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红楼之财迷贾瑚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秋丨阑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了屋子,楚修忙把孟婉放在椅子上,轻抚着她的背后。

身后的楚川去八仙桌上赶忙倒了杯水递来,喂婉婉喝下,直到她脸色缓和下来,可眼眸里的泪水还是将纤长且弯翘的睫毛打湿了,喘着粗气。

楚川见此,看了楚修一眼,道:“是,我是要比你好看一点,俊一点,所以深受小团子喜欢,你不服归不服,你冷着脸吓她干嘛,正吃糖呢。”

楚修正抹着小孟婉眼角的泪,抬首看了他一眼,“我没吓她。”

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他真的看起来可怕吗。

楚川将茶杯放下,道:“那你冷脸,给谁看呢。”

说得楚修一怔,看向身边的孟婉,眼神闪躲,忽然意识到她似乎真的在怕他。

楚川白了一眼他,俯下身去,脸上的鼻血还未擦净,对孟婉说道:“孤乃东宫太子楚川,小团子大可叫我川哥哥。”

孟婉望着他点点头,轻声道:“川哥哥。”

楚川听了孟婉叫他哥哥后,便得意地朝楚修挑了挑眉。

楚修无视着他得意的表情,这心里五味杂陈的,“婉婉……”

孟婉攥着手指,默默将身子侧过另一边去。

见此,楚川脸上的笑越发晃眼,挑着眉:“你果然是被她讨厌了。”

听言,楚修深蹙着眉头,试探着问道:“你真的讨厌我吗。”

孟婉轻轻瞥他一眼,前世的这个人从未把别人的感情放在心上,何须在意她孟婉是否讨厌他。

怕不过小孩脾性而已,如阵风吹过就没了。

她抿了下唇,缓缓低声说道:“不喜欢世子,更不想见到。”

楚修面色微僵,眼中掠过低落,气氛一时凝重下来。

一旁的楚川见此,笑意僵了僵,将手搭在楚修肩上,道:“小团子还是很喜欢你的糖的,哈哈。”

哈了两声也没见楚修脸色缓和,他便闭了嘴。

楚修望着孟婉,她的眸子正直直的与他对视,小眉微蹙,一如她喝下鸩酒时看向他的眼神一般,厌倦。

“你不想见我?”

孟婉连着朝他重重点头,楚修有些苦涩,默了片刻后,他才轻声回道:“知道了。”

正在此时,屋外远处传来了张乳娘的声音,“小姐!您上哪去了?”

听到这声唤,小太子看了眼发怔的楚修,不能多做停留了,对孟婉说道:“小团子,我们走了。”

孟婉点点头,抬起小手掌朝他们摆摆手,“嗯好…”

话刚到口中,转眼看了楚修的深眸,婉婉顿了下,道:“…再见。”

这时,再次传来张乳娘的叫唤声。

楚川朝孟婉摆了下手,“告辞告辞。”

楚修沉默着,却被小太子一把拽起,慌慌张张拖着他朝梧桐树跑去。

见两人出去,孟婉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门框前望向院子里的梧桐树。

张乳娘的声音渐渐逼近,两名少年正爬上梧桐树,可偏偏小太子卡在树干上,好不容易爬上去一点又抱着树滑落下来。

万般无奈下,已爬上树头上的楚修伸手去拽他,试图他把拽上树头。

见到这一幕,孟婉捂着嘴笑起来,太子哥哥仍旧是那副模样,但好像有些地方又和前世不一样了,比如楚修。

想此,孟婉笑颜收了起来,或许就是初见没有同前世一样,所以才有了些变化,但她只想和这个人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梧桐树上。

楚修拉着太子楚川的手,可他蹬了两次,愣是没上来。

“你不是堂堂东宫太子吗,从候府大门出去,翻什么墙。”

楚川两腿夹着树干往上攀爬,愤然说道:“作为孤的伴读,你还不清楚吗,我是逃了关太傅的课业跑来的,要是被我父皇知道,我就完了。”

楚修抿着唇,没好气道:“你一天天不是拖欠杨太师的功课,就是逃关太傅的课业。”

