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无限之拟态在线阅读前尘往事俱已忘(一)

作者:我不是二哈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月初六,月如钩。

如钩月下,留照青州,正上演着一出盛世繁华。

我觉得这出盛世繁华应该和我有着某种关系,奈何此时此刻我只能看着红烛落珠,无聊的很。

不过我现在好歹也是位正儿八经的新娘了,这个身份,倒是相当新奇。

我想着以前听过的那些戏文里,新娘大概都得做点“逃婚”、“私奔”这样的事。现在既然这般无聊,是不是应该效仿一二?

这个想法存活时间不长就被我溺毙在脑海里,因为我发现我既无逃婚的理由,又无私奔的对象——哎,真是无比伤怀。

想起那些戏文,自然而然的我就又想起我的朋友陈列衣和沈拓。因为那些戏文,通常是我们一起听的。只是两年前,他们相继离家出走,再没回来。

我以为在我出嫁的时候他们该出现,可是直到我离开和乡,远方始终尘埃清明,除却青山依旧树影幢幢,别无他物。

门被推开,却是苏叶。

苏叶,苏青云的贴身侍卫,年仅十五岁,一把青铜剑不离身。一年前,苏青云将他派给我,于是一直留在我身边。

苏叶兴奋的说:“今日青州沸腾一片,天下名人齐聚,我看那百年盛况也不过如此!”

他喋喋不休的跟我讲着那些天下名人有谁谁谁,我只觉得我一个都不认识,那么便也与我无关。我只是闷得慌,好不容易打发走苏叶,便鬼鬼祟祟的跑到后院乘凉。

石阶冰凉,我埋身在花架里。喝着走时拿出来的酒,就着糕点,自得其乐。

我想苏叶肯定能找到我,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喝着玩,因为我发觉这酒滋味不错。苏叶说过这是王怀素的“百年欢”,为着苏青云成亲特意酿制的酒。我暗自琢磨什么时候去会会这个王怀素,也学学这美味的酒究竟怎么做的。

不知不觉半壶酒就下去了,苏叶还没寻来,我想我可能藏太好了,便钻出身子,一动,那花朵便扑扑簌簌落了一身。此情此景,真是美哉妙哉。然后我觉得眼前一花,待视线清晰,便看到花架旁不知何时冒出了一个人。

他说:“你是谁?”

我刚要应答,只觉一阵晕眩,忙扶住了木架,这下花掉的更厉害了。我说:“你又是谁?”

男子不回答,我抬起头,借着月光,见他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我。他长得可真好看,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这么说了,说完就后悔了,摸摸脸,烫得厉害。

男子一笑,笑如茶花盛开,只听得他轻声道:“我是客。”

我点点头,又见远处苏叶寻来的身影,便觉我得回去了,不然苏叶又该唠叨了。于是转头对那茶花客——长得像茶花般好看的客人——说:“我该走了。喝喜酒在前厅,你约莫是迷路了,不过我也不识路的。”一笑,挥挥手,“嗯,再见!”

地面有点晃,脚有些发颤,我定定神,稳稳走了几步,隐约听到背后男子说:“原来苏青云的女人是这样,有意思。”

我定住,转过身,正儿八经的说:“你不要乱说,我不是苏青云的女人,我是他妻子,嗯,你今天吃的就是我的喜酒。”我笑着眨眨眼,心想你肯定很意外,然后挂着笑容得意的走了。

走到半路遇到苏叶,我说我刚遇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他大概迷路了......我还说了什么,想不起来了。

醒来的时候便是枕着苏青云的胳膊模样。他醒了,只是眼睛眯成了新月,我一窘,忙拉着锦被蒙着头,闭上眼。

这可真亲近啊,我和苏青云这是同床了?

我想起来我和苏青云已经拜堂成亲了,同床共枕该是理所当然了。严素非也就无法再因为我和苏青云“男女授受不清”而训斥我淑仪全无了。一想起严素非那张严肃的面孔我就一激灵。了然后我露出脸睁开眼再度扎进苏青云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上安宁的香。

“苏青云,我嫁给你了是吗,我们要执手百年了是吗?”我缠着他纤长的手指,觉得如玉般剔透,便轻轻一点一点咬了下去。嗯,有骨有肉,不是玉。

苏青云反手握住我的手,说:“云迟难道要一直直呼我的名字?”

我有些茫然,抬头望着他,“那我要叫你什么?”好像所有人我都是直呼姓名,就连和乡乡长我那兄长严素非我都是一口一个“严素非”,没有什么不妥啊!

苏青云无奈的笑了笑,说:“也罢,你爱这么叫便这么叫吧!”

