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一抹茶香远: 剩女翻天记在线阅读废子

作者:18068035776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云天城,李家府邸。

一个身缠着绷带的少年躺在床上,睁开眼睛,那清澈的眼睛看着周围熟悉的房间。

望着熟悉的房间,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无奈的苦涩笑容。眼前的景象跟似乎跟昔日的记忆类似。

“没想到又被打的抬回家了。”

这个少年撇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绷带,感受着身体上的痛楚,心中苦涩自语。

在他的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笑容。

这么多年李啸天也习惯了。在天星宗的时候被敌对家族的同门师兄弟欺凌,殴打。

经常被人打成重伤,被人抬回李家也是常有的事。

这个在自嘲自己的少年叫做李啸天,是云天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李家家主之子。除此以外他还是天星宗外门子弟。

李啸天原本是李家的少主。在云天城有着这样高的地位的他应该是很幸福的长大的,本应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这些都是本应该。

但因为在李啸天出生前,还在胎中的他却因为他的母亲受到他人的暗算,让他先天上就有了缺陷。

虽然在李家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找来大量的灵药下,他最后还是生了下来。

但是由于先天的不足导致李啸天在修炼当面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他从小修炼积蓄元气,可是那元气往往都是涌进来了,也被他吸收了。

可是他一直都只能处于吸收的状态,根本就触摸不到突破的境界。

虽然现如今气海之中已经积累了不少的元气,对于家传功法也是熟悉的很,可是依旧不能有所突破,至今仍旧算是一个普通人。

除了比普通人身体稍微强健一点,李啸天没有任何的长处。为了李啸天有机会修炼,李啸天的父亲只能把他送到天星宗去拜师修炼。

一个是不想他在家中被其他人欺负,说闲话,第二个也是希望他能在天星宗找到医治身上这奇怪的伤势的办法。

不过因为他的天赋,再加上李家在面对天星宗这样的大势力面前实在是太小了。

虽然李啸天的父亲花了不少灵宝,不过也只让李啸天进天星宗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至于得到有效的治疗根本就是白日梦。

“可恶。。”躺在床上的李啸天握紧自己的双拳。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只要你足够的强大,任何权势在你面前都需要俯首,可惜李啸天自小身体虚弱,对武道这一条路充满障碍。

人除了要有一等的天赋外,还要一颗强者的心以及无比坚韧的强大意志。

以前李啸天有些懦弱,但经历过每天都被人欺负的日子的他。现在已经是大有不同了。

经历过这么多苦难的磨练以及死亡的考验,李啸天如今的心志比以前不知道要坚韧多少。

慢慢的坐起来,李啸天随手拿起一件白色的衬衣就走了出去,一个人慢慢的走去李家的后山。

寂静的深夜里,天空中繁星万千,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一个娇小的身影,穿梭在这山林。

李家后山,有着一个一年四季散发着寒气的寒潭。

虽然寒潭的水跟寒潭边的温度很低,但是离开寒潭十来米的地方很是温暖。温和的气候导致寒潭四周绿树成荫,繁花遍野,虫叫鸟鸣。

在树林里,李家的先辈用白玉碎石铺了一条小道直通寒潭,在寒潭的周围也布置了不少的石座以供后人修炼。

在一个石座上,身穿白色长衫的李啸天正在盘腿修炼。

李啸天的身周寒气荡漾,在呼吸间间,那慢慢凝聚而来的灵气便随着呼吸的节拍循着玄妙的规律向着李啸天的体内不断的汇聚而去。

李啸天在企图将这些灵气凝聚起来然后冲击更高一层的境界。

闭目盘坐在石座上的李啸天,抵挡着寒气运转功法海,将慢慢凝聚的天地灵气吸纳气海田,积聚起来。

缘着自己的经脉运转周天。一股股的带着寒意的灵气从寒潭散发出来慢慢的朝着李啸天汇聚而来,凡是可以吸收的灵气李啸天都尽力将它吸纳进气海之内。

李啸天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是这么多年来吸收的灵气虽然没有能够让自己突破境界,但是至少是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强硬。

