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海贼/DND]恶魔果实研究报告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习言 来源:晋江文学城

钟离朔看着眼前含着泪光的少女,脑海里浮起的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她的模样。

那是个万籁俱寂的夏夜,在冷清的西殿里,衣衫单薄的钟离朔站在冷硬的地面上,借着侍人手里的灯笼,含笑望着那两个穿着青衫扮成少年的女孩,又看了一眼被侍女涂黑的云中王,轻轻说道:“三木会和金袍卫的副统领从西边走,自中州将你们送到黎州城。不要怕,你们姐姐就在那里。”

年长的禤景安抱着十二岁的禤景宁,不过十七岁的少女担忧地望着她:“那陛下呢?陛下又如何?”

源州城被围已有半月,外城的叛军攻不进来,内城的士兵突围不了。今夜,是将军们佯攻,为源州城的贵族们争取逃亡的机会。

天子守国门,钟离朔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抛弃自己的士兵离去。援军在宛州被拖住了,但只要再坚持一会,还是会有一线生机的。

她望着惶惶不安的少女们,笑着答:“自然是等援军过来的,景安不用担心,将军们都厉害着呢,皇都哪有那么容易就没了。等你们和皇后见面,就告诉她,朕会守住源州城,等她凯旋。”

禤景安没有说话,只以一种看穿一切的悲凉神情望着她。

要是源州城守得住,她还会瞒着所有人将她们送走嘛?

坐在她们身边的云中王看着少女眼里的泪光,偷偷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背。面带稚气的少年扭头,接着朦胧的灯火,看向了皇帝那张过分白皙柔弱的脸,不安地唤了一句:“皇姐……”

钟离朔看着半大的少年,叮嘱道:“照顾好妹妹们,知道了吗?若是她们磕着碰着了,皇姐日后可饶不了你。”

她这么说着,试图冲淡一些绝境之中的悲凉。钟离朔转眸,将目光落在了窝在二姐怀里,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身上。

小小的女孩穿着男装,晶莹的泪从黝黑的眼眸里淌了出来。钟离朔以为她又怕黑,伸手擦掉了她眼角的泪水,“宁宁怎么又哭了,有哥哥姐姐们陪着你呢,不怕。”

小小的女孩哭得喘不上气,一开口就是不成调的泣音,断断续续地说道:“那……那姐……那姐夫……姐夫呢?”

“姐夫……不……不跟……不跟我们……一起……去……去姐姐……姐姐那里嘛?”

她打着哭嗝,望着钟离朔哭得十分伤心。

钟离朔无奈,只好哄她道:“不,我等你们回来。”

于是留在她脑海里最后一面的,是景安含泪的眼眸,钟离幕的期盼,以及,这个从小跟在她与皇后身边的小妹妹那一声声悲伤到极致的“姐夫”。

“你一定……一定要……要来啊。”

钟离朔到最后也没有选择逃亡,她们再也没有见上一面。可钟离朔没有食言,她的确一直在等着她们回来。

她永远地留在了这座深宫里,没有离开,至死都在等着她们回来。

钟离朔看着眼前这个已经亭亭玉立的少女,望着她粉雕玉琢的容颜,和多年前那个面颊微微有些婴儿肥的女孩重叠在一起,觉得无比欣慰。

小妹妹,还是平平安安地长大了。

如此无忧无虑的模样,真是再好不过了。她想着之前的那句太子姐夫,心里开怀极了。看来没有白疼这孩子,过了那么多年仍旧记得她。

只是现下情境,早已不同。

她已不是她的太子姐夫,而是镇北候府的小公子。从澜州来的土包子小公子是没有见过公主的,所以她收敛了刹那的惊喜,一脸茫然地望着眼前的少女。

“公主!”跟在她身边的少年人唤了一句,得到机会的钟离朔俯身,对着身前的少女躬身行了一礼:“草民见过公主。”

少女的眼里的泪水凝结落下,看着眼前穿着白袍的稚嫩少年,抬手假装不经意地擦掉了眼泪,说道:“免礼,你,抬起头让本宫看看。”

景明公主飒爽大气,这是弘文馆的高年级学生知道的事情。钟离朔依言,看向了久别重逢的妹妹。她想借此机会,好好看看,昔日的小女孩,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

