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天道业务员第二章

作者:一鸡怼胃 来源:飞卢小说网

顾南亭回来时,家中无人。管家说:“先生陪夫人去萧家老宅了,小姐下午有课。”

这是让他好好休息。顾南亭了然。

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说不累是假的,他洗了个澡,把自己交给了大床。本以为睡不着,毕竟最近发生的事太不寻常,他已连续失眠多日。结果却在脑海里浮现程潇那张倨傲精致的面孔时渐渐睡去。

竟是好眠。

临近傍晚,萧语珩闯进房来,一点好脸色都没有,“昨晚干什么去啦?都没睡觉的吗?我都回来好久了,你也不醒。”

明明是质问,可那语气中熟悉的,令人怀念的依赖让顾南亭的语气不自觉缓和下来,“我的行踪什么时候需要向你报备了?”

萧语珩哼一声:“我是替爸爸定位你。”

然后就听楼下有人说:“南亭啊,下楼吃饭吧。”

是萧素。父亲再婚的妻子,他的继母,继妹萧语珩的妈妈。

顾南亭应下:“马上就来,萧姨。”

兄妹俩一起下楼,萧语珩一路都在追讨礼物,“没有新奇的东西不让你吃饭!”

十七岁的花季少女,一颦一笑皆是风情。顾南亭把她拎开,扣住她手腕避免她“行凶”,“哪来那么多新奇的东西?我又不擅长发明。”

萧语珩挣脱不成,扬声喊救兵,“爸爸快看啊,哥哥欺负我。”

顾南亭像拎小鸟似的把她半拖半抱带进客厅:“就知道告小状!难道你没发现我已经长大到爸打不动了吗?”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在这时同时说:

“南亭你别弄疼了她!”

“珩珩别又闹你哥!”

顾南亭循声看过去,就见顾长铭与萧素一前一后从厨房出来。

这时的父亲没有丝毫老态,身形挺拔,目光精锐。他身边的妻子,也和记忆中一样,风姿绰绰,温婉贤淑。

顾南亭唇边有了笑意:“爸,萧姨。”

萧素先一步过来:“总算回来了。你不在家这段时间,有人都撒欢了。”

如母亲一般的温言软语,以及那目光中真诚的情意,让顾南亭心生温暖。他松开萧语珩,展手抱了抱萧素:“是吗?等我好好管管她。”

萧语珩却抗议:“说谁呢?我才没有。”

萧素戳戳她脑门:“敢做不敢当啊。”

萧语珩挽住顾长铭的胳膊,“爸爸你看,妈妈又偏心哥哥,好像我是捡来的。”

顾长铭宠爱地拍拍继女的小脑袋,“你吃醋啊?爸爸不是一直和你同一战线嘛。”

萧语珩不承认,“我才没有!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说话不算数。”

萧素轻责:“这孩子,说什么呢。”

萧语珩松开顾长铭的手,跑到沙发上坐下,“哥哥早答应带我去旅行,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他还在忙。现在他要接班当大领导了,更没时间兑现承诺了。”

她的话让顾南亭想到什么,他不自觉地脚下一顿。

萧素没有觉察继子的异样,数落女儿:“让你和我们一起去度假你不肯,偏要缠着你哥哥。”

萧语珩自有道理:“你和爸爸是度蜜月,我跟去做灯泡吗?当然要识趣一点啊。”说着她眼巴巴地看着顾南亭,“暑假到底能不能带我去古城啊?沧桑质朴,古色古香,我向往很久了呀。”

古城?没错,如果不出意外,她今年会去古城,然后遇见——

顾南亭不确定自己是否该一口允诺下来,并排除万难陪她去。或者什么都不做,任事情顺其自然发展下去,成为“历史”。

萧语珩不懂他瞬间的百转千回,把沉默当成了拒绝。

她孩子气地打了顾南亭一下,“不和你好啦,不守信用的坏哥哥。”

顾长铭和萧素相视而笑,只当是小女儿的撒娇。

唯有顾南亭,心里忽然没了声音。

**********

夜色深深。

细雨中的城市,寂静得没有边际,顾南亭手执一杯父亲珍藏的红酒,身姿挺拔地站在阳台上,安静如同与夜色融为一体。

良久,他放下酒杯,拿出手机,甚至不需要查通讯录,直接按出一个号码。

注视着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名字,他鬼使神差地按下拨出键。

没想到电话会通。直到对方问他:“哪位?”顾南亭如梦初醒。

那端等了几秒没有得到回应,略显不耐烦,“不说话我挂了。”

