子来门口偷瞧几趟了,就等着人咽气了来搬东西呢!还有这院里某些人哦,为了那仨瓜俩枣,不仅不要脸皮子,这心肝都黑完黑尽了!也不怕人真死了夜里做噩梦!”

最后一句钱芳华说得咬牙切齿,想起早上发现的事情她就火大,实在是想不到,这知青院里居然还有人胆子这么大,心眼这么毒!

“你声音小些,这事我们心里有数就成,到底是没证据的事情,搞不好别人倒打一耙那才麻烦。”

“我就和你说说,我去做饭吧,下午也不知道要不要上工,你说队长把咱们两个留下来有啥意思啊,就看着人等死么。”

说是这样说,其实钱芳华也能理解大队长的难处。当官的谁也不想自己治下出事,特别是认命这种事情,知青办那边若是闹起来,搞不好就得退位让贤。

只是这里头事情太复杂,小知青陈婉娇这边呢,她父母虽然没了,但那是为国牺牲的。赵家那头呢,公社里有人,哪边他都得罪不起,大队长也难做。只能不插手,留下来他认为最省心的孙驰和钱芳华来照顾陈婉娇。

送医院要钱,人人都知道这带着大包小包的陈知青身上铁定有钱,可人没进村就晕死过去了。赵家的话里话外谁要是敢去碰了她的东西,到时候不见了什么就得赔。

如果人能救回来,那还好说,可见了陈婉娇的人都觉得这姑娘活不下来了,别到时候被赵家赖上,那赵家老三的媳妇可是出了名的赖皮。

偏偏赵家有个闺女嫁给了公社干部的小儿子,赵有富老婆的娘家也有人在公社当领导,官大一级压死人,大队长都不敢插手了,那谁敢出头。

屋外絮絮叨叨的两人不知,屋里睡着的陈婉娇是真死了,现在醒过来偷听他们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

她和这身体的主人同名同姓,来自21世纪的华国,根据原主的记忆,这里应该是和她所处的时空有略微偏差的平行世界。但国家大体走向相同。

穿越过来的陈婉娇比钱芳华还郁闷呢!

陈婉娇的爹,宁城首富,工业大拿,不管人品还是能力,那都是没话说的。可他这人迷信得很,陈婉娇刚生下来的时候,请了个师父来给批命,那师父也是耿直,直接来了一句“可惜了,多灾多难,活不过十八”。

这句话直接把陈婉娇五岁的哥哥气得抄家伙要把人赶出去,陈爹也不开心。

可后来的事情证明这师父还是有些水平的,陈婉娇天资聪颖,但还真多灾多难,时不时的就要出个意外,偏偏每次和她一起的都没事,就她受伤。

这下子由不得陈家人不信了,到处找高人求解好不容易拖到十八岁,还没来得及高兴,陈婉娇就被别墅里好端端的顶灯掉下来给砸死了,你说憋屈不憋屈!

临死前那一刻,她心里最大的想法是,老和尚说的是真,她真的逃不过,可没想到居然遇上了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情。

因为这一茬,睁眼的那一刻,她的关注点还有些偏。

老和尚这预言,到底是准还是不准?

可现下她也没有时间去追究,活下来才是正经的。死亡的滋味,谁死过谁知道,那些敢自杀的真是勇士,她是不想死的,只想赖活着。

陈婉娇一清醒脑子就强塞进来了一大段记忆,现在头还在一阵阵的疼,她把原主十几年的记忆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发现自个儿穿越到了六十年代,成了一个倒霉知青。

陈婉娇闲的时候喜欢看小说,穿越题材流行了十几年依旧火爆,她自然看了不少。

“我是不是该庆幸,看小说的时候喜欢翻评论,而有读者喜欢较真,会科普一堆常识性的东西,我恰恰喜欢看评论区的你来我往,所以了解不少这个时代的常识?”

陈婉娇自嘲一笑,年代文看的时候挺有趣的,但真正深思,就知道里头的艰苦,特别是原主这样的插队知青,那真是苦不堪言。

外头那个女知青的猜测是对的,原主在家里,真的是什么也不用做的。

她今年十九岁,父母是归国的物理学专家,一回国就进入军/工所研究院,参与研发军/用武器,十几年成绩斐然。受到过国家上层领导的秘密接见,说句国之栋梁也不为过。

夫妻两人是真忙,但是国家对人才是十分重视的。父母身边有战士跟随,主要的责任是保护他们一家的安全,以及不让间谍有机会接触到这些顶级专家策反他们,平时也会伸手帮忙处理家里的一些杂事,包括看孩子。

他们平时吃饭有食堂,家里的事情,小战士心疼两个姑娘,能做的都做了,除了洗自己的衣裳,陈婉娇是真没做过事。

主要也是不敢叫她做,这孩子也是个悲催的,长了一副林妹妹的身子却拥有了鲁智深的力气。还不会控制,让她干活,分分钟能成灾难片现场。

按说有这样的背景,陈婉娇是不需要来山区插队的。

但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延伸阅读

艾浦林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x9qb.shtml
艾浦林净水器项目介绍:艾浦林净水器凭借出众的制造设备、的研发团队、雄厚的开发实力相继

睿沃思专注力训练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ov1.shtml
专注力训练是指使用特定方式培养训练青少年儿童集中专注力的方法。注意力缺陷是很多家长要

天慧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acfm.shtml
天慧手机壳拥有标准化的生产基地,具备国内外出众的高科技精密检测、制造设备;现代化、高

中州粮机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pwvc.shtml
河南省漯河市中州粮机有限公司(原邓襄面粉机有限公司)是生产面粉机械成套设备的厂家,是

朵以化妆品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yx6x.shtml
朵以化妆品从国外引进全新的化妆品全自动合成生产线和全自动灌装生产线同时也专门从国外购