随着灵气的吸收,时强时弱的元气波动自李啸天的体内扩散而出,循环往复之间。

一股股元气自李啸天的气海之中如同江河决堤般冲击着他体内境界的屏障。

在他的身边隐约间,可见道道细小的灵气光芒在他的身周缭绕。

带着寒气的灵气带着霸道的侵占性在李啸天的体内的经脉中肆意乱闯,随着灵气的越来越多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带着寒意的灵气在身体之中冲刷,给李啸天带来如刀割的感受,气海之中带有寒意的灵气不受控制一般,让他的体内有若无数锋利的小刀在切割的感觉。

在灵气肆意破坏下,李啸天只能坚韧的咬紧自己的牙关,头上大汗淋漓,身上的白衫,已经被自己的冷汗湿透,贴在了身上。

“我要坚持住,我不可以放弃,我要突破。我不要做废物。”

体内灵气肆意破坏给李啸天带来的是如同凌迟般的恐怖痛苦。

李啸天的嘴角都咬破了,渗出了血迹,但他依然坚持。他不甘心自己一直都做废物。

但是先天不足令他的晋级比之其他人更难晋级。

先天不足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横跨在他的面前。隔断了他前进的道路。

“如果一直做一个废物,还不如在修炼中了断。我一定要突破!”李啸天一咬牙,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目光坚定无比。

法诀运转,他不但没有散去身体里面的灵气,反而加大了灵气的吸收,李啸天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吸纳着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气。

气海之中,灵气肆意狂奔。

随着李啸天体内吸收的元气达到了一定的零界点,李啸天感觉到气海传出一股胀痛的感觉,一股强大的波动自他体内透发而出。

吸收进他体内的灵气慢慢的开始向他的体外散去,他才猛的一狠心,拼命将气海内的那股高度压缩的灵气,向着境界屏障冲击过去。

膨胀的灵气,在李啸天的经脉之中急剧涌动,就像是一股滔天洪水般。

灵气所过之处,李啸天经脉急速膨胀,他的身体似乎要被灵气撑爆一般。

只见李啸天气海内那汹涌而出的那股灵气洪流,狠狠的冲击在他经脉上。就像是洪水冲破江堤一般。

随着灵气的冲击。李啸天身体剧震,再也忍不住喷出一股鲜血,身形一晃,坐都坐不住,朝着地上掉去。

李啸天躺倒在地,他的嘴边那猩红的血液尤为醒目。

他仰望天空中的星辰,看着那悠闲的飘动在天上的白云,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

过了许久,李啸天慢慢自地上爬起,抹去嘴角的血迹,往寒潭的方向走去。

“看来只有进寒潭洞天*一把了,不成功就成仁。”

“听说寒潭洞天虽然很危险不过那极寒的寒气能够刺激**,对修炼有益,不知道对我是不是也同样有好处?不管有没有用只能去试试了。”

站在这寂静的院落里的一个角落之中,年龄大约十二三岁左右,唇红齿白的李啸天低声说道。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啸天。

说话就朝着寒潭走去。

刚靠近,一股白色的气流扑面而来,这让李啸天那瘦小的身子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李啸天下意识的说道:“好冷。”

不过冷归冷,李啸天的瘦弱的身子在这洞内都直打哆嗦,不过他却仍旧一咬牙朝着这寒潭洞天的深处走去。

这里是李家的禁地,死地不过也是练功重地之一。

据说寒冷无比,没有武师级别的修为的人靠近都会被寒气侵犯最后留下伤病。

就算是武师级别的人也不会在晚上在这里修炼,因为晚上阴气最重,就算是武师也很难吃的消。

这寒潭洞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很多年前就有这么一处洞穴了,后被李家先祖发现,李家就落户在了这里。

李家的先辈在这里建起了规模庞大的李家庄,李家子孙们但凡天资绝佳的人都会被派到这里修炼,当然受罚的时候也会被送到这里。

这一次他实在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的一直做一个废物,只能妄图借助这里的寒冰之气修炼,打开自身的限制,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他之所以要这么做,原因很简单,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自己的父亲。