“咱俩彼此彼此,你别只说我。”楚川眼看又要滑下树干。

忽然张乳娘入院来,正巧瞧见二人掉在梧桐树上,细眉一竖。

她可不知东宫太子和纪王府世子长什么样,只瞧着这两个小孩满身泥土,发饰凌乱。

提着快步走来,来势汹汹,厉声骂道:“哪来的两个毛头小子,敢翻孟候府的墙,给老娘下来。”

楚川听到这声,打了个激灵,突然身手敏捷起来,噌噌地就往上爬,这回楚修都不用拽他了,人都爬枝头跳到墙头上了。

有时候不逼小太子一把,你永远不知道他爬树有多快。

张乳娘急匆匆赶来,望了眼门框边的婉婉,心里有了数,她扬声道:“给我下来,两小子!可是惦记我家小姐!”

楚修随即跟上小太子跳到墙头,二人往翻越院墙而去。

末了,楚川还露出一只手,嘲讽地朝张乳娘挥挥手,然后一屁股掉落在院墙外面。

虽然个子不够,二人摔了个屁股墩,也算是跑出来了,揉着屁股站起身。

还没站稳脚跟,张乳娘突然从不远处的后门窜出来,吓得两人一惊,撒腿就跑。

孟婉连忙出了房门,唤了张乳娘一声,“乳娘别追了,婉婉没事儿!”

张乳娘只好作罢,走回来,还特意吩咐孟婉,一定不能和这种脏兮兮的孩子玩,尤其是男孩子。

孟婉轻抿小嘴,朝着乳娘点头。

此刻的纪世子和小太子已经跑到了巷口前,喘气,楚川擦了把额角上的细汗,说道:“这关乎孤的脸面,好歹也是一国太子,竟然翻候府墙头,万一被抓,孟候跟我父皇告状咋办。”

楚修与他对视着片刻,摆了摆手,向前走去。

楚川随即追上,抬手搭在他肩膀,道:“还郁闷呢?要不那三天功课,帮我写一天的就得了,不为难你。”

此时夕阳西下,天色渐晚。

将楚川送回宫中去后,楚修转着回了纪王府。

在府内,瞧过他那一身的泥和袖口血迹后,纪王妃慌忙将楚修拉过来,这一天不见人影,回来时怎么成了这样。

“这怎么还出血了。”

楚修淡然地看了她一眼:“鼻血而已。”

他腰间还偷偷藏着婉婉给他的小绣帕。

“鼻血也是血。”纪王妃脸上尽是心疼,想来儿子伴读太子,便问:“你可是和太子打架了?”

楚修轻轻摇头:“没有,不小心摔的。”

下人把药膏端了上来,纪王妃将此打开,抬眸看了楚修一眼,少年开始显高的鼻梁上泛着紫青,他沉着脸庞,似乎近来她儿子心事挺多。

翌日,临城又传着一件趣事,听闻孟候府千金小小年纪就容颜绝美,引来两名锦袍少年郎爬墙观望。

啧啧,日后要是长大了,这狼多肉少,怕是有一场暗战,就是不知这两位少年是哪家大人的儿郎,如此心急。

这话传到张乳娘耳朵里,她还低骂了一句:“什么锦袍少年郎,就是两个泥猴小子。”

她家小姐才五岁,岂是给他们肖想的。

孟婉坐一旁乐了一下,看着做针线活儿的乳娘,一言不发。

临城皇宫。

此刻延春宫中,小世子和小太子站在贵妃榻旁,榻上一身着杏色梅月襦裙的女人,裙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青丝梳成华髻,杏眼弯起带着丝媚意。

此女子正是大辽皇朝受独宠的燕容皇后,她将双手放在两少年的肩头,低头俏笑,整个寝殿都是她清脆的笑声。

许久后,她才渐渐缓下来,楚修与楚川相视一眼,无奈也没用,他俩被提来,跑也跑不掉。

楚川深知整个皇宫,他母后最大。

燕容抬起首来,笑着用手指戳了下俩小子的额头。

“说,去孟候府翻院墙的是不是你们俩。”

楚川抿唇,拢了衣襟:“儿臣一向正直,翻院墙这等事做不出来。”

燕容却直接无视了自家儿子的回答,眼角带着笑,说道:“话说那孟候家千金什么模样?”

