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因欣而动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梓萱一言 来源:17K小说网

走到车旁,蓝以枫把我放下,继续用一只手捂着他的鼻子,然后另一只手,伸手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对着我冷冷的说了一句,“上车。。。”

我无奈的扁扁嘴,上了车,然后蓝以枫愤愤的把车门一把给关上,自己绕到了驾驶座的一边。

“诶,你的鼻子,要先……”止血……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蓝以枫伸手在车上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一下鼻子上还有手上的血,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永远都这样,就算是失忆了,还是一样的风风火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懂不懂啊?

我扭头看到他的鼻子又在往下流血,只能伸手抽了一张餐巾纸去帮他擦,可却就在我的手碰到他的鼻子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蓝以枫的右手一把抓住我伸过去的手,冷冷的看着我,问:“你想干嘛?”

“我……我只是想帮你擦一下血而已。”

为什么他对我好像又多了一丝隔阂,多了一丝冷漠。他刚才转头看着我时的眼神,那么冷,那么陌生。

听到我的话后,蓝以枫才慢慢松开了我的手,然后自己伸手抽了一张餐巾纸,对着后视镜擦拭着刚流出来的血。而我那只伸出去的手,却久久的都悬在半空中,快要麻木了,自己才反应过来。

蓝以枫,现在的我们,真的已经陌生到这样的地步的了吗?

就在我为了我们之间的变化而黯然神伤时,蓝以枫却说出了一句让我想要喷血的话。

“你跟那个像流、氓一样的痞子**居了?”

同,同居?

我扭头睁大眼睛看着蓝以枫,而他也正擦好鼻血,扭头看着我。

“我……”

我想要辩解,可话还没说出口,却就看见蓝以枫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然后他不紧不慢的,却能把我的心抠出血来的话响起。

“你有那么饥、渴、难、耐吗?才刚跟我离婚,就马上找了个男人同居。而且还是个那么没,额,没品没情调的男人。”

本来因为我刚才撞伤了蓝以枫的鼻子,我还对他心里存着几分愧疚的,可是现在一听到他的话,我那点愧疚老早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把手上原本握着的想要给蓝以枫擦鼻血的餐巾纸往他脸上一扔,然后扭头想要开门下车,却听到“哒”一声,蓝以枫把车门锁上了。

又这样,他又在我想下车的时候锁门。为什么他把我给忘了,却没把那些用来对付我的招数给忘了。

我扭头狠狠的看着蓝以枫,他却只是勾了勾嘴角,不屑的说:“被人揭穿了,不敢面对了,想逃啊?”

“蓝以枫,你……好啊,就算我跟他同居又怎么样?你别忘了,我们离婚了,而且是你要离婚的。。现在你凭什么又来指责我这个指责我那个?我现在是单身,别说是找了个男人同居,就算我找了个男人结婚,也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我正说着话,蓝以枫却突然解开安全带,整个人向着我这边压过来。而我紧张的往后一躺,后脑勺直直的就撞在了车窗上。好痛啊!!

我想要伸手推开他,可是却发现他实在离我太近,我只要一动,嘴唇就有可能碰到他的脸。

给读者的话:

小米的书评区好冷清啊~还有评分区~看书的亲给小米留个言评个分呗,只要不点坑爹就行。求收藏,评分啊

延伸阅读

欧路仕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ghdp.shtml
欧路仕导航仪专注于车载市场娱乐影音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产品研发上,我们真正做到

音乐空间ktv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ucro.shtml
音乐空间ktv的音响效果好,采用行业排名靠前的智能点系统,在为顾客提供高级的演唱体验

灵云翡翠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uoiy.shtml
香港灵云翠轩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涉及采石、科研、设计、生产、销售、连锁经营一体化的专业

千朵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d3dy.shtml
千朵饰品座落于“国内外饰品之都”“小商品海洋,购物者天堂”美誉的义乌,1990年开始

天意女装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smv7.shtml
天意女装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梁子时装实业有限公司,1995年6月成立于深圳沙头角,至

钜业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ppbn.shtml
钜业冰箱贴是深圳市钜业工艺礼品实业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从事各种卡通动漫玩具、影视

艾乐比卡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6qzq.shtml
美国艾乐比卡咖啡是美国大型咖啡生产商ARA咖啡公司引进的知名国际咖啡品牌,是美国生产

妈咪时尚坊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ucr0.shtml
妈咪时尚坊带动了当地的孕妇服装的革命,发展的过程中更因其精湛高级工艺,浪漫典雅的法兰

盛业金属材料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a9sm.shtml
盛业金属材料始终坚持“以质量为核心、以客户为中心、以信誉求发展、以服务至上”为经营宗