对于这么多年来他受到的侮辱他是不会忘记的,而家族中因为他的修为而为难他的父亲,想利用这个问题来赶自己的父亲下台的大有人在。

他要找那些羞辱过他的人报仇,想要那些逼迫自己父亲下台的人闭嘴,他都需要突破,都需要实力。

可是先天不足的他,虽然能够修炼元气,但是却无法冲击穴道。

虽然元气能够游走经脉,可是却无法畅通行走,能够吸收天地灵气,但是却不能够收为己用,无法发挥这些灵气的真正作用的他。

现如今已经十三岁了,可是被比自己还小的人超越欺负。

这让李啸天心中满是悲凉和愧疚,因此他只能把目光看在这 “寒潭洞天”。

延伸阅读

狐妖之剑挥天下在线阅读第 1 章  http://www.sjzydty.cn/shdj.shtml
秋季,天气微凉,百草枯黄,树叶飘零。商从安摘下头顶树叶,默默爬下来,再默默跪到一旁,

心弦上的你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sjzydty.cn/ala6.shtml
“哟,师徒齐聚,老爷子这是有大动作啊?”人还未到,张凡提前便是一声吆喝。这可不是张凡

最后变异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sjzydty.cn/glhl.shtml
风陵帆与赵桐汐成婚已经十日了,十日里两人稳固境界,发现修为已经臻至天仙二重,原来夫妻

佐尔御微在线阅读怪异的身体  http://www.sjzydty.cn/agm2.shtml
感冒比预想中来得迅猛,工作当天回家后,薛瑞粗粗冲了个澡就躺上床昏睡过去,这一觉足足睡

神探事件簿在线阅读不是假的,是真的给你绿帽!(求自动!求订阅!)  http://www.sjzydty.cn/ywwt.shtml
第009章不是假的,是真的给你绿帽!(求自动!求订阅!)年轻的学生们最喜欢的KTV包

深情男配糊上墙[穿书]之梦中的那个你  http://www.sjzydty.cn/gwbb.shtml
“钟老板,我去菜市场买菜,家里没人,我的天天就放在你这了。““好的,刘奶奶,你就忙吧

飓风战魂之保卫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sjzydty.cn/6kfw.shtml
陈果把自己的账号给顾暖晴玩,她自己坐在旁边教她进行一些简单的操作,看得出来顾暖晴玩*

古武破天就差一步  http://www.sjzydty.cn/x2tb.shtml
轮到任建磊出手,他的生肖召唤兽猴子慢悠悠的走向了泡泡,然后从腰间掏啊掏的掏出了一根绳

星际依旧有我的传说之老同学  http://www.sjzydty.cn/yir4.shtml
2019年10月30天:晴这是灾难发生的第170天,我回家的第107天9月中旬,我们

圣魔之尊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jzydty.cn/bn2x.shtml
“那不行,在那坐一夜太累了。”贺一程挽起袖子,露出小臂,走进卧室,将自己单人床上的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同人之女则在线阅读第二章

    身前的手,白皙修长,每一个骨节仿佛都精心打磨过的漂亮。他的手腕纤细,银质的手表严丝合缝地扣在手腕上。相比较而言,宋澜远的手没有那么精致的漂亮。宋澜远没说话,宋持推了他一下,“老师跟你打招呼呢,发什么愣啊?”握手是成年人之间的礼仪。很少有老师会这么和学生打招呼。宋澜远抬眼,视线落入沈长词的眼中。像是刻

  • 不可能关系在线阅读第1节

    大英图书馆,这是裴景南一直喜欢的地方,几年前他在伦敦上学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和朋友到大英图书馆以及南肯辛顿的中央图书馆看书,时隔多年,这个地方一如既往的让他感觉亲切。傍晚五点钟,裴景南接到了Charless打来的让他回家吃饭的电话,便整理好东西,走了出去。时值伦敦的雨季,从早到晚一直飘落着蒙蒙细雨,裴