汇商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dorb.shtml
汕头市汇商玩具实业有限公司自创建以来,一贯奉行“务实奋进,诚信,锐意创新,以客为本”

一大国隆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nhyt.shtml
项目介绍广东一大国隆日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大国隆”)是由南方医科大学(原中国人

魔奇英语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uzcp.shtml
魔奇英语采用自主研发的魔奇英语系列教材,创意SMART教学法,结合面对面小班培训、电

香港凯文珠宝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60g1.shtml
香港凯文珠宝,将传统美学与西方精湛工艺制造技术融合,抱以对追求很好艺术锲而不舍的精神

佳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asiapacificpublishing.com/b3zq.shtml
佳特皮革护理加盟详情现在专业皮革护理做为大众服务领域新兴产业已越来越多的被人们关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到想吐魔法师是什么鬼

    那具咔哒咔哒抖着骨头,冒着黑气,看上去很邪恶的骷髅就这么被他们那看不起的傻子三小姐一脚给踹残了,骷髅身上那堆积起来的骨头更是啪啪啪的掉了一地,甚至有几节还直接摔的碎裂,成了渣渣。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邪风一吹,那渣渣也被吹走了大半,剩下一地带着裂缝的森冷白骨头。骷髅头顶在骨头的最上方,那没有眼珠子的眼眶看

  • 男神总是在逃生在线阅读第8章

    四只不同的手臂交错着举起茶杯,满面喜意的少年少女快乐地高声道:“为我们的胜利,干——杯!”“干杯。”来栖说,身旁书包里传来了小声应和的猫叫。“干杯!”雪松也配合着气氛道,声音融化在他们的笑声里。在国王鸭志田消失之后,城堡果真如摩尔加纳所言那般迅速崩溃,不知从何处传来了的排山倒海般的震动,巨大的裂缝在

  • 被海盗掳走之后之来日方长(8)

    梅元礼飞快地冲进了吾易市第一医院的急症室的大门。天知道他接到电话,自家闺女居然进了医院的时候有多担心啊!明明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竟然有人胆大包天不知死活到敢对他可爱的女儿动手,真当他梅元礼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吗!坐在长椅上的秋子看到梅元礼冲了进来,立刻不管正在给她包扎的医生的阻止想要走过去。“

  • [海贼]北海有鱼第9章在线阅读

    “你们四人可愿成为我白羽的亲传弟子!”赵龙:!……吴昊:!……王小胖:!……林倩依:!……原本已有心理准备的四人还是被白羽给惊到了,亲传弟子啊!这可是亲传弟子啊!不是核心弟子。这个世界亲传弟子,可不是说收就收了,一旦你被人收为亲传弟子这就代表着,你将成为此人的接班人或继承人。所以收为亲传弟子之前,人

  • 末日之我的小弟是野怪在线阅读第一节

    或许一切的终结即为变相的开端轮回,辗转。——————————————他不记得他曾经在哪里看或是听过,这世上,真的存在轮回一说。在世人所看不见更无法触及的遥远彼方,其实有着一个和眼前一般无二的平行世界。而人死后,不是化作夜空中的星辰在现世的夜空闪耀,就是变成茫茫深海里的一尾游鱼寂静地游入彼方。「因为我

  • 重生之最强消化系统在线阅读第七章

    ===两个穿着十二中校服的男生女生走在一起,是个人都会觉得这是一对早恋的情侣。在世俗的眼光中,早恋似乎一直不是什么让人觉得好感的词语。但是花季雨季的少男少女,这时候发芽的情感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章阳千里迢迢带周笑容去了市中心的一家日本料理店用餐,他一个公子哥,平时要去哪里都是自己家的司机或者

  • 高斯奥特曼之春风满面第4章在线阅读

    拿着圣旨,印玺和诏令的刘奕,慢慢的退出了大殿。当他刚走出大殿,看着那奢华至极的白玉阶陛,九条金龙栩栩如生的盘旋在阶陛的玉龙石雕上,气吞山河,恢宏无比。又看到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卫的禁卫军,还有不远处的一个曲的禁卫军一丝不苟的巡查着皇宫中的每一个地方……刘奕心中不禁豪情万丈,在心中大声的高呼道:“支离破

  • 新时代奇校园第六章

    很快严晚就领着那人族的使者来了。“爹!娘!孩儿不孝!要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有缘我们来世再做一家人!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怕死啊!”哭嚎声就由远及近着传来,偏偏耳裘亓朵还特好使,那使者哭到跟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脑袋都要被他震晕了。“停!安静!”她伸出一只手挡在面前,“谁说要杀你了。”满脸鼻涕水的小伙泪

  • 我暗恋的女神竟然真的是神明之无处逃脱(3)

    “快跑!”眼看距离工厂大门越来越近,奔跑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就在我心无旁骛的逃命的时候,李明刚突然猛地推了我一把,我毫无准备的倒在地上。李明刚脸色扭曲,“为了活下去,你去死吧。”白衣女人已经冲了过来,在这一瞬间我除了悲愤无奈以外,根本毫无办法。但白衣女人却没有冲向我,那身影如同化为一把利剑,奔着李

  • (全职高手)扮演包子的成功率之方砖眼里的弗瑞局长(求收藏求推荐)(4)

    清晨的阳光格外温柔,似是丝绸般的细腻,照在身上,让人感觉一阵困意席卷全身。不过此时此刻,在某个偏僻的社区公园里,正上演着一幕让人感觉十分诡异的场面。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白人青年,一身十分合身的西装,显得十分干练,不过他手中却拿着一把大口径自卫手枪,而枪口正好指着一个看起来有些懒散的亚裔青年。“科尔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