看着他无奈的样子我意识到可能真的有些不妥,可是他没说什么,那不妥肯定也不重要,那我就省心吧!

不叫他苏青云,又该叫什么呢?叫青云吗?青云和苏青云也没什么差别啊,窃以为后者比前者叫的有气势多了。我在心里嘀咕着,没在意耳边苏青云流水潺潺的声音,待他扯到我头发才回神。

苏青云笑着揉着我的头,问:“云迟昨晚在后花园可是遇着谁了?”

“我昨晚去后花园了吗?”我蹙了蹙眉,“哦,去了,还喝了酒,可我遇到谁了?对了,我遇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好看?”苏青云似乎对我说的“好看”有些不理解。

我点点头,“对,是好看。你也许觉得‘好看’这个形容词用在男人身上不妥当,不过你若见了他,你就会明白这个词用在那人身上是多么的合适。哦,苏叶后来大概见着了,你可以问他。”

听我说到这,苏青云目光一闪,道:“苏叶并未见到任何人。”

“咦?”我疑惑的望着他。

“你告诉苏叶你遇着一个人后,他便去看了,可是未发现任何人踪迹。”苏青云解释说。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做梦了?不过不像是做梦啊!

苏青云并未回答,只是又问道:“那云迟可想得起来,那人究竟是何模样?”

“唔,让我想想。”我开始努力的回忆那人的样子,可是到最后只能气馁的摇了摇头,“我记不得了,不过那人的容颜就像开满和乡的那些茶花一样。”

苏青云见我一脸沮丧,也不再勉强我。他该知道我的记性不太好,记人面孔的能力也实在让人头疼。我第一次见面就能记住的,也只有苏青云一个人。

恍然间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我抬起头说:“我问那个人是谁,他说是客,那么,你该是认识的呀!”

苏青云说:“我已派人查过,宾客之中并无此人。且那段时间,无人离席。”

我皱皱眉,感觉到了此事好像有些复杂。

“此人突然出现在后院,来无影去无踪,除了你,再无一人看见,他来历不明,真不知有何目的……”苏青云的眉宇间浮现出隐隐的忧虑。

看着苏青云的神色,我蹙了蹙眉,而后一笑,道:“莫多想了。不是无事发生,一切太平么,说不定他只是路过而已!”

苏青云闻言,眉头舒展,“是无事发生,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云迟以后可不能支开苏叶一个人跑开了。”

我点点头,心想苏青云又要开始念叨了,以前和云浮两人避开苏叶出去玩、被他知道后他便会念叨一阵。想到云浮,我打断了苏青云的话,“云浮约莫办好了家事,你快把她接了来,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无聊的很。”

云浮,是我的丫鬟。在我要成亲的时候,她的家中却出了状况,于是没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云迟很喜欢云浮吗,要不要再添几个丫鬟?”苏青云问道。

“不用。云浮跟了我几年了,换了别人我会不习惯。”云浮对我来说,可不仅仅是一个丫鬟。

彼时苏青云已起了床,掀开了帘帐。看着一片红艳的喜庆之色,我琢磨着我的洞房花烛夜就这么结束了。目光瞥见桌上的酒瓶,一亮,道:“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那个王怀素吧,他的酒真不错。”

正在更衣的苏青云闻言,一怔,而后明白过来。“下个月要去帝城参加苏氏宗族聚会的,怀素也是在帝城,到时正好可以去拜访下。”

苏氏宗族聚会?我有些茫然,不过不管了,既然两个都在一起,那我便省时省力,真是好极。

三天后我才见到云浮。

她看着亭台楼阁环环绕绕而眼花缭乱。她说:“姑姑,您得迷多久的路才能认清这里啊!”

我被云浮的直言不讳弄得有点惭愧,不过依然面不改色的表达我的疑惑,“我为什么非要记清这里呢?”

云浮睁大着眼睛说:“您是这里的女主人啊!”

“我是这里的女主人就一定要记清家里的每条路吗?”这个好像没什么逻辑啊!可是苏叶和云浮的表情好像说明真的该是这样的逻辑,于是我只得继续淡定的说:“我是女主人,身边自有人开路!”

我看向苏叶,笑眯眯的说:“不是还有寸步不离的苏叶么!”苏叶聪明伶俐,更何况他之前就在这苏园,那必定是对这园子相当熟悉了。

咦,为何苏叶又摆出一副无语问苍天的表情?