与她的长姐一般,小景宁有着澜州女子的飒爽,却长了一副源州贵女的温柔面孔。但又有些不一样,因为眼前的少女,看起来是那么的活泼朝气。

或许,这才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们应该有的模样。

钟离朔在看着小公主,小公主也在望着她。

穿着白袍的少年,身材修长,却格外的单薄。那张稚嫩的脸,好似幼年时曾温柔陪伴着自己的那个人。

她比印象里的太子姐夫要高一些,精神一些,也更年轻一些。

眼前的这个少年,完全就是十六岁时的昭明太子。

小公主记得第一次与太子姐夫见面的模样,那是长姐大婚第二日的清晨,她哭着醒来要找姐姐,侍人们将她抱到了婚房前,敲开了太子寝殿的大门。

穿着嫁衣的长姐将她抱在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她那个便宜姐夫穿戴整齐地从屏风后走出来,看到她,笑弯了眼。

小公主看着眼前的便宜姐夫,抽抽嗒嗒地问:“你是谁?

年轻的昭明太子笑了一下,说道:“我叫钟离朔,你是景宁?”

身穿红衣的少年太子,笑起来俊美无双。

兴许是幼年时太过美好的记忆,直到现在,小公主都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太子姐夫再也不在了。

这张脸,实在是太像了。才会让她惊鸿一瞥,失态到唤出那句已经多年没有喊出来的称呼。但她已经不是那个稚嫩的小女孩,她是公主,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群人。

她望着这张相似的脸,按耐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仿佛随意却又十分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是谁?叫什么?”

“草民乐正溯,家住琼花巷。”钟离朔看着眼前矜傲的少女,微微一笑。

公主沉吟片刻,又问:“乐正……兵部的乐正颍大人是你什么人?”

“回公主,那是草民长姐。”

“你是镇北候的公子,呵……难怪了。”仿佛找到了合适的理由一般,小公主将脸上那一点惊喜全部收敛干净,轻咳一声,说道:“没什么事了,本公主见你很眼熟,原来是乐正大人家的。”

在之后,小公主很随意地跟她说了几句话。即便是身份不同,无法希冀会有以前那样的关系,可心里十分开心的钟离朔还是忍不住展露了一些亲近。

但终究,还是物是人非了。

小公主带了人离开之后,徒留钟离朔一人在原地。她望着少年少女们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朝着馆外走去。

这一点小风波传到了有心人的耳朵里。不出几日,源州城的贵族们都知道,镇北候的小公子,比她的长姐还要肖像先帝,以至于景明公主都把人认错了。

就是这么小小的一件事,让大臣们知道,皇室仍旧对那位英年早逝的昭帝十分挂念。从她的谥号来看,就知道昭帝在女皇陛下的心中有多么重要。

大人们的心思活络,没多日就有人来试探乐正颍,明里暗里都提示着乐正家或可以表态。

就算是相似,就算是替身,只要得女皇青睐,日后恩宠无上,乐正家说不定还能出一个一国之君。

大臣们在算计什么,乐正颍一清二楚。

幸而她那个小弟弟是个假弟弟,不能带给女子子嗣。当年大司命荏苒路过澜州,恰好遇上了出生不过七日便要早夭的乐正溯,便让乐正钦将孩子当做男孩养着。以公子之身躲避天机,这才平安的活了下来。

故而,早就猜到自己小妹妹那张太过肖似昭帝的脸会惹来麻烦的乐正颍,一点点将小妹妹的身份抖了出去。

镇北候府的小公主是女儿身,不能给陛下子嗣,也就将乐正家从贵族们逼迫女皇大婚的浑水中摘了出来。

这群人,在天下太平之后,又开始活络了心思。

大部分忧心着国之基石,小部分心怀叵测。当今陛下虽是女子,贵族们仍旧想让她生下自己家族的子嗣,延续荣光。

那一国之君,谁不想当呢?