竟然通了。确切地说,真的是她。这个时候,她已经在使用这个他熟烂于心的号码。

是巧合,还是——

话筒里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和语气,真实到令人迷惑。

他却只能说:“抱歉,打错了。”

雨渐渐大了,落在他额头。顾南亭抬手去遮眼睛,冗长地呼出一口气。

**********

城市的南端,同样还没睡的程潇借着从窗帘缝隙投进来的光亮望着壁顶出神。

夏至翻了个身,“谁呀?”

程潇如实回答:“打错了。”

夏至转过来,“三更半夜扰人清梦,你居然没骂他?”

程潇拉拉被子裹住自己,“我突然被洗礼了。”

夏至乐了:“应该是,比我想像的飞跃了几百个层次。”

“那我以前不是低俗到活不下去了?”

“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吗?”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夏至也不介意被嫌弃了,她依偎过来,像孩子似的抱住程潇的胳膊,“嗳,你最后和那位恩人说什么了?之前被‘咖啡’的电话打断忘了问。”

程潇回想白天发生的事,“说什么?难道给他道个歉?”

夏至觉得理应如此:“你把人家用咖啡泼了,道歉理所当然吧。”

算是她泼的吗?程潇闭上眼睛,“也对,那么大年纪,也不容易。”

多大年纪啊?是位大叔吗?夏至深表遗憾,“还以为你们会彼此留个联系方式,有个后续发展呢。”

程潇断定,“你被言情小说毒害太深了。”

夏至换了个话题:“电话打通了吗?”

程潇摇头,却是回答:“没打。”

夏至开她玩笑,“怕是女的接的啊?”

程潇直言:“我不擅长口是心非地演戏,与其听他撒谎辩解,不如杀他个措手不及。”言语中已经明显袒露承认了男友劈腿的现实。

夏至朝她竖大拇指,“可你连人影都见不着,怎么让他措手不及啊?”

程潇盯着她,眼里有笃定的底气。

夏至切一声,“你怎么就断定我拿到了他的新地址?”

程潇用手指点她,“要不有损你的心机啊夏姑娘。”

夏至一脸无害的笑,“谁让我一直不看好他呢。有机会不害一害他,枉称心机似海。”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他,要挖我墙角呢。”

“没准我就是。”

“你本来就是。”

夏至不以为意,“为了救你于水深火热,我也是拼了。”

**********

细雨缠绵,直到午后才停。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行驶在潮湿无尘的街道上,程潇把车开得像飞机。

夏至就怕这个。她死死地抓住安全带,忍住牙齿打颤,“我就不该告诉你咖啡的车钥匙在我这儿?我嘴太欠了!”

她越怕,程潇越来劲,“以咖啡对你的情意,出差能不把车留给你?说死我也不信。”

夏至还和她抬杠,“你就是嫉妒咖啡爱我多一点。”

程潇用力一踩油门,持续提速。

夏至警告她:“程潇你敢再快,我就吐你身上!”

以夏姑娘的个性,她干得出来。程潇笑着减速。

前方路口绿灯在闪,程潇判断有黄灯的几秒过渡,她们完全过得去。结果,就在她准备不顾夏姑娘的威胁再给一脚油门抢灯时,前面那辆原本速度挺快的宝马居然一脚刹车停住。

程潇的反应已经足够快。可即便她在第一时间踩了刹车,还是没能幸免于难,追尾了。

这种情况下突然停车的,往往都是大龄女新手。程潇收回刹车瞬间伸出的拦在夏至胸前的右手,用力拍了下方向盘。

刚拿了驾照的女新手夏至惊魂未定,她抖着声音提醒:“咖啡说了,无论什么情况,追尾都是后车的责任。”

程潇已经解开安全带下车。

**********

宝马车主确实是女人。但不是大龄,而是妙龄。与程潇相仿的年纪,精致的妆容,经典的香奈儿套装,气质与宝马很配。

尽管有气,但交规明确追尾责任,程潇还是在用力甩上车门时尽量收敛了气焰,有意放低姿态,征询对方处理意见。

然而,不及她开口,宝马车主已言语不屑地抢白,“会不会开车?赶时间你怎么不飞过去呢?”看看自己被撞坏的车灯,以及程潇休闲随意的穿着,和她身后不起眼的长城,愈发嚣张:“什么车都敢往上贴,还真是勇者无惧啊。只是,赔得起吗?”