迎面不停有人停下行礼,甚是烦扰。为此昨晚我对苏青云提议罢了这项礼仪。苏青云并不同意,他说难道让他们对你这个女主人视若无睹不成。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苏青云又说你嫌烦扰可以不理会。我又思考了下,觉得这主意不错,就是微微不礼貌。如果我对别人的问候置之不理,别人是否觉得我端着架子,这印象多不好。

我可一直准备学那贤良淑德的范!只是今早我装模作样给苏青云奉茶的时候他呛着了,真是一点面子也不讲。

迎面又有人行礼,我摆摆手算是回应,回头继续听云浮说她家里的琐事。然而话到一半却被人打断了。是刚才行礼的人,是个女子,嗯,模样还挺标致。

她说:“夫人,这些账本是请您过目的。”

我注意到她手上一摞本子。我疑惑的望着苏叶,等待他向我解释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苏叶清了清嗓子,定定的道:“言姑娘,园子里的管事,早上时候您见过,并表示愿意了解园内情况。”

听苏叶这么一说,我有了点印象,早饭结束后是有几个人来的。

笑着接过本子,觉得挺沉,转手给了苏叶,我说:“如此大个园子,管理必是相当辛苦,倒该是换个清闲的。”如此标致的人儿何苦这般劳累,唔,我真是体贴人。

可这女管家的脸怎么刷白了?

“脸色如此难看,看来这管家之职真是劳心劳力。你便先去休息几日吧!”这么多账本,光捧着就累人。

女管家抬起眼,看到我笑语盈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好一会儿后,才吐了个清清冷冷的“是”字,然后施礼告退。

一回头,见苏叶正盯着我,眉头皱着,脸上三分疑惑三分埋怨四分……额,总之是不高兴的模样。

我疑惑的问道:“小叶子为何这般看着我?”

“小叶子”这个称呼,出自云浮之口。话说当云浮得知这位神情倨傲的小侍卫居然比她还小一个月后,便兴奋的唤他“小叶子”以示亲昵友好。然而苏叶听闻这个称呼,是嘴角抽搐,羞愤异常,并言辞禁止将此称呼用在他身上。当然,对于苏叶的反对云浮是一概无视,反而将“小叶子”三子喊得时而缠绵悱恻时而震耳欲聋。最终,苏叶无可奈何,被迫习惯,但后来听到时,依然会嘴角微抽。

而此时苏叶听闻我的问话又是嘴角一抽,表情更是不高兴。

自我检讨了下,觉得今天表现很不错啊。而后灵光一现,恍然大悟,便笑道:“寸步不离的贴身侍卫,好像也是很辛苦的。小叶子难道也想换个工种?”嗯,我只顾着疼惜女子了,忽略了这位小侍卫了,真是厚此薄彼啊。

然而我的想法好像错得离谱,因为苏叶表情相当崩溃,他举着手中的本子,嘴唇张了又阖,像是腹内言语翻腾却又不知如何说起,最后深吸一口气,将千言万语强自咽下。

我和云浮四目相对,对于这位小侍卫的古怪反应表示难以理解。目光交流番后决定置之不理,因为这种情况在苏叶身上好像时常发生,只是这次表现的比较激烈而已。

平日里苏叶最经常使用的三副表情是:倨傲;无语;崩溃。后两者多半是因为我的言行举止,所以今天,估计又是我会错意说错话了。

延伸阅读

地铁便利店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673f.shtml
在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看来:“地铁可以禁止吃喝,但不是禁止商业。”正像其他设有

支付宝线下商通道扫码枪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xxc.shtml
本公司是一家年轻化新型企业,专职做O2O业务推广!致力于企业信息化服务,现为支付宝宁

维好客便利店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6xhk.shtml
维好客连锁便利店是广东省连锁便利店知名品牌、社区便利店连锁营运专家,是一家集供应链开

金版纳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dlc2.shtml
金版纳宠物用品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宠物用品企业,为众多宠物品

欧梅雅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x2ho.shtml
欧梅雅楼梯经过多年市场运作,深受消费者喜爱,先后获得“中国产品质量十佳品牌”、“中国

米奇兰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xasl.shtml
米奇兰十字绣已成功开发出2000余种大卖图案并全面推向各地市场,并且以每月至200款

柠果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n94c.shtml
柠果创意礼品是义乌市柠果电子商务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塑料、树脂工艺品销量节节

兴佳园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gi5n.shtml
兴佳园食品机械总部主要生产高中档不锈钢厨房设备,是一家从事设计、制造、销售、安装各类

丹巴渡内衣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bf9z.shtml
丹巴渡内衣加盟详情

彤言彤语童装加盟  http://www.blogautomatik.com/q0a.shtml
彤言彤语童装作为一个被广大消费者们所熟知的品牌,它成立于2008年。经过多年的发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千河山恶念丛生 法相天地