皇夫的人选,在入冬之时便是一提再提的事情了。但陛下军权在握,根本无法撼动。没有人能逼迫女皇,能让她点头大婚的只有她自己。

乐正颍清晰地知道源州城的暗涌,故而一点也不愿意自己的妹妹牵连进去。

更何况,那张相似的脸,只会让陛下伤怀,而无一点安慰。

乐正家的小公子没有了解这种事的渠道,侯府众人都只盼着她平安便好,哪里会让她触碰到外界的风雨。加之她不爱出门,众人就连见到她指指点点的机会都没有。

她如今只安心在家中,就等着年后开春,母亲能实践诺言,如约带着她去西山泡温泉。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又是年末。

这一年的年末,朝中众臣上蹿下跳得令女皇陛下的眉间浮上了一丝烦躁。在大臣们一再逼迫之下,她不得举办了年末的宫宴,还邀请了许多的年轻贵族、青年才俊。

礼部尚书恨不得将大庆所有的适龄青年男女邀过来,以供陛下挑选。

大庆需要一个皇储,可女皇陛下早有打算,就算不乐意,她还是逼迫着自己配合大臣们演完这出戏。

侍人们都晓得陛下近日心情不太好,故而百般小心伺候着。在听到乐正颍将手上那件贪污案子办完后,陛下这才露出了一点点喜色。

“今年弄了这一出,各家大臣都要陪朕过年了。届时你父女二人离朕近些,也算是吃了个团圆饭。”

说着,陛下就又想到乐正颍今年刚好的妹妹,想着也是喜事一件,又开怀地说道:“你弟弟身体大好,也来见见朕,这样你们一家也不会因为朕分开。”

乐正颍心想,那是陛下您的相亲宴,自家小妹去合适嘛?

但又想着小妹的问题也算是解决了,太过相似也不是小妹的错。毕竟乐正家和钟离皇室沾亲带故,渊源颇深。

于是这一回,她老实地应了下来。

而在家中的钟离朔,接到了宫宴的圣旨之后,却手足无措地愣在了原地。

延伸阅读

帕尔特库房设备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yfz1.shtml
江苏帕尔特库房设备工具有限公司全体员工感谢你们多年来对我公司的鼎力支持和厚爱,使我们

猫力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pfdk.shtml
猫力女装总部是服饰、服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专注时尚

轻觅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gmcb.shtml

现代筑美家居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uskk.shtml
品牌简介:现代筑美家居,2007年成立于肇庆市,是世界200强企业碧桂园集团投资30

优赢牌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d760.shtml
优赢脚手架生产各种建筑脚手架及配套系列产品,是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常务理事单位,是中

阿里斯顿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pefa.shtml
安徽阿里斯顿日用百货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生产浴室柜、座便器、太空铝卫浴挂件、升降晾衣架

温度变送器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a2ns.shtml
安徽龙诚电气有限公司地处安徽省东部的天长市东邻扬州市南靠南京市交通便利,是生产仪器仪

尚宸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pfcn.shtml
尚宸电子作为政府机关条码软硬件系统定点供应商,省质量监督局产品质量追溯系统供应商,全

升威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pbyh.shtml
升威服饰辅料主营:YKKYKK拉链YKK拉链价格YKK拉链现货YKK拉链色卡YKK拉

合资曼基科工艺玻璃钢加盟  http://www.privacypolicyinfo.com/p1jw.shtml
合资曼基科工艺玻璃钢先后开发生产了各种玻璃钢制品,主导产品包括:玻璃钢容器、玻璃钢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三花羊]沙雕段子第1章在线阅读

    前言圣魔大陆由天使大陆与恶魔大陆组成,天使大陆上居住着拥有光明属性的天使,而恶魔大陆居住着黑暗属性的恶魔,而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都是通过背上的翅膀数量来决定实力的,一到六只翅膀的可以称为圣者(魔者),七翅为圣王(魔王),八翅为圣仙(魔仙)九翅为圣神(魔神)若想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则至少需要学会金、木、水

  • 我见大理寺卿多妩媚在线阅读第9章

    远处两小队士兵一样的人往这边踢踢踏踏地走来,领头的一人是个大腹便便、留着一撇小胡子的矮个子,只听他高声喝着:“让开,都给我让开!”街人众人纷纷避让,唯恐沾到那人的边,被那人瞧见了眼,稀稀疏疏唯唯诺诺不敢多言。两个年迈的老鬼躲闪不及,差一点撞上他,那人一把抓住老鬼的衣领,吹胡子瞪眼:“死腻了?做鬼做得