楚川来了兴趣,摸了摸下巴说道:“粉嫩嫩的,笑起来还有两酒窝呢。”

“你怎么知道?”燕容问道。

楚川怔然,拉了一下一旁的楚修:“他说的。”

楚修抽了下嘴角,你不打自招,别推他头上。

燕容若有所思地点头,将目光转向楚修,“听纪王妃说,世子还把人衣服撕了?”

楚修沉默片刻,是又不是?他还是点了头。

“世侄,你这是…喜欢人家?”燕容问。

楚修垂了眸,略显稚嫩的面容上深沉着,脑海中滑过孟婉的脸,道:“是。”

他不想否认。

燕容皇后噗嗤一笑,转身轻趴在贵妃榻上,发髻上的花簪不停颤动着,“你们小孩真好玩。”

楚川耸了耸肩,连忙上前给她捏捏小肩,脸上带着讨好:“母后,你可千万不能和父皇说我偷跑出宫啊。”

燕容渐渐缓下笑声,柔柔地侧躺着身子,她撑着脸颊,“下次偷出宫记得带上我。”

楚川挠了挠头,“可是父皇说了,只有他才可以带你出宫。”

燕容轻睨一眼他,“我这不是说偷偷出宫吗。”

楚修望着燕容皇后的面容,拦住话道:“您这身子,若是出了事怎么办。”

燕容皇后身有寒疾,且越发严重,按前世那般发展,她撑不过一年…

想到这,楚修深皱起眉头,这也是他今生想避免发生的事之一。

楚川则是顺着他的话点头。

燕容哑了口,默了片刻,最后轻轻扬起笑,无奈说道:“算了,但我也想见见那小孟婉,派人把她请来吧。”

延伸阅读

东阳杜邦红木家具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sz78.shtml
东阳市杜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位于中国东阳横店影视城昌盛路47号。公司是2011中国红木

晨曦减肥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yfsf.shtml
2014年你有效果好不反弹的减肥项目吗?2014年你的减肥项目有签法律认可的不反弹合

越南荔枝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nsq7.shtml
北江进出口有限公司本公司专职代理越南手新鲜荔枝,公司设在越南北江省陆颜县.有意者请联

巴禾电器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uknf.shtml
佛山市顺德区巴禾通风设备有限公司创建于1993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换气扇、风扇等系列产

2010上海第九届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p7vf.shtml
2010上海第九届中国国内外玩具、模型及婴儿用品展9thInternationalT

海斯源净水机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gdcr.shtml
产品五大创新高科技以“以科技创造健康生活”为宗旨,开发出国内外出众技术的步进分层沸腾

八霖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nbkz.shtml
八霖太阳能照明拥有的海内外管理团队和经验丰富的电子工程师、结构工程师、照明工程师等研

元晶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g1lw.shtml
元晶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保定白沟

乖乖兔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srj5.shtml
1、贴心的销售保障:统一的形象设计,为您的销售提供有力的保障,科学合理货源调配,让您

新月亮洗衣干洗连锁店加盟  http://www.drycleaningetc.com/sdfa.shtml
新月亮干洗店连锁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新月亮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是长期从事洗涤设备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审神者片翼天使之第二章 异界回忆与初识飞蓬

    时间2011-8-1916:03:59字数:3129“你。。。”“你。。。”就在这个时候,夜枫与夕瑶同时开口。“还是你先说吧!”夕瑶柔柔的开口,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这里是哪里?”夜枫沉吟下开口,双目紧紧地盯着夕瑶。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是害怕从她口中听到自己已经死了吧!“这里是天界,你不知道吗?难

  • 从功夫开始第2章在线阅读

    上了车,李胜林让司机开往乐天酒店,韩小雪就像是离开笼子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咱们这是要去哪?你说好带我在han国好好玩玩的。你还要领我去见识一下han国美食。han国的炒年糕很出名的。还有很多han国的小吃,你都要带我去见识一下。”李胜林被她吵得烦不胜烦,“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吃货了?”韩小雪