  • 大王之寿万万载第八章在线阅读

    带着梦霜,小白兔年宵在去城楼的路上,心里悄悄地问另一个年宵,“宵宵~你为什么要拒绝啊?”年宵当然知道小白兔是问她为什么拒绝接收晋江发布的任务,她也没有多犹豫,“回到参加宴会前一天,和现在比起来,大概也就是和朝光之间的关系的区别了,被针对就被针对吧,无所谓。”“可是,说不定就可以避免被贺姐姐讨厌啊。”

  • 六十年代靠女儿发家致富在线阅读第4节

    我:“这真的不是你们的正常团长?”侠客:“不是。”我:“可你们不是一个炫舞蹦迪团的吗?”侠客:“不是,我想正常人都不会结伴到森林深处来跳辣眼睛的没有BGM的舞吧,而且还要被迫接受月光的洗礼。”我咬着下唇眼巴巴地瞅着还不知道危险的库洛洛,原来这不是他本来的性格。魔怪的等级有上中下,中级上级附身了也让我

  • 重生之豪门佳媳在线阅读第4章

    从警察局出来时天色已发暗。霓虹初上。“我现在也算是超人了吧!”漫威电影中蜘蛛侠蝙蝠侠什么的,个个飞檐走壁,潇洒至极,人人都想体验这种感觉,王昊也想。他专挑偏僻小道,快速奔跑,两侧树影逐渐连成一线,放飞自我的心态无拘无束,是难以言喻的舒畅。“劳斯莱斯……门口怎么停了这样一辆豪车?”王昊从屋顶跳下,疑惑

  • 佛系攻略日常第1章在线阅读

    吕良喜欢王铮,朋友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但所有人都不清楚王铮究竟知不知道。王铮身边的人换了又换,白天社会精英,夜晚花丛浪迹,潇洒度日。大家摸不到他的底,但吕良每次也是不动声色,所以外人更是无容置喙。晚上一起约出来的时候,大家也是各找各的乐子,各渡各的春风。吕良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个小***站在对面

  • 权宦攻略手册(重生)洗髓丹

    竖日!苏不离早早醒了过来,想起昨晚的梦境,揉了揉脑袋,脑袋还是有点发晕。从床上坐起来,并未急于梳洗,而是抬起双手,来回翻转,仔细查看。这是一双完美的双手,指如葱根、白皙修长、骨节分明。苏不离盯着双手凝神看了很久,然后双拳紧握,五指合拢之间,似有雷鸣炸响。感受到双手之间传来的强大的力量,眼神中疑惑更深

  • 重生世家嗣子之林婉晴相邀(10)

    “你这是干什么,我是警察不是土匪,我们做事是讲究证据的,只要你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我保证不追究你的责任。”苏慕其实也就是吓一吓这个人,看看能不能获得一些信息。“警官大人,我说,我说,也就是半个小时前,我在前面的巷口碰到了一个人,他手上正好拿着这个包,看到我之后,他说跟我换件衣服,还把包给了

  • 堕道兄弟同心

    道一与程犀走向不远,就站在庭院树下,眼角的余光往左能看到院门,往右能看到程素素呆的房门。道一双眼望远,沉声道:“两派依旧不谐。”程犀问道:“师伯信里说的?”“嗯。”道门也分许多流派,各派之间的较量从未少过。若只是见解分歧,顶多打打嘴仗。奈何今上崇道,道士犹尊,道统之争又夹杂着权势,也是一潭浑水。又佛

  • 大将军不解风情在线阅读第七章

    “啊——”“啊——”尖叫声响起,连绵不绝,经久不息。等到这俩胆小鬼终于能稍微冷静一点时,已经过了好一会了。“噢,对了,我们有手机啊。”黄少天突然想起来。“我手机没电了。”安年哀叹着。“我还有。”他边说,边急急忙忙拿出手机来。手机屏幕微弱的光照亮了他的脸庞,虽然很微弱,但好歹是有了一丝光亮,他们俩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