  • 异界探花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大学开大学开课后,杜凌发现大学生活果真要比高中生活轻松不少,不仅是课时少,更重要的是没有每周都要进行的考试,这一下让自己的空闲时间多了起来,但是他倒也没闲着,先和室友把学校内外逛了一圈,又接连在餐馆胡吃海喝,晚上还去ktv玩,喝了不少酒。杜凌本来不怎么喝酒,但是气氛到位,倒也喝了不少酒。这几天的放荡

  • 攻略那个起点男主!第8章在线阅读

    好的,我这就上去了!孟昊回答一声后沉声道:地府再见,老哥!!!话音落下的孟昊坐在竹篮上出了墓口,一路平安的来到地面上!昊昊,你刚才没事吧?孟伟华担心道;没事呀,我刚才就是跟古墓里的死人道个歉,咱们毕竟把人家的墓给挖了,道歉一下,礼多鬼不怪嘛!哦,那就行,刚才可把你爸吓得够呛!对了爸!你明天弄点水泥,

  • 以身相许的一百零八招在线阅读他若为妖,必是大妖

    第一章他若为妖,必是大妖“清江水以西,小黑鱼第一。给我三十年,干掉老锦鲤!”“正常来说,我们小黑鱼的寿命是二十年。”“额……那就二十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我一定要报这抢地盘之仇。”说话的是两头小黑鱼。一头体型较大,圆鼓鼓的,相当肥硕。一头身形修长,鱼鳍鱼尾鱼背处的鳞片暗淡无光,上面有很多斑驳划痕。“

  • 专业精神极限挽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刚刚拍戏演技不怎么样,现在委委屈屈的装得还挺像,宋湘腹诽道。她伸手摸了一下兜里的手机,一抬头在角落里看到了正在运行的监控摄像头。对哦,这里是存放道具的地方,必然会是有摄像头的。这下宋湘放松下来,可以放心要钱了。“我没有生气你装作不认识我。”宋湘低着头,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修长白皙的天鹅颈略微颤

  • 刺客列传同人这一世重生叫幸福第1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个周五,照例是这个中学一周中最热闹的日子。四中是一所寄宿制学校,理所当然所有学生的心都会被拴在这个下午。大门口,有许多来接学生的家长,当然其中也不乏社会上各种混混,在门口叼着烟等人。这些都与林千初毫无关系,她照例一个人走出校门,刷着手机,塞着耳机往家里走。没有人会注意她,太普通了,她也不想被注

  • 洪荒:神级熊孩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寻谷子真人找了一下午才反应过来,他不知人去了哪里,长啥样,压根就找不到啊。他怒掏手机,点开微信写了一段满是控诉的话,‘(你们这群没友谊之心的,借我点钱推三阻四,现在好了,宝贝被别人提前买走了,你们开心了。)(天下第一神算:哈哈哈哈哈,开心,当然开心,省得你拿了宝贝跑来跟我炫耀。哈哈。)(最强制造师:

  • 神豪投资商朝堂掰头

    丁乾乾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古往今来,试问哪个昏君会主动查案?15分啊!她就算天天砍人夜夜笙歌也得肝好几天才能回来,最惨的是,为了查这个破案子,她还错过了那天晚上的上元灯会!她的大家闺秀,她的青楼花魁,她的魅力值啊!丁乾乾长叹一声,认命地点着这查案剧情。金銮殿上,齐煜坐在龙椅上,手搭着扶手,双眸紧

  • 仙鲤奇缘在线阅读第8节

    “是吗,那一个人是不是只能抽一次啊?”萧铃刚刚还说着不好意思的话,现在又厚脸皮了起来。“是的,只能抽一次,要是能一直抽,那才是真的要亏。”员工回答。“也是。”萧铃笑着将手插-入了抽奖箱子里,随手抓出了一个纸团子。店员十分淡定的看着她,甚至带着微微的鼓励意思。这就是一直有人来抽奖,但是一直没人抽中的不