    此人名为易山虎,是这片辖区的副尉,同时也是苏羿的直属上司,苏羿每十年一次镇守南天门任务就是贿赂他而得来。当然,九粒玄元丹,得有八粒上交于他。易山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镇守南天门很无聊,有小概率出现危险,关键是极可能恶了天庭正神,这对职位晋升有坏处。试想,你拦过天庭大部分神仙,平日里或许没事,关键时刻这

  • 鸣蜩四枪定乾坤

    围子墙上面的人们明白了:哦,这些被绑的人不是”西南马子”,他们是”西南马子”绑来的“肉票”!“西南马子”一直不声不响地拉着“肉票”来到距离围子墙一箭地的地方停下来。柳凡飙先观察马子的武器,发现只有骑马的旗手似乎背着一杆枪,而另外骑马的那个马子似乎有一棵盒子枪。而这两个骑马的马子没有下马,也没有亮出武

  • 网恋对象成了老师第10章在线阅读

    王济同便将当时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张无忌,同时也告知了自己大概知晓他的情况,只是不知道他还活着罢了。也算是当时给张三丰的谎言给圆了,免得到时候对质不上。“那便是谢谢额……”张无忌有点尴尬,过了这么长时间,却连自己的恩人的名字都不认识,张无忌啊张无忌,当真是在山谷里当野人当久了,忘记了礼义廉耻了吗?“王济

  • 向往的生活:最后一间姻缘庙在线阅读第1章

    又是一天落日刘青如同往常一样,静静坐在湖畔公园的长凳上,看着橘红的太阳顺着此起彼伏的大楼慢慢消失不见。夕阳的光线虽不强,但这样年复一年的直直盯着总归对眼睛不太好。因此刘青总是时不时的揉搓眼睛,右眼累了揉右眼,左眼累了揉左眼,总之一定会有一只眼睛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一秒也不会错过。真是好看啊,不知看了

  • 东宫同人重生之锦瑟华年第五章在线阅读

    安子瑶一路跑回了教室,拍着自己胸口顺了口气,刚刚只是不小心把人撞了一下,希望不会再发生别的事了,还是老实在教室里坐下吧。张若梅作为班里的劳动委员,班干部一名,出于职务安排的需要,她对班里每位同学虽说不是特别熟,但基本上都认识。之前她对安子瑶的印象,是长得漂亮学习不错的乖学生。就好比某一科的课代表只负

  • 银色火焰[穿]在线阅读第6章

    “喂!小玩,你又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猛然惊觉,便见万昉手在我眼前摆着,听他问。随即,他的目光变得探究而惊奇,我顿时疑惑了,就算我有时会发发呆,你也不用这般怪异的眼神盯着我吧?“没事,只是发个呆。”我看着他,继而顶着他越来越古怪的目光,问道,“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或者说,我最近长帅了?”感情好了,

  • 穿书后弱受变成了渣受之规划修路

    王虎、王豹一间,单号值夜。张云、赵武一间,双号值夜。石头一个人一间,他没有亲人,干脆一直住在这里,给刘宇当贴身护卫。苏清荷身为女队长,暂时不值夜,而且要带孩子嘛,刘宇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分了房间,众人一起下山已经是2点,回到村里,在苏清荷家里召唤出:锄头、工兵锹、水泥铲、大锤、大锯、斗车、水泥,然后立

  • 新网球王子之梦想的距离在线阅读血婵的邀请

    小镇的西面。“啊~~~”一栋别墅内,还在熟睡的三人被忽然从窗外传来的尖叫声惊醒。三人面面相觑,这叫声怎么有点耳熟?不由的皆是沉默的来到窗台边朝着远处观望。只见昨日见过的那个玩枪的男人,正熟练的捡起附近的石块,砸碎了一间别墅的玻璃,那玻璃后的行尸当场被砸中脑袋,僵在原地。而后,那人便是一枪平稳递出,行

  • (快穿)打脸直播app在线阅读第九章

    说完只见那女子一回身,竟是个半大小子!那小子作女子打扮,身量苗条,一点不违和。见明珠迎上来立即柳眉倒竖,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抵在明珠胸口:“什么人?”明珠立即举起双手,证明自己并无恶意:“我与你们那位十九娘乃是旧相识,哥儿可千万别伤了我。不然叫你们家娘子打死你也不为过。”她虽行为收敛,但一张嘴不饶人,

  • 拯救我的猪生[穿越]战斗姿态

    “哈……哈……”壹号浑身是血的瘫坐在地上,感受着自己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和疲惫,一脸怨念地看着尼尔森。“哈哈哈,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是为了你好。”尼尔森爽朗地笑着说,“不过你运气可真背,这么多感染者别说白色装备了,钢镚都没掉一个。”壹号有些郁闷,实际上他认为自己刚刚就可以开启装备和背包系统,但是这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