“我穷我吃你家米了吗?”夏至本意是要先给她道歉的,现下火了,“你操心没够吧小姐!”

宝马小姐咄咄逼人:“追尾还有理了是吧?我告诉你们,倾家荡产也得给我赔。”

程潇觉得息事宁人有点对不起人家的气焰。她抬脚,高跟鞋直接招呼上了宝马车身,“倾家荡产?就凭它?!”

看着顿时瘪了一块的车门,宝马小姐火气更盛,“摆阔是吧?那就别走保险了,私了!”

“行啊,就私了。”程潇转身,款款走向长城,坐上驾驶位,在宝马小姐叫嚷着“别走”的声音中,她把车泊到路边。

和程潇的默契是随时都有的,夏至拿手指点点宝马小姐,“把你那破铜烂铁停一边去,别影响交通。怎么,开不走啦?哟,都不及我们小长城经撞,真脆弱!用帮你叫拖车吗?”

宝马小姐瞪着程潇:“你别后悔!”

程潇笑笑,拿出手机拨电话:“是我,让人给我送张支票来,追了个尾。”然后报了地址,才看向宝马小姐,“开价!”

宝马小姐****的胸口因气愤而起伏,“小心装太过,等会儿穿帮下不来台。”

程潇偏头笑笑,一副“劳您费心”的姿态。

宝马小姐咬牙切齿:“我说错了吗?你那什么脸色啊?”

程潇以清脆的嗓音,和缓的语气回应:“你什么货色,我就什么脸色。”

宝马小姐被激怒了,她一脚踢向轮胎,“有本事别走!”或许是踢疼了脚,她一副要哭的表情转身坐回宝马,持续不断的喇叭声中把爱车泊到路边,才开始打电话。

夏至气不打一处来:“倒霉,出门前看看黄历好了。”

程潇却只顾在SD卡里选音乐。

**********

十分钟后,一辆宾利由远及近驶来。车门打开,下来一位四十左右岁的男子,见到程潇,他微一躬身,双手送上支票本。

程潇微微地笑,“添麻烦了,李哥。”

李哥仔细地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没受伤就好。”

送走了来人,程潇慵懒地倚在长城前,扬声问:“和救兵商量好价了吗?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浪费。”

宝马小姐的目光掠过那辆驶走的比自己座驾高大尚的宾利,一时语塞。

就在这时,一辆不算陌生的私家车急驰而来,停在宝马旁边。

宝马小姐的眼泪开始在眼里酝酿,她快步跑过去,扑进来人怀里。

“斐耀?”待看清来人,夏至忍不住骂了句:“送死都不会挑时候!”

程潇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下来。

斐耀的神色也在看见她时变了。

不明所以的宝马小姐还在委屈抱怨:“她们追尾在先,又骂人!”

斐耀揉太阳穴,有心劝她算了。

宝马小姐不依不饶:“不能就这么算了。她撞坏了你送我的车,还羞辱我。”

程潇走过来,语气很凉,语速很慢地问:“她谁啊?”

宝马小姐以为是问她。当然,程潇也确实是问她,只不过该回答的人,是来救场的那位。

她冷漠的注视下,斐耀有一瞬的沉默。

宝马小姐理所当然地回答:“他是我未婚夫!”

夏至跟过来,冷声顶回去:“没问你!”

程潇眼神一凛,有些危险,“是吗?”

斐耀知道她问的是自己。宝马小姐疑惑的目光里,他承认:“是。”

“呵。”程潇冷笑。

下一秒夏至就要上去,把巴掌扇上斐耀的脸。

程潇一把拉住她,把她推向绿化带,自己则重新坐回长城里,挂挡倒车。

夏至刚“嗳”了一声,就听油门声再起。然后,长城径直朝宝马撞过来。

夏至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她惊惧地喊:“潇!”