  • 剑舞太虚在线阅读第10章

    李密心里很委屈,也很愤恨。他知道李佩虎是在挑拨离间。而且手法很拙劣。但也很直接。所以,李密不担心翟让、徐世勣、单雄信这些人会上当。然而——那些瓦岗麾下的小喽罗们可就不一定了。人心有多脏,李密一清二楚。否则,他凭什么能在瓦岗东山再起?看着翟让身后的一些小兵已经在窃窃私语,冲自己指指点点时,李密知道自己

  • 至尊轮回王者归来在线阅读第10节

    启程帝都,刘枫骑着他的马儿走到最前面,现在的他对于着匹马真的是爱不释手,起了名“王不留行”“我说,李纯啊,我们这走了半天,到底要多久才能到帝都啊!”刘枫骑着王不留行向后面驾着马车跟着的李纯问到,李纯提高了嗓门答道:“回大人,这我们从县里出来,中途没落下东西和走错路的话,稍微赶赶路,不出十天半个月就到

  • 江湖转机

    “炎阳之体?尊者说我是炎阳之体?”夜雨听闻,瞪大了双眼,这炎阳之体可是闻所未闻,不过听起来倒是很腻害的样子。“怎么?没人告诉过你吗?也难怪,毕竟自从龙纹大陆出现人类以来,炎阳之体都没有出现过几次,可就是那几个拥有炎阳之体的人无一不是站在了龙纹大陆的巅峰。想必你对火很熟悉吧,可是你知不知道龙纹大陆的三

  • [综武侠]皇上,求报销!第六章

    林黛玉脸上震惊的表情是掩盖不了的,周季川看到后脸上是果然如此的表情。“林玉?这是你的化名吧?”周季川问道。林黛玉此刻收起自己凌乱的心情,稍稍平复一些,才抬头看向周季川。“周公子此话怎讲?”林黛玉下意识的反驳道。“你不用如此紧张。”周季川将手中的书放下,“这次出去游学,有幸去过一次京城,偶然听到了荣国

  • [超兽武装]白鸿贯日在线阅读第四节

    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战斗持续了一夜,当师娘顾以柔在五神峰山脚下找苏晨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在雨水的冲刷下与泥土混为一体,空洞的双眼漆黑如墨,面色苍白,与死无异,身旁放着一把黑色剑身的剑,那是很小的时候,苏晨用机缘巧合得到的一块黑石打造的剑,是送给墨风八岁的生日礼物,名曰“诛神”。顾以柔将他抱

  • 电竞大神来solo在线阅读第八节

    秦化发自内心的呐喊声传递很远很远,方圆千米内的所有事物都能听见。由于这里是远离临江市中心的偏远地区。本身的人员也是不多,在加上天地异变,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也唯有被困在孤儿院内部的谢语嫣两人能够听见秦化的呐喊声。昏暗无光的漆黑小房间中。听到秦化的呐喊,身为顶级特种兵的韩金第一时间就觉察到这

  • 天雷入体至尊法神之南山塔(一)(小修+捉虫)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两周的先行曲打歌期很快就结束了,为了迎接接下来九月的八周年回归,傻帽推掉了不少没必要的行程专心叫成员们准备接下来8周年的正式回归。所以今天成员除了训练没有任何其他行程除了柳落雨...我结前三期节目可谓赚足眼球,一个是出道多年登顶女团出身的大势solo的年上姐姐,一个是小公司出身出道

  • 大唐:开局假装神仙第9章在线阅读

    啊啊啊,还有什么比现在更让人尴尬的吗?安南一脸无措的看着眼前的邵逸,脸也一点点变烫变红,整个人窘迫的像是快要原地爆炸一样,手也不自觉把捏着的奶瓶往身后藏,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邵逸挑眉,看着眼前瞬间整个人都变成粉红色的安南,难得的善良了一次,决定不再逗他了。但还没等他开口,一阵急促而尖锐的哭声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