艺臣加盟  http://www.giovanniruggeri.com/xtdi.shtml
艺臣装饰装潢主要从事厂房装修、工厂改造、企业单位、超市、学校、办公空间的装饰设计与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富二代男友背叛之后第9章在线阅读

    别墅业主群。日上三竿:“我的天,快出来,咱们小区来了个大家伙!@所有人。”万里独行:“什么大家伙?付总,你又听到是大消息了?”君王不早朝:“哈哈,许总问的对,能付总震惊的,绝对是大消息。”日上三竿:“不开玩笑的哈,咱们小区所有别墅,全部售出,都是一个人买的。”“炒别墅的?”“哪里来的炒房团?哄抬咱们

  • 重生之回档第3章在线阅读

    结束与好友之间无节操的打闹已是日暮时分了。原本想着既然已经这么晚了,不如就去隔街的料理店把晚饭也一同解决好了,结果宫田祥子在看到时间后不顾形象的放声尖叫,紧接着便火急火燎的跳脚转身,再甩了甩手臂以示告别后,迅速地逃离了现场,一套动作下来搞得花梨完全摸不着头脑,似乎被请客吃晚饭是一件天崩地裂的恐怖事件

  • 都市:我的右手能进化万物在线阅读第三章

    事情没过多久,本来以为可以安稳的过日子,可是没想到事情又变得糟糕起来,村里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可能就唯独窝在家里的徐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大清早便有人敲打徐老的房门,听这急促的声音大致能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徐老才刚刚睡醒,便拖着鞋急急忙忙的去打开门,衣服一半还卡在身外。打开门一看,既然是四叔家里的

  • 渣了那个李煜第二章在线阅读

    每天修炼,逗逗雨墨,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功力有所长进,雨墨说让我出去历练历练,打一些小妖怪来提升自己的力量,但又怕我第一次战斗会受伤,于是决定两个人一起出去走了一段路之后断断续续遇到了各种小妖怪,都被轻松解决了“有没有感觉你自己的力量有提升”雨墨看着我问道我运了一下气“有,稍微提升了下““那今天就这

  • 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 [获奖作品]之狡猾的许谙谙(8)

    许谙谙一觉睡到大天亮,主治医师来巡房的时候,也给她带来了一纸出院通知书。至于她的住院费,在她车祸抢救那晚,景明耀就预缴了一笔钱。现在出院,还能退回来两万多。沈星一大早来了医院。见许谙谙翻看那张通知书,帮着出主意:“你养父不是对你挺好的嘛,你去求求他,事情肯定还有回转的余地。”“上星期,他就去伦敦出差

  • 我的祖先是姜子牙在线阅读第2章

    苏言没有犹豫,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出一串号码,电话很快被接通。“孙参谋,我有重要情况向武将军汇报。”片刻之后,电话里传出武将军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小苏,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武将军,我们在观测的时候,发现B52上面出现了一个亮点,一共出现了三次。按照我们以往的研究来看,这是不正常的。”“你是说B

  • 红衣郞爷爷的营生

    遗像,又称“遗象”,是死者生前有意或无意留下的照片或画像,虽然阴两隔,但可凭这一张照片或画像供后人追忆,是离世之人给尚在阳世人的一个念响,一个牵挂。《三国志·魏志·仓慈传》有提“数年卒官,吏民悲感如丧亲戚,图画其形,思其遗像。”其意思就是说仓慈此人死在了自己的任期上,他管辖区域的百姓悲痛得好像死了自

  • 魔战曲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说……晋先生,小景啊……那我这房子,现在还能住人吗?”就在这时,老赵弱弱地开口询问,这房子可是他花费几亿买来的,买完之后当了整整两年的穷光蛋,把底下的兄弟整的够呛,如今还没住个几年呢,就这样扔了老赵舍不得啊!云景查看了一下四周,地底那浓郁的灵气在梦魔化蛋的时候都被吸干了,而地表的这些稀疏灵气经过

  • 重塑星球[无限流]之抓紧时间好好爱(3)

    母亲转过脸去,要是放在普通人家,她还可以替女儿争取一下的,可现在根本不可能。她只能遵从父亲和丈夫的意见,尽管她有很多的不舍。英国的多雨是全世界出了名的,所以今天也没有例外,缠绵的小雨打在地上,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陌生的男子把门打开,一名小男孩走下车,看样子也只有三岁左右的样子,紫灰色的头

  • 寅胥商朝少主的镜像世界在线阅读第10节

    罗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二女生,她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小梦都是走读生,因为附近就是商业街,她们中午去上学的时候偶尔会顺便帮班上的同学带一杯奶茶。今天也不例外。“马上要迟到了,我们今天走小路吧?”小梦看了一眼手表,有些担心:“我怕迟到了……再迟到班主任就不让我们走读了。”罗茹看了看时间,的确不早了。为了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