“我的车!”宝马小姐挣开斐耀的胳膊,扑向她的座驾。

斐耀也下意识喊:“程潇!”

当然是来不及改变什么的。

宝马被狠狠地追了尾。

宝马小姐冲过去骂:“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子!”

“是的话,你有医院推荐吗?”程潇下车,把支票甩到斐耀脸上:“数字随你们填。”

宝马小姐终于反应过来,她死死盯着程潇,“你什么人啊?”

程潇一副淡漠的样子:“问你未婚夫,他有义务对我的行为作出解释。”然后伸手,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宝马小姐从自己面前拨开:“好狗不挡路。”

对方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愤怒质问,“你骂谁是狗!”

程潇头也不回:“谁急就骂谁。”

宝马小姐扬手追过去。

斐耀适时拦住她。

**********

当气极败坏的宝马小姐被带走,程潇看看周围围观的人,那么平静地问:“诸位站这儿不动,是等我收费吗?”

人群散去,夏至朝程潇吼:“你有病啊,和他玩命?”

“他也配!”见夏至吃人似的瞪着自己,程潇还笑得出来:“怕什么?我是专业开飞机的。小样儿,撞不死她。”

“神经病!冲动这种情绪从不是你该有的 !”夏至推她一把:“气出完了吧?现在该解决我们的麻烦了。”

“撞车的事我和咖啡说,你不用管了。”

“不是咖啡的问题。”

程潇在她的示意下回头,就看见距离她们不远的地方,飞机上那位被泼了咖啡的“恩人”从一辆保时捷里下来,而保时捷的车头……似乎被撞了?

大脑有几秒的短路。

程潇一脸无辜:“我干的?”

夏至点头:“刚刚你倒车的时候。”

“我靠!”程潇抚额:“都说不要冲动了,少女!”

延伸阅读

幻影KTV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bomt.shtml
幻影KTV加盟详情成就了眼下幻影KTV的强大实力,成代理者你人生的拐点.选择投资幻影

格伦大语文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sur5.shtml
北京格伦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格伦教育”)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以学业规划、

艺美童画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d6mg.shtml
济南艺美童画致力于儿童美术教育的发展采用多元化智能教学方法,结合多年的教学研究及经验

红瑞高科小家电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b4gg.shtml
红瑞高科,中国健康产业的先行者和创新者,以生态养生文化为理念,以改善人居环境为己任,

蝶梦源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gynx.shtml
蝶梦源成立于2008年,隶属北京中诚正鸿商贸有限公司。蝶梦源是从事B2C网上购物的大

鱼上道石锅冒菜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81d.shtml
项目介绍“冒菜”是成都的特色菜,如果您以为这就是一个菜,那您就大错特错啦,这只是一种

润鑫能匠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x4d.shtml
润鑫能匠皮具护理是隶属于内蒙古润鑫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专业洗衣洗包洗

昌大昌超市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u7re.shtml
昌大昌怎么加盟?昌大昌超级购物广场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总部设在广东的国内大型连

美琪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afb3.shtml
寵物工坊創立於1995年台灣台北市成立之初.所售商品由日韓歐美等國家進口.在台灣寵物

渔夫与森林国际珠宝加盟  http://www.toys4funny.com/u8sd.shtml
主项目为渔夫与森林国际轻奢品牌主要产品为品牌系列珠宝,款式新颖独特,专利保护,辅助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我是大雄在线阅读第二节

    傍晚,江家人围坐在院子里一张小桌上吃饭。闷在屋头一整天的江老头拄着拐坐在了上席,傍边是江老太。挑完了满满一缸水的江四坐在文景对面,然后是江六。江家最大的儿子江二因为长期到镇上帮工所以不常回来。而那个同样被拐来的女人,张静和她的女儿拿了张小条凳蹲在不远处吃饭。说是吃饭,实际上是清粥,碗里清澈的都能照镜

  • [JOJO]奶油烩饭在线阅读新的暗器

    自从得到了玄天宝录之后,唐三的生活变得更加忙碌了起来。除了宗门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之外,他需要修炼玄天功,修炼紫极魔瞳,修炼玄玉手,学习控鹤擒龙,学习迷踪步和暗器百解,再加上已经快要制作完成的佛怒唐莲以及根本没有放下的毒术,一个人恨不能劈成八个来用,十二个时辰都不够他忙碌的。玄天功之所以会是唐门的最高功

  • 爱情公寓之我是张律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系统在洛静姝意识里咆哮,洛静姝却单方面的屏蔽了它,任性的和闵曜浓情蜜蜜的做着高中理科题。高三上学期,基本课程都结束了,刚进入复习阶段,第一回月考知识虽不深奥,但很多人都适应不了。洛静姝不要说是高中的知识,就算是大学专业性学术知识,她也了然于心,所以小B才会说她是故意的,故意让闵曜教她。小B在小黑屋里

  • 请你日常保持可爱在线阅读脱胎换骨

    当看到他额头上的雷纹,夏玄脸上才浮现满意的神色。其实夏玄心里很清楚,让完全没有修炼灵力的夏墨尘,以身体硬抗的方式凝练雷纹,是极其冒险的。就算之前用药物给他身体做了很多的强化,但是,这天雷的能量可不算小,就算是修炼之人有时都会被劈死。他没有选择,夏墨尘也没有选择,要想换龙脉,身体的强度提升到很高的境界

  • 魔改大唐之最强王者在线阅读第1节

    “人生就像是一场坑爹的旅行,或许旅行前你会无比期待觉得未来他很完美,但实际上你永远不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他除了是鲜花以外还可能是狗屎!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看看五只粗短的小胖手,跟莲藕似的一节一节的胳膊,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从快30岁的大龄剩女到刚满六岁的幼童,姜文诠

  • 请签收你的妖怪邻居在线阅读第五节

    “你们看,有杂耍!若兰飞快地冲进人群中.“小姐,你要去哪儿……身后的楚翼和兰兰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这次不管怎么追都追不上,无数个人群在兰兰和楚翼身边拥挤,他们的出现犹如早就预谋好了一样,不久若兰公主就在他们眼前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人群散去,楚翼死死地抓着兰兰的手,生怕她被人群挤散.“放开我了.兰

  • 末世之渊主苍生掉进了美女的浴桶里

    第7章:掉进了美女的浴桶里他喵的卑鄙小人,竟然暗算她!凤莲华悲愤的想着,悲愤的从屋顶掉进了美女的浴桶里,悲愤的对上了一双冷若寒潭的美眸。“我不是采花贼,误会,都是误会!”凤莲华尴尬的讪笑,不经意间眼光一扫,那美女确实是美,胸前么,嗯……如想象中般壮观。说完,她一跃,跃出澡盆,从窗户处跳了出去,并隐约

  • 偏执反派的甜宠(穿书)第4章在线阅读

    贾敏与薛家太太闲扯了会儿家常,便端茶送了客。薛家人告辞没一会儿,林海也返回内宅。这时贾敏正端着养胎汤药,皱着眉头酝酿情绪。林海见状便要了个小勺子过来,笑眯眯道,“我喂你?”汤药这么苦,谁喂她都是跟她有仇,贾敏狠狠瞪了丈夫一眼,一个仰脖就把半碗药喝了个干净。又灌了半盏蜜水,含着蜜饯,她似乎恢复了几分,

  • 我,祖安状元,在线培训之第七章

    看样子,言轲与那个叫‘晓君’的女孩儿发展的极为火速。不久被仙人跳的经历仿佛丝毫没能影响到言轲对追求女人的兴致,而‘晓君’也对此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但路沉是言轲的经纪人,自然要为言轲的未来担心。狗仔工作室那边自从跟顾谦和吃完饭后就没有再打电话过来,路沉又托了好几个人的关系,打听到顾谦和的确如他所说那样

  • 我真不会算命在线阅读金鹏的强大

    “你要战那便战吧!”金鹏左手持盾,横于身前,右手执戟,在空中划过一弯残月,戟锋尖端点点寒芒直指云剑“哼,正好领教一下龙脊山一脉的绝学。”云剑右手手腕一番,将宽大巨剑别于身后,右腿向后用力一瞪,左手锋利长剑剑花一抖,银光猛然刺向金鹏面部“好快”秦天只见精光一闪,云剑已瞬间掠至金鹏身前,锋利的剑尖凶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